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客气什么呢

    “月沙,你们认识?”

    净月岛主看到徒弟和红怡郡主对视的目光之间,简直都要蹦出火花了。

    “认识,当初在一个秘境里,我被她差点害死。”

    净月沙咬着小银牙,恨恨的说道。

    红怡郡主冷哼一声,“秘境之中原本就是凭实力竞争,生死勿论,我不过是把一点危险引到了你那边而已,你我素不相识,难道你还指望我牺牲自己来保你周全?你怎么不说你之前抢了本来属于我的东西?”

    “你要不要脸,那东西原本就是无主之物,凭什么就说是你的?”

    净月沙和红怡郡主针锋相对,美女之间本来就难以和平相处,何况两人还有仇了。

    看到这等情形,明心轩的苏掌柜微微蹙眉,红怡郡主与人起争端,她自然是向着红怡郡主了。

    要知道,这红怡郡主是逸亲王的掌上明珠,而逸亲王乃是出云帝国的重量级人物,这云泽城都是逸亲王的封地,明心轩开在逸亲王的地盘上,又怎能不对红怡郡主客气点?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三掌柜问美女招待。

    “呃……”美女招待有些紧张,感觉自己好像闯祸了,惹了红怡郡主不开心,她急忙解释道:“三掌柜,这些人来明心轩订包间,但没有位置了,订楼上又贵宾等级不够,所以我就回绝了,只是这位姑娘想让我通融一下,所以就拖到现在。”

    美女招待这样一说,净月沙一张脸红得滴血。

    她原本是传音给那美女招待,结果这美女招待直接说了出来,顿时让她面子全失。

    光是净月岛天枢门的人也就算了,关键还有红怡郡主。

    果然红怡郡主娇笑起来:“呵呵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早说啊,贵宾等级不够,订不到房间是不是,虽然房间都被我订完了,不过我也不介意你蹭一顿饭吃的,苏姨,你可以加几个小桌子放在房间角落里,摆一些饭食给他们。”

    有这样机会,红怡郡主怎么能不出言挤兑?

    红怡郡主说完,仿佛为了配合红怡郡主的话,后厨真的开始上菜了,其实现在已经接近红衣郡主所定的宴席时间了,明心轩通常会摆好菜品,再请客人入席。

    净月沙气得直磨牙,她恨死红怡郡主了。

    她身后的这些长辈,在静海都是身居高位,何时有过这样的经历,这都是因为她而导致的,而偏偏,她却毫无办法。

    “真的抱歉了,这位贵宾,关于订包房,我明心轩也是有规定的,如果您的贵宾等级不够,我也爱莫能助,红怡郡主的庆生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您方便的话,就请离开吧,实在不好意思……”

    少妇言语客气,却已经下了逐客令,来这里酒楼,却被人赶走,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了。

    这时候,即便是易云,都觉得净月沙今天实在是太惨了,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对净月沙也没有恶感,只是觉得她是个争强好胜的小姑娘罢了。

    何况,他们一行人被人驱逐,易云也是其中之一,易云虽然生性并不争强斗狠,但也不会被人欺负到脸上还不还手。

    他正想着怎么整一整这红怡郡主,忽然,他注意到了明心轩后厨端上来的菜品,这些菜……

    易云心中一怔,眼睛一下子盯着菜品,有点移不开了。在明心轩的菜品中,他有了一个让他惊奇的发现……

    此时,除了净月沙之外,其他净月岛和天枢门的年轻天才们早就义愤填膺了,能来天南大世界的都是天资出众的弟子,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你叫红怡是吧?你参加比武大会吗?”

    夏子剑开口了,他声音冰寒,咄咄逼人。

    “怎么着?你还想挑战我不成?我就怕你坚持不到与我交手,就被淘汰了!”

    红怡郡主看了一眼夏子剑,不屑的说道,对来自于静海的天才,她根本看不上眼。

    夏子剑手握剑柄,指节捏紧,他夏子剑何时被人这样鄙视过:“我倒是怕你等不到与我交手,不如这样吧,现在我们就战一场,一分高下!”

    夏子剑忍不了了。

    “呵呵,今日若不是本郡主的庆生宴,我就将你打一顿了。不过现在菜品已经上席了,尤其是云隐凤求凰,要品尝可要及时,又怎能因为某些土包子坏了雅兴,暴殄天物。”

    “我原本好心好意让你们坐到角落,本来是想让你们开开眼,见见世面的,哪怕吃不到,闻闻味道也好。这明心轩的菜,可是有养颜、驻颜的奇效,更能滋养神魂,这样的药膳,怕是你们听都没有听说过。”

    红怡郡主得意地看了净月沙一眼,净月沙想来吃饭却吃不上,她说这些话就是为了讥讽净月沙的。

    至于夏子剑这样的人,她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屈尊纡贵地在这里跟他打一场。

    “红怡!不过是一桌菜而已,你以为本姑娘稀罕!”

