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一级烟枪王

第九百六十八章 匈奴作恶

    哥特人,他们部族分裂成西哥特人及东哥特人。??

    而早于一百多年前,东哥特人便进占了中欧地区,进而向东欧地区进展。他们的部族,从北欧进入中欧之后,获得了长足的展,其部族迅展壮大起来。

    原本,哥特人可能只是一个部族的形式,为了获得更多的生存物资以及生存土壤,他们的部族人好勇斗狠,大多都是以某个部族勇士为主,各自为战。

    但就是在一百多年前,已经展到了一定规模的哥特人,他们便开始正式组建了军队,然后大杀四方,一路杀到东欧地区,并逼近了罗马帝国。

    不过,才刚刚展兴盛起来的哥特人,暂时还不是罗马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他们虽然狂暴凶猛,但是一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在他们部族根本就没法与罗马帝国抗衡的时候,也只能暂避其缨,转而向西欧的东北方向展,也就是向后世俄罗斯的东南部地区展。

    但是,同样的,那些地区在这个时期,依然还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帝国。

    这些帝国,虽然还不算是达到了高度达文明的帝国,可是,他们早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帝国架构,算是开始从奴隶制社会向封建帝制社会的过渡时期。

    这些大大小小的帝国,他们一方面,受到强大的罗马帝国的威胁,另一方面,又得要面对别的帝国之间的威胁,还有北方后世俄罗斯地区境内的一些野蛮部族的进犯。因此,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帝国当中,他们一般都有着一个防御体系比较完善的城池,以及,有着一支专门保卫他们帝国的大军。

    这些大军,是常规常驻的军马,无论是装备或是训练,都是比较完整及强悍的。

    往往,一个小帝国,他们只拥有一座主城,可是,在他们的主城,却会有数万甚至是十多二十万的常规军马。这些军马,往往都是选自他们帝国子民当中的最为精锐的勇士。他们就是凭着他们的这些人马,确保他们的帝国不被更强的帝国所灭。

    要不然,那些大大小小的帝国早就被罗马帝国给灭了。

    所以,东哥特人成军之后,也得经过了百来年的时间的征战,才勉强在东欧站住了脚跟。当然,也是这段时期,慢慢的打出了他们东哥特人的狂暴好战的威名。

    如今哥特人于后世捷克的地区建立了帝国。其帝国的军马,已经进入到了后世乌克兰及摩尔多瓦等地区活动。与那些小帝国在争战。

    事实上,罗马帝国一直屯军在罗马帝国的西北部一带,其实就是为了提防哥特人的进犯。

    如此,也就是说,北匈奴人渡过了顿河,并不会马上与哥特人对上,因为哥特人在这个时期,其实并没有占领顿河以西的这一带广阔的区域。

    可是,这一带却并不平静,因为这些地区,依然还有不少小帝国存在。另外,加上被哥特人打败,不得不逃走的一些帝国的残余军马,亦往东北地区撤逃,使得顿河以西地区,无数部族势力鼎立,有实力的,都会占据一片地区求存。

    渡过了顿河的北匈奴部族人,他们全都疲乏不堪,饥饿和寒冷,让他们苦不堪言。可以说,现在的北匈奴人,已经到了他们崩溃的边缘。

    这个时候,如果当真的有汉军同样渡过顿河追来,他们将不战自溃。甘愿倒地任由汉军屠戮。

    但汉军却不会再追了,已经装北匈奴部族逼成这样了,如果当真的再追,当真的想要一口气彻底消灭他们,那么肯定就不会仅仅只是派出这么一点汉军前来,而是百万大军一起掩杀过来了。

    如果把他们北匈奴人都灭了,那么谁来为大汉将西欧地区,将罗马帝国祸害呢?

