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趁着她受伤逃走吗?可是这山洞的出口处,有毁灭与鸿蒙大道所形成的阵法,就算自己已经通过了一次,想要再次通过,也需要花费时间,怕是根本来不及。 .更新最快

    就算逃脱了,对方是神王,等到她伤愈之后,一个念头搜索一个大世界,想要从她手心逃走?难!

    更别说,他还要找林心瞳,就不可能绕过白月吟这一关。

    如果不逃走的话……难道与一个神王生死厮杀?

    白月吟看着沉默不语的易云,指尖冰晶闪烁着寒光:“既然不肯说,那就……”

    易云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他紧握幻雪剑,全身元气激荡。无论如何,他都要先挡下这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低沉苍茫的嘶吼声突然传来,紧接着,不远处的血河陡然翻腾起了巨大的浪花,一双冷漠的巨大眼睛在血浪中出现。

    被这双眼睛一扫,易云整个人都几乎凝固了。

    河神!

    那个神君魂灵果然是满嘴谎言,他说河神至少也要十几个时辰后再出现,结果这才多久。

    易云心中暗叫倒霉,一个白月吟已经够难对付了,又冒出来一个实力同样深不可测的河神。

    在这个山洞里,他的实力最低。

    白月吟看到河神出现后,目光微微一变。

    而这时,河神的目光终于从易云身上移开,看向了白月吟。

    易云屏住呼吸,这河神似乎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默不作声地看着河神和白月吟,想要寻找着逃跑的机会。如果河神和白月吟打起来就最好了,那他就正好可以趁乱离开。

    不过不知为何,易云隐约感觉到,河神似乎对他没有什么恶意。

    “你来做什么?”白月吟冷冷地问道。

    尽管白月吟沐浴在神乳石髓池中一动不动,但她周围的空间却都布满了冰晶,被冻出了无数裂痕,而她看着河神的眼睛,更是淡漠无比。

    易云站在旁边,也感受到了阵阵寒意。这白月吟哪怕受了这么重的伤,实力依然是深不可测。

    河神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和白月吟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没入了血河当中。随着一阵翻滚之后,血河又恢复了平静。

    河神走了,易云明显感觉到,河神对白月吟有些忌惮,它似乎和白月吟交流了一番,但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易云看着神乳石髓池中的白月吟,背后又是一紧,河神这么快就走了,那白月吟岂不是马上就会回过身来杀他了?

    不过事情到这一步,除了背水一战再寻求逃脱之外,别无他法了。

    就在这时,白月吟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易云一眼。

    在易云难以承受这种惊人的压力,忍不住要动手的时候,白月吟全身的杀机却突然消失了,她慢慢地闭上了双眸。

    易云愣了一下,之前白月吟明明是要动手了,结果被河神打断,现在河神也离开了,怎么她就突然隐去了杀机?难道她不打算杀自己了?

    像白月吟这样的人物,易云也不认为她需要使用什么耍诈的手段。

    现在白月吟身上的杀气的确没了,而且她也不再理会易云,沐浴在神乳石髓池中,双眸微闭,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寒的气息,点点晶莹的冰晶在她四周凝结。

    她自顾自地开始疗伤了。

    易云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白月吟居然不管他了。

    一开始易云想着要不要趁现在离开这里,但是看着一动不动,双眸始终没有再睁开的白月吟,又看看这满池子的神乳石髓,易云又很是犹豫。

    “不管了,她要是想杀我早就动手了,逃也逃不掉。”易云下定了决心,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他大大方方地在神乳石髓池旁边坐了下来,开始了修炼。

    起初易云还始终将注意力放在白月吟身上,但随着他发现白月吟一点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之后,易云也只留下了一丝心神留意白月吟,全心地修炼起来。

    在神乳石髓池旁吸收到的元气堪称精纯无比,易云光是修炼了一会儿,都有种身心为之一轻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易云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丝颇为遗憾的神色。

    神乳石髓池旁的元气虽然精纯,但是修炼时间一长后,效果就淡了很多。

    如果他能进入神乳石髓池中泡浴,肯定效果拔群,然而这种事也只能想想而已。

    易云坐在池边迟疑了一会儿,他想想自己修炼也修炼了,看白月吟的反应,大概只要不惊扰到她,她都不会管自己在干什么,既然如此,那也不用如此缩手缩脚了。

    想到这里,易云在空间戒指中翻了一下,拿出了一个小鼎来。这鼎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倒霉蛋那里得来的,品质不怎么样,倒正好当个桶来用。

    易云就提着这个鼎,来到了距离白月吟最远的地方,开始从神乳石髓池中舀池水。

    他看了一眼白月吟,发现白月吟果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这下易云就放心了,他舀了几下,却又感觉到这个鼎实在是不够大,装的神乳石髓太少了,根本不够他尽情泡浴的。

    想想白月吟沐浴在这么大一个神乳石髓池中,而他只能在一个鼎里泡着,差别实在是太大,令人十分郁闷。

    亢龙鼎倒是够大,但是在白月吟面前拿出来却还是算了。

    易云索性放弃了泡鼎的打算,他拿出了一把短刀来,开始在神乳石髓池旁边挖了起来。

    很快,易云就挖出了一个较小的池子,他又将之前所捡到的血灵玉拿了出来,在池底铺了一层,然后将这个池子和神乳石髓池连通了。

    顿时,乳白色的神乳石髓流入了易云所挖的池子中。

    等到池子被神乳石髓填了一小部分,易云就已经知足,隔绝了通道,虽然白月吟没有理会他,他也不会得寸进尺。

    他就这样进入了池子中,舒舒服服地泡浴了起来。易云又看了一眼白月吟,他这么折腾了一通,白月吟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一直在潜心疗伤。

    虽然易云并不会因此就对白月吟掉以轻心了,不过看来白月吟暂时是不会想着杀他了。

    这女人不仅实力恐怖,心思也难以捉摸,在她旁边正大光明地泡浴,易云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感觉。

    此时,白月吟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哼,她周围的神乳石髓顿时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仔细一看,都是些结成了冰晶的血珠。

    易云心中暗自疑惑,白月吟身为神王,在归墟中已经没有敌手,到底是谁伤她这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