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戒指里的惊喜

    【这一章字数4300多,写的有点久】

    茫茫静海之上,夜空无云,明月高悬,因为静海从无海浪,如镜一般的海面倒映出天空中皎洁的圆月,看上去浩瀚深远,无限静美。

    此时,在这静海之上,一艘巨大的灵舟划破夜空的沉寂,疾飞向静海深处。

    归墟中的静海区域,岛屿众多,许多深海岛屿,在经历了亿万年的岁月后,孕育出了许多天地奇珍。

    这艘灵舟,就是飞往这些岛屿,前去探寻海中秘宝的。

    其实,不谈这灵舟能搜寻多少秘宝,光是这灵舟本身,就价值连城!

    这是神君级强者都未必拥有极品灵舟,赶起路来风驰电掣,又快又稳,而且灵舟上设有空间阵法,本身不用经过传送阵,就能做长距离空间穿梭。

    这灵舟价值不菲,而且在野外飞起来,也不用担心被打劫,一来能追上这艘灵舟的人就很少,二来灵舟表面有隐匿阵法,即便是修为达到尊者后期的人,也难以凭感知发现这艘灵舟的存在。

    如果进入灵舟内部,就会更是惊叹于这艘灵舟的豪华和舒适,这主舱之内铭刻了空间法则,使得原本十丈见方的主舱,扩大了百倍不止,变成了一座豪华宫殿。

    在这座宫殿的主殿内部,并排放在两张松软大床,每张床上都躺了一个男子,两人正在木桶中泡着脚。

    他们身旁各有一个丫鬟伺候着,为二人洗脚。

    如果易云在这里,就能一眼认出,这两人正是那高瘦男子和宋博文。

    这高瘦男子叫张无尘,虽然他不是宋家的人,但跟宋家走得很近,宋家为了拉拢他,十年前就将宋博文的一个堂姐嫁给了张无尘。

    有了这层关系,张无尘跟宋博文自然关系莫逆,事实上,这次带上左颜小玉外出历练的主意,就是张无尘出的。

    “姐夫,虽然说一个侍女的性命,亲传弟子应该不会太在意,不过这个易云是个另类,之前他把蓝沁长老炼制的饭食,都分了一部分给那个小贱人,这次的事,他恐怕会追查一番,一旦他真的查到左颜小玉是被我们带走的,那他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宋博文有点忧心的说道,他还是打心底里怕易云,这使得他一直不敢放开胆子来蹂躏左颜小玉。

    “博文老弟,你也太多虑了,你虽然之前被易云击败,可是你才修炼一百八十年,本来境界又只有三重道宫,比易云低一重,倘若易云这个小杂种已经修炼了四五百年,故意压制境界,一心参悟法则的话,那你打不赢他,也是情理之中!”

    “我知道,可是……差距太大了。”连一向好胜的宋博文,也不得不承认他跟易云的巨大差距。

    “你丧气个什么!现在还没有测过易云的骨龄是多少,我估计他不会太年轻了,他虽然厉害,但是在将来,我们也未必毫无还手之力,再说我们还有宋家和张家的支持,就凭弄了他一个小丫头这件事,易云那小杂种断然没有道理把我们怎么样,闹到长老会上,也最多让我们陪一个新的丫鬟给他罢了!”

    “其实我反而还有些期待易云这小杂种好好追查一番了,如果他真的特别在意左颜小玉这个小丫头,那我还求之不得了,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真的恶心,这小妮子,我要好好调教,好好享受,我看她身上元阴充足,应该还是处子之身,易云这家伙没舍得享受,正好便宜了我!我要把这小妮子玩得欲仙欲死,气他个念头不通,最好气出心魔来!”

    张无尘说到这里,淫笑了几声,“翠翠,烟儿,那小妮子你们调教好了吧,把她给我带上来,我现在就要享受一下!”

