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621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六)

    第1621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六)

    听到这里,贝迪维尔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问题:"等等。亚瑟你刚才说[四种]?不是[三种]?吗?!"

    据贝迪维尔所知,他可以使用[狂化]和[兽化],再加上他不变身的时候保持着的现在这个[原型],总共就是三种形态。然而亚瑟却说,兽人体内还有[第四种形态]?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

    "嗯,确实是四种。"骑士王于是神秘地一笑:"我们把[变身器官]里的染色体抽取出来做过详细研究,才会如此肯定。

    测试结果表明,除了所知的[原型]、[狂化]和[兽化]三种变身以外,兽人们其实还拥有隐藏的第四个形态。而这第四形态,很讽刺地,其实就是让你们变化得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 ——

    我们把这个称之为[人化]。"

    贝迪维尔怔了一怔:"人化吗……你是说,我们能够变成人类!?"

    "理论上可以。"亚瑟说:"不过这种人化到底能不能长时间维持也是个未知之数。或许它和[狂化术]一样,需要消耗专注力来维持,太累了就会打回原形。不过这一切全是理论而已。实际上我们从来未见过任何兽人成功进行过[人化],变成人类以后战斗力也不会增加,只会减少,这本身就是一个意义不明的变身。或许正是因为它没有意义,所以才会在兽人们长时间的进化过程中被彻底废弃了吧。"

    贝迪维尔又一阵沉默。这个世界上似乎并不存在没有用的东西,即使一个看上去很废物的变身,估计也有它的意义,只是尚未有人发掘出来而已。

    然后狼人青年突然打断了亚瑟王的话:"这个先不说了。其他人呢?大家都顺利晋级了吗?"

    骑士王的脸上略过一阵微妙的表情:"如果你说的是帕拉米迪斯他们的话,他们确实全都顺利晋级了。"

    "包括艾尔伯特?"贝迪维尔略担心地问。他知道艾尔伯特在出战前肩膀就受到过重创,不是以完好的状态出战。

    "包括那头笨老虎。"骑士王于是点了点头:"甚至包括伊莱恩。"

    "噢。"贝迪维尔扬了扬眉表示吃惊。他知道伊莱恩今天要对战的是以谋略而著称的策士劳伦斯,本来脑子就不好使的伊莱恩,估计陷入过苦战吧。不过白熊人还是打赢了,可喜可贺。

    "而且他们在今天的比赛中都多少陷入了苦战,然后兽性大发——就像你刚才的战斗那样。"亚瑟王于是又加了一句。

    听到这里,贝迪维尔大概懂了。亚瑟王这次来找贝迪维尔谈话的目的,就是要跟贝迪维尔谈谈他们这些兽人么们体内这个"兽性"的。贝迪维尔还没有时间去看比赛的重播,不知道别的兽人们的战况如何,但他可以肯定,今天肯定有不少人被逼急了,"兽性"大发,让骑士王颇为担心。

    贝迪维尔于是又试探着问道:"帕拉米迪斯也……?"

    "不,"亚瑟却否定得很干脆,"那只蠢豹子被倍特用酒精迷了,变得醉醺醺的。他虽然最后还是赢了比赛,但醉酒一直没解,差点在公众场合把衣服都脱光。"

    "啊哈哈哈哈——"贝迪维尔的额角冒出一大滴冷汗。这听上去确实像是喝醉酒的帕拉米迪斯会做的事情,那家伙酒品一直很差,喝醉以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所以,"骑士王于是又把一开始的话题重提:"贝迪维尔,要是我告诉你,大不列颠有一项正在研究中的手术,可以让兽人彻底地变成人类,获得新生,你会接受这种手术吗?"

    "你是说真的吗,亚瑟?"狼人青年瞪大眼睛看着骑士王。

    "技术上还有些许难点未能攻克,但这是真的,我们在不久的将来,确实有这种手术,可以把兽人改造成真正的人类。"

    "不,我问的是,[你是说真的吗],亚瑟?"贝迪维尔又重复了一次:"为什么你认为我会放弃兽人的身份,变成一名弱小的人类?你也许忘了这一切,但是我一点都没忘。我可是艾斯基莫狼人族里血统最纯正的狼人,是族长的嫡子,这血液里流淌着我族的骄傲。亚瑟,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放弃我族的骄傲,心甘情愿地去当一名弱小的人类?"

