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大祭司

    凌邪儿茫然的摇了摇头,开口道:“大阵出了变化,邪儿全部心神都投在维系阵法稳定这上面,对这阵内的事情,邪儿只知道来了很多人,这些人好像在布置着什么,具体的邪儿也不知。”

    看到凌邪儿虚弱的样子,易云摸了摸凌邪儿的头,开口道:“这些日子累着你了,这件事结束后,我去给你找一些养魂之物,让你弥补一下亏空的魂力。”

    易云正说着,忽然感到大阵又开始震颤起来,易云微微蹙眉,他能感觉到,这异变持续下去,大阵会越来越不稳定,结果怕是灾难性的。

    “邪儿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我先去看看丹药。”

    现在易云最担心的就是逆天改命丹。

    这丹药关系重大,不仅对九黎巫女至关重要,对幻尘雪来说也是一样。

    越是逆天的丹药对炼药的一切条件要求就越为苛刻,更不用说是出现这么大的变故了。

    现在易云想要找出大阵异变的原因,按照凌邪儿所说,是大阵先发生了异变,丹心宗老祖等人才进阵,如此推算,大阵异变应该跟丹心宗老祖等人没有太大关系。

    而再推算下去,易云觉得最可能是的,大阵的异变,与他五年前用邪神火种替换南离之火有关。

    “看来,我还是未能完全理解药神前辈留下的传承,险些酿成祸事,幸亏我及时出关。”

    易云现在突破尊者,天地法则与自身血肉完全融合,他对所有法则,包括炼药之道的领悟有了新的提升,他有信心挽回这大阵的异变,甚至他可能在自己的操控之下,将这灾难逆转为完成养药大阵的契机!

    “嗯!”凌邪儿点头,正要飞入易云的降神塔中,她却突然神情一变,动作顿了一下。

    “怎么了?”

    易云与凌邪儿神识相连,感觉到了凌邪儿的心思变化。

    凌邪儿抿起嘴,小脸上满是委屈,她开口道:“那些人……他们……”

    凌邪儿与这大阵融合,之前她将神魂力全部投入到维系大阵稳定这上面,对丹心宗老祖等人在做什么,根本无暇关注,毕竟在凌邪儿看来,有九黎巫国的人在,丹心宗老祖不管折腾什么,也不可能对大阵有什么破坏,否则九黎巫国的人第一个不答应。

    “怎么回事,你将神魂共享给我,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易云沉着脸说道,凌邪儿点了点头,霎时间,易云的感知就跨越了空间的距离,达到了大阵的核心地带。

    在这里,原本的小岛已经被一个巨大的七彩光罩封印了起来,而在这个光罩之外,云集了万余人!

    “这么多人,都来了!”

    易云蹙眉,还真是一万多人都进了大阵内部,而且在这光罩之外,易云还看到了身穿九黎巫女服饰的人,也就是说,这一万多人的进入,是被九黎巫国的人所允许的。

    “嗯?他们在布阵!”

    易云神识一扫,就看出一共是一万零八百人布成了一个大阵,这些人分成了四个层次,最外层是一群修炼不过几十年的小辈弟子,他们手持阵旗,将元气汇入阵旗之中,为大阵提供运转的能量。

    中间一层则是道宫境弟子,他们踩踏在阵盘之上,维系着大阵的稳定。

    再往里则是尊者以上的长老,每一个人都脚踩阵纹,是大阵的中坚力量。

    而位于阵心的地带,则有七个人,在这些人中,易云看到了九黎巫女和黑石老人。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丹师,这一目了然,因为他们三人脚下都悬浮着一尊丹炉。

    他们分别是丹心宗老祖、欧明隐,还有一个易云没有见过的中年男子。

    易云不禁仔细打量了一下此人,他身穿紫金色的长袍,袍子上绣着一条五爪金龙,蜿蜒全身,他身材修长笔直,眉宇如剑,双目炯炯有神,透露着一股非凡的气度,就像是君王一般。

    又一个药圣!

    在这养药大阵核心,已经有三大药圣了,即便放在九黎巫国的历史上,他们虽然也有几次云集天下药师,一同研究这养药大阵,可却也没有现在这般云集三大药圣的盛大场面。

    此时,这中年男子开口说话了:“大祭司阁下,你九黎巫国让本座来维系大阵的稳定,却又不同意本座的一些提议,让本座如何施展丹术?”

