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山河王

    “你刚说什么?你说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几百年没什么意思?你觉得自己可以留名万世了?报上你的姓名来,等上古战场封闭时我在界碑上好好找找。”

    一个年轻人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易云,能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哪怕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名字,都可以名扬神国了,可以说是祖坟上冒青烟,结果这人居然认为只留名几百年没什么意思,简直是大言不惭。

    不过他看到易云身旁站着的落月少女,心中有些明悟了,这个易云肯定是想用这种方式在那个美貌少女面前显摆,想到这里,这个年轻人对易云更是鄙视,这种心性的人也进了上古战场。

    易云抬起眼睛看了说话的年轻人一眼,其实他也就是随口说出了心中所想,他知道自己说的话在别人听起来有点过了,但对方张口就嘲讽,易云自然也不爽了。

    “我是否留名万世,就不必你操心了,不过以你的实力,应该这辈子都不可能留名了。”

    易云说的是事实,这个人,看根基在白月神国的这七千二百人中,也就是排中上游,怎么可能留名界碑。

    “嗯?”

    听到易云的话,那年轻人看着易云的眼神,已经蕴含了冷意,他出身显赫,他身边的人很少有谁敢忤逆他,如今却被易云当众嘲讽。

    “这人是谁?”年轻男子沉声问道。

    “据说是赤阳大陆的一个散修。”在年轻人身边,有人开口。

    “知道了。”年轻男子淡淡的说道,许多人对这一幕看在眼里,他们认出,这年轻人是来自鸿宇大陆万家的万青,此人睚眦必报,很是记仇,偏偏他说话又总喜欢冷嘲热讽,简单的说,他就是那种允许自己招惹别人,不允许别人招惹自己的人。

    看到易云招惹到了万青,许多人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这万家势力不小,万青肯定是要报复的。

    “先生,可千万别这样说,能界碑留名的人很少的。”落月连忙对易云小声说道,“白月神国这几千年来,也就只有六人留名,其中留名云端的,就只有山河王和心瞳仙子二人。”

    “山河王?”

    听到这个名字,易云眉梢一挑,这人是谁?

    不用落月开口,就有人说道:“山河王白山河大人,两千八百年前留名界碑,与心瞳仙子并称为绝代双骄,两人之名,并列云端,若不是山河王与林心瞳仙子,我白月神国当真要被其它势力看不起了。”说话的男子,显然对白山河和林心瞳都非常推崇。

    原来是他……

    易云心中一动,回想一下,当初在万神岭的时候,那个表面上被万神老祖定为传人,其实是被拿来当药引的倒霉蛋,曾经提过白山河这个名字。

    那倒霉蛋吹嘘他来自于白月神国,而白月神国最顶尖的两大天才,一个是白月神帝亲传弟子林心瞳,另一个则是白月神帝养子白山河。

    话说这白月吟收养子干什么?

    “白山河……林心瞳,他们的名字……”

    易云扫了一眼石碑,之前他并没有太过注意那些名字都是谁,此时他极目远眺,却见在云端,随着强风吹拂,界碑上部的云雾稍稍揭开了一角,易云看到了三个若隐若现的大字白山河。

    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银钩铁画,一横一竖,如同无上剑锋,充斥着逼人的锋芒。

    这字……怕是有两丈见方了,三个字,每个都能写满一面墙,比之前易云见到的那些字,还要大。

    不光是易云,许多人也在仰望白山河的大名,还有人在云雾中寻找林心瞳的名字。

    易云也在寻找,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似乎有一道目光,在暗中观察着他。

    “嗯?”

    易云转头一看,看他的人,是一个绿衣少女,她赫然是来自武灵族的宋雨歌!

    易云怔了一下,旋即想明白了,这宋雨歌,能感受到九变神蚕的气息。

    易云记得,当初在李家双修大典上,宋雨歌就怀疑自己了,后来她的猜测得到了验证,对这股熟悉感就更肯定了。

    所以刚刚易云因为“口出狂言”被众人关注的时候,宋雨歌也看到了易云。

    注意到易云也看过来,宋雨歌索性也不藏了,她直接问易云道:“这位朋友,刚刚有人问你的名字,你怎么没说呢?”

    宋雨歌已经笃定了,眼前这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文士,九成可能就是易云!

    宋雨歌这样一问,原本已经不怎么关注易云的人,又把目光向易云投来,之前问易云名字的万青,也冷笑着看了易云一眼,他想知道易云的名字,以便更好的针对。

    在易云旁边的落月,也好奇的看了易云一眼,她跟易云认识一年,还不知道易云的名字。

    易云咧嘴一笑,事到如今,他已经入了上古战场,隐藏名字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了,因为他要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

    而至于武灵族的报复,易云更是不担心,因为在这上古战场,尊者以上的修为,就会受到压制,而神君会被压制得更多,在这种情况下,易云根本就不惧武灵族。

    易云开口说道:“在下的名字没什么特别的,我姓易,单名一个云字。”

    “易云!”宋雨歌美眸一瞪,眼中闪烁冷芒,“果然是你!”

    在宋雨歌身边,昊骨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看着易云的目光,如同有火焰在燃烧。

    “易云,你居然敢出现在这里,好!很好!”

    一年前被易云抓去当人质,是昊骨人生中最大的屈辱,如今武灵族已经悬赏易云一年了,始终未有结果,想不到他竟然出现在上古战场。

    在昊骨和宋雨歌周围,还有许多武灵族弟子,他们自然也知道易云和武灵族的怨仇,许多武灵族弟子对易云虽然没什么仇恨,可是武灵族的悬赏可不光针对外族人,对本族人也是一样有效的,一时间,他们看易云的目光,都露出一丝异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