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924章 失落之于天原 (二十七)

    第924章 失落之于天原 二十七

    原来还在尖声惊呼的众人,此时已经陷于一片沉默之中。

    他们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也只有奇迹能救得了他们!否则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连同滑翔船一起撞落在山崖上,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

    距离山崖只剩三十码!希望渺茫!

    贝迪维尔干脆闭上双眼,专心发电!他的全身仿佛灌了铅般沉重,体力更被左臂急速抽走,以一种不太效率的方式转换为电力!而这是狼人此刻能依靠的唯一的力量,渺小的力量!

    距离山崖只剩十码!前途一片昏暗!眼前的山崖仿佛一堵不可跨越之墙,挡在众人前进的道路上,轻蔑地耻笑众人的愚昧,并打算在下一刻,无情地夺去他们的性命!

    已经不行了!狼人累得快要失去知觉,他剩下的体力几乎被榨光,不要说增加电力了,即使想维持目前的电力输出,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不想死!)

    (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完结!)

    (谁来——)

    (救救我们!!)

    嘭!!——一道惊人的狂风,自谷底涌出,袭向滑翔船的船底!

    而这一下及时的上升气流,瞬间便把几乎撞上悬崖的滑翔船抬起,救了船上的众人!

    这就是奇迹!不期而来,及时至极,如同天神伸出的援手,在众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拉了他们一把!!

    强烈的气流是自然力量的体现,它比任何人为力量都强悍得多。把这艘几乎要撞上悬崖的小船吹到半空中,简直如同狂风吹起小树叶一样轻松容易!

    被狂风突然卷起,两只降落伞膨胀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它们在撕裂的临界点上尽最后一口气工作着,把滑翔船的船体往上拉升!

    升高了约十码的滑翔船,与面前的悬崖擦边而过,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然后它在惯性的作用下飞得更高,继续朝目的地滑翔而去!

    "嗯?!"贝迪维尔也感觉到那阵狂风,知道船没有撞上悬崖。他狂喜地睁开双眼,歇斯底里地欢呼起来:"呜呼——!"

    那简直就像月夜里情不自禁的狼嗥,充满了原始的野性。

    "喵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哟嗬——!"船上的众人也欢呼起来,如同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傻子,为了大自然的一点小恩惠而大惊小怪。

    这不能怪他们。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刚刚跨过鬼门关,在高速飞驰的刺激之中格外兴奋,这恐怕就是青春的躁动吧。

    迎面撞来的风清凉舒畅,让人心旷神宜。香奈儿拨弄着她那头美丽的金色长发,边享受着清风,边由衷地赞叹:"做得好,贝迪维尔先生!你是怎样预测出刚才那道上升气流的?"

    "我并没有预测到。"狼人羞涩地答:"一切都是巧合。我们走了个大运,仅此而已。"

    这话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则来自贝迪维尔那无意之中流露出来的谦虚。

    一切并非偶然。东非高原炎热的午间,土地受到太阳的曝晒,被加热的空气往上空流失,而山谷中较冷的空气则顺势补充过来,形成这种狂乱的上升气流。

    而这种"气流要来了"的信息,则通过山野间的空气的微弱流动,化成嗅觉的信息,传达到狼人那灵敏无比的小狗鼻子里去。

    他嗅到了芳草的气味——在那雪岭高峰上本不应该存在的,来自山谷底部的泥土香气。

    而这就是贝迪维尔隐约觉得他们能度过这次难关的唯一依据——打从最初飞离雪岭的那刻开始,他就知道。

    世界上不存在无缘由的坚信。人们那所谓的"第六感","直觉",不过是将无数看似微不足道的信息综合起来,通过推测得出的结果。

    这推测的过程甚至可能连推测者本人也不甚理解,一切都在潜意识深处自动计算完成,使用者只得到最终的结论,而且是直接而强大的结论。

    这就是[真知术],一个从未被学术界承认,但又确实存在的术。它同时也是某位骑士王最擅长的术之一。

    不管怎样,贝迪维尔一行人三天来的苦难旅程终于走到了尽头。面前就是吉力马扎罗山,而他们再过不足一分钟,就会到达山脚!

    又或者说会撞上山脚那片披着低矮灌木的平地上!

    "减,减速!快减速啦!"贝迪维尔感到事态不妙,连忙催促在最前方拉船的伊莱恩减速。

    "怎,怎么减?"白龙人郁闷地问。面前的山腰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碰!!滑翔船栽在最后的着陆步骤上,一行人从船上摔出,跌得十分狼狈!

