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八百五十一章 以牙还牙

    易云一句话,把冉玉的所有说辞都给怼回去了。

    有凤梧州弟子听了,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之前先是冉玉心怀不轨,这才让冉遗鱼血脉出现在易云的攻击范围之内,否则的话,何至于如此?

    不过,在洛氏的规则之下,易云想把冉玉怎么样,也很难。

    看着易云振振有词,冉玉恨得牙痒痒,“你少废话,你捕捉通灵血蛇我不管,你赶紧把我的冉遗鱼血脉之力放走!我是虚水冉氏的嫡系弟子,若我的血脉有什么闪失,那你死定了!”

    易云不屑的笑了起来,“这么垃圾的血脉,你还当宝贝了!你难不成想让我主动散功,把你的这条破鱼放了?我一散功,连带着通灵血蛇也要逃走!它被我惊了这一次后,也许逃到黑风谷更深处了,那样你赔得起吗?”

    易云说话间,不但没有散功的意思,反而愈发催动体内血脉之力,气血漩涡越来越大,冉遗鱼血脉被拉扯着,根本挣脱不出来,它发出一声声哀嚎。

    这时候,冉玉心中大急。

    不过急也没用,苍蟒看起来也是不会插手了,只要易云没有直接对冉玉出手,他就不会管。

    何况易云说的不错,这次通灵血蛇受惊,说不定真的会跑到黑风谷更深处,这损失怎么办?放掉冉遗鱼血脉是简单,可冉玉能赔偿易云的损失吗?

    这件事,换来谁过来,都不可能停止气血漩涡,易云的做法合情合理!

    冉玉也明白这些,他只能咬牙忍了下来。他也知道,易云就算刁难他,也绝对不敢真的把他的血脉吞噬了,只是困住他的血脉,这的确不能算违反洛氏一族的规则,可如果直接吞了,那苍蟒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否则就是他的失职。

    虽然承认了这个事实,但不代表冉玉能忍下这口气,他恨声道:“易云,我知道你想要报复我,宝物有能者居之,这黑风谷试炼原本就是公平竞争,我夺你通灵血蛇又有什么错?何况我的做法,也是规则之内,无可厚非!”

    “现在你报复我无门,就锁住我的血脉,可这又能如何?你还敢吞了不成!你信不信,你哪怕只要吞我的冉遗鱼血脉一丝一毫,我虚水冉氏,就会把你抓来,废去全部修为,用你的古妖血脉来补偿我!”

    冉玉说到最后,越说越是快意,仿佛之前的怨气,都一口气抒发出来了,不错,他虽然在方方面面都被易云比下去了,可是他还有家族作为后盾!

    搬出虚水冉氏来威胁易云,这就是势大压人的好处!大家族行事,讲究一个理字,如果易云没有违反规则,那么虚水冉氏自然拿易云没办法,可是一旦违反了规则,他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否则虚水冉氏脸面何在?

    对冉玉的威胁,易云冷笑一声,他只是运转体内气血之力,更多的吞噬之力,都锁定在了通灵血蛇上。

    通灵血蛇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嘶鸣,这条小小的血蛇,它也明白一旦被那漩涡绞进去,它就会死掉,它开始疯狂的挣扎,全身颜色赤红得像是要滴下来,似乎已经狂化!

    可是它即便狂化,也无法挣脱吞噬漩涡,反而它的气血之力,都在被不断抽离。

    除了通灵血蛇之外,在气血漩涡锁定的空间中,还有其它八只黑煞虚影,这些黑煞虚影,也都在被抽离气血,变得虚弱起来。

    他们疯狂的咆哮,可是力量越来越弱,又怎么可能逃脱气血漩涡的锁定?

    易云看着通灵血蛇,还有这八只黑煞虚影,心思微沉。

    他又瞥向了已经站在六层的冉玉,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感受到易云眼光中的杀意,冉玉不屑的一笑,一副你能把老子怎么样的表情。

    “到此为止吧,你再锁我的血脉有何意义?这种对我来说不痛不痒的报复,只会显示出你的无能,就像泼妇骂街一样,让人耻笑!”

    冉玉嘲讽着易云,可突然间,易云的元气传音,也在冉玉耳边响起:“这通灵血蛇,似乎消耗不小,我猜它饿了,你说呢?”

    嗯!?

    冉玉心中大惊,他猛然发现,易云已经操控吞噬之力,让通灵血蛇和黑煞虚影聚集在了一起,而他的冉遗鱼血脉,也在漩涡中慢慢逼近这通灵血蛇和黑煞虚影!

    看到这一幕,冉玉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意识到易云的目的,易云要把自己的冉遗鱼血脉,和通灵血蛇、黑煞虚影放在一起,如果冉遗鱼血脉被撕咬,那也跟易云无关,因为他没有出手,也不算违反洛氏一族的规则!

    眼看着不可挽回的一幕就要发生,千钧一发,冉玉说话都来不及,他直接传音给易云

    “等等!”

    可是他的传音刚刚发出,他的冉遗鱼血脉,却已经被易云丢在了通灵血蛇和八只黑煞虚影之间!

    无论是通灵血蛇,还是那八只黑煞虚影,此时都陷入了狂化的状态!

