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百三十二章 易云分粮

    姜小柔和易云,相拥了好久才慢慢分开。

    “云儿,你的大选怎么样了?”

    姜小柔担心着易云的大选情况,会不会大选失利,日后被连成玉针对。

    毕竟在姜小柔印象中,易云习武时间太短了,想要通过大选,实在太难太难。

    可是,就在姜小柔问出这句话的瞬间,姜小柔猛地想起了什么,她双手按着易云的双肩,打量着易云的衣着……

    “飞鱼服!”

    姜小柔,竟是认识这种衣服。

    在太阿神国,贵族的衣物,很有讲究。

    刺绣飞鱼纹的,就叫飞鱼服,飞鱼其实是没有成形龙,水中的鲤鱼,遇风云就可以化成龙。

    而飞鱼纹之上,绣囚牛纹的,就是囚牛服;绣蟒纹的,就蟒服;仙鹤纹为飞鹤服。

    到了皇亲国戚,还有麒麟纹、飞龙纹、五爪金龙纹等等。

    不同的衣服,对应不同的级别。

    “云儿……这衣服可不能乱穿,被人发现,会流放三万里,这是贵族才能穿的衣服,你赶紧脱下来。”姜小柔说着就去摸易云的领子,她下意识的以为易云穿的是别人的衣服。

    在姜小柔潜意识里,贵族跟平民之间,实在差距太大了,平民想要成为贵族,很难!

    易云成为贵族,在姜小柔看来不可想象。

    但是很快,姜小柔又意识到了什么,她的双手僵在半空中,不可置信的看着易云,从头到脚。

    姜小柔意识到了,易云不但穿了飞鱼服,他还佩戴了雁翅刀。

    不但如此,他是骑乘独角巨犀来见她的。

    独角巨犀,这可是锦龙卫的坐骑,偷也偷不到,因为你偷了。也驾驭不了!

    这些东西,不可能都是别人的。

    于是,一个让姜小柔难以相信的结论,划过姜小柔的脑海

    “云儿。你……你封贵族了!?”

    姜小柔真的愣住了。

    云儿去参加一次神国大选,竟然就封了贵族!?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云儿的表现,已经出色到,足以在十二岁的年龄。就成为贵族的地步了么?

    “小柔姐,我通过了神国大选,拿到了凡血境第一!我已经是锦龙卫的精英成员了,锦龙卫千户封我当了国士,以后我在中原也能有自己的封地了,到时候,我把小柔姐接过去,过好日子。”

    易云开心的说道。

    很多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当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人可以跟你分享快乐,这就是幸福。

    对易云给自己未来定下的宏大目标来说,册封国士这个成就,或许算不得什么,只是起步而已。

    可是现在,易云却发自内心的为这个封号而感到欣喜,因为,它对姜小柔来说意义重大!

    国士,就是荣耀!

    姜小柔呆呆的看着易云,依旧觉得像是做梦一般。

    凡血第一……锦龙卫精英……国士……

    云儿不但通过了大选。而且还以如此骄人的成绩,成为了太阿神国国士?

    姜小柔原本就知道,易云有什么奇遇,再加上他所说的“苏老头”的帮助。所以实力突飞猛进不奇怪,可是她却没有想到,易云竟然能封为贵族。

    姜小柔用了好久才接受了这个消息,这真的太离奇了。

    “小柔姐,你居然连飞鱼服也认识……”姜小柔的见识,真的让易云惊讶。在易云的印象里,姜小柔离开她家族的时候,大概也就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吧。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看了这么多书,懂这么多东西,这远不是一般孩子能做到的。

    易云很好奇,姜小柔到底有怎样的身世。

    “小柔姐,我打算让你跟我练武。”

    易云这个想法,已经考虑很久了。

    凡人的寿命太短暂了,易云不想姜小柔逝去年华,就只能让姜小柔练武。

    之前易云饭都吃不饱,根本没有让姜小柔练武的条件。

    可是随着自己成了国士,资源越来越多,让姜小柔练武,也并非不可能了。

    易云有本源紫晶,本源紫晶能吸收能量,可是它却在易云体内,想让紫晶吸收的能量给姜小柔用,怕是很难。

    要让姜小柔习武,就只能利用其它资源。

    “不知道小柔姐天赋怎么样……”

    易云知道姜小柔出身不凡,她的天赋总该比自己好很多吧?

    如果未来,姜小柔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话,易云就放心多了。

    “云儿,我听你的。”

    姜小柔点了点头,小声说道,以前都是姜小柔为易云做决定,现在随着易云慢慢成长起来,姜小柔开始习惯让易云为自己做决定了。

    “但是,不要影响了你自己的修炼。”姜小柔补充了一句,她知道,修炼需要很多资源,自己要修炼,就要分走易云的资源。

    “不会的。”易云笑了,“走,小柔姐,我带你回村!”

    ……

    易云总共离开小半个时辰的功夫,连氏部族的族人,全部站在村口干等着,直到易云回来。

    姜小柔坐着独角巨犀回村的时候,看到连氏部族五六千人全在这里,一时间,姜小柔有些愣住了。

    这样的场面,全村祭典的时候都不一定见到。

    全部族五六千人,包括平时高高在上的族老们,这个时候看向姜小柔的目光,都十分的复杂。

    村里的少女,羡慕死姜小柔了,人家怎么就有这样的好弟弟。

    日后姜小柔跟着易云,还不是锦衣玉食,出入上层社会的圈子,那样的人生,她们想都不敢想。

    至于那些曾经欺负过姜小柔的恶人,这时候都一个个怕得要死,在姜小柔面前,简直跟被猫吓到的老鼠似的。

    那些扔过牛粪的孩子,早就缩到人群中,看都不敢看姜小柔一眼。他们老大还在地上吐血了,他们还能蹦跶什么,现在他们都后悔死当初的做法了。

    “哎,小姐回来了。小姐辛苦了!”

