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648章 进击之于幽域(十八)

    第648章 进击之于幽域(十八)

    同一时间,罗马,布林迪西郊外的战场上。

    "亚瑟!!"被撞飞的凯还没有落地就绝望地大叫。

    骑士王被黑水晶塔那双巨大的手夹住,此刻应已成了肉泥。

    又或许不。

    一道金光自两只黑水晶巨掌之间渗出,在黑夜中格外耀眼。

    "呜嗯嗯嗯嗯!"骑士王猛一用力,把压住他的两只巨掌撑开!

    "亚瑟!"凯喜出望外,没想到亚瑟竟如此结实,居然有力气去与比自身巨大几倍的巨掌抗衡!

    其实亚瑟并没有这等神力。他在被黑水晶双掌夹住的瞬间展开了狮鹫盾抵御冲击,把最初,也是最致命冲击挡下来了。

    两只巨掌没有把亚瑟夹扁,反而因为用力猛拍在狮鹫盾上而迸裂出两个凹面,让骑士王有了一丝存活的空间!

    狮鹫盾失效的同时,亚瑟也展开双翅,运足了力气顽抗!

    王者之鞘为亚瑟带来源源不绝的光子,把这些光子化成动能,自圣王之翼的羽片中释放,就能够抵御住巨掌的夹击。

    亚瑟并非使用双手"撑"开巨掌。他用两只翅膀替代双手,如同两只千斤顶,把理查的黑水晶巨掌"撬"开!

    即使如此,亚瑟仍然无法逃脱。他只是和理查相互角力,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性命而已!

    "亚亚亚亚亚瑟瑟瑟瑟瑟!!"怪物见无法击杀骑士王,愤怒之余,也开始变化了形体。

    它是凭本能行事的。而它的本能就是杀戮——要把骑士王碎尸万段的杀意!

    仿佛在映照着理查的心愿,黑水晶塔扭动着,其上的黑水晶如同恶性肿瘤般急速增生,顷刻间变化出一张巨大的嘴巴。它有着上百枚锋利如刀的黑水晶尖牙,以及无限深邃,如同黑洞般的喉咙。

    就在巨嘴变化完成的瞬间,两只黑水晶巨掌也夹住骑士王,把亚瑟不断往巨嘴之中拖动!——

    它要吃掉骑士王!

    把他嚼烂,啃碎,用胃液消化精光!——不这样无法发泄心头之恨!

    理查那恶毒无比的恨意几乎要化成声音,从那无限深邃的喉咙之中传出,被骑士王听见。

    亚瑟仍在顽抗着,但他无力自行逃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吃掉!

    "亚瑟!!"凯见事态严重,他在一刹那间做出了一个无比正确,可能是他一辈子之中做得最正确的决定:"接住!!"

    他投出了手中的烈焰魔剑。

    烈焰魔剑雷瓦汀的柄在空中不断旋转,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向骑士王。

    亚瑟一手抓住了烈焰魔剑。同时,他也被巨嘴一口吞下!

    "不!亚瑟——"凯眼见巨嘴吞噬了亚瑟,接着是一阵疯狂的咀嚼,再接着是一声吞咽。骑士王被嚼烂,被黑水晶塔吞进肚子里去了!

    "不!!——"荒野中回荡着红发骑士的高呼。

    黑暗。

    然后是更多的黑暗。

    亚瑟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阵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

    刚才被吞食的瞬间,亚瑟为了自保而张开了狮鹫盾。在[绝对防御]的保护下,骑士王至少避免了被锋利的黑水晶牙齿咬烂。

    但狮鹫盾的效力很快就过去了,亚瑟仍然无法逃脱被吞进怪物肚子里去的命运。

    所以,这里是黑水晶塔的体内?理查的肚子里?

    "你总是一个混蛋。"声音在黑暗中回荡着,其中带着无比的恶毒。

    "理查吗?不——"亚瑟马上认出了那声音的主人,"刚瑟?"

    一个人的形体隐约出现在黑暗之中,那正是亚瑟的哥哥刚瑟。他只有一个诡异的黑色轮廓,虽然黑暗无边,却能在这片漆黑之中被看见。

    "你总是一名混蛋,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刚瑟的声音仍在回荡,"然而——尽管你如此可憎,我仍然不会看着你就这样死去。"

    "刚瑟"亚瑟低声嘀咕了一句。他手中握着的烈焰魔剑开始迸发出火光。那火焰是纯粹的苍白色光芒,澄澈得如水般透明,却明亮得如同白昼。

    "亚瑟,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的,我并不是真正的刚瑟,只是摩苟丝利用刚瑟濒死时的记忆复制出来的一个灵魂。"刚瑟的形体在黑暗中渐渐模糊,似乎快要消失了,"这是我依附在这把魔剑上最后的思念,而它很快就要完全消失了。"

    亚瑟看着那魔剑中迸射出来的火光,一阵无语。周围的黑水晶渐渐逼近,仿佛是感应到了亚瑟手中魔剑的能量,想把那份能量吞噬。

    "在我消失之前,送你一件最后的礼物吧。"刚瑟的声音越发微弱,几乎听不见了,"我的弟弟,虽然我并不爱你,但我不想你死。活下去。"

