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为你疗伤

    七煞天阴丹原本并非毒药,只是因为它其中蕴含了至阴至寒的能量,而且相当暴虐,一旦修为不足的人吞吃下去,便会经脉寸断,修为尽废。

    看到易云拿出七煞天阴丹,千手婆婆和申屠南天嘴角都是抽动了一下,不过,两人并不认为易云能认得七煞天阴丹,原本这丹药就极为珍贵,而且还是申屠家族的秘药,像易云这样的小辈,不可能接触到的。

    易云把玩着这枚丹药,只是拿着它,易云都能感觉冰寒入体。

    两个月前,这枚丹药的寒气深入骨髓的滋味易云记忆犹新。

    当时,寒气冲入了易云的丹田和全身血脉之中,让易云感到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极度寒冷,随之,易云修炼出的纯阳元气,都被这股寒气迅速的腐蚀掉。

    他因此而脸色苍白,身体颤抖,身上的眉毛、头发,都凝结成了冰霜,之后,他漆黑的长发都变白了。

    易云背着申屠南天,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丹药,放在地牢的烛火之前,透过晶莹剔透的丹药,那跳动的烛火显得虚幻而美丽。

    易云眯起了眼睛,就是申屠南天喂给他的这枚药,让他承受了无尽的痛苦,近乎命丧黄泉。

    易云停滞了许久的时间,专门来欣赏这枚药。

    在易云身后,千手婆婆和申屠南天相视一眼,都不知道易云在做什么。

    “这小子,怎么会对七煞天阴丹这么感兴趣?他该不会是……”申屠南天心惊肉跳,这么危险的丹药,落在这小子手上,自己又毫无抵抗之力,这种性命被人随意拿捏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不会!这小畜生一看就不是世家子弟。他多半是苏劫从偏远地区找到的土包子,就他那点见识,怎么可能认得七煞天阴丹。他说不定还以为是什么宝药呢!”

    千手婆婆对易云的出身不屑一顾,在天元界。世家出身的人都有一种优越感,那些大世家的底蕴,深厚得难以想象,平民出身的武者,怎么能与他们相比?

    所以千手婆婆对易云鄙视之极,在他眼中,易云就是一个蝼蚁一般的小人物,可是偏偏她落在易云手上。这让她极度郁闷。

    易云欣赏着七煞天阴丹,突然开口道:“在两位的空间戒指中,并没有找到关于女帝秘境的消息。”

    这句话,让申屠南天嗤笑一声,他心想,你这不是说废话么!

    当然,他是决计不敢把这话说出来,这个时候刺激易云绝不是什么好事。

    “似乎你们无意将女帝秘境的信息说出来了?”易云又道。

    又是废话!

    申屠南天清楚,关于女帝秘境的事情,是他保命的唯一底牌。绝对不能说出去,这姓云的居然问这种白痴的话语,智商有问题吧。

    申屠南天正恶意的想着。就在这时候,他眼前的易云突然转过身来,用玩味的眼神看着申屠南天和千手婆婆。

    申屠南天心中一滞,不知道易云这眼神什么意思,而这时候,千手婆婆阴沉着脸,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小辈,把飞霜剑还给天儿,把冰魄寒蚕丹还给老身。这两件东西,不是你能染指的。否则申屠家族来人谈判时,不会对此善罢甘休的!”

    飞霜剑。就是申屠南天的佩剑,也是被易云收起的那把青色长剑,它是申屠南天全身上下最贵的一件东西。

    申屠家族来谈判的时候,很可能想要回这柄剑,这很正常。

    至于冰魄寒蚕丹?

    易云怔了一下,自己有拿冰魄寒蚕丹么?

    看到千手婆婆那双污浊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手中的七煞天阴丹,易云突然明白了这老家伙的意思。

    “你说我拿的是冰魄寒蚕丹?”

    易云看了看手中捏着的丹药,微微一怔。

    “你以为呢!”千手婆婆不屑的一笑,“土包子一个,不是世家出身,有一点天赋又能如何?有眼不识金镶玉!冰魄寒蚕丹都认不出来!”

    千手婆婆阴阳怪气的嘲讽易云。

    她说的冰魄寒蚕丹,名气要大许多,而且在千手婆婆的空间戒指中,也有介绍冰魄寒蚕丹的玉简。

    这冰魄寒蚕丹,跟七煞天阴丹外表极为相似,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炼丹师,有时候也不能一眼分辨出来。

    但两种丹药的效果,就相差极大了。

    冰魄寒蚕丹是绝对的宝药,如果不论不炼制难度,单论炼丹所需要的材料的话,冰魄寒蚕丹的材料,比那女帝舍利,也只是稍逊一筹罢了。

    “冰魄寒蚕丹不是你这修为能使用的,你一个荒天师学徒,实战能力简直不堪入目,你拿了这丹药也是无用,还给老身,否则几日后的谈判,申屠家族在谈判时提出此事,难免让你们林家难堪,你还要在林家呆着,你以为林老太君会纵容你如此胡来么!”

