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结束,杀机

    这一场交易会,在红莲莲子之后,易云再也没有看到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就这么坐着当观众。

    倒是苏博阳拿出他的物品时,有好几样东西引起了易云的注意。

    尤其是一种叫做回春丹的丹药。

    “这丹药……”

    易云在交易会开始之前,就已经听逸亲王提起过回春丹,逸亲王专门嘱咐苏博阳,如果有回春丹,可要多给他几颗。

    现在交易会上,苏博阳拿出回春丹来交易,这丹药一拿出来,就被逸亲王和另一个老怪物争抢,最后逸亲王争到了四枚,另一个老怪物争到了两枚,价格也到了七百万一枚。

    这价格比起易云的红莲莲子来说当然不算什么,可是也已经超出易云的预料了。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回春丹……”

    易云摸着下巴,有些意外。

    “易掌门,这个你也认识?”净月沙不可思议的说道,就算易云见识广吧,但也不至于这么巧,每一样他都认识吧。

    易云微微一笑,他所继承的药神传承,其中一部分便被丹心宗得到了,能不认识么?

    这所谓“回春丹”,在药神典籍中就有记载,这是一种“伪延寿”的丹药。

    一般延寿圣药,如九转青木果,吃下去就平添几万年寿命,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宝。

    可是这回春丹却没有这种效果,它反而有一些毒性,它就像是一盆冷水,能浇弱服用者生命之火的强度。

    这种削弱,对年轻天才来说是自坏根基,自绝修炼之路,可是对一些寿元无多的老怪来说,他们本来生命潜能已经消耗殆尽,根本不可能突破,他们也不怕生命之火被削弱,反而生命之火越弱,能让他们活越久的时间。

    这就像是一堆木柴,如果烧得太旺,很快就烧成灰了,可是如果慢慢烧,却能烧很久。

    “怪不得了,我之前看逸亲王身上暮气沉沉,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原来他吃下了太多的回春丹,导致他的生命之火如此虚弱,使得他体内的死气表现出来了。”

    想到这些,易云感慨,死亡是何等让人恐惧。

    这些大限将至的老家伙,自然知道回春丹的副作用,它削弱生命之火,毁坏他们的根基,甚至让他们的实力都开始走下坡路,可是却能让他们所剩无多的寿命,多延续一倍,甚至两倍。

    就因为留恋生命,他们都认了。

    “回春丹药神典籍中有记载,甚至药神还改良了丹方,效果要本原本的回春丹好得多,如果我来炼制,甚至真正炼出几分延寿丹的药性了,但是……按照药神典籍所说,回春丹中有一种主药,叫做‘不枯草’,这玩意极为罕见,虽然价值不大,但药神也说,‘不可多见’,这丹心宗竟然可以将回春丹作为商品大量出售,那就奇怪了……”

    在易云看来,丹方中的主药想要替换极为困难,恐怕丹心宗已经找到了培育不枯草的方法。

    看来丹心宗是有些门道的,他们的传承来源,肯定不局限于药神,还有其它上古时代的炼药宗师。

    ……

    交易会进行了大半天的时间便结束了,易云离开会场的时候,他与苏博阳目光相对,苏博阳神色冷漠之极,他好似没有看到易云,直接与易云擦肩而过。

    那一瞬间,易云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追踪印记!?

    易云体内有紫晶,对能量极为敏感,但是他并没有发现苏博阳留下什么追踪印记,包括他身边不远处的净月隐,也没有察觉。

    也许是某种来自于丹宗的秘法。

    如果有什么追踪迷香,易云也不敢说一定能识破,当初药神一心追求永生丹和复生丹,走的都是长生大道,对这些旁门左道,他根本没有什么兴趣。

    以丹心宗的驳杂手段,加上苏博阳的修为,真的有什么追踪迷香,自己一时察觉不了,也是正常。

    “易云兄,多保重啊,哈哈哈。”

    天昊皇子正好经过易云,笑着说了几句风凉话。

    红怡郡主就在身边,她虽然讨厌易云,却也觉得易云罪不至死。

    “谁让你那么嘚瑟,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似的,活该!我要是你的话,就把你在遗迹中撞大运捡到的神宝都贡献出来,也许能请动一个高手为你保驾护航,然后也别管什么天南峰会了,赶紧躲回静海那一亩三分地,也许还有条活路。”

    红怡郡主说话冷嘲热讽,她虽然嘴毒,但心思不坏,这是变相的为易云指出一条生路。

    “哼!用不着你操心!”

