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登基大典

    归墟各种大大小小的势力多如恒河沙数,只是因为归墟本身辽阔无极,这些势力很少会跨越层层宇宙,聚集到一起,像是这样聚集了归墟几乎所有大势力的盛会,十万年都未必有一次。

    这等盛会,就是各大势力老祖的百万年、千万年整寿,都不见得能与之相比,毕竟林心瞳的身份太特殊了,作为未来神王,古墟界打破亿年记录的人,整个归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登基大典的这一日,整个十万琼楼大阵齐开,大如一块陆地的仙宫飞上天际,从中洒下亿万丝绦,垂落大地,那每一条丝绦,都是精纯的元气凝聚,许多明知道没有资格参加登基大典的低级武者,依旧隔着千山万水来到这里,他们不能登上十万琼楼,但在十万琼楼之下打坐修炼,也是莫大的机缘。

    而但凡千岁前,突破道宫境的年轻俊杰,又或者达到尊者级修为的,则可以不需请柬,直接进入登基大典所在的小世界。

    这片小世界,乃是十万琼楼的核心,这片世界,乃是当年白月吟亲手封入的,空间无比稳定。

    人们进入这片世界后,看到的是一片碧波大海,而在大海的中央,有一座岛屿,岛屿中心,赫然漂浮着一座闪烁着神光的白色仙宫。

    “嗯?那座仙宫……”

    人们吃惊,有人认出来,那仙宫,正是白月神国的镇国之宝,也是白月吟的本命法宝白玉凰宫。

    “怎么回事,白月吟不是陨落了,怎么那仙宫又出现了,而且悬浮在天空中?”

    人们面面相觑,要是白月吟没死,那可是归墟的大事,原本还以为白月神国凌驾于众多归墟大势力之上的日子过去了,现在看来,恐怕事情有变!

    大多数归墟霸主,可不希望白月吟还活着。

    “你们弄错了,白月吟应该是遭遇了不测,白玉凰宫当年高悬于十万琼楼之上时,它的光芒更胜现在。”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人们回身望去,开口说话的是一个老者,看他的衣着,是太初仙门的长老。

    “可是若白月吟已死,这白玉凰宫没有催动,又怎么可能又飞上天了?”

    有人不解的问道。

    那老者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如果白玉凰宫有新的主人,自然就有人催动它了,虽然威力远不及以前……”

    老者说到这里,人们都是心中一突,难道说……

    “林心瞳!应该是她炼化了白玉凰宫,白玉凰宫已经有了新的主人了。”

    “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神王级珍宝!”

    人们都是感到不可置信,林心瞳才多大年龄,白玉凰宫作为白月吟的本命法宝,其中定然留下了白月吟的神魂印记,以林心瞳的修为,想要得到白玉凰宫认可,谈何容易!

    拥有一件法宝,跟催动它,是两回事,现在看来,林心瞳已经有了催动白玉凰宫的能力了!

    这就是新任女帝吗……

    还未见林心瞳,人们就已经感到了林心瞳带来的压力,原本人们都以为,以白月神国现在的局面,林心瞳年纪轻轻,可能应付不来,但只要林心瞳不陨落,白月神国定然重回巅峰。

    不远处,易云默默的听着这些人的议论,他仰头看向天空中的白玉凰宫,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么多年不见,心瞳又经历了数次转世轮回,见面的情景,会是怎样……

    “易云,你的妻子,站得有些高啊……”

    幽若仙子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她相信易云的眼光,但毕竟两人分别这么久,现在又身份相差悬殊,许多现实中的巨大阻力,是难以克服的,她担心林心瞳会有所改变。

    易云道:“幽若姑娘不必为我担心,我了解我妻子。”

    “呵,了解你妻子?你还真是活在梦里。”

    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易云转头望去,只见一行人正向自己走来,其中一个青年身穿锦衣,头戴碧玉发簪。

    这个人,易云认识,之前易云去见天璇神将的时候,就是他带路的,名叫昆平,他是昆家的人。

    “我刚说的就是这个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新任女帝的夫君。”

    昆平对着身边的一行人说道,这些人,都身穿出自炼器师之手的宝衣,全身上下点缀的玉佩、戒指、护身符,无一不是精心炼制的法宝。

    显然,他们都是出自各大势力的天骄,享有众多的资源。

    而昆平身份也不一般,他是昆家年轻一代最出众的年轻人,未来有希望继承昆虚的国师之位。

    这次女帝登基大典,昆平也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认识一些其他势力的年轻俊杰,比如太初仙门的掌门弟子牧云,幽冥剑朱凝血,空轮子等等,他们都是身份尊贵。