    离开顿河之后,阿邪王命军马咬牙再走了百来里,远离了顿河,如此,他才敢下令,让军马停下来驻扎,并且收拢追随而来的北匈奴部族人。

    事到如今,阿邪王却不能真的完全不管自己的部族人。那些部族人能够千里迢迢的追到这里来,除了他们自身也的确要逃命,要逃过汉军的追杀之外,多少都还有着对他这个匈奴大王的忠诚。

    此时此刻,通过后面的探子或知,汉军似乎并没有渡过顿河来追击。那么就证明他们暂时是安全了,因此,目前最为主要的,就是要先整顿自己的匈奴军马,让自己的军马恢复元气。要不然,哪怕逃过了汉军的追杀,他们的部族也肯定难以在顿河以西的地区生存。

    这些,他也早就很清楚了,他一直都派有小部的匈奴骑兵进入这些地区抢掠,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这些地区的帝国形势。

    想要在这些地方立足,那么就必须得要先确保自己匈奴军马的战斗力。

    不过,有一点阿邪王的心里也是很清楚的,在西方,只要不去碰那些帝国的主城,不要招惹到罗马帝国的大军,那么他们匈奴军马是无处不可去的。

    以他现在还拥有这二、三十万的匈奴骑军,足可以傲视许多的西方帝国。

    他要抓紧时间恢复军马的战斗力,然后,就得要四处出击,掠夺更多的生存物资,以及让部族展人口的女人。

    这一次遭受到汉军的打击实在是太过凄惨了。可以说要比当年被大汉击败被迫西迁的时候更加凄惨。如果不尽快抓捕到更多的女人来补充北匈奴的人口,让那些女人为自己部族生育后代,那么他们的匈奴人,怕就真的要绝种灭族了。

    要知道,别看现在阿邪王身边,还有着四、五十万的军马及族人,可是,当中的匈奴女人,竟然就只有那么三两万人。这一点女人的数量,怎么能够承担得起展匈奴人的重任呢?

    阿邪王所选择的暂时安营之地相当隐蔽,是很久之前,便有探子探测到的。在一片山林当中,附近方圆百里,鲜有人迹,这样的地方,正适合他的军马在此休整。

    阿邪王率军逃离他的部族驻地的时候,他的这二、三十万的匈奴军马准备倒是比较充足的。后面跟来的十多二十万部族人,或多或少都还带着一点物资,所以,总的来说,他们的粮食物资,应该还够他们二十天左右的用度。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杀马充饥亦可以再顶得多一段时间。

    可是,杀马是不可能的,杀了马,他们就更加没有办法生存下去了。

    所以,在悄悄的休整十天左右之后,已经勉强恢复了一点精神的匈奴军马就不得不出动了。

    坐吃山空啊,如果再不行动,那么再过十天就麻烦了。总不可能等吃光了粮食才想办法啊。

    这近十天的时间,阿邪王倒也没有闲着,他派出了不少匈奴探子往四周探索。已经找到了不少动手的目标。

    都是一些西方的部落,大多都是只有数千人的一些白种人部族。抢掠了这些部族之后,估计又可以获得一批粮食物资,可以让他们缓解一下暂时的困难。

    阿邪王将三十万匈奴骑军分成数部份,令各支军马分别出动劫掠。他自己则率十万人马,带领那些部族人向一个小城进,打算攻下那座小城暂时安身。

    现在他们部族军马所休整的地方,离顿河还是有点近,虽然还没有现汉军有渡河追击的迹象,但为防万一,阿邪王想着,还是远离顿河,向更远的西方找地方容身更好一些。

    基纳摩人,原是后世斯洛伐克地区的一个帝国人。他们是被哥特人击破了他们的主城,其帝国国王都被哥特人杀了。

    一部精壮的国王亲兵,护着他们的王子逃了出来。当然,一起逃走的,还有不少他们的族人。

    王子在这部亲兵保护之下,往东北方向逃窜,途经几个小帝国,前往投靠,却不受接纳。因为他逃出自己帝国主城的时候,还带着不少财物,那些小帝国见财心动,不仅不接纳他,还派出了军马想要抢了他的财物。