    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亚瑟的左臂中。那只本来就和黑龙甲同化了一半,变得像怪物一样的左臂,为亚瑟带来一阵钻心的痛。

    剧痛的同时,亚瑟的左臂也自己动起来,紧抓住烈焰魔剑。

    在那只黑色手臂抓住魔剑的同时,烈焰魔剑的苍白色火焰瞬间变化了。

    几乎透明的白色火焰,迅速转变为黑色。邪恶的,不详的黑焰。

    这就是[烈焰魔剑——雷瓦汀]的真面目:灭绝魔剑(rgarok)。

    本应只为心术不正之人而发动,邪恶至极,只为灭绝众生而存在的诅咒之剑。

    这把灭绝魔剑曾经被刚瑟的复制人拿在手中,一度威胁着亚瑟的生存。

    灭绝魔剑的黑焰,其恐怖之处在于,它能够抹消因果定律,把"存在"化成"不存在"。

    被这黑火焰烧灼而死的人不仅仅是死亡,而是变为"从未存在过",这个人存在于世的一切痕迹都会被抹去,这个人的过去也不会再有人记得。

    它能湮灭卡玛(命运)。

    灭绝魔剑正是如此恐怖的一把剑,它甚至连神都能杀掉!

    四周的黑水晶越来越密集,它们几乎要碰到亚瑟了。骑士王知道,被这些黑水晶碰上绝无好事,一旦被水晶困住就彻底完了。

    "去吧,亚瑟。"刚瑟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活下去,连我的一份——

    让我见识一下,你到底还能走多远。"

    骑士王举起魔剑,毫不犹豫地刺出。灭绝魔剑的黑火焰瞬即把包围上来的黑水晶烧得无影无踪!

    塔外,凯等人还看着黑水晶塔的动静。亚瑟被吞下去快有十分钟了,塔一直保持沉默,不知结果如何。

    "来吧,小不点,我知道你不会就这样死掉的。"凯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量嘀咕着。

    碰。塔内终于传出一声异响。

    "亚瑟?"凯轻声呼唤道。

    碰,碰碰碰!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仿佛有人从内部敲打着塔。

    "轰隆!"一声巨响之中,黑水晶塔开始分裂。

    黑焰从黑水晶塔的顶部喷出,直通天际。仿佛吃坏了肚子,黑水晶塔发出一阵阵哀嚎。

    亚瑟呢?众人急忙寻找着骑士王的踪影。

    通天的黑焰柱之中,有一个小小的光球。火焰烧袭过后,光球现出了它的原型。那正是圣灵狮鹫盾。

    在灭绝魔剑释放魔火的瞬间,亚瑟用狮鹫盾包裹全身,连同黑火焰一起飞出。

    他用最粗暴的方式破坏黑水晶塔的顶部,再跟随火焰一起逃离。烧蚀一切的火焰洪流,正是骑士王的避难所。

    不管怎样,骑士王平安脱险了。

    他张开双翼,在空中盘旋,看着地上的黑水晶塔。

    那东西没有继续增生。

    理查的黑水晶或许可以吞噬一切能量,让自己增长。但它绝对不是无敌的。

    这把灭绝魔剑的黑火焰,既不是能量源,又能破坏对手的存在——

    它正是理查那逆天能力的克星!

    "亚亚亚亚亚瑟瑟瑟瑟!"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危机,理查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你——

    为什么总是你,占尽天下的好事?!

    为什么总是你,得到了一切的名利?

    你不过是个卑贱的奴隶而已!贫民窟出身的垃圾而已!!

    你凭什么,得到这一切?!"

    "理查,你就是不懂,对吧?"伴随着冷笑,骑士王哼道,"我与命运抗争,死过了无数次。我能一直抗争下来,从不放弃,正是因为——"

    滔天的黑焰从灭绝魔剑中喷出,化作一道三百英尺高的火柱。这个量的话,足够把黑水晶塔烧得一点都不剩了!

    "因为我一无所有啊!!"骑士王从空中急坠而下,手起剑落,黑暗火焰以铺天盖地之势挥洒,瞬即把黑水晶塔吞没!——

    他来自虚空。

    虚假的身份,虚假的家人,虚假的感情,虚假的人性。

    甚至是,虚假的灵魂。

    这一切,却并非毫无意义。

    不。正因为诞生自虚空,这个灵魂才懂得了[珍惜]。比那些本来就拥有一切的灵魂更懂。

    就连本应毫无意义的感情——愤怒——也被这个永劫之魂,利用得淋漓尽致!

    从过去一路走来的亚瑟,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确确实实的,用他的鲜血与汗水铺成的道路,用他的奋斗与努力夺取的成果。

    就连神,就连命运,也无法阻止亚瑟走他的路,结他的果。

    这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灵魂,一颗墙缝中的小野草,用毅力铸造出来的传奇——

    理查这种在温室中长大的花朵,永远不可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