    说话间,张无尘脱掉了自己的浴袍,露出上半身结实的肌肉。

    他其实早就等不及了,只是之前,宋博文的二叔一直跟着,护送他穿过无波大陆,那里是敌对宗门的地盘,他二叔跟着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现在到了静海上空,万里内杳无人烟,加上这艘灵舟安全性极高,宋家的二叔自然就走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是,公子。”

    两个丰腴多姿的丫鬟,扭着身子,去把左颜小玉带来了。

    其中那叫烟儿的丫鬟,正是之前在宴席上,绊倒了左颜小玉的那个。

    烟儿和翠翠跟了张无尘也一年多了,张无尘很是宠爱二女,这次试炼,他也要把二女带着,随时享受。

    左颜小玉被带出来了,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被扇了好几巴掌,留下了几条触目惊心的红掌印。

    “小贱人,再哭挖了你的眼睛!还不快服侍我们家公子!”

    烟儿揪着左颜小玉的头发,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看起来长得娇艳可人,可实际上心思极为恶毒,之前她嫉妒左颜小玉有蓝沁长老烹制的灵食可以吃,恨不得挖了这小贱人的眼睛,现在终于有机会报复了,这左颜小玉已经是个必死之人,而且还是不得好死的下场。

    之前宋家二叔在的时候,烟儿自然不可能陪着张无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就时不时的调教一下左颜小玉,左颜小玉身上的伤,九成是她留下的。

    “怎么弄成这样子,脸都被你扇肿了,一会儿我还怎么采补她?”张无尘看到本来娇滴滴的左颜小玉被摧残成这个样子,有些不悦的说道。

    “公子这话说的,妾身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疗伤药,可以立刻把这小丫头治得美美的,保证皮肤吹弹可破,公子随意享用。”

    烟儿娇滴滴的说着,故意拉开衣服,露出大片的春光,从胸衣里取出一瓶伤药来。

    看到烟儿的动作,张无尘被挑起了欲火,这小妮子真浪,这也是他宠爱烟儿的原因,不过反过来说,如左颜小玉这样的青涩花骨朵,也别有一番风味。

    张无尘从大床上坐起来,两只脚从泡脚的木桶中也拿了出来,烟儿急忙拿了个毛巾,要去给张无尘擦脚。

    可是张无尘却一摆手,示意不用,他直接伸出一只脚,对左颜小玉道:“跪在地上,爬过来,把我的脚舔干净,如果舔得让我满意,我一会儿就轻点对你,否则的话,我采光你的元阴,把你吸得跌落境界!虽然你的修为我看不上,可是我所精修的几种采补之术,一旦施展起来,可是乐趣无穷,哈哈哈哈!”

    张无尘狂笑着,笑得有些变态,他此刻太享受这种随意凌辱易云丫鬟的感觉了!

    他这辈子最恨的事就是一件,那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给上了,如果这个女人他还没来得及碰,尚是处子之身,那这恨意就更深了!

    张无尘相信,大多数男人,也都不能接受这一点,可是另一方面,他觉得的最爽的事情,就是把仇家的女人抓过来,拿来肆意蹂躏,同样的,如果那女孩元阴尚在,那就更爽了!

    他就要用这种最恶毒的方式,来报复易云。如此一来,可以易云带给他的心魔,消除到最低限度。

    “你杀了我吧!”

    左颜小玉被烟儿按在地上,俏脸上满是愤恨不屈之色,原本以为没有福分服侍易云也就罢了,杂役处会给她安排新的工作,她好好做就是了。

    却不想,杂役处有宋家的人,直接安排她跟随宋博文和张无尘外出试炼,这简直是像是到了地狱一般。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你的修为都被封住,想自绝经脉都不行,我要好好的调教你,我要让你屈服于我,像是母狗一样趴在我面前,你硬气是吧,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烟儿……”

    张无尘说着,转向烟儿。

    烟儿笑了,笑得很邪魅,“是,主人,妾身这就好好调教她……”

    说话间,她从自己一头浓密的长发中拔下了一根细细的银针,这针有一尺多长,针尖的寒光看上去就让人胆寒。

    “这是‘入髓针’,被它轻轻刺一下,就让人欲仙欲死,如果被它刺入血肉,那疼痛不次于千刀万剐,如果刺入骨髓,那灵魂都要疼得被撕裂开来,怕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可怕的痛苦了,你好好享受哦。”

    烟儿笑着,另一个小丫鬟抓住左颜小玉,她的针,轻轻的对准左颜小玉光洁的后颈……

    ……

    此时,数百万里之外,万神岭!

