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六百七十九章 黄昏中的魔神

    转眼之间,距离绝剑山上的那次聚会,已经过去了数月。

    在此期间,易云于绝剑山上拒绝长老之位,拒签灵魂契约,并大败申屠老祖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天元界。

    得知此事的武者们,他们都还记得当初的通缉令。曾几何时,易云和林心瞳被认定为人族的叛徒,被千夫所指,世人所不齿。

    许多年轻武者,幻想着能找到易云和林心瞳的线索,提供给武道联盟,建功立业。

    然而万万没想到,转眼间,武道联盟变成了潜伏在天元界的阴谋者,而易云却反倒成了破坏血月计划的英杰。就在前几天,他甚至还力战申屠老祖,并将之击败,这战绩简直惊世骇俗!

    对这如同上古传说一样的事情,很多年轻天才,都听得羡慕不已,甚至热血沸腾。

    习武之人所追求的,不就是易云这般快意的人生么。

    在天元界,有不知多少年轻人将易云视为目标,哪怕各大势力的长辈们刻意淡化此事,抵制宣传易云,然而慢慢的,易云还是成为了天元界年轻一代人心中的偶像,他是绝对实力的化身。

    谁不想像易云那样,年少有为,成就一番事业!

    当然面对这样的情景,最抬不起头的,自然就是申屠家族的人了。

    申屠老祖在绝剑山上,甚至都能听到有人议论易云,这些内容在他听来极为刺耳。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真的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易云必杀我!”

    申屠老祖很清楚,易云不是圣母,他杀伐果决,对潜在的威胁,怎么能容忍?

    武者一生,谁也不能确保自己的一帆风顺,时时刻刻都能保持巅峰状态。

    比如易云,他就算自身强大,也总有受重伤、闭关突破等等虚弱的时候,易云自然不会容留身边潜伏着一条能够随时咬自己一口的毒蛇,聪明的做法,当然是彻底根除。

    时间推移,慢慢的,申屠老祖不断的联系其他势力的长老来到绝剑山,在绝剑山的大阵之中,这些人一起商讨对策。

    申屠老祖派出了不少心腹,前往那些与易云有旧怨的家族,不断的拉拢盟友,寻找帮手。

    他已经打算在绝剑山设下大阵,诱使易云落入陷阱。

    对此事,暗夜君王也采取了默许的态度,甚至他暗中为这套阵法提供了许多便利和帮助。

    对暗夜君王来说,申屠老祖这一群人,就像是他手中的刀,如果一击失败,刀断了也就断了,他可以置身事外。

    很快,申屠老祖前前后后聚集起十个通天境名宿长老,他们所在的势力,都跟易云有过节,但即便是这些人,也有所顾虑,没有办法真的下定决心跟易云拼命。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成功率的问题,他们没有太大的把握。

    十个名宿长老,聚集在绝剑山,这里是暂时安全的地方,起码不用担心被易云刺杀。

    事情越拖越久,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申屠老祖深知,每过去一个月,易云的实力都在增长。

    他有些心急了。但似乎易云和林心瞳又消失了,他们没有在林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时间拖得越久,他们越是没信心。

    这些天来,申屠老祖已经如坐针毡,他感觉自己待在绝剑山,就像是被关进了死牢,杀不死易云,他就要等死。

    迟早有一天,易云会拥有足够藐视一切规则的实力,到时候他亲自杀上绝剑山,取他性命。

    而这个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十年,知道自己死期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被死亡所煎熬着,申屠老祖甚至都有想过主动进攻林家,激怒易云,比他来攻打绝剑山。

    然而如此疯狂的想法,就算申屠老祖觉得可行,其他人却也没有这样的勇气,那真的有种飞蛾扑火的感觉。

    这一日,申屠老祖在修炼室中打坐参悟秘术,他心知硬碰硬的与易云交手的话,输多赢少,只有动用一些透支自身潜能的秘术,才可能弥补实力的差距。

    血月留下来的上古传承,有不少此类秘术,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而这些对现在的申屠老祖而言,却是雪中送炭了。

    就在申屠老祖闭关参悟秘术的时候,很突然的,申屠老祖眼皮一跳,随之莫名的心慌起来。

    凡人眼皮跳,只是因为肌肉痉挛,对武者而言,当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他们眼皮跳,要么是福至心灵,要么是对危险的预感。

    “怎么回事?”

    申屠老祖心中一突,直接站起身来,快速的出了修炼室。

    此时在绝剑山上,倒是有申屠老祖的几个盟友,其他天元长老会成员,大多已经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势力中。

    这几个人都感觉到了异样,纷纷走到了长老会巨塔的广场前。

    站在广场上,狂风四起,周围的天地元气都跟着紊乱了起来,这等情形,让他们都心中凛然,发生了什么?

    此时绝剑山山巅的风,绝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能量掀起的风,吹在脸上如刀子一般,让人忍不住要撑起护体元气。

    淡淡的煞气,在空气中蔓延,申屠老祖面色渐渐的凝重。

    他心中有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易云?难道是他来杀自己了!?

    申屠老祖不太相信,易云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嚣张,他虽然实力了得,但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这个时候,他杀上绝剑山,公然攻击天元长老会成员,等于跟整个天元界为敌!

    易云现在还不该有主宰天元界的实力,如果惹怒了所有大势力,不惜一切代价的联手诛杀他,那么他恐怕没有容身之地了。

    “是谁!”

    申屠老祖手持长枪,跟其他长老一起布成战阵。

    此时正值黄昏,西天的残阳洒下淡金色的光辉,照在申屠老祖的脸上,连同申屠老祖的长枪,也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很突然的,申屠老祖发现天边出现了一抹血色,他肯定,那绝非夕阳所染红的云。

    血色慢慢的化开,不断的向绝剑山蔓延看来,越来越浓稠,看起来触目惊心。

    从血色之中,申屠老祖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煞气,仿佛那是一片屠杀了千万生灵的血海!

    申屠老祖额头已经沁出了汗水,这不像是易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传音给暗夜君王!”

    申屠老祖心中越来越慌,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在他身边,几个名宿都觉得事关重大,他们一起拿出了传音玉简,而就在这时,申屠老祖像是被踩到的尾巴的猫,猛然向前跃起,转身!

    就在刚刚一瞬间,他感受到了身后的可怕杀机,仿佛突然有一头太古巨兽出现在他身后一般!

    其他名宿,也跟着申屠老祖一起转过身来,而后,他们突然全身僵硬,因为可怕的气息和恐惧感袭身而难以行动。

    他们看到,在绝剑山山巅,他们刚刚走出的巨塔塔顶,一个全身披拂着黑甲,不知是人是鬼的怪物蹲在塔尖上。他双目泛红,背后披着破烂的披风,随风飘荡,他的两只手臂,足有一人多长,一直拖下来,垂在塔的穹顶上。

    这一个怪物,只有一只独眼,这只独眼就这样盯着他们几人,让他们心跳都几乎停滞!

    在这个怪物身上,他们感受到了无比恐怖的气息,那不是威压,不是气势,而像是兔子面对天上的苍鹰时,有一种来自于生命层次上的压制!

    这股压制,让他们全身血液、能量,都难以流动了。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