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绫罗国师

    “你刚才说谁?”

    “我说的是你们的未来女帝,她是我的妻子。”易云非常淡然的说出这句话,所有的守卫,都完全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易云竟然敢在白月神国十万琼楼山门,说出这样的话语,作为他们即将登基的女帝,连“林心瞳”这个名字,都只有神国内几个德高望重的国师,以及天璇神将,才有资格叫出来,更别说,这人竟然口出狂言,说林心瞳是他的妻子。

    原本这是可笑的话语,但这些守卫却笑不出来,林心瞳在他们心中,是冰清玉洁,高不可攀的圣女,岂容人如此亵渎!

    “大胆狂徒,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就凭你说出的这番妄语,白月神国的天牢,你要坐穿了!”几个守卫说话间,瞬间布成战阵,手中长枪,直指易云咽喉。

    看到这一幕情景,易云不为所动,这些守卫是护着林心瞳,算是职责所在,易云并不会真的出手伤他们,他开口道:“你们只需代为禀报即可!是真是假,你们的女帝自会有判断。”

    想到林心瞳,易云望着那些高高的琼楼,眼中也不由得多出了一丝期待之意,他跟林心瞳一别数百年,来到归墟之后,又因为自己实力所限,哪怕得知了林心瞳所在,也没有机会来相见,如今终于可以见到。

    几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此人言之凿凿,神情淡然自若,如果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就是疯了。

    这时,三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了山门前。这三人服饰上都绣着白月神国的标志,浑身散发着深厚的元气。

    “发生了什么事?”其中一名白衣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可是大典即将举办期间,白月神国上上下下,都不希望在这时候出现什么问题。

    “回上官管事的话,”几名守卫连忙对这三名男子行礼,态度恭谨,“这是个疯子,他居然说……说新任女帝是他的妻子,他还执意让我们去禀报。”

    “什么?”这三名男子都被震惊了,看向易云的眼神也跟看傻子一样。

    这人何止是疯了,还疯得厉害!

    “那三位管事,我们要去禀报吗?”一名守卫小声问道。

    “禀报?你想让上面震怒吗?”那白衣男子冷冷道。

    他看向易云,冷笑了一声:“这等狂徒,不必和他多言,直接拿下!打入天牢!敢来白月神国撒疯,我看你是嫌命长了……”

    然而就在这时,白衣男子突然神色一变。

    他感觉到眼前一花,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就迎面而来。

    白衣男子立刻全身元气鼓荡,然而这股力量却轻飘飘地穿过了他的元气护罩,然后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白衣男子整个人倒飞而出,像是个沙包一样被砸在了山门上。

    他惊骇地看着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的易云,此人的实力……

    这时,另外两名管事同时震怒:“大胆!”

    “别……”白衣男子急忙阻止,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两名管事同时出手,一道道锋锐无匹的剑光朝易云落下。

    这些剑光足以将一名武者瞬间撕成碎片。

    然而面对这漫天剑光,易云面色如常,他只是抬起手来,往前轻轻一挥,就像在拍一只苍蝇一样。

    “找死。”其中一名管事露出一丝冷色,这些剑光暗含剑阵规则,变化无穷,就算是剑道高手应对起来也不容易,似易云这般托大,然后吃大亏的人,可是大有人在。

    然而下一刻,那漫天剑光在易云的一巴掌下,就突然变得东倒西歪,紧接着这一掌,狠狠地打在了那两名管事脸上。

    那管事脸上的冷笑还在,就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轰在自己的脸颊上,他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肌肉变形,撕裂,鲜血飚出,身体也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地。

    眨眼间,白衣管事被砸到门上,两名管事倒在地上,脸肿得像是猪脸一般。

    易云并没有真的重伤他们,只是让他们受一点皮肉之苦罢了,以武者的恢复力,只要一天就能复原。

    几名守卫都愣住了,这三名管事实力比他们强大十倍不止,但是在易云面前,就跟幼童没什么区别……

    他们再看易云的眼神都变了,他们看得很明白,从头到尾,易云就站在那里,只是轻轻挥了一下手,他们三个就都躺在地上了。

    这还是易云不打算杀人的结果,若是他有心杀人,刚才那一下他们三个都要死。

    白衣管事暗中捏碎了一枚传音符,看着易云的目光中还带着惊骇。

    而白衣管事的那点小动作,易云早就看见了,不过他没有阻止。如果白衣管事直接通知了白月神国的高层,那倒是省了他一点力气。

    不多时,一道灵压强大无比的遁光就轰然落在了山门前。

    几名守卫一看到这道遁光,顿时大喜过望,他们立刻恭敬地朝遁光行礼:“天逸长老。”

