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六十九、五百年好光阴

    天地间轰隆一声,南海最深处,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海水倒灌,源源不绝,不知深邃有几许。

    许了望着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的南海龙宫,脸上却无半点表情。大祭司封了南海龙宫,但对许了来说,却非是一件坏事儿,他已经把弥天大阵祭炼得遍布南海,反而这座南海龙宫成了异物,此时被他连根拔起,送入了弥天大阵深处。

    能够把弥天大阵遍布南海,饶是许了不缺妖兵,也足足耗去了五百年好光阴。

    这五百年光阴,许了的一身修为突飞猛进,如今已经炼开了最后一条大衍脉,成就妖将巅峰。九玄真法亦参悟出来了第六式和第七式,就连九元算经都推演至第八章,除了修为实在不足,境界已经不输给十八仙派的诸位大长老,以及万妖会的高层了。

    这一次生生把南海龙宫拔起,许了却是在因为在至尊龙诀上有所突破,参悟出来几分妙法。

    南海龙宫消失,四海疆图顿时不稳,这件天妖级宝物的意识骤然降临,化为通天青龙,巡视四海,若是觉察不对,它便会彻底反击。以四海疆图的大威力,只要它的意识反弹,世上无人可挡。

    许了却就在等这一刻,他待得四海疆图的意识凝练,立刻催动了至尊龙诀,显化了崩龙命格,更把周天妖神变施展出来,化为了一条千丈青龙。

    四海疆图的意识分辨不出来许了本质,把他当成了一条真龙,缓缓下降,跟许了的变化的青龙真身合一。

    四海疆图的意识,毕竟是一件宝物,又不曾被点化,并无思维能力,无从分辨情况的变化,只是按照原本被祭炼的程序,一旦感应到某处有缺失,就催动本源去修复。

    但南海龙宫已经被许了收入了弥天大阵,它寻找不到南海龙宫,感应到许了气息亲近,就以许了为基础,试图把他修复成南海龙宫。

    四海疆图降下意识把许了整个包容,越来越多的本源灌输他身体之内,许了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如此!”他催动九元算经,把四海疆图降临的修复之力,转送到了弥天大阵各处。

    若是只有一座南海龙宫,四海疆图的意识不过顷刻就能降至修复完整。但许了的弥天大阵却已经遍布整个南海,四海疆图的意识等若在帮助许了祭炼整座南海。四海疆图远远灌注到他体内的本源,许了毫不客气将之鲸吞海纳,随着吞噬越来越多的四海疆图的本源,他渐渐跟四海疆图这件至宝生出了丝丝缕缕的感应。

    若是有生灵之物,立时就能觉察,从而终中断修复之力。

    但四海疆图却无这种能耐,仍旧按照本来既定应对之方,源源不断把本源注入。许了若想要把南海整个祭炼,五百年光阴自是大大不够,只能把弥天大阵遍布海域,但忽然多了四海疆图本源助力,这个过程就千百倍的加速。

    忽忽就是数十年飞度,整座南海终于化入了另外一片虚空,彻底被纳入了弥天大阵。

    四海疆图的意识受损太重,在帮助许了彻底祭炼了整座南海之后,就消沉了下去。许了知道自己还无法把这件宝物的元灵拘禁,四海疆图的品质太高,它的意识远非自己现在能够掌握,故而也没有阻止四海疆图的意识陷入沉睡。

    许了掌中的余烬山,就如一条安康大鱼,已经吞下了小半四海,还想要把其余三座海域吞了下去,只是限于本身就只有这么大,再也吞咽不下。

    但这一切,已经足以让许了深感安慰。

    他神思如电,不断畅游在弥天大阵诸多虚空,这座弥天大阵已经代替了原来的南海龙宫,成了四海疆图的枢纽之一,许了图谋南海龙宫不成,苦思数百年,这才想出来这般办法,效果比夺取了南海龙宫更好。

    南海海域消失,东海,西海和北海,自然不会觉察不出来,甚至那些大反王们,最近这些年也觉察出来南海不妥,好些都搬迁到了其余海域,此时南海彻底消失,化为异域,这些大反王更是惊骇,纷纷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四海疆图从不曾出现这种事情,这些反王自然也不晓得真相,倒是其余三座龙宫,还晓得些当年的龙族秘辛,都觉得是应王掌握了南海龙宫,参悟出来什么别家所不能参悟出来的妙用,真正掌握了南海。

    应王作为顶尖的大妖帅,一举一动十分引人注目,若是应王再把南海龙宫参悟出来什么史无前例的妙用,只怕立刻就能跃升为四海第一人,压过了东海大丞相,立时就能改变四海龙宫的格局。

    朝歌城虽然也在弥天大阵笼罩之内,但许了因为尊重这位师父,故而并未将之收入弥天大阵之内,不过数日,三座龙宫都派来了使者,名为恭贺应王,实际上却是来打探消息。

    应王自然不知道,许了又弄了什么场面,他还以为许了仍旧在图谋,如何从大祭司手里夺取南海龙宫,骤然出现这种情况,应王也是诧异,还以为大祭司发现了什么端倪,打算跟许了同归于尽呢。

    应王应付这些使者之后,就召唤许了询问,许了自然应招而来。

    应王也许久未有见到这个徒儿,见到许了气息圆满,只差一步,就能跨越天关,成就妖帅之境,也不由得微微惊讶。

    应王也知道,以许了的本事,若能跨越妖帅天关,寻常妖帅绝非他对手,这个徒儿修为进境之快,简直无法揣测,乃至于不可思议。

    他闻起来许了,南海之事,许了自然也没有隐瞒,便把祭炼南海一事说了,应王最近潜修九元算经,也修成第二章,还接触到了一些余烬山一脉的功法,渐渐也猜测到了许了来历不凡,也晓得弥天大阵非是自己想象般,还有什么极限,此时听得,许了连整座南海都能祭炼,却无丝毫怀疑。

    只是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还是让应王轻轻叹息一声,神色微有怔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