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68章 侵蚀之于堕天(二)

    第368章侵蚀之于堕天(二)

    同一时间,狐人族的族长雷纳德和虎人族的族长罗布尔正在远处打量着在泡温泉的狼人少年和虎人少年。

    狐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他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那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银狼贝维尔吗?真想从他的脑子里把所有有用的情报都榨出来。"

    "已经给他喂过吐真剂了。结果,他的确是个无名小卒,半点有用的军事情报都套不到。

    你别对他出手——被你榨过脑,他就成白痴了。我要他清醒地活着,看着我把他珍视的人类世界全部毁灭。我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罗布尔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他的金黄色虎眼,在黑暗中发着仇恨的光茫。

    一旁的雷纳德,也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在盘算着别的东西。

    深夜,阿瓦隆净土。

    亚瑟依然睡不着,他仿佛有无尽的精力,躺在床上总是一阵骚动不安,还不如走到屋子外凉快凉快。

    今天晚上是个风雪之夜,风雪夹杂这苹果林里的雾气一起四处飞扬,冷得出奇。

    亚瑟打了个哆嗦,走到一棵苹果树下。那些诱人的金苹果又在他面前发散着美丽的金色微光,他忍不住又想伸手去摘。

    碰!一个声音又引开了亚瑟的注意力。转眼看去,亚瑟又看见那只全身洁白的雄鹿,雄鹿用角敲击树干,发出清脆的响声。

    雄鹿的蓝宝石色眼珠不断地盯着亚瑟看,看得亚瑟有点不自在。那只生灵似乎没有恶意,但他总在这种不经意的情况下出现在亚瑟的面前,就象个幽灵一样。

    "你到底想干什么?"亚瑟不禁问。

    雄鹿没有回答,只是扭头一跳,再次隐没在树林与迷雾中。

    "你又不睡觉,跑到这种地方来了?"格林薇儿披着斗篷走出来,似乎被那声音惊醒了,"快回屋子里,你穿这么少就在这大风雪里待着,又要着凉的。"

    "嗯马上就回去"亚瑟嘴里嘀咕着,身体却不愿意行动。他在想着很多事情,千头万绪正需要找个地方来冷静一下。

    格林薇儿见亚瑟不肯乖乖回屋子里去,就依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在亚瑟身旁说,"这几天我和奥瑟王谈了很多。关于圣剑战争的事情我能问的也问过了。可惜他只是奥瑟王的灵性,似乎没有保留奥瑟王的全部记忆。"

    "是吗?"亚瑟一边思索着一边说,"他似乎和别的灵性不同。为了给后来者们充当向导,长期保存着人性留在阿瓦隆里,他似乎抛弃了很多不必要的记忆(负担)吧。"

    "或许。"格林薇儿叹了口气,"那样的生存方式,其实也怪可怜的——不说那个了。亚瑟,我问他关于圣杯的事情,他回答我[圣杯不在地球上],你觉得那是什么意思?"

    "不在地球上?"亚瑟托着下巴,凝神思索了一下,"也就是说,在别的行星里咯。比如说在某一片净土之中——

    比如说,在希伯莱人古代传说提及到的[迦南净土]之中。"

    "那才是我最担心的。"格林薇儿皱着眉道,"象是这片阿瓦隆净土,光是进入就已经大费周章了。如果圣杯真的存在于另一片净土,或者亚空间之中,我们花一辈子都无法找到。

    《圣剑战争秘录》也说过了,圣杯已经永远失落,就连那个伟大的奥瑟王也没有找到过,不是吗?"

    亚瑟不说话。

    "亚瑟?"见亚瑟在发呆,格林薇儿扯了扯年轻骑士的衣角。

    "不用担心,格林薇儿。"亚瑟这才说,"或许我们根本不用刻意去找寻。如果命运允许我们找到圣杯的话,它总会在合适的时机里,出现在我们面前。"

    格林薇儿冲亚瑟一个苦笑:"好吧,如果你觉得应该如此——只是请记住,圣剑战争里乌瑟王正是因为没有圣杯在手才最终失败了。

    他能做到的只是把[黑暗]封在世界的尽头,而无法真正的拯救世界。牺牲了无数人仍然换来这样的结果,圣剑战争可以说是以失败告终。

    你不想走他的旧路,就好好努力找寻圣杯吧。"

    亚瑟点了点头。他其实并不赞同格林薇儿的说法。他不认为一个所谓的圣杯就能够拯救世界。拯救世界的永远都只是人。

    他想凭借自己的手来击败[无边的黑暗]。他才不屑于使用什么圣杯呢。

    就在他沉思之际,一条黑色的蛇从树上降下。它就在格林薇儿肩膀旁,准备咬下去!

