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595章 绝战之于沙场(三十九)

    第1595章 绝战之于沙场(三十九)

    "呜,好疼!全身都疼喵……"哈尔登出游戏后马上迫不及待地摘下护头罩,从长椅上爬起。

    "呼呼呼,你们受了多少苦?"坐在一旁看戏的星辉龙煞星不禁冷笑起来。

    "呃……死了七次喵。"豹人少年揉着自己酸痛的腰,"没想到凯叔叔会让我们玩这样的游戏喵。没想到仅仅是在游戏里加入了痛觉系统,就会变得那么困难喵。"

    "因为你们都是胆小鬼,受点小伤马上就吓得失了魂。"星辉龙继续冷笑着嘲讽道,"也罢。那只小狗呢?"

    "哈斯基还在游戏里面喵。"豹人少年苦笑道:"他说再玩一盘才出来喵。估计马上就会再死一次,然后登出游戏了吧喵。"

    "这可不一定。"煞星却神秘地一笑:"如果只剩他一个的话,或许要拖上很长的时间。"

    "什么?怎么可能喵——"

    "你还不懂吗,小猫咪。"煞星嘲笑般看着豹人少年:"正是因为有你在,他的战斗才会那么不顺利的。你并没有在帮助他,反而成了一个负累。"

    听见煞星叔叔如是说,豹人少年原本还陪笑着的脸马上僵硬了,他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

    然后现场的气氛就如同被绝对零度冻结了似的,一下子变得尴尬而冷清。哈尔说不出话来,而星辉龙煞星倒是觉得没有所谓,躺在那里悠闲地吹着口哨等待。

    一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五分钟过去了。煞星吹口哨时换了个调调。

    十分钟过去了。哈尔开始把小鲤鱼波奇放出来把玩。

    一小时过去了。小气球鱼玩累了,自己躲回去它的小窝里。

    而哈斯基却一直没有登出游戏。

    直到哈尔有点不耐烦了,便叹了口气,再度躺在长椅上:"是什么让哈斯基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喵?难道他睡着了喵?哈尔再登进游戏里去看看喵。"

    "劝你还是别这样做。"煞星却半带嘲讽半带怜悯地道:"再登进去的话,看到的一切估计都不是你希望看到的。"

    豹人少年嘟着嘴,没有理会煞星的忠告,把头罩扣在脑门上,瞬间就登入了虚拟世界。

    永恒祭坛的篝火依旧是那副样子,在幽暗中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而这个永恒祭坛则格外地静谧,没有哈斯基出没的痕迹。

    哈斯基该不会真的从刚才起就一直在野外战斗,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吧?豹人少年不禁怀疑。

    但是怎么可能呢?即使有哈尔在助战,犬人少年之前在游戏里也至少死了六次。哈斯基的身手能有多好,豹人少年是再清楚不过的。

    "正是因为有你在,他的战斗才会那么不顺利的。你并没有在帮助他,反而成了一个负累。"——煞星叔叔的话再一次在哈尔的心里响起,刺痛了豹人少年的神经。

    胡说八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豹人少年用力摇了摇头,试图驱走这些让人不快的想法。

    总而言之,现在先想办法找到哈斯基再说吧。

    豹人少年打开了物品栏。

    虽然这个游戏是非常原始的版本,没有人物状态栏可用,但是基本的物品栏和一些基础道具其实还是有的。哈尔从物品栏中取出一个叫做回声石的道具,丢在了地面上。

    石头开始升起一道带着淡绿色光芒的白烟,斜斜地指向远处某个方向。这道具本来就是为了帮助玩家快速定位同伴用的,他可以帮助哈尔找到在野外战斗的哈斯基。

    又是那片有恶狼出没的森林吗。豹人少年不禁打了个冷颤。他在那片森林里都被野狼杀死过七次了,最后一次还是被抓破肚子而死,那一瞬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恐怖的死状,尽管他实际上什么都还没有看见就被传送回永恒祭坛了。

    哈尔不禁怀疑了。哈斯基在那片森林里必须独自和三十多条野狼混战,打了一个小时却还没有死过一次吗?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还是说,其实哈斯基死过好几次了,但是都没有放弃,又从永恒祭坛出发,跑进森林里去冒(作)险(死)了?

    然而哈尔知道他的小伙伴不是那种会随意破坏诺言的人。也许哈斯基只是太过沉迷于这游戏之中,忘了当初的承诺而已?又或者……他该不会是,真的,一次都没有死过?

    豹人少年只觉得细思极恐。他战战兢兢地一路步入森林,在自己的身影完全被黑暗吞噬之前,燃点了一只火把。

    火光照耀之下,反而显得这个森林更为神秘而阴森。他提着刺剑一步步地向前走,大概走了六十码,就开始看见地上的血迹。

    这该不会是哈斯基的血吧……?

