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932章 寻幽之于地心 (五)

    第932章 寻幽之于地心 五

    同一时间,大不烈颠,哥特人的咖啡厅。

    "嗯哼"亚瑟王极力压抑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尽量不去看豹人少年。

    因为哈尔的脸实在太搞笑了。被黑猫"蹂躏"过一番之后,豹人少年身上的毛发乱糟糟的,衣服更加凌乱不堪,脸上还粘着一个红色的口唇印子。

    豹人少年竭力整理着凌乱的自己,看着身旁憋笑憋得极其痛苦的亚瑟和哈斯基,不禁一脸的羞涩:"哈尔下次都不来这种地方了喵。"

    "噗呼呼呼呼呼别这样说,夏洛黑猫的黑暗料理哦不,哥特式料理,还是很不错的。"亚瑟王的嘴角上仍然挂着无法停息的笑意:"最重要的是,你永远无法料到它原本是以什么制成的。"

    "和爸爸的黑暗料理一样好喵?"哈尔将信将疑地问。

    "一样好。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不擅长普通料理,却能做出很好吃的黑暗料理,呵呵。"亚瑟王话中有话,别有一番意境。

    "太过分了,居然这样说我。"黑猫端着三杯饮品过来,"先喝一下咖啡吧。小孩子不适合和咖啡对不?我特意换成脱咖啡因的摩卡拿铁了。"

    "嗯?"哈斯基看着自己面前那杯奇妙的咖啡。它呈奶白色,几乎没有咖啡应有的色泽,却飘荡着香醇的咖啡香气。其上还漂动着几块白色的东西,应该是棉花糖。

    哈斯基不知道什么是"脱咖啡因",不过既然这是黑暗料理,估计其原料根本不是咖啡,而是用别的某种东西,弄成咖啡的样子吧。

    犬人少年吞了口唾沫,大着胆子呷了一口。

    香醇的椰奶味,从那杯奇妙的饮品之中,扩散到哈斯基的喉咙深处。

    哈斯基这才知道,这杯"咖啡",其实是用微烤过的椰汁,再混合其他香料模拟而成的白咖啡。而那些看起来像是棉花糖的东西,其实是椰果,淡而无味,却充满嚼劲的白椰果。

    而亚瑟王则用十分高雅的格调呷了一口浓黑的咖啡,舒了一口气才问道:"[幽影行者]呢?怎么还没到?"

    黑猫回以一句十分奇妙的话:"哦,他卡在异次元的夹缝之中,与各种文书魔物进行死斗,估计还抽不开身吧。"

    意思其实是,某人正忙着处理书面文件,还没有下班

    哈斯基几乎被椰奶咖啡呛死。

    "是吗?"亚瑟却若无其事地应答着:"也罢,朕有的是时间,在这永恒的王座里还能再等待半个世纪。"

    这次轮到哈尔几乎被咖啡呛死。

    "亚瑟叔叔"两名少年同时用哀怨的神情看着骑士王。

    "什么?这店里的规矩就是这样的,说话要夸张,要超现实,懂吗?"骑士王的脸上挂满了恶意的微笑,他玩得正欢。

    "主菜马上就到了。今天推荐的美食有 [暗黑魔瞳],[死者之书],以及[业火之塔]。要试试吗? "

    "都要了。给这两只小野兽一人准备一份[业火之塔]吧,这道菜朕就不吃了——朕讨厌吃甜食。就这样吧。"

    明明爱吃得很,亚瑟王却总在人前坚持说自己讨厌甜食,他的王后格林薇儿就经常因亚瑟这种不诚实的态度而抱怨。

    "明白了。马上就去准备。"黑猫心里暗笑,把菜都记录下来。当然,这些有着奇妙名字的菜色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什么。

    而兽人少年们却对此一无所知。光是听这些菜色的名字,哈斯基和哈尔心里就开始发毛。

    "竟然叫我们做[小野兽]汪"黑猫走后,哈斯基又用更哀怨的眼神看着他的亚瑟叔叔。

    "呼呼,别在意。[业火之塔]味道非常棒,你们就期待着吧。"

    "听名字就觉得可怕喵。"哈尔感觉到全身脱力,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这些菜色的名字了。

    "所以,"亚瑟转而和两名少年闲聊起来,"你们今天去对付章人了?那不是人形生物吗?第一次杀[人],感觉如何?"

