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814章 远征之于异境 (二十)

    第814章 远征之于异境 二十

    "竟然还活着!利用了邪灵附体之类的技术来延命吗?"圣灵皇冠分析道:"身为潘托拉肯的开国古王却竟然变成了这幅德性,真可悲。"

    亚瑟暗笑。没有什么可不可悲的。人皆如此。

    贪生怕死,是人的天性。特别是那些拥有了一切,开始疯狂地为保卫自己的财产而努力的帝王将相们。为了长生不死而把灵魂出买给魔鬼,让自己沉溺于"永远活着"的幻觉之中——岂料他们放弃的远比他们得到的要多,多得多。

    而世界上却只有极少数人会认为,这样做不值得。

    "这死老鬼,宁愿亲自出马也不肯让我们逃离,对吧?"亚瑟转过去和古王对峙起来,眼里只有无尽的不屑:"那就没有办法了——去死吧!"

    骑士王召唤出一名圣灵。那圣灵没有具现出形体,反而化作一道白光,融入骑士王的体内——

    圣灵的高等应用技巧之一,[圣灵附体]。

    肌肉充盈着光子,血管里流着圣灵的白色圣血,借着圣灵的辅助,亚瑟王全身充满了力气,身高也稍微增长了一些。他现在看上去和他十七岁登基为王的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有了这份额外的体力,至少可以和敌人再缠斗一阵子了。

    "[圣灵附体]的有效时间只有三十分钟,请速战速决,陛下。"圣灵皇冠提醒道。

    "三十分钟就很足够了。"骑士王不屑地冷笑:"煞星,带着两个小鬼逃离这里。朕解决了这个老不死,随后就跟来。"

    "哼哼,你会死的。"煞星飞了出去,残酷地,喜见乐闻般地狞笑起来。

    "亚瑟叔叔要小心,那家伙的双手会吸走人的精力。"哈斯基同时担心地说。

    "好了!你们只管逃,别碍手碍脚的!"骑士王举起剑。

    哈斯基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被骑士王的气势震慑到了,还是因为对方的话戳中了他的死穴。他悻悻地转过身去。

    "转进左边的拐角去。"煞星已经伏在哈斯基的头上,毫不客气地指挥起他的狼狗小伙伴来了。

    哈斯基叹了一口气,跟着煞星的节奏跑掉了。

    "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了。"亚瑟举起圣剑:"来吧,凯瑟古王,我们来好好玩玩。等把你战翻在地之后,朕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问你呢!"

    同一时间,凌晨零时,尼罗和中下游流域,第六瀑布旁的森林里。

    负责守夜的贝迪维尔已经困得不行了,他凑过去,正打算叫醒赛费尔换班,此时天空中的异动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巨大的火球如同一颗火流星,在天空中呼啸而过。狼人花了半秒钟才想明白,那是其他考生建造的木筏。

    恐怕是进度落了下来,心急了,于是作死般地连夜赶路。于是,他们的热气球就撞上了山崖峭壁,酿成了这宗悲剧。

    "呼嗯"贝迪维尔试图沉住气。那些蠢蛋们大概没救了吧。在这种大深夜坠毁在满是魔兽的丛林里,即使没有被木筏(热气球)坠毁的冲击杀死,也难逃魔兽的魔掌。

    这又和他没有关系。相反,少了一批竞争对手,对于贝迪维尔他们而言也是好事。

    "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情况喵?"赛费尔慢慢爬起来,为了不吵醒同伴们,故意压低声音问。

    "你想我去看吗?"狼人见换班的人已经醒了,便靠着艾尔伯特躺了下来,和老虎争夺被子:"别管他们,反正他们也活不过今晚。明知道连夜赶路会有风险,谁叫这些蠢蛋主动作死呢。"

    赛费尔顿了一下。

    然后,这只蓝色的大猫叹了口气,伸手去取自己的衣服和装备:"想不到贝迪维尔你是这么无情的人喵——赛格莱德?醒醒,我们要出发了喵。"

    "嗯?再来一碗喵——"他的双胞胎弟弟还在美梦之中享用着美食,被哥哥这样摇晃,才终于清醒过来:"怎么回事了喵"

    "有遇难的考生喵。"赛费尔已经穿上了长袍,说:"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撑不过今晚,也不可能撑到救援来,我们去看看情况吧喵。"

    "对,看看有多少具尸体可以收拾。"狼人贝迪维尔低声嘀咕道。

    "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吗,贝迪维尔先生喵?"赛格莱德低声问,其中大有哀求之意:"你知道的,我们现在不能用魔术,纯靠体力来行动,要是遇上魔兽的话,恐怕——"

    (那你们不去就行了啊。)

    "我只是想,如果,至少,多一个能用弓箭戒备的同伴也好啊喵——

    而我们的箭术并不好,在队伍里箭术最好的除了老爸以外,就只有贝迪维尔先生你了喵。"

    (天啊,这有完没完啊。)

    "啧——"狼人无奈地爬了起来,刚爬起来,就看见两名蓝豹青年那带着些许恶作剧般的笑容。

    贝迪维尔皱起眉头,既无可奈何,又勉为其难地说:"我跟你们去就是了,别再嘀咕个不停。真是的,你们三父子怎么都这样好管闲事?"