    还是刘铁殷勤,对姜小柔的称呼,也直接改成“小姐”了,这让姜小柔差点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叫自己。

    “小柔姐!”周小可跑过来,扑进了姜小柔的怀里。

    姜小柔和周小可的关系一直很好。两人相别这一两个月,用生离死别形容都不为过,当初家被烧掉,姜小柔离家出走的时候,周小可真的以为姜小柔回不来了。

    一个女孩子出走大荒,那根本等于自杀。

    现在看到姜小柔好好的站在这里,周小可的泪珠子都止不住了。

    都回来了,易云哥哥,小柔姐,都平平安安的。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

    姜小柔也是眼圈红红的,她摸着周小可的小脑袋,心中庆幸和感慨,她在意的东西,都没有失去,不失去的感觉,真好。

    两个小姑娘抱了好久才分开,姜小柔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对易云道:“云儿……这是在做什么?”

    “分粮啊!”易云嘿嘿一笑。

    锦龙卫带回来的粮食,自然要分下去。

    独角巨犀拉的粮食也是有数的。看着挺多多,但是,架不住连氏部族人多,一千户人口。几千号人,这么多人需要的粮食,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易云带来的粮食,其实还是不够分的。

    所以易云的分法很明确,分粮全凭个人喜好,好人多分。坏人靠边站!

    看着易云站在广场中央,还有他身前那一大堆粮食和兽肉,连氏部族族老们,眼皮子直跳。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年易云分粮,因为一小袋粗粮而跟战士预备营的人起了争执,差点挨打,接着连成玉出来,易云被连成玉暗害,如果不是紫晶的话,他命都没了。

    可是今天……

    当年妄图要易云命的人,已经成了废人,根本活不了多久了,而分粮的大权,也完全掌控在了易云的手上,他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这些族老们,一个个心里发苦,他们都已经料到了这次分粮的结果,他们这些曾经的统治阶级,是绝对分不了多少的……

    “王大娘,周大叔,小可!”易云对王大娘、周小可招手,“这些粮食是给你们的。”

    易云挑出了五袋沉甸甸的粮食,三袋子蔬菜,还有几头已经剥皮洗净了的野兽,直接分给了王大娘。

    这么丰厚的一堆粮食,看得其他人羡慕嫉妒恨,有了这些,王大娘一家再也不用喝粥了,可以天天吃香喷喷的白米饭,吃水煮肉和炒青菜,那简直是人间天堂啊。

    王大娘乐得合不拢嘴,周小可也是小脸红扑扑的,一直牵着易云的手,开心死了。

    “孙大爷,这个给你们的……”易云凭着记忆,分了一些粮食给比较慈善的人家,这些人领了粮食,都眉开眼笑。

    不过,易云穿越之后,十二岁以前的记忆已经不在了,连氏部族的大多数人,易云根本没见过,也不知道他们是好是坏,这些就要询问周小可和姜小柔了。

    她们说是人不错的,就有粮食,她们说心肠坏的,横行乡里的,那就有多远滚多远。

    “这个人怎么样?”易云指着一个刚上来准备领粮的汉子,如此问道,那汉子显得有些紧张。

    “易云哥哥,他是好人。”周小可说。

    “嗯。”易云点点头,不用他动手,刘铁就分了粮食。

    “这个呢?”易云又问,那个被问的人,是一个干瘦的男子,他勉强笑着,一脸讨好的看着周小可,像个哈巴狗似的。

    可是周小可才不理会,反而一脸的厌恶的说道:“易云哥哥,那个人叫周昌,人好坏的,以前经常欺负别户人家,还欺负过赵姐姐!”

    周小可毫不留情面,被周小可点名的周昌,脸都绿了,他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不敢反驳。

    真是风水轮流转,他何曾想过有这样一天,会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

    “妈的,杵在这里干嘛,别让老子动手,快滚!”刘铁提着袖子,骂骂咧咧的说道。

    “易公子,我这……一点……一点都没有啊?”周昌挤着一张脸,尽量让自己显得更可怜一些。

    “娘的!易公子也是你能搭上话的,你给老子滚远点,好人粮食都不够分了,还分给你们这些坏人么?做梦吧!”

    刘铁一脚对着周昌踹过去,脸上满是不屑,他浑然忘记了,自己也曾经算不得好人的。

    周昌被刘铁踢得屁滚尿流,对此,易云没有什么感觉,那些横行乡里的,靠着巧取豪夺,家里的存粮多半比其他人多很多,加上草根、野菜的,饿不死就行了。

    村民们排着队,一个个提心吊胆,他们就怕以前不小心得罪了易云身边的这两个小女孩,那就完蛋了。

    她们现在可是掌握了所有人的命运。两个小女孩点头的,就幸福了。小女孩要是摇头,那自己就乖乖滚蛋吧,省得刘铁这狗腿子动手了。

    有易云为两个小女孩撑腰,她们都是村里的小公主,大家看她们二人的目光,都是敬畏无比。乡里的恶霸,战士预备营的战士,这个时候都乖巧跟小鸡子似的,在易云面前,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是龙虎,顶多是跳上跳下的猴子罢了。

    粮食分完了,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一天傍晚,许多人家的烟囱里飘起了袅袅的炊烟,夕阳普照,炊烟如缕缕浮云,映衬着蓝天。

    久违的稻米香气,红彤彤的烧肉,一户户人家,争争抢抢的吃着,欢声笑语流淌在田野之间,当真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农家画面。

    这是最原始的快乐,也是最让人幸福和满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