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的使徒们 苍之血泪

第九百三十四章 正式谈判

    寻心过去是不喜欢喝酒的,因为酒这种东西对于还未成为无限使徒的寻心而言是无法令精神迷醉且非常难喝的液体。再加上曾经的某人因为能力的特殊,就算是处在常态下,在感官方面的敏感程度至少也是常人数百倍以上。仅仅是隔着数百米的距离远远嗅到酒的气味,强烈的酒气已经能够让寻心的头脑产生眩晕的错觉。

    因为摧毁了轩辕剑而失去过往的力量,成为无限使徒后的寻心开始接触这能让自己短暂地忘却烦恼的液体。身处未知的领域,头脑中的记忆又是一片换乱,只能在环境的刺激中零星地浮现出模糊不清的片段。为了避免自己沉浸于无用地对过去进行的回忆,寻心只能在烦恼到痛苦的夜晚以美酒短暂地麻痹头脑。

    ‘那时候的我,不,或许现在也一样,从某些方面而言是很脆弱的呢……’

    将面前放置的还有余酒的酒盏端起,寻心略有怀念之色的目光从四个已经醉倒在地,连胡言乱语的力气都没有的鬼王,将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

    “直到你们的出现,才让我摆脱了当时几乎处于只为了生存下来而继续活着的颓废。从身边任何人都不在的情况下……”

    身体非常沉重,沉重到几乎一根手指都无法活动,作为力大无穷的鬼族几乎是第一次体会到无力的感觉。不仅是身体像是灌了铅般难以驱使,源于头部深处的疼痛才是让伊吹萃香不愿起身的原因。鬼王不只是因为力量才被称呼为鬼王,另一个与力量平齐的要素则是酒量要凌驾于几乎所有鬼族之上。伊吹萃香自从成为鬼王之后,即便是不断饮下鬼族酿造的美酒,头脑依然只能是稍微有些昏沉。至于彻底地喝醉,喝到头痛,伊吹萃香所能想到的恐怕只有鬼族之中代表酿酒技艺巅峰的鬼杀。但鬼杀正是因为其是鬼族生产的最高级别美酒,产量方面根本无法保证。大国主神森近霖之助拜托无数神明却只能得到小小一坛已经称得上是无比幸运。

    “翠香,是时候该醒来了,翠香!”

    耳边似乎传来熟悉的声音,沉浸在醉酒余韵之中的伊吹萃香不愿睁开双眼,手掌下意识地用力向声音的来源挥去,像是要将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打得无影无踪。手掌落在什么厚实却又柔软的物体上,发出了沉闷而震耳的爆鸣。下一刻,伊吹萃香在还没来得及去想究竟是碰到什么之际,身体突然失去了重量般轻飘飘地向上飞去,随后又忽然落下,背部传来的庞然大力与金属遭受碰撞而产生的独有音色终于让伊吹萃香无法继续沉浸于醉酒的快乐,只得不愉地睁开双眼。

    “唔,好不容易才能醉上一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

    刚准备将一大长串抱怨的话说出口,在意识到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伊吹萃香下意识地将话重新咽了回去。

    “啊!……勇仪,你今天怎么穿上了祭典才会用到的衣服,而且胸前的那块破洞可是很不妙的额……”

    不提起这事还好,一提起关于衣服上的缺口,星熊勇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对鬼族来说,衣服的华丽与否并不重要,有酒有战斗就足够了。但是此时穿在星熊勇仪身上那长到后方的裙摆接近地表的华贵礼装可是用来迎接鬼族最尊贵的客人以及在鬼族隆重的祭典上才会穿着。而先前伊吹萃香不经意地挥手刚好打在勇仪的胸口,这堪称攻城锤的一击对鬼王而言倒算不得什么,但是礼服只是普通的布匹,在伊吹翠香的挥手下直接被撕掉了一部分。其实,若是损坏的不算严重,星熊勇仪并不会在乎翠香的行为,大不了事后修剪缝补就好。只不过伊吹萃香打碎的位置非常尴尬,好死不死刚好是将遮挡身体关键部位的部分彻底毁坏。

    鬼族尽管是以豪爽好酒为名,但这不代表鬼族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准确而言,同时拥有来自人类的信仰和恐惧,甚至有一部分鬼族根本就是由人类转化而来,在文化方面实际上和人类非常类似的鬼族不在乎战斗时身体是否走光,那是因为生死相搏哪有这份空闲时间去思考乱七八杂的事情。但是在正常的情况下,鬼族可是属于讲究礼仪的种族,穿上破烂又暴露的衣装无疑于给鬼族光辉的形象上抹黑。

    此外,倘若仅仅是在接待神明与妖怪的情况下,实际上星熊勇仪并不会太过在意穿着。毕竟神明与妖怪是无法产生对鬼族具有影响的精神,可寻心,博丽神薙与紫均是人类。是让鬼族诞生的源泉所在。勇仪可不愿意在人类面前表现出自己不符合鬼族形象的一面,要不然一旦因此让鬼族受到信仰变化带来的影响,变成和狐狸象征的意味等同的存在,那勇仪恐怕真的要自投三途川了……

    在鬼王的宫殿内,寻心等人等候的时间略微长了些,不过由于紫和神薙目前没有完全从酒醉的后遗症中回过神,尤其是紫的面容因为宿醉而晕晕沉沉,衣衫不整毫无防备的模样着实会让一些兴趣奇特的人士控制不住手脚。

    “鬼王们的动作有些慢啊,天田先生,是发生了什么会让鬼族的首领不得不延迟的事情吗?”

    森近霖之助抬手理了理衣服的褶皱,两只眼睛带有着让他人感受到智慧的光彩。在鬼族聚集的大江山深处,为了避免引起鬼族的不快,森近霖之助并没有尝试以自己的能力暗中探查鬼王的情况。换做以前,森近霖之助是不可能将自己的安危视作儿戏,必须要将能够避免的危险消灭在萌芽才是大国主神的做法。不过,现在以森近霖之助的身份一同来此,无需再像过去走钢丝般行事。而且,霖之助虽然看不透名为天田寻心的存在,但寻心是远远胜过众人,甚至是超越次元级别的差距,理解这一点的霖之助放心地将自己的生命交托于寻心。而寻心所做的一切确实没有辜负霖之助的信任,任何威胁都无法伤及队伍内的一员,几乎所有疑难与困惑都能从寻心口中得到解答。但霖之助本次的疑问却让寻心略微尴尬地偏过视线……

    “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反正鬼王们对我等没有恶意就是了……”

    “哈?这……”

    虽然寻心的回答着实勾起了森近霖之助的好奇,但在森近霖之助询问之前,从黑铁铸就的大门处浮现的四个人形令霖之助只能暂时放下疑问。眼下可是人类与鬼族之间缔结攻守联盟的关键谈判,容不得丝毫的闪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