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九十四、尽管弄吧!

    浑天自然不知道许了的想法,只觉得这个少年,脚踏实地,绝不好高骛远,怪不得能区区十年不到的光阴里,突破妖帅境界,心下就起了几分栽培之心。

    万妖会虽然有四大妖神,但都是年代久远之辈,至今万妖会也没能培养出新妖神,徐府院君虽然收伏了八大妖神,但不管是徐府,还是浑天,都不觉得这些妖神会跟万妖会同心同德。

    若是能够培养出来一头万妖会自己体系诞生的妖神,不管是浑天还是徐府,或者岳鹏,甚至万妖会的会长,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许了有如此潜质,浑天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是有机缘,必然照顾这个小辈几分。

    许了陪浑天说了几句,见这位前辈要关注入口,不克分神,就也不再多说话,退回了太古金盘。

    许了在东皇宫中落下,这里仍旧十分热闹,毕竟东皇宫有无数传承,警事部更把这里当成真正的中枢。甚至在警事部中,早就流传,压龙山只是外番,东皇宫才是**。

    能够进入东皇宫的人,不但是警事部的干员,还一定是玉鼎门的弟子,严格算起来,都是许了的门徒。

    许了此番归来,更是收了一堆妖将级数的徒儿,一群小龙,也被他扔给了警事部,自然有老人来指点他们。

    至于余六,太生,碧玉鲸王等妖帅级的徒众,自然是跟随在许了身边,有他亲自指点。许了倒是不喜欢这份苦差,但若是换了其他人,哪里能管束的了这些妖帅?尤其是,这几个徒儿都桀骜不逊,难以调教。

    至于孙宗鬓,忘觉子,云帅,浑金王……等等之列,许了暂时还没心思去管束,仍旧放任他们,自行其事。

    许了让几个徒儿,先把五位妖神都请过来。

    待得皇伯闻仲,浑海王,大祭司,南海龙王和应王悉数到场,许了这才着人把潮汐儿给压了上来。

    许了含笑看着潮汐儿,这头凶悍的女妖怪,见到这等场面,脸色呆滞,美如虚空的气质,尽数不见,只懂得喃喃自语:“五头妖神,五头妖神,五头妖神……”

    要知道,龙华会开启之前,十八仙派也只有五位大真人。万妖会也只有四头妖神,四大军团也只有团长级数,才是妖神,强如潮汐儿,身为五色旗副统领,也不过是资深妖帅。

    要知道,妖神跟妖帅境界不同。

    妖帅苦修百年,或者还能炼开一条道脉,但妖神苦修千年,甚至万年,才有可能炼开一条真脉,不是年代太老的妖神,又或者天份拔群之辈,晋升妖神之后,修为境界提升艰难无比,大多数妖神晋升之后,万年内的境界起伏不大。

    往往要数十万年计,才能修炼至妖神大圆满,积累充盈突破天妖的根基。

    所以许了手下的五大妖神虽然才突破,但并不会比四大军团的首领逊色,甚至皇伯闻仲之辈,都可以跟徐府院君这等强横妖神比肩。

    因为他们的修道年候,其实并不比地球的妖神年轻,反而更为故老。

    许了摆开的阵势,几乎可以抗衡四大军团,又是一个万妖会的规模了。

    许了摆出这等阵势,潮汐儿只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她不管如何心高气傲,也不敢想象,会有人摆出五头妖神的阵势来摆布自己。

    潮汐儿不等许了动问,这头女妖怪倒也强悍,直接说道:“你想要怎么搞我,尽管弄吧!”

    许了噗的一声,险些喷出一口真水来。

    他咳嗽一声,喝道:“我可是正经人。”

    潮汐儿不卑不亢的说道:“我还是贞洁烈女呢。但你摆出这种阵仗,我还能如何反抗?”

    许了左右环顾,见手下徒儿尽皆窃笑,就连皇伯闻仲都不由得莞尔,应王倒是老神在在,对此事似乎漠不关心,大祭司,南海龙王和浑海王地位不同,不敢窃笑,也不好做出什么讥讽表情,又要保持身份,只能去学应王。

    许了思忖一回,还真有些味道,沉吟了片刻,对这头桀骜不逊的女妖怪说道:“这是地球上,女妖怪对抗审讯的手段吧?”

    修炼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毕竟身为万妖会高层,知道许多秘密。女妖怪们因为身份,一旦为敌人俘获,往往有许多不忍言的凄惨下场,故而流传很多保命的手段,其中就包括了“魅惑”。

    只是他没有想到,此法在潮汐儿手中施展开来,自己居然也有些招架不住。

    这女妖怪根本不玩什么花招,直截了当的就戳过来了。

    许了并不忌惮杀人,毕竟他手下不知多少条性命了,从孙伯芳开始,他没少击杀敌人。但是他毕竟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少年,非是什么心态扭曲的杀人狂,故而此时并无杀念。

    潮汐儿在最初的震撼过后,心底也开始琢磨,如何才能脱困,至少也要先保住性命。许了摆出五大妖神这种阵势,她再也没有了多余的想法,当下就回道:“这种时候,还要什么手段,就是任你欺凌罢了。我自问相貌不差,落在你手里,还能有甚下场?”

    许了有两个女朋友,而且就这么两个女朋友,他还没有把关系处理明白,十分之头疼,在四海疆图三千年,他除了苦苦修行,几乎没有接触过异性,不是四海疆图没有美丽的女妖怪,是他实在没有那份心思。

    虽然许了不敢说,自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但是他确实保持了本心,所以即便面对潮汐儿这等级数的美丽女妖怪,他还是迅速收束了情绪,把刚才一点点的波动抹去。

    潮汐儿论容貌,犹在曲蕾和白秋练之上,论气质,她这个级数的大妖怪,倾国倾城,魅惑天下,比起还稚嫩的两个女孩儿,几乎是碾压性的存在。

    但是许了不管是在以前,还是被潮汐儿几句话,挑明了双方情况之后,都没有动什么龌龊心思。

    尽管心情小有荡漾,许了还是正色说道:“我找你非是问这些,而是另外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