    困兽犹斗,被困的猛兽,最是凶猛,拼起来不要命,何况易云之前有意消耗了它们的气血之力,现在它们要逃出气血漩涡,已经力量不足了。

    这时,突然一条冉遗鱼虚影出现在它们的面前,新鲜的血食,正是可以恢复它们体力的大补之物,又岂能错过?

    通灵血蛇反应最快,它第一个冲出去,凭借超强的穿透力,它竟然直接穿入了冉遗鱼的口中!

    “嗄”

    冉遗鱼发出一声惨叫,它奋力的挣扎起来,可是又如何能挣脱吞噬之力的束缚?

    在通灵血蛇第一个行动之后,其他来自八层的黑煞虚影,也纷纷一冲而出,咬住了冉遗鱼的身体!

    冉遗鱼六条腿,全部挂上了一只黑煞虚影,头颅和尾巴,也被黑煞虚影疯狂的撕咬!

    “不”

    冉玉狂叫一声,眼睛中瞬间布满血丝!

    冉遗鱼血脉跟他气血相连,剧烈的疼痛感袭来,让他一时间几乎晕厥过去。

    痛!太痛了!

    仿佛灵魂被撕裂,仿佛全身血髓都被抽离!

    “易云!你敢!!”

    冉玉全身颤抖,毛孔中都冒出了鲜血,他疯狂的挣扎,似乎要冲到第七层,跟易云拼命!

    可是这时候,他如此痛苦,而且他所倚仗的冉遗鱼血脉,也被吞噬之力锁定,被黑煞虚影和通灵血蛇撕咬,如此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冲下第七层?那根本是找死!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的冉遗鱼血脉被吞噬,束手无策!

    看到这等情形,在四层、五层的洛氏弟子,都是惊呆了!

    狠,太狠了!

    这易云绝对是故意的!

    借助通灵血蛇和黑煞虚影来吞噬冉遗鱼,这就跟之前冉玉引动七层的黑煞虚影来吞吃易云本体一样,都是祸水东引,借刀杀人!

    在规则之内的报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接连的骨骼断裂声响起,冉遗鱼的六条腿,竟是被黑煞虚影给硬生生的咬断了!

    冉玉整个人摔在了地上,他面容扭曲,眼睛中全是疯狂之色!

    他的气血,他引以为傲的天妖血脉标志,眼看就要完蛋了,这损失的血脉之力,即便有顶级天材地宝,再加上长达数年的修养,都只能弥补一部分!

    而这种天材地宝,虚水冉氏虽然有,但也不会用在冉玉的身上,冉玉虽然口口声声说他身后有虚水冉氏,可是虚水冉氏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他只是虚水冉氏众多嫡系小辈中的一个,还不是最优秀的。

    按照大家族的潜规则,一个原本就不是最优秀的后辈,还被废了血脉,这种天材地宝,又怎么会浪费在他身上?

    “苍蟒大人!救救我!”

    冉玉趴在地上,对着空中的苍蟒徒劳的伸出手,他全身的毛孔都在往外流血,他此时像是吃了毒药的死狗一样狼狈不堪!

    苍蟒微微沉吟,洛氏一族的试炼,原本就是残酷的竞争,就说这黑风谷,有小辈试炼时在这里陨落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何况是废去血脉。

    洛氏一族虽然制定了规则,但是在规则之内,总有洛氏弟子展开你死我活的争斗,之前冉玉对易云是如此,现在易云对冉玉也是如此!

    冉玉害易云时,苍蟒没有出手。

    现在易云害冉玉,苍蟒如果出手了,那就有失公正,而且按照试炼的规则,他就不该出手,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眼看着冉玉全身像是破了的血袋,全身颤抖,脸色苍白,苍蟒微微皱眉,这种野蛮抽离全身气血的方式,就像是凡人被吸干骨髓,严重一点都可能出人命的。

    “差不多了吧,冉玉害你,你全身而退,你害冉玉,让他丢了半条命。就算现在你停手,冉玉也废了大半了,你报复的目的也达到了,虽然是规则之内,但你也不要把人弄死了,否则虚水冉氏下不来台,可能找你麻烦。”

    苍蟒的元气传音,突然在易云耳边响起。

    看似是救冉玉,但其实,苍蟒也是为易云着想,毕竟虚水冉氏是一个庞然大物,现在的易云实力单薄,又怎么惹得起?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苍蟒很欣赏易云这种以牙还牙的狠辣作风,武者行事,就该如此。

    “谢谢苍蟒大人忠告,晚辈知道了。”

    易云先是慢吞吞的回了苍蟒的话,这才摆开架势,不紧不慢的动用吞噬法则,把几头黑煞虚影拉开。

    可是这些黑煞虚影都咬着冉遗鱼的血肉呢,这一拉……

    “嗤嗤嗤!”

    冉遗鱼疯狂惨叫,它身上的肉,被这些黑煞虚影大片大片的扯了下来!

    冉玉疼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愤怒的看着易云,却也不敢再说半个字了,他怕易云一个不高兴,继续放任这些黑煞虚影吞噬冉遗鱼的血肉。

    易云看到已经被咬得“不成鱼形”的冉遗鱼,摸了摸下巴,慢吞吞的说道:“呃……不好意思,冉玉师兄,我刚才用力猛了点,不过也没办法,你忍着点啊,还有一条小蛇,在冉遗鱼的肚子里呢,别着急,我马上给它拉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