    昆平与这些人套近乎,自然要挑一些有趣的事情,像易云这样的千古奇葩,也是不错的谈资。

    看到这些人,幽若仙子皱了皱眉,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身份都不见得比自己低,最多只是天赋有差异罢了。

    “原来你就是易云,久仰!”牧云抱了抱拳,“我听说你在神陨殿得到了不少机缘,再过几个月,就是我师尊的大寿,我想要买你的黄泉果和鸿蒙之气精华,为我师尊贺寿,价格不会让你吃亏。”

    “哦?”易云微微一笑,他顿时明白了,不是昆平带着这些人跟自己偶遇,而怕是这些人主动找到了自己,为的就是自己宝物而来。

    “黄泉果和鸿蒙之气精华我已经炼化了,用来精进了时间与鸿蒙法则。”

    “易兄说笑了,那等天地奇物,就算耗费千八百年的时间,都只能炼化小半,易兄怎么可能用几十年将其炼化干净,易兄是不想卖吧?我太初仙门是名门正派,想要易兄的东西,还是会出些价钱的,若是一些邪门魔宗的人盯上了易兄,只怕这些东西你留在身上,会惹火烧身。”

    牧云说这话,已经带了威胁之意。

    易云道:“几十年?不,你误会了,神陨殿的那点东西,我炼化只用了几个月。”

    “呵!”

    牧云等人都是笑而不语,是因为易云说的话太假,他们都懒得戳破了。

    在牧云一旁,空轮子也念了一句佛号,缓缓的说道:“贫僧听说易公子身上带了一尊绿色的骨灰罐,其中装有邪魔,此魔出手狠毒,一击废了鸿飞宇施主。这等不祥之物,将来可能噬主,易公子不妨考虑将其转手,贫僧修炼佛法,正可降服这邪魔,为正道所用,也算功德无量。”

    易云弹了弹袖口的灰尘,慢悠悠的说道:“你们两个小辈,身上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想用一些破烂,换我身上的珍宝?明明是趁火打劫,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看你们这还不如邪道魔宗,至少他们不立牌坊。”

    “你!?”

    牧云心中大怒,虽然他确实想借着宗门势力占点便宜,但这对易云也有好处,他怎么都没想到,易云竟毫不顾忌的撕破脸皮,暗指他们当婊子!

    昆平冷声道:“易云,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可知道这两人的师尊是谁?牧云公子的师尊,是太初仙门掌门圣涯神君!而空轮大师,则是蚀日罗汉座下大弟子。他们想要你的东西,是你的造化!”

    “圣涯神君?蚀日罗汉?原来你们是他们两个的弟子啊,叫你们师父来我都懒得搭理,两个徒弟也敢在我眼前嘚瑟,你们也配!”

    易云嗤笑道,这话说出来,在场人都懵了,别说牧云、空轮子,就是幽若仙子都惊呆了。

    易云刚刚说了什么?他居然说堂堂太初仙门掌门圣涯神君,还有大乘寺主持蚀日罗汉亲自前来,他都懒得搭理!?

    “易云……你快别说了,那两人都是归墟雄主,而且这一次新任女帝登基大典,他们都得到了邀请,前来参加,也算见证一下林心瞳的风采。这两个老前辈,即便我师尊见了他们,都也只能平起平坐……”

    幽若仙子赶忙传音,然而易云却似乎根本没听进去。

    “哈哈哈!”幽冥剑朱凝血忍不住大笑起来,“圣涯神君和蚀日罗汉你懒得搭理,那我师尊西河神君,你是不是也懒得搭理了?”

    “西河神君?”易云自然记得这个名字,原初宇宙之行,除了鸿蒙道君和火云神君外,就只有西河神君对他杀机最重!

    鸿蒙道君和火云神君都已经死了,唯独西河神君,这个家伙却跑了。

    易云从来都是有仇必报,因为祖神的关系,易云当时不可能去追杀西河神君,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原来你是西河神君的徒弟。”

    “正是!”朱凝血面有傲然之色,西河神君弟子众多,但他却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将来不出意外,将会继承西河神君的全部衣钵。

    “一个在土里刨食的乞丐,为了吹嘘自己,蔑视高高在上的王公贵族,人活到你这份上,我都替你感到可悲,圣涯神君、蚀日罗汉还有我师尊很快就要到场,只怕在他们三人的威压之下,你只能跪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