    如同被尖针刺痛了屁股似的,哈斯基全身颤抖了一下。他早知道他们的亚瑟叔叔会问类似的问题,但他没想到会在此时,在这种环境下被如此盘问。

    "感觉好像没有那么吓人汪。"哈斯基低声答道,"总觉得无缘无故地就习惯了汪。"

    回想起来,这件事其实挺可怕的。他明明只是一名八岁的犬人少年,却能杀人不眨眼睛,仿佛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连哈斯基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可思议。

    或许是因为这是个游戏,才模糊了他对杀戮的愧疚?

    或许是因为那些章人并非完全的人形角色,才减轻了他的罪恶感?

    但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一切都是借口。

    或许,他就是这样性格恶劣的坏孩子,杀人不眨眼,把杀戮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哈斯基定神反思的同时,亚瑟也定睛审视着犬人少年和豹人少年,试图从这两名表面可爱的小鬼身上找出一丝杀戮者的凶残。

    但他找不到。在现实之中,这两个孩子仍然是天真无邪的少年。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迷惑,愧疚,但他们的脸上从来没有展露出半丝杀戮之后的满足。

    这或许就是亚瑟想要的答案。模拟训练系统除了用于磨练这些孩子的身手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试探他们。

    如果他们是天生的,凶残的杀戮者,此刻就一定会露出马脚,总会有些蛛丝马迹可寻的。

    但亚瑟完全无法从其中看出任何问题。

    拥有超人洞察力的骑士王,从这两名少年身上看不到 [凶残] 二字,他看到的只是 [迷惑]。

    那不是常人应有的 [害怕],不是杀人魔应有的 [凶残],而是[迷惑],单纯的[迷惑]。

    亚瑟很惊讶。有着惊人洞察力的骑士王,这些年来已是阅人无数,本应见过世界上各种奇人异类。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这两名兽人少年的表现充满了违和感,他们既不是[恶魔],也不是[天使],更不是[人]。

    他们是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某种东西]——

    他们是,[超越逻辑的某种生物]。

    这样的家伙在世界上存在一个就已经很难得了,但他们竟然成对地出现在亚瑟的面前。

    亚瑟到底该拿他们如何是好?

    "那么,朕再问你们一句,"亚瑟王继续试探着面前的这两名少年,以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少年们的演技:"如果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而这次是在现实之中发生的,你们又会否选择去杀人?"

    "亚瑟叔叔,你真的要问这个喵"哈尔被盘问得十分不舒服。

    "你们可以选择不回答朕。但最终,你们还是得向自己的良心回答这个问题——假设你们真有良心的话。"

    "哈斯基会去做的汪。"犬人少年低声答道:"如果有人敢伤害哈斯基的朋友,就算要哈斯基去杀人,也得阻止那人汪。"

    是[守护],给了他一个杀生的理由。

    是对是错,只有天知。

    "那个,你们就不能不要谈这么沉重的话题吗?"黑猫端着一盘子的菜肴过来:"吃饭的时候就好好享受,想得太深影响消化哦。"

    "抱歉。"亚瑟王淡然一句带过。他暗自庆幸黑猫来得真合时。

    当少年们回过神来的同时,黑猫已经掀开了那几盘菜肴上的银色盖子。而哈斯基也把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暂时抛开,把注意力放在 [吃] 之上。

    他一开始就能预料到那道菜肴会瞎眼,但他也没有预料过面前的这道菜肴会如此瞎眼。

    在红色的,如同血池般的酱汁之中,一只巨大的眼球静静伫立着。那紫黑色的瞳孔正瞪着哈斯基看,目不转睛,哀怨无比,看得犬人少年背后渗凉。

    "[暗黑魔瞳]。"黑猫带着一种坏坏的,微妙的笑容,介绍着自己的黑暗料理:"眼白的部分是用新鲜鱼肉和蛋白做的,中间瞳孔的黑色则是特别的食材。你们猜猜那是什么?"

    "嗯——"豹人少年哈尔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他的亚瑟叔叔。骑士王却只是摇头,他当然不会把谜底向两名少年揭晓。

    "总,总之,先试试吧汪。"哈斯基苦笑着,战战兢兢地,把餐刀伸向盘子里的那只大眼球。

    鸡蛋般大小,呈均匀圆形的大眼球看上去不是一般的惊悚,就连眼白上带着的血丝也能清晰看见。虽然明知道这是鱼肉和蛋白做出来的假眼球,但它做得那么逼真,再加上伴碟的蕃茄酱那如鲜血般的可怕颜色,吃它时着实让人心跳加速。

    哈斯基急着弄清楚瞳孔部分的黑色到底是什么食材构成的,边一刀切向那里,把眼球的瞳孔切了下来。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有其事,他觉得自己刀切下去的时候,整只眼球抽搐了一下,仿佛因为疼痛而挣扎起来似的。

    然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