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王牧

    老者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易云能感到老者心中的悲痛,他的呼吸,甚至都微微颤抖着。

    原本还武灵族治疗,但之后武灵族认定他治不好了,让他返回家中,这显然是放弃了。

    想到这里,易云不禁又以感知扫了一眼筱筱的父亲,他感到了一丝无奈和现实。

    武灵族看上他,是因为他的天赋,当他不再有价值的时候,自然就抛弃了,而这时候,也只有他的亲人会将已经不能动了的他带回家来默默的照顾着,可是一个老人,一个孩子,他们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徒劳的照顾中,绝望的等待着他的死亡吧。

    “老人家,我帮你看看吧。”

    易云站起身来,他作为一个炼丹师,在治病方面虽然不擅长,但总有些办法。

    老人摇头道:“谢谢客官这份心了,其实,要是能医好,武灵族就医好了,可武灵族的医师也无能为力。”

    老人并不认定易云有这样的能力,但这数年来他都在沉痛中度日,让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心思,带易云来到了里屋。

    “这是我儿子,他叫王牧。”

    老人擦了擦王牧的脸,床上的年轻男子已经气若游丝,看样子撑不过几个月了。

    易云注意到他微微凸起的血管和眼角的青筋,似乎即便在昏迷中,他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易云凝视着王牧的丹田,以感知探查了他身体许久,此人全身经脉被侵蚀,而且在经脉的某些地方,经脉本身有一些细小的蓝色斑点,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嗯?”

    看到这些细微的蓝色斑点,易云眉头一皱。

    这是……

    易云想到了什么,仔细比对王牧经脉中的斑点,对比《药神典籍》中的记载。

    “蓝影草……”易云喃喃的说道。

    “什么?”

    “一种可以用来入药的珍稀药草,因为数量稀少,价格极为高昂。这种蓝影草,若是研磨成草液,混合断魂砂,就会变成一种致命毒药,服下之后,会折磨人数年之久,慢慢功力消亡而死去……”

    “这种毒非常冷门,很少会有人使用,而且一开始诊断也难以察觉,直到服毒者将死之时,才会展现出不太明显的症状,也就是在枯竭的经脉中出现蓝色斑点,正如你儿子现在的状况……”

    易云沉着脸说道,药神典籍中关于蓝影草的记载,主要篇幅都是用来记载它入药的方法和功效,而对它的毒性记载得篇幅不长,因为太少用到了。

    没想到,这次见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中了蓝影草和断魂砂的毒。

    “中毒……你说中毒……”

    听到易云的话,老人一下子呆住了,他的儿子是在外出历练的时候遭遇了不测,虽然说也可能是被人以淬毒的武器刺伤了,但听易云的描述,却根本不像这样子。

    易云道:“这种毒,价格极为高昂,它的特点就是两个,一种是隐蔽,中毒初期根本难以被察觉,第二种便是折磨……中毒者会承受难以想象的折磨,如果不是有深仇大恨,一般不会使用这种毒的,而且就算要用,要让人中毒也要时间,比如做成熏香,潜移默化……”

    易云叹了一声说道,其实当他发现是蓝影草和断魂砂的混合毒药后,他就明白了,这老人家的儿子根本不是历练是被人重创,而是自己人背地里下了毒手。

    “潜移默化……”

    老人听到这四个字,心都在颤抖,他的儿子,竟然是被宗门里的人害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想到王牧幼年时候就刻苦习武,打桩打到拳头鲜血直流,为了一点药材出生入死,他就这样一路磕磕绊绊的走下来,直到展露头角,进入武灵族,谁能想到,在他的武道之梦几乎实现了的时候,他却被自己的同门害了。

    想到这些,老人心如刀绞,老泪横流。

    “公子,您……您能救救我儿子吗……”

    老人声音颤抖的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过分了,他也只是给了易云一张通行证而已。

    “很难。”易云沉思着,“解毒的丹药我虽然会配置,但需要的药草不一定能找得到,而且他中毒太久,就算解了毒,也怕是很难回到从前了。”

    王牧全身经脉被腐蚀,又在床上躺了这么久,想要调理需要消耗很多天材地宝,静养漫长的时间,易云不认为王牧有这个条件。

    “我知道了,我就是抱着万一的希望问一问,麻烦公子了。”

    老者长叹一声,大概这就是宿命了,儿子去了宗门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回来,可他又能做什么,连去求个公道的可能都没有,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易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这时候,在老人身边的小女孩却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爹,只要能让他醒过来就好,不用他恢复到从前,只要醒来,只要他还能看着我就好,我只有爷爷和爹了,而且,我们已经活不下去了,这房子,还有那茶馆,都要被人收回去了,我们……我们……”

    小女孩说话间,眼睛中全是泪水,声音也抽泣起来,“只要公子愿意救我爹,筱筱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公子。”

    “你们的住处,要被收回?”易云皱了皱眉,“这房子不是你爹的私有财产吗?”

    小女孩抽泣的说道:“原本是的……可是自从我爹病了之后,他们就说不是了,他们说这里只是武灵族分给我爹住的,而且我爹之前修炼的时候,花费了族里好多资源,病的时候也用了不少药,他们说这房子根本抵不了债。”

    “还真是人走茶凉……”

    易云摇了摇头,他不信武灵族高层会看上这一座房子,武灵族高层应该根本不关心王牧的房产。

    但武灵族底下那些宵小之辈却未必了,对他们来说,欺压一下这对孤儿寡老,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而没有了王牧,武灵族的高层,又怎么可能去顾及这爷孙俩的死活。

    易云叹了一口气,将小女孩扶了起来,开口道:“我会尝试救醒你爹的,能不能做到就不一定了,另外你娘呢?”

    按照老人所说,女孩的母亲也是武灵族弟子,为何不照顾两人呢?

    “我娘……她可能……可能……不要我了。”

    小女孩说到这里,已经完全止不住泪水,她身体抖得很厉害,已经泣不成声。

    “不要你了?”

    易云吃惊,有这么狠心的母亲吗?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要了,任人欺辱?

    “公子,我那儿媳,从我儿病了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要说她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年纪又小,再嫁也是应该的,老朽说不出半个不是来,可是她看都不来看一眼……连筱筱也不管了,我之前担心她是因为一些事情脱不开身,就四处打听。可是前几个月,有武灵族的人向老朽讨要房子,我就问了他们,却被他们嘲笑,我这才知道,我那儿媳要大婚了,再过十几天,就是婚典的日子,想想我再叫人家儿媳也可笑了……”

    老人这番话简直心酸到了极点。

    “婚典……”

    易云听到这个词,皱了皱眉,王牧还没死呢,这就要举行婚典了?

    从王牧被武灵族放弃,任由老人接回来,她一次都没来探望过,女儿也不管了,任凭爷孙俩被欺负,铁石心肠也不会做到这种程度吧。

    再想下去,易云都觉得有些细思恐极了,王牧的妻子就是他的枕边人,如果由她来下毒的话……

    可是王牧的妻子,为什么要杀她的丈夫,如果不喜欢,当初为什么要嫁给王牧?嫁了王牧,为什么还要生一个孩子,对武者而言,如果不愿意怀孕,只要封锁经脉就好了吧。

    易云感觉这其中有许多想不通的地方,但易云直觉的感到,王牧的中毒,多半跟那女人有一定的关系。

    如果能唤醒王牧,也许能够得到解释……

    易云看着王牧,感到十分棘手,在缺乏药材的情况下,哪怕只是将他唤醒,都不容易。

    只能试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