    没有办法,他也只能一直逃,结果,就逃到了一些帝国势力难以完全控制的顿河以西的地区。

    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的变故,他的部族已经不过万了。人马也仅只有两千余人。

    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容身之所,勉勉强强在这些地区生存了许些年。

    在这些年的其间,他们也和附近的一些部族人有联系,并且从那些部族人当中知道,他们到了这里,却不能再往东北的方向迁徙了。因为那些部族的人告诉他们,再往东北方向,渡过了顿河不远,会有一个更凶残且强大的部族,叫匈奴的一个部族。也获知,这个匈奴部族的凶残程度,并不会比灭了他们帝国的那个哥特人差,甚至会更加的凶狠。

    有些部族人甚至一再叮嘱他们,一定要小心匈奴人。

    可是,在这些年,他们却并没有碰到匈奴人,并没能见识到匈奴人的凶残。

    这个冬季,北方的冰寒期也影响到了他们的地区。

    所以,基纳摩人,他们几乎全族人都躲在自己的驻地房屋当中。他们的物资倒也准备得比较充足,如无什么的意外的话,他们将会安然的渡过这个寒冬。

    经历过这么多,基纳摩人其实已经没有了太大的野心了,就算是那王子,他也不再想着要如何将自己的部族展壮大,以后要找哥特人报仇的事了。他们就只想安安心心的在这些地区生活。

    但是,灾难就是如此的突然,说到就到了。

    他们的部族驻地,有一个寨子护着,里面是他们修建起来的一些木屋。

    而木屋,其实就是区别这些部族是否是游牧民族东西。如果是游牧民族,他们是不可能会修建木屋的,基本都是住在帐篷里面。

    一支匈奴骑军,突然降临在这个部落寨子之外。

    守护着寨门的部族士兵,他们都来不及喝止,便被飞驰而来的匈奴骑兵射杀。

    惨叫声,为这个部落示了警。

    可是一切都晚了,如果他们有所准备的话,或者还可以依托他们的寨子抵敌一下,起码也可以为寨子当中的部族人争取到一点时间,好让部族内的人可以从别的出口逃离,说不定,还能逃走一部份人。

    但被匈奴骑军一涌而入,见人便杀。

    嗯,如果是女人,倒没杀,全都给抓了起来。

    匈奴骑兵,就有如蝗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一个大大数千人的部落,没多久就被灭了。

    寨子之内,到处都是尸。

    而随处亦能听到那些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从汉军的兵锋之下逃了出来,这些匈奴人被压抑得快要疯了。现在终于可以一展他们的雄风,如何还能按耐得住?

    这个部族约有一两千十岁到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几乎无一幸免,全都遭受到了匈奴骑兵的疯狂凌辱。若非他们大王早有严令,要活捉那些女人,不能弄死了,否则,那些女人怕就得要被那些轮翻上阵的匈奴骑兵给直接弄死。

    这支匈奴骑兵,完全占据了这个基纳摩人的部族驻地。

    寨子当中,有着不少物资,全都落在这些匈奴骑兵之手。

    又或者,近段时间,这些匈奴人都难以放开了吃一顿好的。

    这些灭绝人性的匈奴人,居然将那些婴孩给烹煮了,一个个吃得眉飞色舞。

    事实上,那个基纳摩人的王子,并没有被杀死,是在匈奴骑兵攻杀进来的时候,他被人给藏了起来。

    一起藏着的,还有他的一些亲信亲兵。

    他们躲在地窖当中,偷偷的偷看着外面的情况。而他们所看到的情况,几乎让他们恶心欲死。

    他们看到了那些匈奴人在宰杀着他们的族人,或煮或烤,居然将他们的族人当作是那些牛羊一般宰杀了来食用。

    他们一个个恶心得狂呕不停,当然是一个个死死的掩着嘴巴来呕吐,不敢出任何声响。(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