    净月沙气得小手不断的抓捏着,好像在幻想将红怡郡主给抓在手里,使劲揉捏一样。

    明心轩的菜品就算再声名远扬,也终究是菜,如果是平时,吃到吃不到又能如何,她根本不在意,然而红怡郡主就是拿着这件事不断地用来羞辱她,这让争强好胜的净月沙快气死了。

    “不稀罕?那你还不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今天是我的庆生宴,我已经包场了,让你们留下是好心,让你们离开是常理。现在,请你们赶紧离开!”红怡郡主狭长的美眸微微弯起,冷笑着补充了一句。

    “对了苏姨,你们这贵宾卡就不要什么人都发了吧。”

    苏掌柜尴尬的一笑,她知道,红怡郡主这是让她表态了。

    她本来不愿意得罪两方任何一方,可是净月沙一行人毕竟来自静海,天南峰会之后就多半走人了,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何况刚才净月沙的话,也在贬低明心轩,让她很不舒服。

    她微微摇头,走到净月沙的面前,开口说道:“这位客人,我明心轩这一桌药膳,在天南大世界做了几万年了,招待过不知多少名士,可今天,我们这点手艺却不能入这位姑娘的眼了,既然姑娘您这么不稀罕我们的菜品,就请将你的贵宾卡交还吧。”

    净月沙羞愤无比,她抽出贵宾卡,直接扔在了地上,“我还不想要呢!”

    她心中也愤怒无比,但这里终究是天南大世界,她总不能动手,只能忍下这口气。

    看到净月沙扔掉贵宾卡,苏掌柜眉头一蹙,她在云泽城也是有些地位的,黑白两道都给她几分面子,如果净月沙好好交回贵宾卡来也就罢了,这样扔在地上,她心里也有了火气:“姑娘,我明心轩的贵宾卡就像是我明心轩的招牌一样,持有这贵宾卡的人,都是有地位的人物,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持有的贵宾卡,被你弃如草芥,该怎么想?你不要这卡,可以好好还回来,丢在地上等于是砸我明心轩的招牌,还请你捡起来。”

    苏掌柜说着一伸手,意思是让净月沙捡起来交还她手上,如果净月沙服软,这件事也就算了,否则的话,她明心轩可不是好欺负的。

    净月沙气得要暴走了,这苏掌柜简直欺人太甚,又是赶人,又是收回贵宾卡,还要求自己客客气气的服软?

    净月沙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她直接抬起脚,一脚踩在了贵宾卡上。

    “老女人,看我们外面来的就好欺负是吗?明明你先开口要收回贵宾卡,想让姑奶奶捡起来,做梦!”

    净月沙说出这句话来,净月隐和净月萍都已经站在了净月沙身后,她们两人气息深沉如海,威势迫人!

    静海是小,但净月岛也不是好惹的,明心轩在云泽城的背景是深,但净月岛也不怕。

    一时间,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而就在这时,门口却又有一行人出现了。

    这些人衣着华贵,有男有女,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蟒袍的中年人,他气息沉稳,龙行虎步,每走一步,都好似踏在众人心跳的鼓点上,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

    蟒袍中年人看到这等情形,浓眉一挑,开口问道:“红怡,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蟒袍中年人,红怡郡主心中一喜,她这次庆生宴,也有长辈参加,这蟒袍中年人是她的六堂叔,是出云帝国的重臣,身居高位。

    “三叔,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人在明心轩闹事。”

    红怡郡主先发制人,直指净月沙,“就是这小丫头,把明心轩的贵宾卡扔在地上,还用脚踩呢,而且我的庆生宴,她订不到位子就在这里胡搅蛮缠,赖着不肯走。”

    红怡郡主的一张嘴巴也是恶毒,净月沙已经恨不得冲上去把红怡的嘴给撕了。

    “苏掌柜,真有人闹事吗?”蟒袍中年人问那美艳少妇。

    少妇媚笑着行了一礼:“云大人,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小辈之间年轻气盛,绊了几句嘴罢了,妾身只是想这个小丫头捡起贵宾卡,再道个歉就可以了。”

    少妇说着,看向净月沙。

    到了这一步,事态已经升级,净月沙心里委屈,美眸发红,虽然净月岛不怕明心轩,宗门长辈也力挺自己。

    可是净月岛毕竟是来天南大世界参加天南峰会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净月岛刚来云泽城,就因为自己的原因把这里的本土势力全给得罪了。

    净月沙此时骑虎难下,她不想给长辈们添麻烦,她知道只要忍一忍就过去,她看着脚下的贵宾卡,嘴唇咬得发白……

    她几乎想要伸出手,可就在这时,却突然有一只脚,一下子踏在了贵宾卡上!

    净月沙一下子愣住了,这一脚踏得非常实,净月沙之前也踩了一脚,但她底气不足,只踩了半边,可这一脚,直接在贵宾卡上留下了一个大的脚印。

    她抬头一看,伸出这只脚的人,竟是……易云?

    易云微笑的说道:“月沙师侄,要踩就踩实一点,你客气什么呢?”

    (34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