    遁光中现出一名中年瘦削男子的身形,他长着一张瘦长的脸,颧骨突出,脸颊凹陷,目光阴鸷冷漠。

    “天逸神君,他……”白衣管事挣扎着起身禀报。

    “不必说了。”天逸神君看都没看这三名管事一眼,他径直看向了易云,冷冷道,“本君乃此地驻守神君,你是何人?你今日在这里闹事,还想走吗?”

    “我来了就没打算走。我是易云,是林心瞳的丈夫,请代为通禀。否则,我只能打进去了。”易云说着,眼中也闪过了一抹杀气。

    如果这些人层出不穷地都要来拦他,那说不得,他就只能一路打上去了。他要见自己的妻子,谁敢阻拦?

    天逸神君目光一变,他负责山门驻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敢站在这里口出狂言,说要打进山门。

    “真是疯了,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此等威胁之语,天逸长老岂能容忍……”白衣管事心中冷笑,易云如此嚣张,却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已经等着天逸神君发怒了,但天逸神君听到这番话明显怔了一下,接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又上下打量了易云一番:“你叫易云?”

    “是!”

    “这名字……”天逸神君皱眉,“莫非你是那个从我白月神国,进入上古战场的易云?”

    “不错!”易云也没什么隐瞒的。

    天逸神君心中微微一惊,他曾听闻,他们白月神国有个叫易云的小辈,在神陨殿得了许多好处,但后来陨落在妖神冢,许多人都想寻找易云的尸体,却一无所获,易云的尸体像是消失了,谁都以为易云已经死了。

    原本天逸神君也不觉得眼前年轻人跟那个易云是一个人,也就是随口一问,还真是如此,没想到他竟然活着回来了。

    “你在此先等一下。”天逸神君想了想,说道。

    易云看着天逸神君,他来时已经想好了各种可能,在有强大实力做后盾的情况下,他身上有宝物的秘密,也不需要隐藏了,无论这天逸神君是叫人来抓他或是又如何,他都不在意。

    易云淡然地在一旁等候起来,而天逸神君则是身影一晃,又从这里消失了。

    十万琼楼中的一处巨大楼阁前,天逸神君的身影在这里出现,他来到楼阁前,对着突然出现的一名冷漠守卫道:“天逸求见绫罗国师。”

    冷漠守卫的目光空洞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绫罗国师让你进去。”

    天逸神君点了点头,连忙进入了楼阁之中。

    这楼阁内散发着一股奇香,四处都是袅袅的香炉,诸多曼妙的少女端着各式鲜花、灵果,在这些香烟之间穿梭着。

    而在楼阁大厅的中间,一名宫装美妇正斜靠在一方玉石上,周围众多少女簇拥,而她则享受着少女们奉上的灵果。

    此景也算是赏心悦目,但天逸神君看到这名宫装美妇后,却是目光一凛,神情中透出慎重。

    “天逸,我察觉到山门能量波动,原本以为是一点小事,没想到你居然亲自来了这里,说吧,什么事。”绫罗国师头也不回地说道。

    天逸神君立刻恭敬地行礼开口道:“国师大人,不知您可曾听说,几十年前有一个叫易云的小辈,拿到了我白月神国的传送玉简,进入了上古战场……”

    “听说了……”绫罗国师吃了一粒葡萄,淡淡的道,“有一些没有势力背景的人,借我们白月神国的阵营入上古战场,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听说这小辈运气不错,得了很多好处,但已经陨落了,怎么?他没死吗?”

    绫罗国师含着葡萄没有吞下,若有所思,这易云身怀重宝,还敢出现在这里,要么是他的宝物已经给了别人,要么就是他疯了。

    “是!而且他出现在山门,扬言说他是新任女帝陛下的丈夫!而且天逸曾听过一些关于新任女帝的传闻,说女帝初入白月神国时,常常露出幽思的神色,据说女帝陛下的确有一个挂心之人……”

    “嗯!?”听到天逸神君说到这里,美妇目光一冷,不悦的说道:“你都听谁说的流言流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