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923章 失落之于天原 (二十六)

    第9章 失落之于天原 二十六

    (哥哥?)

    贝迪维尔仿佛看见了帕帕洛夫的身影。他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对方的手。

    "抓住你了!"索拉尔一抓住狼人青年的手便用力拉扯,把贝迪维尔从积雪中拉了出来!

    扑通!狼人倒在雪地上。周围的景色让他回想起发生过的一切,他的脑子更加清醒了。

    (只是幻觉而已。)

    对了,他们还在圆桌试炼的途中,目前身处于东非高原。

    几分钟前,他们的飞船撞上了某座高山的顶峰,而贝迪维尔也被破碎的飞船抛了出来,埋在雪地之中。

    "噢,头好痛——"他捂住胀痛不已的头颅,缺氧让他几近休克。如果他再迟几分钟才从积雪里被救出,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索拉尔拍着贝迪维尔的肩膀劝慰道。

    "还还好。"狼人青年整理了一下思绪:"大家都还好吗?有没有伤亡?"

    "大家都好。"索拉尔转头看看同伴们:"他们能在那种撞击之下全部活下来,简直是一个奇迹。"

    并不是奇迹。虽然飞船和山峰的撞击十分猛烈,但撞击前的瞬间,狼人青年用精巧的控制技术避免了船头和山峰的直接冲撞。

    再加上这个山峰上布满积雪,从船上飞出的众人都落在厚厚的积雪里,冲击得以最大限度地缓解,因此才全员保住了性命。

    有点小伤倒是在所难免的。狼人转过头去,看见赛费尔的额头挂了彩,而保罗教授也在赛格莱德的帮助下刚接回了脱臼的右臂,在杀猪般惨叫着。

    "艾,艾尔呢?"狼人青年想起他的老虎朋友便格外担心。

    "他还好暂时稳定下来了。"精灵少女香奈儿正照顾着艾尔伯特:"但我们要马上找到方法离开这座山峰。一直在这里耗下去,情况会很糟。"

    贝迪维尔看了看一旁坠毁的飞船。船的甲板折断成两份,彼此相隔十码斜插在雪地里,简直惨不忍睹。

    他又看了看天空中太阳的高度。它几乎完全升至半空,也意味着他们剩下的时间已经少得可怜,估计连十分钟都不到。

    对面的正是吉力马扎罗山,和贝迪维尔他们所在的这座山的山峰相隔五百码左右,其中还有一道颇深的裂谷。先爬下山,再爬上山崖翻越裂谷,花的时间至少会有大半天。

    狼人心里感到一阵绝望。

    他再次把目光放在艾尔伯特身上。老虎的嘴角还渗着血,高山症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再这样下去,艾尔伯特本来就受损不堪的内脏会在低气压之下出现不可逆转的损伤。尽快把虎人青年从这座高峰上送下去,成为了狼人目前的首要任务。

    又要救艾尔伯特,又要赶路,看来考试是赶不上了。

    等等——又或许不?

    狼人看着那堆飞船的残骸。它断裂成两半,不可能再飞了,而且现在修理恐怕也赶不上了。但贝迪维尔应该能利用这堆残骸来做点什么。

    他定睛看这船尾的残骸,其中那面半插于地面,主轴折断,剩下部分却完好的光子反射镜,瞬即给了贝迪维尔希望。

    他没有多想就跑过去,抓起两只瘪了的热气球——它们同时也是降落伞。而降落伞布十分柔韧,飞船坠毁的冲击无法把它撕裂。

    "都来帮忙!"狼人命令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他压根顾不上礼貌:"把降落伞的绳子固定在船的前甲板上!"

    豹人兄弟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白熊人伊莱恩和魔剑士索拉尔都赶过来帮忙了。虽然完全没有弄懂贝迪维尔的想法,他们还是按照狼人的指示去做。他们很快就把降落伞的绳子固定在飞船前半截的边沿上。

    船的前半截呈椭圆形,又长又坚固,而且质地轻且薄。在最初的撞击之中,它首先插进雪地里,船的中段折断而消减了大部分冲击,让船头受到的损害大大减少。

    它现在看起来就像一面滑板,带着降落伞的滑板。贝迪维尔似乎想靠这个滑翔到对面的吉力马扎罗山上去。

    由两只热气球还原成的降落伞到底能不能承受全船人的体重,马上便成为了众人担心的问题。按照原本的设计,每只降落伞都是给一个人用的,它能承受的重量当然也不会有多大

    "鄙人留在这里吧。"痛得脸色铁青的保罗教授,捧住刚接回去的手臼道:"鄙人并不赶时间,这最后的一程就不跟着来了,免得拖累你们。但是,回头记得叫人来营救鄙人"