    不,这是别的生物的血吧。它在火光照耀之下仍然显出一阵的黑色,因此这不可能是他们现在所操控的角色身上流出来的血。

    (顺带一提,在这个游戏之中哈尔和哈斯基操纵的角色都和正常的人类外貌有所不同,是带着淡蓝色微光的类人型生物,血也是高度透明而且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游戏本身的设定如此,毕竟凯亲王宅邸中的这个系统是较早期的版本。)

    豹人少年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就弄懂了那些黑色的血液都来自于何处了。没错,他只往前再走了十来步,马上就看到了一条野狼的尸体。怪物显然是被剑的强力一击所刺杀的,他的腹部连同身后的树干一起被刺出了一个大洞,血液呈辐射状从伤口向周围喷溅,最远的溅出了十步之遥!

    这是哈斯基下的手吗?哈尔不禁吞了一口唾沫。这样狠辣的剑术,这样毫不留情的刺击,怎么看都不是犬人少年的所为。偏要说的话,这手法看上去似乎更像是——煞星叔叔的剑术?

    隐约感觉到了什么的豹人少年举着火把继续前进,一路上发现了更多的野狼尸体。它们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有被整个腰斩的,有被砍掉了头颅的,也有被劈烂了胸膛,砸碎了脊椎,如同坏掉的人偶般倒挂在树上的。

    这游戏不该真实的地方反而做得格外真实,野狼们被吊在树上的残肢竟然还向下滴落着黑色的血液,从这个滴血的速度来看,它们死后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

    如果这些都是哈斯基所做的,那么,犬人少年下手还真是意外地狠毒,他对这些野狼们所做的,已经不能够称之为灭敌,而可说是一种残杀了。

    火把的光芒继续照耀着一切,这黑暗中残酷而真实的一切。夜风摇曳,豹人少年继续在这片漆黑的森林中缓步前进,一路上越过更多的尸体。

    十,二十,三十,五十,一百,两百。

    尸体遍地,堆成血与肉组成的地毯。

    好可怕。好想吐。哈尔捂住嘴巴鼻子继续前行,似乎隐约能够嗅到尸体的腐臭气味。而实际上这个游戏却不会把气味信息反馈给玩家。

    两百,两百五十,三百。

    更多的尸体遍布森林。野狼的尸体,乌鸦的尸体,森林里各种莫名奇妙的魔兽们的尸体。

    这个游戏的机制如此,每杀完一波敌人就会再刷新一波,而且每次都出来大概三十名敌人,敌人强度甚至会随着玩家的连续杀敌数而增加,所以哈斯基在一次死亡之前杀的敌人越多,出来的敌人就越强大,越可怕。

    哈尔和哈斯基一起进入森林里战斗时,他们明明杀来杀去都只是和野狼们对打而已。但是现在这死了一地的都是些什么?哈尔看到了十英尺高拿着巨型棍棒的巨魔们,都已经不敢继续想象下去了。

    难道煞星叔叔说的是真话吗。之前是因为哈尔在这里碍事,哈斯基才没法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难道现在这个疯狂地虐杀怪物,让鲜血染遍了整片森林的哈斯基,才是犬人少年哈斯基的真面目吗?

    咚!有某种庞然大物倒地,发出一阵闷响。这个声音的源头就在不远处。

    为了查清楚这个声音是怎么一回事,豹人少年急速冲过去一探究竟。

    就在森林的最深处,一片看来像是决斗场的空地里,哈斯基正用手把长剑拔出。那柄长剑正深深地刺入了一头巨型魔狼的前额,正是这致命的一击,让看上去像是这片森林的大头目,死于非命的。

    哈斯基竟然连大头目都杀掉了……!

    周围的气氛开始转变,一道光芒从天而降,把原本漆黑的森林照亮。但那光芒怎么看都不像是神圣的光芒,相反,它略带火红的颜色,让周围如同染上了血与火的氛围。

    森林燃烧起来了。

    "哈斯基……?"豹人少年低声叫唤道:"你还好喵……?"

    没有回应。

    沐浴在黑色血液之中的犬人少年默然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哦,被记忆的力量反噬了吗。"在现实世界之中,星辉龙煞星看着躺在那里的犬人少年,低声哼道:"事情要变得有趣了。"

    哈斯基胸口前的挂坠是煞星给的龙鳞,而这片龙鳞,此刻也正在放射出异样的火红色光芒。

    "幸好是在游戏里发狂,而不是在现实世界里呢。"星辉龙冷笑。

    "嗷啊啊啊啊——"在游戏世界里的犬人少年低声咆哮道,此时的他已经发现了呆站在那里的豹人少年。

    "哈斯基,你到底怎么了喵?"哈尔还懵然不知自己大难临头。

    "吼啊啊啊啊啊!——"发出如同野兽般狂暴的咆哮,哈斯基突然举剑冲了上来,朝豹人少年的脑门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