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你自己的选择

    “老人家,你将你儿子的衣服解开吧,我试一试。”

    老人听了易云的话,眼中都是激动的老泪,他急忙将儿子的衣服解开,而筱筱也赶紧打了一盆热水来。

    就在易云捏起王牧的手腕,打算以元气疏导王牧丹田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

    “蓬!”

    这别院的大门直接被踢开了,那木质的院门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大力,几乎被踢飞。

    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迈着四方步走进了院门,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他手持一把折扇,长相英俊,两人身后,则跟着三个孔武有力的汉子。

    “王老头,你这老不死的怎么还赖在这里?”

    掌柜中年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里屋,不用他说话,他身边的汉子就一脚踹开了里屋房门。

    “你们!”

    看到这年轻人突然闯进来,老人心中一滞,他没有想到,易云就要救他儿子的时候,这帮煞星却出现了。

    “嗯?你这要死不死的儿子还有一口气么?我早就跟你说了,你这房子已经抵给我了,我让你住这么久已经是仁慈了,你儿子要死我不管,别死在我的房子里,晦气!”

    这掌柜中年人说完话,这才注意到了易云,他看了易云一眼,“你是谁?”

    易云放下了王牧的手腕,看着这身材微微发福的掌柜,他感知一扫,就知道对方修为稀松平常,根本属于上不了台面的人。

    倒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年轻男子,实力似乎还可以的样子,但也只是对他的年龄而言,在易云这里,却根本不入眼。

    而且这年轻人的一些特点,引起了易云的注意,易云发现他丹田中的气息有所不同,那里有一股极为凝重的气息,这股气息甚至投影到了年轻人身体肌肤表面,在他的胸口形成了一个象牙模样的纹身。

    “武灵……”

    易云之前看九黎巫国地图上关于武灵族的介绍,这纹身被称为“武灵”,正是武灵族的标志。越是血脉精纯的武灵族人,这纹身中纹刻的纹路也越是玄妙。

    无论归墟还是十二帝天,因为上古时代的血脉传承,流传到现在形成了各种不同的种族,比如老蛇、蛇女所在的种族,就是某支衰落了的上古秘族。

    至于武灵族,也是流传了数亿年的古老种族,他们的族人有非常强烈的种族优越感。

    看到胖掌柜将矛头转向易云,老人心中一紧,这帮人行事霸道,根本不讲道理,他怕牵连易云,急忙上前道:“这位公子只是我茶馆里的客人,我请他来为我儿看病的。”

    “啥?看病?哈哈哈!”胖掌柜大笑起来,“你那儿子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就剩半口气,还想着救呢?你这是想把我笑死。”

    胖掌柜身边的年轻人,随意打量了易云几眼,又看了看王牧的老父亲,轻笑道:“你就是王牧的父亲么,像是一个年迈的老农一样,王牧天赋那么好,父亲却是一个老废物,也是可怜。”

    年轻男子言语非常刺耳,毫不留情的讽刺,事实上,他是武灵族的内门弟子,出身也很有背景,以他的身份,根本不会在意王牧的房子,想要王牧房子的是那胖掌柜,而这年轻男子,是来看王牧如今的凄惨模样的。

    当年王牧入武灵族,天赋惊艳,被武灵族一位长老器重,还给了王牧很多资源,这都让年轻男子嫉妒不已,现在他是专门来看王牧半死不活的样子的。

    “哈哈,出身卑微,见识当然浅薄,可笑他还找了一个来武城混饭吃的凡族,妄想医好他儿子。”

    所谓凡族,便是武灵族对普通人族的称呼,易云之前就知道,武城的武灵族很是排外,对这年轻人眼中的鄙夷,易云毫不意外。

    对此,他只是微微一笑,然而后慢慢的抬起了手。

    “啪!”

    一声脆响,易云出手如同闪电,这胖掌柜只觉得眼睛一花,接着脸上一股剧痛传来,他整个身体都被抽飞,像是陀螺一般在空中急速旋转。

    “蓬!”

    胖掌柜重重的摔在地上,嘴里全是血沫,连带着七八颗沾血的牙齿也被他吐了出来,易云这一巴掌,几乎把胖掌柜右半边脸都打烂了,连右眼都打瞎了。

    “啊!啊……”

    胖掌柜惨叫着,他怨毒而不可置信的看着易云,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武城,居然有一个凡族直接向他出手!

