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494章 美丽新世界 (十二)

     第1494章 美丽新世界 十二

    "什么?!"那群盗贼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大群野狼已经从幽暗的树林之中汹涌而出,朝着那群盗贼的脸上、喉咙上、腹部上就是扑击、嘶咬、啃噬!

    "搞、搞什么?!"盗贼首领见自己的手下们突然就被狼群的大军所冲散,不禁慌了!

    然而他发慌也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下一秒,一头几乎有人般高大的银狼已经从背后偷偷现身,瞬间就咬断了盗贼首领的咽喉!!

    "呜!什、什么?!"喉咙被撕裂得血肉模糊的盗贼首领,低声惊呼着倒下。

    而与此同时,那群趁乱偷袭的野狼们也把大部分的盗贼们解决了,正忙着从那些半死的人身上一点点地撕下血肉,啃食内脏!

    这种鲜血四喷的场面原本不应该吓到亚瑟,毕竟亚瑟早已经历过比这个还要残酷数百倍的战场。然而在这种幽暗的树林里,在这种孤立无援的荒山野岭里,面对着这种充满原始狂乱的野狼大军,即使亚瑟也不禁神经紧绷!

    在场的野狼至少有三十头,头头都有将近半个人身高,膘肥体壮,是成年的野狼。虽然外形还是狼模狼样,但是这些狼们那吓人的尺寸都,已经可以列入魔兽之类了!

    数十秒之内,那群盗贼死的死伤的伤,重伤的难逃一死,轻伤的想要逃跑也瞬即被野狼追杀致死!围攻亚瑟的盗贼团马上就全灭了!

    然而亚瑟和他身后那名少女的境遇却半点改变都没有,依旧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是变得更糟糕了!!

    野狼的大军暂时还没有袭击过来的打算,但是亚瑟知道这群来势汹汹的恶狼是不可能就这样简单放他和少女走的!他们刚刚才从被盗贼们乱剑砍死的危机中活了下来,却马山又陷入了另一个危机,恐怕马上就要被野狼们分食,死得更惨!

    更多冷汗从亚瑟的额角上冒出。没想到他还是没法逃过自己的死期!

    然而,等等,为什么呢?野狼们并没有马上围攻亚瑟,而是围绕着亚瑟和那名少女绕圈。三十多头野狼围绕着少年少女在狼视眈眈,它们的眼中放射出野性而贪婪的光辉,却奇妙地,带着一丝畏惧。

    到底是为什么呢?亚瑟转念一想,瞬间懂了!

    是因为他手中那柄光剑!亚瑟手中那柄光剑,在这个时代里,其实是颇为超自然的物事,一般人根本不懂得这柄光剑的原理,更何况是野兽!

    大概是因为,野狼们把亚瑟手中的光剑错当成了一根火把吧!

    野兽怕火,当然也惧怕火光!它们迟迟不敢攻上来,正是因为被这把光剑发出的"火光"吓怕了!

    想到这个,亚瑟马上就有了办法。

    "紧紧地跟在我背后,要向那棵树移动了。"亚瑟一边晃动着手中的光剑,一边说。

    "可是,米迦勒大人——"少女看着亚瑟肩膀上的伤口。

    没错,亚瑟认为野狼们不会爬树,只要稳住现在的形势,等接近了一旁那棵高达三十英尺的大树以后,少女就能爬道树上去躲避,她就安全了。然而少女也已经猜到了亚瑟的计划,她看着亚瑟的肩膀,正是出于对这个计划的担忧。肩膀受伤的亚瑟现在几乎是连站都站不稳了,而且体力还在不断地流逝。这样的亚瑟哪里还有力量去爬树?所以这个计划其实只能够拯救那名少女,亚瑟却必须待在树下等死!

    "照着办!没有别的办法了!"亚瑟却坚持道,并已经开始慢慢地挪动身体,朝大树那边走去了!

    少女只得听从,跟在少年的身后。期间有无数次,野狼们都想飞扑过来袭击少年和少女。然而亚瑟反应神速又能眼观八面,在野狼们开始移动的瞬间就挥动他的光剑来阻吓!如此边恐吓边移动,好不容易还是把少女送到了树下!