    "小心!"亚瑟余光扫到这条恐怖的毒蛇,眼看蛇要咬到女孩了,连忙飞扑过去!

    "哇!你干什——"

    碰!二人同时着地。亚瑟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女孩身上,压得格林薇儿喘不过气来。她红着脸一把推开骑士,正要对骑士的流氓行为大骂一顿,却看到那条黑色的毒蛇从亚瑟身旁窜出,没入草丛中。

    "亚瑟?"格林薇儿惊慌地检查亚瑟的状况。

    年轻的骑士已经陷入了昏迷,脉搏非常紊乱。这是中毒吗?

    她看着满头大汗的骑士,骑士的左肩上有四个小小的牙印,一大片黑色正在骑士的肩膀上蔓延。

    五分钟后,小木屋内。

    "嗯,这不是毒,是诅咒。"奥瑟王察看完亚瑟的情况,皱眉道。

    "诅咒?"格林薇儿也很清楚,拥有魅魔力量的亚瑟,寻常毒素根本奈何不了他。

    "我本来不打算这么快对你们说这个的。"奥瑟王嘀咕道,"好吧,现在也没有选择了——这片阿瓦隆净土里,除了[圣灵]以外,确实还存在着别的东西——

    和圣洁善良的[永恒圣灵]相反,污秽邪恶的存在,[不朽邪灵]。"

    "为什么在这样的净土里会有那样的东西?!"格林薇儿不可思议地道。

    "大小姐,圣灵是什么变成的?"奥瑟王却反问道。

    "圣灵就是由圆桌骑士的[灵性]所变成的。"格林薇儿理所当然地说,"这不就是你告诉我们的吗?"

    "说得对。可是,[灵性]也是从人的灵魂里分裂出来的,如果说灵性代表了人的[善]——"

    "那么,人的[恶]也可以分离出别的东西——"格林薇儿惊呼道。

    "没错,"奥瑟王点了点头,他的神情严肃起来,"在圆桌系统最初并不成熟,那个时候它曾经制造出和灵性完全相反的邪恶东西。

    它投影出了[魔性]。那些[魔性]和[灵性]一样在岁月里渐渐忘记了自己的人性,最后具现化为[不朽邪灵],在这片阿瓦隆净土之中游荡。

    当然了,最初不成熟的系统做出来的[魔性]并不完全,[邪灵]也并不强大。它们在净土中游荡也不能成为太大的危害。唯一的问题是,它们和圣灵一样,是不死的。

    阿瓦隆净土存在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把这些[邪灵]封印在净土之中,免得它们在尘世里作祟。"

    格林薇儿这次是完全懂了。什么阿瓦隆净土。这里尽是圣灵和邪灵,一大堆不死的怪物在游荡。难怪这片净土要如此严格地封印起来,这里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呜呜"亚瑟醒过来了,他还在不停地流着冷汗,"水水"

    "来,小心点喝。"女孩把杯子递到骑士的嘴边,一点点地喂他喝水,"你觉得怎样了?"

    "好疼"骑士还一脸的精神恍惚,"火烧一样的疼"

    "他身上的诅咒很强大。虽然不会危及性命,但会持续地在他身上造成痛楚。"奥瑟王道,"一直这样的话,恐怕会神经衰弱而死吧。"

    "陛下,该怎样做才能救亚瑟?"格林薇儿问,"有解除诅咒的方法吗?"

    "嗯,不清楚。需要找到那只施咒的邪灵,才能知道解咒的方法。"奥瑟王摇头道,"阿瓦隆净土大约有一百万平方公里大。要在这么巨大的一片净土之中找到区区一只邪灵,简直就如同大海捞针。"

    格林薇儿看着在病床上受诅咒折磨的亚瑟,却无计可施。治病救人本来是她的本职,如果是寻常的病痛,她总能找到方法解决。可是,诅咒又该怎么解开?!这早已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她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