    易云已经带着端木晴雯回到了住处,他心神凌乱,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

    无论怎么计算时间,无论想什么办法,他都不可能救下左颜小玉了。

    这让易云心中痛恨不已。

    他发誓,如果左颜小玉被凌辱死去,他会有一天,将宋家连根拔起,为左颜小玉陪葬,至于宋博文和那高瘦青年,他更是要将其抽魂炼髓,方解心头之恨!

    “公子,我对不起小玉……”

    端木晴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本来她还因为能取代左颜小玉成为易云侍女而暗喜,可是现在却知道,左颜小玉恐怕可能会被折磨致死,她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变成了愧疚。

    她感觉自己的幸运,是建立在对左颜小玉的残忍上,这让她良心难安。

    “这事与你无关。”

    易云冷冰冰的说道,他没心情去顾及端木晴雯的感受了。

    自己还是太弱了,如果足够强大,直接杀上宋家,把宋家的家主抓出来,掐着他的脖子,让他直接把宋博文交出来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身处万神岭之中,因为更强大的存在,他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无法打破这里的规则。

    这件事,就算是闹到长老会,也绝对是有利于宋家的,一个侍女的命算得了什么?

    就在这时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端木晴雯赶紧去开门,易云却没什么心思去理会到底是谁来了。

    门开了,易云无精打采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蛇女。

    易云好几天没看见蛇女了,有些奇怪,“你怎么来了。”

    对老蛇收的这个便宜徒弟,易云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心情很糟,但面对蛇女,他也尽量收敛了。

    蛇女耸了耸肩,“我就不能来了?师父跟我说,让我提醒你,别忘了明天在万神楼请他喝酒。”

    “喝酒?”

    易云这才想起,刚入万神岭的时候,他跟老蛇定下五天之约,明天就是五天之期了。

    如果退回几天,他还是很期待与老蛇的谈话,他有很多问题想问老蛇,可是现在,他哪有这心情。

    易云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道:“你跟你师父说,我这几天实在不想喝酒,改天吧。”

    “改天?”蛇女愣了一下,面色有些古怪的看了易云一眼。

    “怎么了?”

    “师父让我来的时候就跟我说了,他猜到你要改期,我还不信你,我说你大老远的跑来万神岭找他,怎么会改期,没想到被师父说中了,你还真就改期了。”

    “什么?”易云一怔,老蛇猜到了?

    “师父还说,有个礼物送给你,之后你就不会改期了,而且还会请他最好的酒。”

    蛇女说着,递来一个空间戒指。

    易云一时不明所以,但是他心中隐隐的意识到什么,一把抓过这空间戒指来,伸手一摸,他从戒指中掏出来一块古朴的青铜圆盘。

    这是……阵盘!!

    易云看着青铜阵盘上铭刻的各种符文,顿时明白,这是一块一次性使用的长距离传送阵!

    易云曾经师从时雨君,对时空法则的理解极为深刻,他很快弄明白了这种传送阵的使用方法。

    这种一次性传送阵盘有一对,只要手里拿了一块传送阵盘使用后,就会立刻出现在另一块传送阵盘那里,不需固定传送。

    难道说……

    易云猛地意识到一个可能,这让他心跳加速,“晴雯,你照顾一下蛇女,我去修炼密室闭关,不要打扰我!另外关于这阵盘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了吗!”

    易云说完,身体如一阵风一般消失了,留下端木晴雯与蛇女大眼对小眼,她们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公子怎么突然这么有精神了……那阵盘到底是……什么啊?”

    端木晴雯好奇的自言自语着,她哪里看得懂那阵盘。

    蛇女也是抓瞎,她本来跟着老蛇混了这么多年,就是个半瓶水,她大多数时候,都看着老蛇吃喝嫖赌了,至于老蛇教她的本事,就一本破破烂烂的“老蛇神功”,光听这名字就让人无语了。

    蛇女出身不咋地,本来还抱着点希望,好好学了一下“老蛇神功”,然而这破功法威力平平,学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卵用。

    老蛇的这块阵盘拿过来,蛇女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来,还以为这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拾破烂捡来的,没想到易云见到这阵盘这么激动。

    此时,易云已经来到了修炼密室之中,他立刻启动阵法,封死了密室,他深吸一口气,拿起青铜阵盘来,将全身元气注入其中,阵盘上的阵纹一一亮起,一道空间之门,被缓缓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