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75章 决战之于西帝 (上)

    第175章决战之于西帝上

    半夜。

    崔斯坦睡眼惺忪地爬到床边,叫醒了贝迪维尔,"到你了。"

    "知道了,你睡吧。"贝迪爬起来小声说。还没有说完崔斯坦已经睡着了。

    "笨蛋,小心着凉。"贝迪把崔斯坦搬到床上帮他盖好被子,然后转身打算出去站岗。

    这时候他才发现墙角有一个黑影蹲在那里,吓了他一跳。看清楚之后,他才发现那不是潜伏着的敌人,而是蜷缩成一团的兔人莱德。

    "莱德?你在这里干什么?快上床睡觉,你想着凉吗?"贝迪走过去小声叫道。

    "不要打放了我"莱德小声道。

    "哦,你还在纠结项圈的事吗?我不是说了吗?这事完了以后就把项圈解开,忍耐一下就好的。"

    "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兔子呢喃道。

    "不是说了,忍耐几天就好——"

    "我不是什么商品你们把我当作是什么?难道我就只值三千个金币吗?"兔子哭喊道。

    当贝迪维尔理解道原来莱德只是在说梦话而已,他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他不知道莱德经历过什么,但是从莱德被绑起来时所显露出来的恐惧看来,这家伙肯定经历过不少可怕的事。

    "你和我们在一起会很安全的,莱德。我会保护好你的。"狼人少年抱起他的兔子朋友,把他搬回床上,"晚安,做个好梦。"

    安静地躺在床上的兔人,神情看起来舒坦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法师送的那个项链的缘故?贝迪没有特别在意去查看,不过他好像感觉到项链确实发了一会儿的热。

    等事情都完结以后,再去向莱德好好道歉吧。贝迪维尔心想。

    第二天。亚瑟和天位骑士尤恩斯大公爵决斗的当天。

    "你们这些家伙"奥云一边压抑着怒火,一边责备道,"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西天骑士团的包厢成你们的集合地点了?老爸邀请过你们——一——次——而已,你们就厚着脸皮打算每一次都来吗?!而且人数又增多了?!——(奥云掩脸)难以置信!"

    "哈哈哈,别这么小气嘛!"崔斯坦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反正你们的包厢空着也是空着,多一些人一起看直播,会更加的欢乐,不是吗?"

    "别忘了这次是你们亚瑟骑士团的团长和我们西天骑士团的团长在对打啊?"奥云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还能说出什么'一起看更加欢乐'的话来吗?你这家伙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哼哼,你就不懂了,"崔斯坦拉着一旁的伊文,"我们的目的和西天骑士团的目的是一致的,也就是把议会扳倒。这场决斗谁胜谁负,说实在的我们才不会在乎。这场战斗带着看戏的心情去看就好了,干嘛这么死板?你看我说得对吧,伊文?"

    "呃,呃啊,大概"伊文无奈地敷衍道。

    伊文比谁都更希望亚瑟能打赢,挫挫他老爸的锐气。

    "爆米花!可乐!有谁要爆米花吗?"兔人莱德满脸春风地走进包厢里,一边还拿着一大箱兜售中的零食。

    "给我来一筒爆米花,一瓶可乐!"崔斯坦说,"兔子你真会做生意啊,一瞬间就卖掉了这么多?"

    "啊哈哈,托你们的福!"莱德假意笑着。

    "还[托我们的福]?!"奥云怒道,"别在包厢里吃东西!脏死了!"

    "别纠结这么多嘛!死板的家伙!"崔斯坦把爆米花递到伊文脸前,"你也要吃吗?"

    "哦,好的,谢谢。"伊文哭笑不得地伸手去拿来吃。

    "对不起,他们就是这样的笨蛋。"一旁的贝迪维尔一个劲地向奥云道歉道。

    "算了!"奥云郁闷地捂着脸,"算你们走运,老爸出去准备决斗了。要是他看到你们在他的包厢里吃东西——"

    "会追着我们来砍,嘿嘿。"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坏笑着,坐在一旁抓了一把爆米花来吃。

    "里,里昂迪更斯大公爵?!你为什么在这里——"奥云诧异地道。

    "呃,北天骑士团的包厢里烦人的家伙太多了嘛。一时又说[不能吃那种垃圾食物,会对伤口有影响的],一时又说,[还是别看了,情绪激动会对伤势有影响]。"里昂迪更斯吐糟道,"女儿也这样说,参谋们也一起这样说,你说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过来喘口气的。"

    "才不会让你喘气!"格林薇儿早已冲入包厢里,"快点跟我回去,老爸!"

    "不回去就是不回去!——那个爆米花再多拿些来——你看亚瑟的小弟们都在这里嘛!这么欢乐的包厢才是人待的地方!谁要回去北天骑士团那个死气沉沉的包厢里?!"

    "呜——那好,你不回去,我就在这里等着,好好监督你!不看住你的话又要乱吃更多的垃圾食物了!——兔子,也给我来一瓶可乐!"

    "好的,好的!谢谢你的惠顾,漂亮的女士!"莱德欢快地道。

    坐在一旁憋着闷气的奥云,都已经懒得吐糟了。

    "好久不见,尤恩斯大公爵。"决斗场上的亚瑟,看着迎面而来的天位骑士尤恩斯,说道。(还不忘一手捏坏烦人的蜂魔像)

    "没有那么久,一星期而已。"尤恩斯道,一边打量了一下全身伤痕累累(虽然已痊愈但是伤疤还在)的亚瑟,"看来你这七天不是白过的,都在拼死修炼嘛?你这么努力我就放心了,至少等一会儿的战斗会有点看头。"

    "不,其实这都是意外弄出来的伤口,"亚瑟实话实说,"不过我倒是有个请求,不知道大公爵您愿意听一下吗?"

    "什么请求,说来听听?"尤恩斯道。

    "今天决斗之后我还打算到某个地方执行一项重要的作战。"亚瑟说,"如果今天在这里打得重伤,作战就会延后,不利因素就会越来越多。我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所以你希望点到即止,要我也像里昂迪更斯那样给你放水?"尤恩斯眉头一皱,"小子,先说说那是什么作战,真有这么重要吗?"

    "如果作战成功,我们可以反将匈加人一军,让他们长久以来的一个大阴谋完全泡汤。"亚瑟道,"就是这样的作战。"

    尤恩斯握紧了拳头,他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激动,"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这个作战我也可以参加吗?"

    亚瑟也皱了一下眉头,"我不知道参加作战的人数构成有没有问题。我带上的人手可是为了方便我行动才专门选择能力上合适的"

    "我管你什么合不合适,凭气势把我的名额给硬加进去!"尤恩斯来个霸王硬上弓。

    "大公爵你可以答应我别乱来,按照指示来行动的话我想还是可能的。"亚瑟说。

    "哦,还想指挥我了?"尤恩斯大公爵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的胆量越来越大了!——好!这么有趣的事没有道理不插上一腿!我就听从你的指示,跟着去玩玩好了!这就是男人的约定!——前提是你能打赢我!"

    "打输了呢?"亚瑟小声问。

    "别想着打输!是男人就别说这种没有骨气的话!"尤恩斯冷笑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打输吗?那就把指挥权交给我,由我来带领你们执行作战!你看这是不是万无一失?哈哈哈哈哈!"

    "这简直是乱来"亚瑟道。

    "随便了!"尤恩斯笑道,抽出了他的光子大斧,"闲话少说,打了再算!"

    "你其实是很期待的,对不对?"亚瑟叹了口气,抽出王者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