    "遗传。"帕拉米迪斯在被窝里低声嘀咕了一句,伸出手来挥了挥:"去吧,这里由我来站岗。"

    贝迪维尔更怒了:"既然你醒着,就陪你的儿子们去啊!?"

    "不要,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这副老骨头需要多休息——"这只该死的豹子开始卖起老来了。

    贝迪维尔收起满额角的青筋,拿起弓箭,再取了三支燃烧箭,十来支普通箭,就这样跳下树去。

    两名蓝豹青年也一人各取了一个火把,同时一手挂着木头削成的盾牌,另一手执着匕首,带着这身最原始的装备上路了。

    贝迪维尔看着两只大猫的装备,不屑地吐槽道:"你们觉得这木盾牌能够防住魔兽们的爪击?在它们的攻击下,这东西简直就像纸片一样。"

    "对,但总比没有的好喵。"赛费尔举起盾牌,那东西其实没有贝迪维尔说的那么差。盾面上包裹了一层降落伞布,这种特殊的材料可以防斩击——就连之前的尼罗黑鹫也无法抓破它,其坚韧可想而知。而且还布面上还涂满了动物油脂,似乎是打算用光滑的盾面滑开敌人的攻击。

    简单地说,这盾不是用来格挡攻击的,是一种卸开对方攻击的设计,这就是所谓的以柔克刚。

    在有限的材料和制作条件之下,这两个小子想得倒是很周到的。

    "如果我们能找到更好的材料,一定能做出更坚固的盾牌喵。"赛费尔一边往树林之中进发,一边介绍道:"据说苏丹是个矿石的大宝库,各种矿产随便都能挖到,要是真的那样就好了。"

    贝迪维尔手执长弓静静地跟着两只猫,懒得去多说什么。

    诚然,依靠兽人们灵敏的嗅觉,要挖到各种矿石可以说是毫无难度可言的。

    然而,冶炼金属需要几千度高温的大熔炉,更需要各种冶炼的知识去支持。像他们这些对冶金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就算有足够的矿石在手,也很难做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但是,有一样东西,什么冶炼条件都不需要就能简单做出来。只要有材料和火就可以。狼人心里飘过这个想法。如果有这个机会的话,他或许可以试试。

    三人在森林里穿行,一路上绷紧了神经戒备着,唯恐魔兽们突然扑出来要他们的命。

    但不知是他们带着火把,有火光庇护的缘故,还是魔兽们纯粹只是对他们没有兴趣,三人一路上都没有遇上任何魔兽,就这样一直沿着那艘木筏坠毁的方向进发。

    他们已经能够远远看见火光,木筏在森林深处撞上大树,连树都烧起来了。所幸这片森林的植被并不密集,每棵树彼此都相隔了十多码,而且地上的小草又十分稀疏,即使一棵树的火灾再严重,似乎也没有点燃别的树木,引发森林大火之虞。

    "好惨可能真的没有幸存者了喵。"赛格莱德低声嘀咕道。这种山野大火,豹人青年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倒想知道是怎样的蠢货在这种黑夜中赶路,连性命都丢了。"贝迪维尔还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脾气比往常暴躁,嘴巴也刻毒不留情。

    "哼嗯"他头顶上却发出一声闷哼,有谁在树上偷听他们说话!

    "什么?!"狼人举起弓,抬头就想射。但他看到的东西让他迟疑了,箭没有射出,别的东西却射了出来——他脑袋发热,鼻血狂喷而出!

    "呀啊!色狼!!"少女的尖叫声在林中回荡,她被挂在树上,身上的长袍被树枝缠得死死的,根本落不下来。贝迪维尔才看了一眼那裙下的风光,马上被少女扔来的一颗巨大的树果敲中脑门。

    坚硬的树果狠狠地砸在狼人的额角,诱发了一次颇为强烈的脑震荡。贝迪维尔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再加上鼻子鲜血狂喷的影响,他原地转了两圈,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