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蚕茧里的牛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退出

    “哈哈哈,易兄,这你可得好好看着,我虽然不是炼晶师,可是要说打下手,我可是一把好手。你多学学我怎么做的,学会了也是一门本事,如果你赶上我的水平,再加上一点运气,说不定被太夏的某个大炼晶师看上,收你当学徒了,那你就发达了。”

    铁木炫耀的说道,可是在一旁,秦山毫不留情的戳破他的牛皮,他瓮声瓮气的说道:“就你这水平,还指望被大炼晶师看上?下辈子吧!你以为你是松月师姐?”

    秦山说着,讨好的看了松月一眼。

    松月淡淡的说道:“我还不是端木大师的学徒呢,只是备选而已。”

    “那不是早晚的事儿吗。”秦山嘿嘿笑着。

    “好了,别吹牛了,干活!”

    松月并不喜欢这种毫无营养的恭维,一时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该填矿石的填矿石,该催动阵法的催动阵法,显然在这个小队中,松月有着很高的地位。

    易云也开始关注松月炼矿,他现在虽然实力所剩无几,但精神力依旧远在松月之上,他将感知探入炼晶炉里,炉子里的每一分能量变化,都逃不过易云的眼睛。

    原来这就是炼晶……

    易云看到,松月先是将自己的元气与秦山、铁木等人的元气混合,汇聚法则之力,凝聚成一枚枚印诀。

    之后,她将这些印诀打入混沌矿石中,每一个印诀,都像是一个小型的聚元阵,混沌矿石中的能量,就被这上百个小印诀源源不断的吸收着,与此同时,炼晶炉中的火焰,会将矿石中的杂质灼烧掉。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几个时辰之久,这期间,松月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炼晶炉,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直到最后一枚印诀吸饱了能量,矿石也被灼烧到只有原来十分之一了,原本一炉子拳头大小的矿石,最后变成了一堆碎渣。

    做完这一切,松月将所有的印诀收回。

    这时候,她已经是香汗淋漓了,背后的衣衫,几乎湿透了,额头也都是致密的汗珠。

    以她的境界,同时控制上百个印诀,不但消耗元气,也消耗她大量的精神力,这使得她原本红润的脸蛋,也多了几分苍白之色。

    “松月师姐。”铁木看得心疼,“同时炼一满炉矿石太勉强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六棱晶!”

    “在这里。”铁木急忙递上了一个玉盒,松月从玉盒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水晶体。

    “去!”

    松月将这上百个印诀,一口气打入到水晶体中,接着,这些印诀在水晶体中慢慢释放能量,那些能量扩散开来的纹理就像是一朵朵绽放的冰花。

    当印诀中所有的能量释放完毕,冰花的纹理也变浅了,但并未完全消失,而是留在了水晶体中,形成一道道花纹,看上去十分漂亮。

    这就是炼晶的全部过程。

    易云微微沉吟,这炼晶的过程,与荒天师炼制舍利的过程有三分相似,但也有诸多不同。

    但说到根源,无非是能量的提取和凝聚,而在这方面,拥有紫晶的易云,是真正的神级水平,根本无人能超越。

    当然,易云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无师自通,立刻变成一个炼晶师。

    刚刚松月凝聚的上百个印诀,他几乎都记下来了,以易云的境界,松月所运用的法则,对他来说实在简单,现在如果易云有元气的话,他甚至可以照着刚刚的印诀打出一套来。

    只是,易云明白,松月只是最底层的炼晶师,她的印诀其实很粗劣,这其中有无数可以改进的地方。

    混沌天被白月吟如此推崇,其中的大能比归墟多得多,易云可不会小觑了混沌天的强者,他想要提炼混沌晶,必须要得到炼晶师的传承。

    “易兄弟,看得怎么样啊?”铁木有些得意的问道,仿佛刚刚炼出精矿石的是他自己一样。

    易云摸了摸下巴,他突然明白,铁木大概是暗恋松月了。

    也是,这样一个美女就在身边,人漂亮,资质又优秀,产生一些情愫很正常,只是铁木应该明白他们的差距,大概只能把这份心思藏在心底,偷偷的看着松月,为松月的进步而开心,仅此而已。

    “看明白了一点点。”

    易云随口说道。

    “哈哈,你可别吹牛,我就随便说说,这么短的时间你能看出什么啊。不过一会儿你也得上,跟我一起,你身子弱,意思意思就行了,可也不能一直站着,有人看着那,一会儿不给你发薪酬。”

    铁木一边说着,一边把炼晶炉里的矿渣铲出来。

    这一堆堆的矿渣,已经变成了黑灰色,像是煤灰一样。

    易云看着这些矿渣,微微出神,他分明感受到,这些矿渣中,还残留了大概有一两成的能量。

    松月凝聚的印诀,本身法则程度就不高,能量抽提并不彻底,剩下的能量,她提不出来了。

    “这些矿渣怎么办?”