    "一定。"贝迪维尔点了点头,转而对白熊人说:"伊莱恩,变成龙人,我需要你的翅膀。"

    "但,但是我不能飞——"

    "只要能滑翔就好。"贝迪维尔命令道:"你系上绳子,张开翅膀,在船头拖行以控制方向。"

    "懂,懂了,我会试试的。"白熊人马上变了身。他把绳子系在腰间,并把这些绳子固定在船头。这样一来,最重的白熊人也被"赶"下船了,他们还多了一重控制方向的保险。

    "其他人都上船!要出发了!"贝迪维尔嚷道,同时跑过去,和香奈儿一起把艾尔伯特送上船。

    他们剩下的时间大约只有五分钟,情势已经刻不容缓了!

    "那是——?"索拉尔见贝迪维尔手里拿着那面残破的光子反射镜,不禁发出疑问。滑翔船并不怎么可靠,他们本来应该尽量轻装上阵,少带一些没用的垃圾。

    "我自有想法。"狼人说,把那面断了轴的光子反射镜拆散,只留下镜面。那"镜面"是由降落伞布制成的,其上用树脂固定住大量光石粉末,即使没有轴,它通电后仍能产生推进力。

    "伊莱恩!"贝迪维尔跳上滑翔船的瞬间便吆喝道。

    "嗯!——"白龙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拉动滑翔船,把船向山崖边拖动。

    即使少了几名乘员,只剩下一半的甲板仍显得十分拥挤,众人几乎是紧挨着坐下,同时祈求这艘不怎么可靠的滑翔船能及时把他们送达目的地。

    这只是赌博,以生命为筹码。

    然而,他们不得不赌。他们参加这个[圆桌试炼],本来就带着各自的,无法推脱的理由。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勇士,是愚公,也是亡命之徒,不要命的疯子。

    而这群疯子,终于都要走完他们这三天以来,横越大半个非洲的,无比艰辛的旅程。

    伊莱恩朝山崖边猛跳了出去。龙人的跳跃拉动滑翔船,把船也从崖边拖出,直朝山谷中跌落!

    一瞬间的失重感,在众人的体内炸裂!

    "喵啊啊!""哇啊啊啊啊!""呜嗯!""哈啊——"船上的众人发出各自的,不同程度,不同频率的惊呼。

    两只大降落伞也同时展开,被迎面撞来的狂风拖拽,膨胀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降落伞的拖动下,滑翔船呈弧线下滑,直朝山谷中跌落!

    "伊——"贝迪维尔冒着咬到舌头的风险大喊道:"伊莱恩!!"

    "我在做!!"白龙人早已展开他那双又大又长的龙翅膀,以它们带来的空气阻力控制着气流!

    他就像一只巨大的风筝,在船的最前方飞着。但他的立场与风筝刚好相反——风筝被绳子牵动放飞于空中,而伊莱恩则靠自己的力量滑翔,同时拖动身后的滑翔船前进!

    但是,这点力量还远远不够!滑翔船拉出一个十分难看的斜向下的弧线,正要急坠入深谷之中!

    再这样下去,贝迪维尔他们只会落入峡谷,连同滑翔船一起撞上山崖,船毁人亡!

    这点变故,当然在贝迪维尔的意料之内。他早就留了一手——之前拆散了的那面光子反射镜!

    反射镜如今实际只剩一块布——薄而柔韧的,其中一面铺满银白色光石粉末的布料。

    但这完全不会影响光子反射镜的效果。狼人手急眼块地把光子反射镜贴在船底,同时用左臂的秘银义肢发放出电力!

    啪滋滋滋滋滋滋!!阵阵电光自船底放出,贝迪维尔也豁出去了,用上他能发出的最强的电力,试图制造出足够的反重力,以支撑船上众人的体重!

    滑翔船坠落的轨迹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它的落下渐渐变得平缓,而坠落带来的巨大动能则转化为让船往前飞驰的速度,带动整艘滑翔船,往峡谷的另一头滑去!

    按照这趋势,他们应该能越过脚下的这个深谷,到达山谷的另一头:吉力马扎罗山的山脚!

    又或许不!?

    滑翔船的高度仍在不断减小,而对面峡谷的山崖明显比船目前的高度高上一小截!即使平行飞过去也不能越过它,况且船还在不断往下落!

    贝迪维尔心里暗暗叫苦,他能做到的只是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发电,希望光子反射镜带来超常的反重力,把船往上抬一点儿!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把全副身心寄予于这种渺茫的希望之中!

    船会抬起来吗?!明显不能!它仍然以一个十分缓慢的趋势下降着,同时往前急行,以可怕的速度撞向对面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