    数十码远处的一群骑士们听见山腰上巨大的撞击声,都赶过来查看究竟。

    "哇哦,你们来得真迟啊。"圆桌骑士凯带着冷笑,打量着坠落的众人,一手在某种电子记事本上比划着,似乎记录着什么。

    "而且还穿成这副德行,呼呼——"凯看着贝迪维尔他们这群衣衫褴褛的考生们,又在记事本上记录了几行字。

    "嗷!"贝迪维尔正一个倒栽葱插在低矮而茂密的灌木丛中,好不容易扭动着屁股爬了出来,他没空去理会凯的嘲讽,揉着酸痛的腰问:"我们没有来迟吧?"

    一旁的卡多尔凑上来,用冰冷的语气道:"没有来迟,勉强算是及格了。不过你们是最后一批到达的考生,来得这么迟,会影响评分的。"

    "呃——"狼人全身被刺痛了一下,粘在他脸上的树叶被抖落在地:"这考试还是评分制的?"

    "当然是评分制的,不然你以为随便及个格就能当上圆桌骑士么?"凯更加狡猾地笑了起来:"不过,评分标准恕难奉告。你们就揣摩着自己的分数有多落后于人吧,呵呵。"

    他又转过去看着魔剑士索拉尔。其时索拉尔刚刚从地上爬起,满身尘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索拉尔。"凯的脸上带着喜见乐闻,幸灾乐祸的笑:"这不是我们往年差点及格的高材生吗?竟然跟着这群吊车尾们一起,爬在落榜的边沿上。你有什么感想吗?"

    "没有,我的大人。"索拉尔谦恭而简短地答道:"我会继续努力的。"

    "而那只大黑猫没有来——"凯又环顾四周,见帕拉米迪斯掉队了,便把目光落在豹人战士的两个儿子上:"可惜了呢,你们的老爸这就要落榜了。让我看看——时间还剩下一分钟?"

    凯抬起左臂,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腕表上。距离中午十二点整,还剩下最后的四十五秒。秒针一抖一抖地跳动着,每一下跳动都宣告着豹人战士的失败。

    最后三十秒。天空中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更不用提地上。帕拉米迪斯应该赶不上了。

    "老爸喵"赛费尔和赛格莱德满带愧疚和失望,望着身后的天空。

    最后二十秒。应该说,就算帕拉米迪斯用超音速的奔跑全速赶过来,也绝对赶不上了。

    狼人贝迪维尔也叹了一口气:"只希望帕拉米迪斯一路走好。我们会想念他的。"

    "他是个伟大的父亲。"香奈儿也低声说:"就这样英年早逝,真让人惋惜。"

    最后十秒。

    "老爸喵。"赛费尔也低声叹道:"我们会继承你的遗志,努力争取成为圆桌骑士的喵。"

    最后五秒。凯张开口,准备宣判这场考试的结束。

    "我们永远爱你,老爸喵。请你在天堂里保佑我们喵。"

    三秒——

    "别随便把人杀了,你们这群混蛋!"帕拉米迪斯愤怒地吼着,从天而降。

    "帕拉米?"贝迪维尔看见从云层上急坠而下,火速赶到的豹人战士,不禁又惊又喜。而大猫正从黑金骏鹰的背上跃出,落向地面!

    最后一秒。凯还在想着各种理由来判帕拉米迪斯不及格,比如说,"脚没有及时踩在吉力马扎罗山的地面上"。

    啪嗒!大猫的脚掌碰触到吉力马扎罗山的地面,安全抵达!这样一来,在情在理,豹人战士都算是及格了!

    "呵呵,时间算得真好。"凯的奸计没有得逞,只好无奈地收起手表,"但还是改变不了你是最后一名的的结果,吊车尾的帕拉米迪斯爵士。"

    "你喜欢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大猫毫不在乎,"考试还长着呢,成绩什么的,我以后会追赶回来的。"

    "帕拉米——"贝迪维尔高兴地凑了上来,看了看浑身是伤的大猫,又看了看一旁那只伤得更重,全身鲜血淋漓的黑金骏鹰:"你是怎么呃(狼人对自己要说的话都感到不可思议),驯服了那只骏鹰的?!"

    "是个小小的秘密。"豹人战士神秘地笑着,朝那只骏鹰挥了挥手:"走吧,荷露斯,有需要的时候我再召唤你。"

    骏鹰瞪了帕拉米迪斯一眼,然而它似乎在惧怕豹人战士的什么,马上便低下头来认乖。它把自己身上的一片金色羽毛摘了下来,送给大猫做契约的信物。

    完事后,黑金骏鹰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痕,高傲地昂首挺胸,张开双翼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