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始料未及

    神乳石髓是《药神典籍》中记载的天材地宝,这种神乳石髓不能入药,任何炼制都会破坏它的药性,需要直接服用,一杯神乳石髓,已经极为难得,可是现在,却有整整一池子!

    如果进入这神乳石髓池中泡浴,那不知道是何种效果,即便当年的药神,也远没有这么多神乳石髓。

    看到这等情形,易云两眼放光,这些神乳石髓是怎么来的,这妖神冢,为什么会孕育出这种东西?

    虽然内心激动,但他也没有贸然冲过去,他担心这种神池会有什么东西守护着,在这个地方,一旦冒出来某种魔物,那可不是好对付的。

    他感知全开,一步步的小心接近,当转过一个转角的时候,他一下子怔住了。

    他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在这神乳石髓的神池中央,赫然有一根暗红色的石笋长了出来,这石笋刚露出池面的地方有合抱粗细,石笋的尖端插了一截一尺来长的金属。

    那是一截断剑,准确的说是一截剑尖!

    看到这截剑尖,易云心中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难不成是……

    易云一点一点的接近,他凝视着这一截剑尖,小心翼翼的将一缕精神力联系到剑尖之上。

    终于,易云深吸一口气,他已经确定,这一截剑尖,就是当初纯阳断剑的另一半。

    他使用纯阳断剑太久的时间,即便没有见过纯阳剑尖,也不会认错,它与纯阳断剑本是一体。

    可是原本被白月吟所得的纯阳断剑剑尖,为什么在这里?

    是白月吟遗失了它,又或者说,是白月吟将这节剑尖留在了这个地方!?

    想到后一种可能,易云只觉得心中猛地一凛。

    这一池子神乳石髓,难道是为了滋养这剑尖的!?

    他再看那根神池中生长出来的石笋,它分明在聚集这一方神池的精华,源源不断的供给到剑尖之中。

    易云记得,幻尘雪曾经说过,纯阳断剑的剑尖,隐含了秘密,而相比剑尖而言,剩下的半截断剑,却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了,这也是白月吟拿走剑尖的原因。

    也就是说,连这神乳石髓池,都有可能是白月吟布下的。

    想到这一层,易云心潮起伏。

    易云对白月吟没有半点好印象,他巴不得将这一池的神乳石髓全部收走,顺带将白月吟的布置全都破坏了。

    说起来,白月吟到底在做什么,传闻这数千万年来,她就从来没在人前出现过,一直在闭关。一口气闭关数千万年,这是什么概念,易云觉得难以想象。

    “这女人厉害得很,她既然做了这种布置,说不定设置了什么保护阵法,想要破坏它恐怕没希望,但我只是收走一些神乳石髓,也许可能……”

    如果什么都不尝试,就这么直接退走,入宝山空手而过,易云实在不甘心。

    他一点一点,仔细探查神池旁是否有什么阵法陷阱存在,同时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空间宝瓶,想要尝试从边缘收走一点神乳石髓,可就在这时

    “嗡”

    神池上方的空间猛然波动起来,神池那乳白色的表面也随之荡起了一层涟漪,易云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衣衫凌乱破碎的身影直接被弹了出来。

    她直接掉向了神池,在入神池的一瞬间,她那一身破烂的衣衫直接化成微光消失,她就这样赤身跌入了神池之中。

    而那一刻,易云完全惊呆了,虽然只有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却看到了一副无比妙曼的身躯,那欺霜赛雪的肌肤,傲人的身材,只是这副娇躯之上,有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即便如此,也完全没有遮挡她的美丽,反而增添了几分凄美的感觉。

    “噗通!”

    神池溅起了乳白色的浪花,女子入了神池之中,她的身体被完全浸浴,只留下一头长发如同黑玫瑰一样绽放在神乳石髓之上!

    “你!?”

    女子看向了易云,此时的易云正拿着一个空间宝瓶,打算取神乳石髓呢。

    女子的双眸如星空一般深邃,此时满是惊容。显然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神池旁边居然出现了一个人。

    “你怎么进来的!?”

    她深知,这山洞的入口处,有天然阵法守护,那阵法涉及到鸿蒙与大毁灭之道,根本无人能参悟,是天然的保护屏障。

    即便是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借助她出神入化的时空法则偷渡到这里来,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第二个人。

    与女子四目相对,易云却心中却丝毫没有欣赏美人入浴的旖旎感,反而只觉得全身冰寒!

    这突然出现的女子,让易云心中产生了强烈的不安感,这女的,该不会是……该不会是……

    白月吟吧!!

    易云屏住了呼吸,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神秘女子,极有可能就是白月吟本人!

    完了!

    易云一颗心都沉了下去,不说白月吟此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就算她是个还算善良的女子,恐怕也不会饶了自己,她刚刚入浴的瞬间,他可是几乎把她的身体看扁了,哪怕只是惊鸿一瞥,可如她这般身居高位的人,也多半不会容忍的。

    果然,易云这一刻从女子身上感受到了冰寒的杀意。

    女子指尖轻轻一划,她指尖便凝结了冰晶,随后她眼前的空间都被冰晶撕裂。

    “你是什么人?”

    女子冷声问道,然而她问话的时候,脸色却随之一阵苍白,一口逆血从她体内涌出!

    “嗯?”

    女子秀眉紧蹙,想要强行压下这口逆血,可是她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一缕血丝还是从她嘴角溢了出来。

    “她受伤了!”

    易云自然知道这一点,女子一出现就褪去全身衣衫,没入神乳石髓池中,就是为了让神乳石髓浸浴她那伤痕累累的身躯,为了疗伤。

    现在看来,她伤得比自己想象的还重。

    她真的是白月吟吗?如果是白月吟,神王实力,整个归墟最顶尖一层的存在,还有谁能伤她?

    (推荐一本书,《回到山沟去种田》,推的这本书快完结了,有兴趣可以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