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道劫宫

    “师兄,这到底是……”

    在易云身边,其他天枢门的弟子都呆住了,他们都见过镇派宝剑发威的样子,那可真是剑气如虹,势不可挡,可是今天,这天枢剑就像是失灵了一样,完全失去了作用。

    “易云手上的剑到底什么来历?”

    天枢门的弟子也不傻,他们缓过神来,也意识到这恐怕是幻雪剑的原因,可是这要什么级别的剑,才可以压制天枢剑,让天枢剑一丝剑气都发不出来?

    看着易云手中的剑,夏子剑脸色通红,太丢人了,之前炼丹术、见识不如易云也就罢了,他最大的骄傲天枢剑,也完全被易云碾压了,尤其还当着净月沙等一干同龄少女的面,这让心高气傲的夏子剑恨不得立刻一剑斩了易云。

    “剑怎么样,不但看剑本身,也看使用它的人……”在不远处,净月隐缓缓的说道,她声音不大,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之前天枢门抛弃易云的做法,虽然算不上光彩,但也无可厚非,只是夏子剑不该在这时候还跑到易云面前说风凉话,炫耀宗门底蕴,这让一向低调的净月隐也不禁出口为易云说话了,在净月隐看来,易云势单力薄,还被丹心宗追杀,自然是弱势的一方。

    “我……”听到净月隐还给自己补了一刀,夏子剑心里憋屈,若是一般人说这话,他早反驳了,可是开口的是净月隐,实力和辈分都远超自己,夏子剑还能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略显沉稳的声音响起:“净月岛主何时有这个心思,替任某教育起宗门晚辈了?”

    易云一眼看去,开口说话的人正是任云踪。

    跟易云分道扬镳后,因为净月岛对易云的明显偏袒,任云踪跟净月岛也闹了不愉快,这使得任云踪对净月隐说话也不客气了。

    任云踪并非一个人来的,他身边还跟着易云的一个老熟人,以及一个身穿灰衣的男子。

    那老熟人正是天昊皇子,易云没想到,这天昊皇子竟然跟任云踪认识了。

    至于在天昊皇子身边的那灰衣人,他皮肤暗黄,长相非常普通,加上他一身不起眼的装束,属于一进入人群,就完全找不到的那种,不但如此,他的气息也极为隐蔽,如果不是易云有紫晶的能量视野,几乎难以把他和凡人分辨开来。

    不过易云确定,这灰衣男子的实力并不强,他应该只是尊者初期而已,年龄也不大,他能隐匿气息,源自于一种秘法。

    “易公子,这是道劫宫的人,要小心他们。”

    在易云耳边,净月沙传音道。

    “道劫宫?”易云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此人胸口有道劫宫的标志,道劫宫是帝岭大世界的一个势力,我行走天南大世界的时候,曾经了解过他们,他们在天南大世界只有一个实力不强的分部,但因为它本部的存在,也不可小觑。”

    “这样……”易云点点头,归墟实在太大了,各种大势力纵横交织。

    “道劫宫名声并不好,他们是在最近百万年,才涉足天南大世界的,为了发展,他们吞并过不少小宗门,甚至有不少被他们血洗灭门了……”

    净月沙了解许多内幕,这些信息帮了易云不少忙。

    “易云,巧啊,我们又见面。”先开口的是天昊皇子,看到易云的时候,他眼神中传来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但很快他就把这丝神色掩饰了起来。

    “恐怕不是巧吧。怎么,来找我报仇的?”易云懒懒的说道,武者神识强大,天昊皇子跟着任云踪来到这里,说什么巧遇的话鬼才信,他多半是冲着自己来的。

    “报仇?”天昊皇子眉头一皱,明显是觉得易云的话拉低了他的身份,“哼,你这样的人物,还不值得我把你放在心上!”

    天昊皇子冷声说道,声音十分倨傲,“如果不是平云兄想要见你一面,我已经懒得跟你多说半句话了。”

    天昊皇子说话间,他身后的灰衣男子走了出来,他倒是满脸含笑:“天昊皇子稍安勿躁,易公子也莫争了。在下褚平云,之前听闻易公子在炼丹术上造诣非凡,又在交易会上随手拿出一枚神王仙璧,实在是少年英雄,久仰!久仰!”

    灰衣男子抱拳说道。

    易云也是拱了拱手,虽然对方是跟天昊皇子一起来,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不会失了礼数。

    “褚兄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褚某这次来,是来给易公子带来一个求生的契机!”

    “求生?”易云眉梢一挑,看向褚平云。

    “不错!”褚平云淡然的点头:“易兄被丹心宗追杀的事情,早已经尽人皆知,其实丹心宗追杀易兄,无非是为了一个利字,因为易兄手上有丹心宗想要的传承,如果易兄这些传承都不在身上的话,丹心宗也不能将易兄怎么样了。”

    听了褚平云的话,易云摸了摸下巴:“你想说什么?”

    “简单,只要易兄将那尊药鼎和那上古药道传承卖给我道劫楼,我道劫楼自然会公布这个消息,到时候丹心宗便会将矛头对准我道劫楼,我道劫楼可以为易兄担下这一切!”

    “等丹心宗跟我们打起来,自然无暇顾及易兄了,到时候我道劫楼会派一行高手,保护易兄回到静海大世界,保证万无一失!”

    褚平云侃侃而谈,易云心里呵呵一笑,怪不得这褚平云上杆子来找自己攀谈,还笑脸相迎,原来是存了这个心思,他们想提前弄到自己身上的宝物,抢在丹心宗前面,虎口夺食!

    说什么交易,那只是委婉的说法罢了,至于说护送自己回静海大世界什么的,易云更是不指望。

    原本易云就在想,丹心宗如此来势汹汹,是不是真的震慑了所有大势力,现在看来,果然丹心宗还没有这么强大的能量,而且这褚平云一开口就提到了药鼎,恐怕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就算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就是药神传承,也意识到了这传承非同小可。

    “你准备出多少灵玉啊?”易云似笑非笑的问道。

    褚平云竖起两根手指,“两枚神王仙璧!”

    这个价格,乍一听还挺多,虽然明眼人都知道,两枚神王仙璧远远比不过易云手中传承的价值,但是这原本就是趁火打劫的事情,谁也不指望会有公平交易这一说。

    可就在这时,易云心中忽然想起一个声音,那来自于凌邪儿

    “易云哥哥,这人好坏,他虽然在笑,心里却想要杀你。”

    “哦?”易云一怔,杀机这种东西,如果是城府深的人,往往能掩饰得很好,比如眼前的褚平云,易云虽然感觉对方笑里藏刀,但并不能确认对方是不是已经新生杀意,可是凌邪儿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了。

    “邪儿不必担心,我本来就没信他。”

    易云平静的说道,看来这褚平云连买传承的这点灵玉都没打算出,而是要骗出自己的东西,再将自己斩杀!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切甚至会在云泽城中进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搭上了天昊皇子这一条线,想要在云泽城动手,就要天昊皇子给他打掩护,如此他自然也会分给天昊皇子一些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