    千手婆婆一番话说得极有道理,易云几乎就信了。

    然而……

    易云轻轻摇头。

    冰魄寒蚕丹?七煞天阴丹?

    两种极为相似的丹药,如果让一般见识有限的小辈来分辨,他们当然分辨不出来,可是易云亲身吃下过一颗七煞天阴丹,用那冰寒入骨的痛苦,记住了这枚丹药。

    他又怎么会认错七煞天阴丹?

    “你说这是冰魄寒蚕丹?”

    易云笑了,冰魄寒蚕丹是宝药,这千手婆婆演了一出戏,就是为了让他认错!

    看着易云冰冷的面具,听着他玩味的语气,千手婆婆心中一滞。

    这小子,难道知道了什么?

    她就是想让易云以为手中这枚丹药是冰魄寒蚕丹,如果易云继续翻她的空间戒指,就会看到介绍冰魄寒蚕丹的玉简,跟七煞天阴丹几乎一模一样。

    如此一来,易云就会深信不疑。

    而在玉简之中,还介绍了修为较弱的小辈,服用冰魄寒蚕丹的方法,用水炼法熬出冰晶玉魄的汤汁来,服用汤汁。

    一枚冰魄寒蚕丹,熬成汤汁就会药效分散,哪怕元基境的小辈也能服用。

    千手婆婆相信,以易云如此贪婪卑劣的性格,自己越是渲染这枚丹药的珍贵,越是说申屠家族会追着此药不放,他便越是不会将丹药交出来。

    他会瞒着林家,把丹药私吞了,而后用水炼法吞服。

    这样的话,他就吞掉了一枚七煞天阴丹!

    最后,寒气入体,全身经脉寸断,修为全废。

    这结果,正是千手婆婆做梦都想看到的。

    “不可能,以他的见识,不可能分得清七煞天阴丹和冰魄寒蚕丹的区别。”

    千手婆婆正想着,易云慢条斯理的说道:“原来如此,冰魄寒蚕丹!这么珍贵的丹药,我确实不敢拿,要是拿了,谈判的时候申屠家族咬着不放,我这面子也挂不住,还可能影响到谈判的顺利进行,得不到女帝秘境的消息,那我罪过就大了。”

    易云一副知错能改的样子,这让千手婆婆和申屠南天都怔住了。

    千手婆婆怕易云怀疑,才演了一出戏,没想到,这就起反作用了,这小子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吧,这么简单就转性了?

    申屠南天和千手婆婆都是心念急转,想着怎么在不引起易云怀疑的情况下,诱导易云私吞七煞天阴丹。

    而这时候,易云已经走到了申屠南天的面前,笑吟吟的说道:“两位伤得确实有点重,两位来林家作客,却伤成这样,在下也觉得过意不去,既然冰魄寒蚕丹这么珍贵,我就喂你们吃了,这样也能调理一下你们的伤势,免得别的家族非议林家待客不周。”

    易云说着,捏开了申屠南天的嘴巴。

    申屠南天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你要干什么!?”

    申屠南天惊骇莫名,而易云却故作不解的样子:“为你疗伤啊!”

    易云说着,已经将七煞天阴丹放入了申屠南天的口中,丹药接触了申屠南天的舌头,冰寒入体,申屠南天整个人都吓傻了。

    他嘴唇苍白,面如土色,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对申屠南天这样的人而言,死都没让他这么害怕,全身经脉寸断,丧失修为,简直比死亡可怕一万倍!

    “不要!住手!”

    申屠南天双目血红,拼命的挣扎,然而修为全部被制的他,又怎么挣扎得过易云,七煞天阴丹在他口中不断的融化,一丝丝的药力,深入了申屠南天的经脉血管之中!

    “小子,你停手!”

    千手婆婆也是吓坏了,她大喊着,然而易云根本充耳不闻。

    “小畜生,老身杀了你!”

    千手婆婆飞扑过来,却被易云一个侧踢,一脚踢飞!

    “蓬!”

    千手婆婆撞在墙上,摔得七荤八素,眼看着自己疼爱的孙辈要修为尽失,千手婆婆面色如土。

    “你……你知道这是什么丹药?”

    千手婆婆颤声说道,这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这个可能。

    “七煞天阴丹,它化成水,我也认得它!”

    易云淡淡的说道,千手婆婆整个人傻眼了,他为什么认得出?而且准确叫出了这丹药的名字!

    而这时候,七煞天阴丹还在申屠南天的口中,他拼着命没有吞下,心中充满了绝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