    净月沙和红怡郡主都不是省油的灯,一看到这宿敌出现,净月沙又跟她针锋相对了。

    “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们不知死活姑奶奶也管不着,做了鬼别说是我害了你们就成。”

    红怡郡主说完,甩头就走了。

    剩下净月沙美眸圆睁,她还有点气不过,“师父,我们怎么办?”

    这时候净月沙能求助的也只有师父净月隐了。

    净月隐在静海也是赫赫威名,到了天南大世界虽然不显,但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高手。

    净月隐微微蹙眉,如果只是一个苏博阳,她并不畏惧,完全可以护住易云,但关键敌人是一个传承悠久的古老宗门,而偏偏易云的机缘,又似乎跟这个宗门有莫大的联系,对方绝不会轻视,这就棘手了。

    她不是不想护住易云,而是恐怕力有不及。

    “师父,你也没有办法吗?”

    净月隐眨动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净月隐,她心里也急,可是祸是易云闯的,她能怎么办,只能指望师父这根救命稻草了。

    看着自己的徒弟,净月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丹心宗调兵遣将也需要一些时间,如果放弃天南峰会,今晚就趁夜出城,配合为师的一些隐匿手段,尽快抵达空间节点,再横渡虚空。也许有四五成的把握逃出生天。如果参加天南峰会,等丹心宗的高手赶到,那就绝对走不掉了。”

    放弃天南峰会?

    净月沙一听,一下子怔住了。

    天南峰会是她一直所期盼的,她早早的得到了天南峰会的邀请,就想着来这天南峰会上一展拳脚,会一会天下英雄,这对净月沙自己而言,是一场磨砺,也是一场机缘!

    现在好不容易来到了天南大世界,就等着参加天南峰会呢,却说要放弃?

    她深知,自己独自留下来参加天南峰会是不可能的,一旦师尊护送易云离开,丹心宗的报复,她一个人承受不起,

    想到这里,净月沙心中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她愣了好一会儿,她在心中设想了,如果跟易云划清界限会如何,丹心宗绝不会刁难她们,她也可以顺利的参加天南峰会。

    然而这个念头,却净月沙觉得有些窒息,首先道义上她就觉得过不去,而且,这个选择似乎让她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易云暴露养颜丹丹方的秘密,也是因为我,我不能抛下他不管。”

    净月沙这样想着,咬了咬牙,她正想说什么,这时候,任云踪开口了:“净月岛主,易掌门,子剑之前说想买一件法宝,想去那边的法宝店看一看,要不我们暂且分别?或者净月岛主也有兴趣,跟在下一道,前去一观?”

    任云踪笑呵呵的说出这番话来,夏子剑愣了一下,他没说要买法宝啊?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师父的意思。

    这是要分道扬镳了!

    别说放弃天南峰会,就算不放弃天南峰会,只是在离开天南大世界的时候,跟易云同行,任云踪都不愿意!

    他们可是要面临丹心宗的围追堵截,丹心宗的目标只是易云而已,凭什么要拉他们当挡箭牌?

    任云踪已经表明他的意思了,这是易云惹的祸,他们犯不着被连累。

    而任云踪也问了净月隐的选择,要么跟他一起去法宝店,易云只要醒目点,就知道他被放弃了,别自讨没趣跟着。

    要么就是选择留下来,保护易云,那只能说,净月隐傻了。

    净月隐焉能不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她微微沉默,看向了自己的徒弟净月沙。

    “月沙,你想去看法宝吗?”