    “公子,使不得啊!”

    老人看到这等情形,心中大急,他也没有想到易云这么冲动,这胖掌柜虽然修为不行,但他毕竟是武灵族的,还有那年轻人,看起来像是武灵族的天才,打了他们后果不堪设想,易云虽然实力不错,但怎么惹得起武灵族。

    “真是有不知死活的。”那手持折扇的年轻男子看到胖掌柜被易云一巴掌打掉了半条命,看易云的目光不是愤怒,而是怜悯,对他来说,胖掌柜也只是他手下的一条狗而已,他根本不在乎,“刚到武城的凡族,不知道武城是谁的天下,你知道你会怎么死么?可能那凄惨的程度,你根本想象不到……”

    年轻男子刚说完,忽然

    “啪!”

    又是一巴掌,易云出手速度比刚才还快了十倍,这年轻男子眼中的怜悯还来不及变化,就被易云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扇在了右脸上!

    一模一样的攻击,连打的位置都不带变一下的,那年轻男子惨叫一声,身体跟那胖掌柜一样,在空中连翻十几圈,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边脸全是血!

    易云打他比胖掌柜还惨,年轻男子整个右脸不但血肉模糊,连骨头都露来了,一口牙齿更是被打掉光了,也就左边还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大牙。

    不过这年轻男子毕竟抗击打能力强了一些,虽然被打成这样子,他却没有昏死过去,他披头散发,几乎疯狂。

    “小……杂种,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给我杀……杀了他!”

    年轻男子指着易云,他身后三个大汉已经一拥而上,他们三人配合默契,一个攻向易云的天灵,一个攻向易云的心脏,还有一个则攻击易云的丹田。

    三人从三个方向,锁死易云全身三大要害,这一出手就是死手,

    但紧接着,易云的身影瞬间消失。

    一柄湛蓝的剑贯穿虚空,划过死亡的轨迹。

    “咻咻咻!”

    三条轨迹,直接贯穿了这三个人胸口,他们全身气息被锁死,继而体外皮肤纷纷结冰,变成了一个个冰雕!

    “什么……”

    年轻男子一下子被吓住了,他的手下并没有死去,他们还有一股生气,但已经完全不能动了。

    而易云做这一切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怎么会这样,他随便遇到的一个凡族的小子,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而就在这时,年轻男子突然感到颈间一寒,一柄剑如同冰蛇一般,抵住了他的咽喉。

    那一刻,年轻男子呼吸凝滞,这种被人用剑抵着的滋味,他人生中还是首次经历,他虽然害怕,却并没有被吓破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眼前这凡族人类应该不敢杀他。

    易云手持幻雪剑,开口道:“与我签订主仆契约,否则明天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

    主仆契约?

    听到这个,年轻男子心中松了一口气,他明白易云为什么要签订主仆契约,无非是不敢杀他,却又怕他泄露消息,便想要签订主仆契约,让他保守秘密,可他怎么会让易云如愿?

    他冷笑一声,开口道:“真可笑,你一个低劣的凡族,居然想奴役我,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的实力,不过是因为你修炼时间久一些,又有什么保持年轻容颜的秘法吧,你在武灵族,不过是蝼蚁,你最好赶紧放了我,否则你会被抽魂炼髓,在无比痛苦中死去……”

    “是么?本想给你个苟活的机会,既然你选择死,那我成全你。”

    易云说着,再度扬起了手。

    “你……你干什么!?”

    年轻男子吓了一跳,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无比可怕的生死危机,“等……等……”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易云说话间,手掌重重的落下!

    “啪!”

    一声爆响,易云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扇在了年轻男子的左脸上,可是这一次攻击,却没有把年轻男子扇得血肉模糊,他只是身体猛然一震,瞬间瞳仁涣散,眼神也失去了神采,易云这一巴掌,拍碎了年轻男子的魂海!

    与此同时,易云只是意念一动,在年轻男子身后,那三个冰雕齐齐破碎,化成一堆冰渣散落在地,而原本被冻住的三个大汉,也跟着粉身碎骨了。

    这之后,易云不紧不慢的摸了摸空间戒指,取出一个绿色的瓦罐。

    虽然万神老祖就在这座城市中,但只要自己不与人对峙,而是仅仅掀起一些波澜,又处理干净的话,万神老祖想象力再丰富,也不可能把这些事联系到自己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