    "爬上去,别管我!"亚瑟不带感情地命令道。

    "米迦勒大人,那你呢?"少女问道。

    "没有了你这个累赘,我就能想到办法活下来。"亚瑟依旧不带感情地说。其实这样说话挺伤人的,但是此时此刻这句话正好起到了它应该起到的作用。少女乖乖听话,开始爬上树去。或许她真的认为亚瑟就是天神下凡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只要没有了她这个累赘,多么危险的对手都没有必要去害怕吧。

    然而等少女爬到了树干上,还没有彻底脱险的时候,亚瑟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失血对他而言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感觉到自己全身冰冷,冷得几乎连手中的光剑也握不稳了。如果不是因为亚瑟拥有着远超于常人的惊人集中力和意志力,他现在估计早已经倒下了吧。

    我都在干什么。亚瑟不禁抚心自问。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蠢得要死,为什么要如此袒护一名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少女呢?他明明还有自己的任务要去做,必须在这个九百年后的异世界里找到他的妻子格林薇儿。

    现在可好,看来他是必须死在这个什么都不是的鬼地方了,而且还救不了格林薇儿,甚至连贝迪维尔也丢了。

    我都在干什么。

    亚瑟的眼圈渐渐发黑。

    而那群野狼,早已把大树紧紧地围了一圈,把四周挤得水泄不通。这就是一个完全的死地,即使亚瑟没有受伤,体力充沛,也绝对不可能从这种密集的包围圈里活着逃离——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连挥剑砍人的气力都没有了!

    要死在这里了吗?亚瑟轻叹了一声。他的眼皮如同灌了铅,早已下垂到几乎和眼睑贴合在一起了,因此他的视界已经变成了一条线,一条模糊不清的线,只能隐约看清楚眼前极近处的光景。再过几秒,就连眼前这道唯一的风景线,也会永远地合上吧,亚瑟心想。

    然而就在这道缝合上之前,亚瑟还能够依稀见到,一头大狼正在朝他走近。那正是狼群的首领,那头几乎有一个人般高的、雄伟的大银狼。

    亚瑟想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据说狼群里的领头者拥有对美味佳肴的优先享用权。所以说,这头大银狼是为了吃掉亚瑟才凑过来的吧。估计它马上就要对准了少年的脖子,狠狠地,一口咬下——

    然而亚瑟并没有等着看到自己被对方咬死的那一瞬间,他失血太多,早已失去了知觉。

    黑暗。

    更多的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

    然而这并不是虚无。

    如果人死了就会失去知觉,从肉体里脱离,甚至连意识都会化为乌有的话,那么亚瑟经历的,恐怕绝不是死亡吧。他所经历的,更像是一种虚脱。那种生命一点一点地燃烧殆尽,即将走到尽头却还没有彻底走到尽头的,无能为力的绝望感。

    然而他能感觉到有谁在凑近,把某种冰凉的东西敷在他肩膀的伤口上,同时把某种充满香甜蜂蜜味道的汁液送进他的口中。

    有谁在治疗他。

    一个晚上过去了,第二天早上,亚瑟微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干草堆之中,而这个干草堆又处于某种山洞之中。周围充满了野兽的气息,神秘而危险。这应该是某种野兽的巢穴,躺在其中决不能称得上是舒服,但亚瑟目前至少还活着。

    肩膀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伤口肿起来了。然而亚瑟看到伤口上敷着某种草药,那药草被咬成绿色的烂泥似的物体,就那样半干半湿地粘在伤口之上,却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消炎杀菌作用。多亏这种草药,亚瑟的伤口才没有感染化脓——在这个文明程度低下的世界里,感染的伤口往往会直接带来死亡,即使亚瑟能够侥幸活下来,估计也必须要接受截肢手术!

    从昨晚开始的亚瑟腹中的饥饿感已经得到了缓解,很明显有谁趁少年昏迷的时候喂过他吃东西。有谁,不仅仅是用草药治疗了亚瑟,还照顾昏迷的亚瑟进食了。

    这真是一个谜。

    少年吃力地从草堆里爬起,脑袋还晕乎乎的。他只记得昨晚自己为了救那名少女,把少女送上了树,并在少女的安全得到保障之前都一直守在树下。那群野狼明明已经包围了亚瑟,那群野狼的首领明明已经朝着奄奄一息的亚瑟走近,准备咬破亚瑟的喉咙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亚瑟还活着,从那群凶猛的野兽嘴下活了下来,而且还得到了照顾?

    难道说,有谁在最危险的那一瞬间阻止了狼群,把亚瑟救下来了吗?少年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兽穴。他的猜想似乎对的,但又好像和原本的猜测有那么点儿偏差。

    如果是有[人]救了亚瑟,那么现在的亚瑟应该躺在某间屋子的床上,肩膀上打了绷带,在他醒来的时候估计还会有某张热情的法国佬的脸来对他道早安。但现在这是什么鬼情况?——他躺在兽穴里,肩膀上粘着一团潮潮的草药膏,周围也是空空如也连个人影都没有见着。

    难道他被某种野蛮人救下来了吗?且不论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有多高,亚瑟他现在可是身处于法兰西的内陆,一个人烟密集的地带里啊!法国境内有野蛮人出没,不应该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亚瑟越想越是迷惑,越想越是头晕脑胀。就在这个时候,山洞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生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