    净月隐问这话的时候,净月沙注意到,夏子剑正希冀的看着自己。

    这是她要做的选择,而师父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会遵从自己的选择。

    一时间,净月沙迷茫了,她自己倒是不在意,可是,净月岛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关键是会将净月岛其他姐妹,也拖入陷阱。

    她怎么能这么自私?

    “月沙师妹,我们一起去看法宝吧,这云泽城的店铺规模,可是远超静海的。”

    夏子剑看到净月沙竟有些犹豫,磨磨蹭蹭的走过来,笑呵呵的开口。

    他又看向易云,说道:“我想易掌门应该是没有兴趣的,要不易掌门就留在这里欣赏云泽城的风景吧?我们就不奉陪了。”

    夏子剑说话间,心里也有一些报复的快意,之前他还稀里糊涂的给易云行礼呢,这件事让他很是不舒服。

    可夏子剑却没想到,易云摇了摇头,开口道:“我还真有兴趣,不过,看法宝倒是好,可子剑师侄看上的那座法宝店,也太低级了吧,一间法宝店好不好,光是看它周围天地法则的波动程度就能看出个大概来,对这种法宝店,我是不想进的。云泽城繁华似锦,我也准备逛一逛,听说这城中心有一间法宝店,叫天元轩,里面只卖珍品,法宝只有区区十几件,最便宜的也三千万中品灵玉起步,不过这三千万的价格,子剑师侄恐怕……”

    易云说到这里没说了,夏子剑听得一下子被噎着了。

    他本来是借机挤兑易云,没想到直接被易云鄙视了一通。

    这家伙有病吧!

    人家丹心宗都杀到家门口了,一群老怪物正磨刀呢,就等着把你放在案板上剁了,你他么的还有心情去关心哪家的法宝是什么价格?三千万了不起吗?

    好吧……真的了不起,想到自己的身家,夏子剑就蔫了,虽然对天枢门来说,拿出三千万不难,但不会为夏子剑这样一个小辈一掷千万,他根本用不起这样的法宝,

    夏子剑看向任云踪,任云踪脸色沉了沉,是自己说的太委婉了,这家伙没听明白?他觉得易云并不是愚钝之人,他好歹也是年纪轻轻坐上了掌门的位置,怎么可能听不懂。

    任云踪冷笑一声说道:“易掌门还真是一条路走到黑啊,交易会上我已经告诫过易掌门,太嚣张是要承担后果的,易掌门好像不长记性,也罢,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任某管不着!”

    任云踪说着,带着天枢门的人就要走。

    易云也打算走了,他对着净月岛主一抱拳,说道:“感谢隐前辈为在下着想的恩情,在下独行便可,告辞了。”

    说罢,易云转身就走,眼看着这情形,净月沙急了。

    “师父,我先跟易掌门走走。”

    净月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不能帮净月岛做决定,但是她可以为自己做决定,她快走几步,跟上了易云。

    看到净月沙远去的脚步。净月隐目光深沉,轻叹一声。

    “你是担心月沙这孩子?”萍仙子的传音,在净月沙耳边响起。

    “有吧……”净月隐点了点头,或许连净月沙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对易云的关心已经超出了陌生人的范畴。

    或许现在,那还只是一点难以界定是何物的好感而已,但未来,它可能慢慢生根发芽。

    ……

    “你不该跟我来的。”

    易云缓步走在云泽城的街道上,默默的说道。

    净月沙跟在易云的身后,神态有些窘迫。

    她不知道怎么的,一时冲动就跟上来了,也许是因为……她看易云独自离去的样子,有些不忍?

    这是净月沙给自己的解释,但想想也不对,如果刚才孤独离去的人是别人,比如夏子剑,她还会跟上来么?

    想到这里净月沙就郁闷了,那管她什么事?

    她不知道跟易云说什么,只是跟在易云背后,看眼前这个少年,净月沙忽然觉得,他的背影孤独、消瘦而挺拔。

    或许,他本来就未曾在意过任云踪开口与他划清界限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