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60章 游历之于幽暗(四)

    第360章游历之于幽暗(四)

    贝迪维尔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义肢被拆了下来,右手则被反绑在床边,绳子绑得十分巧妙,他总是无法用力挣开。

    他转眼看过去,一名穿着粗麻布服的虎人少年,正在仔细研究着贝迪的随身物品。他看腻了贝迪维尔的义肢,把它放下以后,又去研究贝迪的蓝宝石戒指。

    "不!"贝迪维尔头还在一阵阵的痛,他有气无力地道,"把那个还给我!那是我未婚妻的订婚戒指!"

    这戒指的确是莲音给他的,虽然不是真的[订婚戒指]。但情急之下,贝迪维尔只好撒谎,他害怕戒指的秘密被对方发现(其实戒指的亚空间只有贝迪维尔能够打开)。

    "是喵?"虎人少年大约十来岁,不太纯正的英语中还带着凶牙族人的奇怪腔调。他转过来看着贝迪,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以为这东西是宝物。马上就还给你,对不起。"

    他走过来,抓着贝迪维尔的右手,把戒指套在狼人少年的食指上。

    贝迪维尔这才有空仔细观察这名虎人少年。着家伙长得不算高大,大约就是五英尺半高。

    全身雪白的毛发上有着黑色的虎纹,感觉和黑毛白纹的罗布尔族长刚好是一个反色。

    贝迪维尔用他的天蓝色眼睛看着这只白老虎的同时,对方也在用他冰蓝色的眼睛看着贝迪维尔。

    他们愣了几秒,那名虎人少年才说道:"你就是银狼贝迪维尔喵?我是艾尔伯特罗布尔。今后请多多指教。"

    贝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没有搞得清楚状况,只记得自己被罗布尔族长打晕了。

    罗布尔?这家伙也叫做罗布尔。该不会——

    "老爸叫我好好看管你。所以喵,你的左手就先交给我保管了,就在这里老实待着,懂不?"虎人少年摆出一副命令的语气说道。

    "好吧"贝迪妥协道,心中同时盘算着各种应对的方案,"我保证不逃跑。所以,能不能先把我的右手解开?这样反绑着真的很难受。"

    "好。反正你也做不出什么花样。"艾尔伯特放松了警惕,过去解开贝迪的绳子。

    贝迪维尔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深入凶牙人的领地,也没有任何武器在手,就算能够把这头小老虎搁倒,也绝对无法逃掉。

    而且,他并不是来打架的。他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

    "嗯。"贝迪用单手支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好不容易适应了左手义肢的重量,现在没有了它,贝迪维尔反而很不自在。

    虎人少年退开了几步,他对贝迪维尔也不是完全没有防范,恐怕是提防着贝迪突然扑上来袭击。

    但虎人少年见对方老老实实地坐在床前,而且远比自己瘦弱(而且还少了一个胳膊),就算搞突袭也不会得逞的,虎人的戒心也就渐渐地减少了。

    "那么,银狼贝维尔夫——"

    "叫我贝迪维尔。"狼人少年打断道。

    "好的,贝迪维尔,"对方连忙更正道,"那么,贝迪维尔,你接下来到底想要干什么?待在这里,等战争过去为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见见突厥族(象人族)的族长图坦。象人们都是和平主义者,我真的希望能够劝服他们停止这种无意义的战争。"

    艾尔伯特向贝迪维尔投去怜悯的目光。面前这位狼人少年,天真得没救了。

    "你见了又怎样,一切都将是徒劳无功。不过,只是见一面的话,我应该能够帮你想到办法。"白虎少年带着恶作剧般的微笑,"但是,你要告诉我一些情报作为代价。"

    "想从我口里打听到人类军势配置的情报,就是白费心机哦。"贝迪抢先一部声明道,"我可是个无名小卒,对那些大人物们的战略配置完全不清楚。有那么点相关的记忆,也事先叫法师大人帮我消除了——你们从我这里什么也不会得到。"

    (注:这一句是贝迪维尔事先想好了用来唬人的。他没有叫默林帮他消除记忆,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任何与人类联军相关的军机情报。)

    艾尔伯特不屑地一笑,又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没有敌意:"安心吧,我要问你的才不是军事机密那样无聊的东西。"

    虎人少年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下,他把前胸贴在椅背上,睁大了他冰蓝色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道:"我想知道的,是你在人类世界里的冒险故事。这点东西总可以告诉我吧?"

    贝迪维尔一阵愕然,对方的问题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很快就转了一下脑筋,想从这名虎人少年那里也捞一点好处,于是道:

    "可以。我至今为止在人类世界的冒险故事非常的长,足够你听个几天几夜——相对地,我也想问你一件事。"

    "等价交换喵?好吧,我看看你问的是什么事再说。"小老虎并不笨,他狡猾地微笑着,要先试探一下对方开出的底牌是什么。

    "——告诉我,十年前,在埃及发生过什么?"贝迪维尔用他的天蓝色眼睛盯着虎人少年。

    虎人少年艾尔伯特的笑容,瞬间被冰冷僵硬的神情所替代。

    "你真的想知道喵?"

    贝迪维尔只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使罗布尔族长如此憎恨人类?

    为什么?人类既然没有任何的理由,却要这样屠杀兽人们?难道只是因为单纯的恶意,就可以让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发生吗?

    贝迪维尔遇到过不少恶棍坏蛋,但他不相信人类会低劣至此。他相信人类仍然有着善良的一面,不管如何阴险恶毒,不管如何贪婪狡诈——都不至于禽兽不如。

    年仅十二岁的狼人少年贝迪维尔,只知道以天真的目光来看待世界。他经历过这么多劫难,仍然以为世界总是美好的——

    他,根本不知道人类(世界)那深不见底的恶意——

    他,根本不知道世界(命运)那无穷无尽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