    中年男子所说的大祭司,是七人当中的一个白袍老者,他胸口绣着九黎巫国的九眼徽记,一头银发直垂腰间,两道白眉也有半尺多长,一直垂到脸颊,看起来仙风道骨。

    九黎巫国有大祭司、大长老和九黎巫女,虽然名义上以九黎巫女地位最高,大祭司次之。

    但九黎巫女毕竟只是凡人,在九黎巫国漫长的历史上,九黎巫女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或者转世,实际九黎巫国掌管最高权力的,却是大祭司。

    这大祭司活了悠久的时间,比大长老黑石老人还要长千万年之久,连黑石老人在刚刚成长起来的时候,都是大祭司的后辈而已。

    大祭司白眉动了动,慢悠悠的开口道:“紫金药圣之名,老朽确实久有耳闻,然而你还未证明你大阵的威力,老朽岂能一切都信你?”

    紫金药圣哈哈一笑:“本座自然会证明大阵的威力,只是你们现在才找本座出手,实在有点晚了,你们大概不知道,这大阵应该是几年前就发生了异变,只是一开始异变轻微,而且被人强行压了下来,所以你们没发现而已。”

    “现在异变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大阵内部天地元气完全紊乱,即便是本座,也感到棘手!”

    “嗯?”大祭司脸色一沉,异变已经发生几年之久了?原本九黎大祭司这些年一直在闭关静养心神,这次大阵异变,他才被惊动了,没想不到按照紫金药圣所说,此事竟然还被人压着。

    “是谁在压制大阵的异变?”

    大祭司目光如电,仿佛要洞穿一切。

    “如果我没猜错,是这个与大阵融合了的火种。”紫金药圣微笑着说道,似乎已经胸有成竹,“按照你们所说,那个胡作妄为的小辈,用自己的火种替换了南离之火,而那火种已经产生了神智,自然懂得遵循主人的意愿,遮掩她主人犯下的错误。可惜,纸是包不住火的,大阵的异变越来越剧烈,已经不是她能阻止得了的,到现在自然隐藏不住了。”

    大祭司脸色一沉,原来是这样,那少年不但让大阵异变,还留下自己的火种,险些酿成大祸!

    “离儿,你这次真是太胡闹了!”

    大祭司叹了一声,看向九黎巫女,每次九黎巫女转世,因为胎中之迷,一开始记忆都是一片空白,需要慢慢学习,神智成长到一定阶段,才能慢慢恢复记忆。

    而九黎巫女每一世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大祭司都会亲自教导,这一代代累积下来,他对九黎巫女的感情是难以用言语描述的。

    “师尊,易云是药神的真正传人,离儿这些年来,消耗了族内不少资源,在历史上,养药大阵也有其他药圣前来参悟,一样没有结果……”

    “没有结果,但也至少没有弄得更糟!”大祭司没好气的说道。

    九黎巫女不说话了,她见过易云的本领,心里相信易云能带来奇迹,可现在大阵异变,却也是事实,以至于她无法反驳大祭司的话。

    “哈哈,巫女殿下这一世毕竟还是阅历浅了些,容易受人蒙骗,另外还有一点,本座跟你说的其它药圣是不同的!巫女殿下不要将本座与历史上曾经到过九黎巫国的药圣相提并论!”

    紫金药圣说着,嘴角微微勾起,事实上,他虽然对易云不屑,但对药神的传承,也是非常想得到的,他慢悠悠的说道:“大祭司阁下,如果我是阁下,早就将易云找出来问责了。而据我所知,这易云还在你们九黎巫国的密地中修炼,享用着你们九黎巫国的资源,你们九黎巫国还真是宽宏大量啊。”

    大祭司焉能听不出紫金药圣话里的讽刺之意,他不悦的说道:“该做什么,老夫心中有数。”

    其实之前得知大阵异变的原因后,九黎大祭司如何不愤怒,他当然想把易云找出来问责,可是九黎巫女强行反对,因为当时易云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这时有心魔入侵,如果打扰,可能会走火入魔。

    九黎巫女是大祭司看着长大的,她的倔强,大祭司自然也了解,九黎巫女如此反对,大祭司也便暂时算了,而且主要是他觉得,就算把易云找出来问责也于事无补,祸已经闯了,还能怎么样?

    看到大祭司已经有了火气,紫金药圣自然也不敢再惹怒大祭司了,他笑道,“如果本座能将这养药大阵的异变消除,本座也是有一个条件的。”

    “什么条件,说!”

    大祭司将紫金药圣找来,本来就知道他会漫天要价,不过九黎巫国底蕴深厚,只要对方真能将大阵稳定下来,这报酬九黎巫国也是给得起的。

    紫金药圣嘿嘿一笑,开口道:“我要的是……那小子留在这大阵中的火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