    “矿渣作用不大,不过也能卖一些钱,有养药人用矿渣来肥田,在上面种灵药,种灵食灵菜,太夏没有贪这些利润,习惯上把矿渣交给炼晶师处理,也算拉拢一些人心。”铁木懒洋洋的解释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是这样吗……易云有些遗憾。

    原本他猜测,那些高级炼晶师不可能自降身份来处理这些矿渣毕竟光是炼那些高品质的矿石,他们都忙不过来。

    如此一来,这些低级炼晶师处理不了,高级炼晶师不屑于处理的矿渣,有可能被丢掉。

    可是他没想到,混沌天还能开发出肥田这种手段来,这里的资源,还真是被利用到极致了。

    可惜了,易云很清楚,这小世界坐镇的神王,他根本不会去关注那些矿渣,原本他可以偷偷从矿渣中汲取能量,恢复实力。

    而现在,他眼看着那些矿渣已经被松月收起来了。

    松月这些年一直炼晶,一定积攒了不少矿渣……

    易云心里这样想着,旋即自嘲的笑了笑。

    没想到,自己初到混沌天,竟然落魄到这等境地,现在他连矿渣都不嫌弃,还惦记一个女孩已经收入空间戒指里的存货……

    “你叫易云是吗?你可以站过来了,按照铁木的方法,将能量注入到大阵中,你可以少出力,但不能在这里光站着。”

    松月刚刚吸收了一块粗矿石,恢复了一些元气,开口对易云说道,她声音依旧冷淡,在弱肉强食的混沌天,悲惨的人太多了,要说同情谁,那根本同情不过来,只能不断的变强,否则就会被淘汰。

    其实松月已经得知,易云不但现在身上有伤,还得罪了苍骨,他怕是已经很难活命了,但她也帮不了易云,这些年,太夏古矿死的人太多了。

    易云站到了大阵中,但是他却并没有按照铁木那样将能量注入到大阵中,而是看着往炼晶炉里填矿石的秦山,眼神中闪过一道疑惑之色。

    这些矿石怎么……

    “易云,你想什么呢?还不开始干活?”铁木问道。

    易云不语,他发现,这些矿石中有一块明显有问题,它里面隐藏了一个小小的法阵,这不是天然形成的,而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难道说……

    易云看向松月,松月显然完全没有察觉,她正不满地看着易云,“你还在愣着干什么,让我等你吗?”

    松月不爽的说道,她今天的任务很重,而这新来的杂工,不管做什么都慢吞吞的。

    “你脾气真够差的,怪不得会得罪人……”易云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松月秀眉一蹙,显然要发飙了。

    “易兄,你在说什么呢!”铁木吓了一跳,易云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要是惹怒了松月师姐,那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这易云,才来他们小队,得罪了苍骨队长不说,难道松月也要得罪?

    “你这么炼,会炸炉的。”易云淡淡的说道。

    什么?

    易云此言一出,铁木和秦山听得都蒙了,炼晶师炸炉一次,损失巨大,即便是松月,也会陷入麻烦中,他们都非常忌讳这个字眼,易云却就这么随口给说了出来。

    “有意思!本小姐炼晶这么多年,没想到今天被一个根本不懂炼精术的新丁给嘲讽了。”

    松月冷笑着说道,在她看来,易云只是哗众取宠罢了。

    其实松月并非一个刚愎自用的人,相反,她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但就在刚才易云还问铁木炼晶师到底是什么,这种人的危言耸听,她怎么可能相信?

    “你如果不想干活,可以退出,当然今天炼晶的薪酬也不可能给你,我已经仁至义尽,让你旁观了几个时辰了,没想到你不但不领情,还诅咒我炸炉。”

    松月冷冰冰的说道,她想要成为端木大师的学徒,这些天,她不断的逼迫自己,要在炼晶术上有所突破,本来她这些天就因为压力巨大,心情烦躁无比,又碰到易云这种张口就说她要炸炉的人,她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了。

    “我已经劝告过你了,如果你执意不听,那我也没有办法,你让我退出,那我退出好了,你自己炼吧,只是如果你在某个时候要我帮忙的话,那我要的报酬,可就不止几块粗矿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