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血引

    此时,南轩家族密室,一个身穿白袍,看不出年龄的老者,正在专注的炼制一件武器。

    这老者,正是南轩家族的族长南轩绝,南轩家族虽然势大,但却并不是什么有底蕴的家族,它是南轩绝一人建立起来的。

    南轩绝是整个赤阳大陆赫赫有名的炼器师,由他出手打造的神兵,品质极佳,许多武者重金求其一件,却也不得其门。

    此时,面具老者走到密室之外,犹豫了一下,还是穿过了禁制,如果是平时,在南轩绝炼器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打扰的,但今天情况特殊……

    突然有人闯入大阵,南轩绝微微蹙眉,他转头一看,却是南轩家族的大管家连雍。

    连雍早年曾经被南轩绝救下全家性命,自愿助南轩绝建立南轩家族,对连雍,南轩绝非常信任,说是管家,其实亲如兄弟,他知道对方如果不是有要事,不会打扰他。

    “连兄找我什么事?”南轩绝问道。

    连雍直接传音过去,将事情的情况非常快速的说了一遍,南轩绝听得心神一凛:“你说什么?落月融合了不明身份的人送出的血滴,而且正在闭关炼化?”

    “是,我已经劝过了,却也没有效果,不知为何,小姐对此人十分信任。”

    南轩绝蹙起眉头,他也不管这次炼器的品质会如何了,直接停了炼器大阵,走出密室。

    南轩绝从一无所有打拼出来,建立一个大家族,这些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如果有人存了报复之心,对南轩落月下手,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平时都有连雍保护南轩落月,倒也不用担心,可是架不住南轩落月自己任性。

    对南轩家族来说,南轩落月可是掌上明珠,南轩绝原本倒是有一个成了气候的儿子,但这个儿子却不幸陨落了,他只留下了南轩落月一个女儿,至于南轩落月的母亲,连她的样子南轩绝都没见过。

    让南轩绝惊喜的是,南轩落月天资甚至更超过她的父亲,于是未来继承南轩家族的使命,几乎就落在南轩落月的身上了,当然容不得有任何闪失。

    南轩绝大步走到南轩落月的住处,却见夫人已经到了,南轩落月的侍女,也焦急的在外等待着,她们都没有打扰南轩落月。

    “多久了?”南轩绝问道,不等侍女回答,他的感知这时候已经透过房门,看向房间内部。

    他看到南轩落月在床榻之上,全身皮肤带着淡淡的红色,毛孔中有热气升腾而起,这种感觉,就好似南轩落月的生命之火被点燃了一般。

    那些热气在空中升腾翻滚,隐隐的,似乎形成了一条游龙的虚影。

    南轩绝吃了一惊,这是……

    他神色惊疑不定,他虽然是炼器大师,但对丹药,人体什么的并不在行,他现在只感觉南轩落月体内仿佛有一头凶兽在觉醒。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只是片刻之后,南轩落月的情况稳定了下来,那条游龙的虚影也消散了。

    南轩落月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似乎她的生命发生了某种蜕变,但仔细看,却又无法确定。

    “月儿!”

    南轩绝推开了门,南轩落月转头看来,额头上全是汗水,但脸上却带着一丝微笑,她看起来神采奕奕,体内气血之力仿佛一尊火炉一般熊熊燃烧。

    “月儿,你感觉怎么样?”

    南轩绝关切的问道。

    “爷爷,我感觉很好,像是当年吸收那块极品古妖骨的感觉一样。”

    南轩落月年少时,南轩绝在一次拍卖会上买到了一块脸盆大小,带有血髓的古妖脊骨,这古妖脊骨由当时的一个炼药名家出手炼制,以几十种极品药材与之一起熬炼百日,价值连城。

    这古妖脊骨被南轩落月吸收,之后她修为大进,当然为了这块古妖骨,南轩家族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南轩绝把一件珍藏了多年的得意之作拿出来做了交换古妖骨的筹码。

    “跟吸收那块极品古妖骨一样?竟然有这样的效果?”南轩绝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南轩绝之前听连雍所说,南轩落月得到的只是一滴血而已,还没有一个黄豆大,这么小小的一滴血,药效上怎么可能比拟炼丹名家以几十种天材地宝熬炼出来的极品古妖骨?

    再说了,真有这样的灵宝,人家怎么可能免费送给南轩落月?

    原本南轩绝还以为,这可能是仇家上门来害自己南轩家族的独苗,但结果人家还真是送了一种价值连城的天材地宝,哪有这样离奇的事情?

    南轩绝上前一步,抓住南轩落月的经脉,他虽然不懂医术,但好歹自己习武这么多年,对经络也是稍稍明白一点的。

    这一探查,他感觉南轩落月的气息变得跟以前有些不同了,仿佛她体内有什么被引动了一样,但究竟是什么,他却又无法肯定。

    而且南轩落月的道宫,也发生了一丝奇异的变化,那一尊道宫似乎是被笼罩在升腾的血雾中一样。

    这就好似南轩落月体内的气血之力太强大,强大到连道宫都被渗入了一样。

    这使得南轩绝莫名的想起了一些炼体武者,似乎那些人体内的气血之力强度,也不过如此吧……

    这使得南轩绝对南轩落月的血脉产生了一丝疑惑,莫非问题出现在了南轩落月的母亲身上?她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来历?

    “小姐,身体哪里有不适吗?”连雍急切的问道。

    南轩落月摇了摇头,“没有,我感觉很好,感觉比吃了任何养心丹,效果都要好上百倍了。”

    “这……感觉好就好……”连雍看不懂了,他原本都已经笃定了之前碰到的那文士就算不是居心叵测,也多半是个混子,他大概只是听到南轩落月说吃了十几年养心丹,所以才拿出一滴也不见得多珍贵的血来,吹嘘了一番,谁能想到,竟有这样的效果。

    连雍庆幸南轩落月坚持了自己的判断,否则的话,就错过这一场机缘了。

    “看来是连伯伯糊涂,没有看出那年轻人竟是这等能人异士,他怕是在小姐身上看出了什么,那滴血不是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应该有什么特殊之处,正好能契合小姐的体质。”

    连雍推测的说道,南轩落月点了点头,她正是这样想的,否则自己也不至于对那一滴血产生共鸣。

    这滴血就像是一个引子,引动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但要是道宫完全稳固下来,却还差了一些,也不知道如果再有几滴血,自己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

    当然,南轩落月也只是想想罢了,那样的血滴,恐怕人家也没有多少的。

    她也不知道这滴血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但想来光是一株万年月木灵是不够的,想到之前她还打算将万年月木灵按市价卖给易云,她感到有些羞愧,别人如此珍贵的血都送给她了,她还要收钱。

    “之前听那位先生说,他还需要七叶轮和罗生子?”连雍突然说道。

    南轩落月点了点头,“是的,这两种药材药房没有,那位先生给了我这一场机缘,爷爷,您能不能帮他找一下。”

    “应该的。”南轩绝点了点头,他南轩家族人脉还是很广的,主要他是炼器大师,很多人求着他,真要下定决心找一样东西,并不难,“如果那人还有血滴,我们还可以买几滴。”

    “恐怕未必有了。”连雍摇头,“这种血滴本就是天地奇物,很难得到,那人应该也是求药心切,才拿出来的。”

    连雍说的话,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血滴是易云从九变神蚕身上取来的,九变神蚕这小家伙看着身体不大,但气血旺盛得当真如一条真龙一般,取一滴血根本就不算什么。

    几人正说着,忽然一道火光在连雍眼前亮起,是传音符的光芒,连雍眼睛一亮,开口说道:“是那位送血的先生,他来我们府上买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