    "因为人类都怕你们,贝迪维尔。"骑士王也就照直说出来了:"特别是在今天,当你们变成野兽以后,副残暴野性的战斗展现在电视上以后,估计人类世界里面害怕你们的人会越来越多。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贝迪维尔。不同种族之间,绝不可能有长久的和平。特别是你们兽人,占据了曙光地域——半个欧洲的面积,拥有如此优秀的体格和如此强大的力量,你还能期待人类不惧怕你们吗?

    目前是因为人类与兽人均有着共同的敌人,才让我们不得不联手,暂时维持着这微妙的和平。但是总有一天,当我们把世界之壁另一面的[黑暗]彻底清除以后,人类和兽人为了争夺生存空间,仍然免不了有一场大战。 ——

    那个时候的你,到底又该选择哪一个阵营呢,贝迪维尔?"

    "我会选择你所站在的那个阵营,亚瑟。"狼人青年没有多想就回答道:"但我不会放弃自己身为兽人的身份。即使我会被称为背叛者,被同族厌弃,甚至要和昔日的友人为敌——我要守护王的想法,都绝对不会改变。"

    听到这里,骑士王的眉头轻微一皱:"我明白了。很抱歉,贝迪维尔,我竟然怀疑你。刚才我所说的一切,你就当作从未听见过吧。你所选择的,可能是世界上最为艰难的一条道路。但既然那就是你的选择,我会尊重这个选择。"

    "谢谢你,亚瑟。"狼人青年松了一口气:"不过,确实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但说无妨。"

    "在不就的将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能把我失散的儿子找回来的话,那么请你帮那孩子动这个手术,把他变成真正的人类。我知道那孩子一定会反对的,他那纯种血液里流淌着的骄傲,并不比我的少。但我知道的。那孩子值得拥有更多。他应该在人类的世界里,不受歧视地自由生活着。所以即使他反对,请你也一定要把他变成真正的人类。"

    "嗯,我会考虑看看的。"亚瑟王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当然,这一切还得等到贝迪维尔找到他失散多年的儿子再说。

    贝迪维尔自己不愿意变成人类,却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人类的世界里得到幸福吗。这个想法本身真是耐人寻味。

    "我们暂时不要提这些了。"贝迪维尔挣扎着从病床上爬下,虽然已经恢复了大半,身上的伤口仍然隐隐作痛:"亚瑟你今天下午有空吗?要继续去追查剑圣亚克的下落吗?"

    "不,这事交给我们的人去处理就好了,你别插手。"骑士王见贝迪维尔似乎想急着帮忙的样子,连忙打断道:"你这副伤势也不适合长途跋涉地去南非找人——即使让你找到了又如何?真正打起架来,现在的你也帮不上半点忙。你还是安心修养一晚上再说吧。"

    "可是……"贝迪维尔见亚瑟的脸已经拉长,便不敢继续坚持下去了,而是转换话题:"默林宰相那边呢?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再去九百年后的那个异世界?"

    "那边也还没有准备好,准备好以后默林会通知我们的。"

    "真是奇怪的事情。"于是狼人青年吐槽道:"明明是进行时空穿梭,只要确定了另外那边该去的时间点,我们这边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才对啊。为什么还要等?"

    "事情比你想象之中复杂。默林的原话是什么来着?……要重新建立两个世界之间的卡玛的联系。不好好建立联系的话,我们只会迷失在错误的时空之中。时间旅行比我们想象之中更为复杂,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就别太过深究了。"

    "好吧。"贝迪维尔叹了口气,"既然我现在什么都帮不上忙,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趁这机会顺道去看看你自己的沙船,或许你有什么新设备需要置办呢,贝迪维尔船长。"

    贝迪维尔白了亚瑟王一眼:"别叫我作船长,怪不好意思的。"

    亚瑟滑稽的一笑:"但你确实是船长啊。"

    听到这里,贝迪维尔知道亚瑟王其实是在拿他消遣,便没有再搭理骑士王,摇头走出了医疗室的隔间。

    他刚走出隔间,便看见圆桌骑士卡多尔依靠在墙边,一副百无聊赖地样子。

    "你在偷听我们的对话?"贝迪维尔略带不悦地问。

    "没有,你想多了。我在等待陛下而已。"卡多尔道。

    贝迪维尔于是低声哼了一下,自顾走了。亚瑟王也从隔间中走出,一边压低声音问:"南非那边的情况如何?"

    "已经找到了。"卡多尔似乎怕贝迪维尔没有走远,也压低声音答道:"陛下这就要过去吗?"

    "当然。"骑士王淡然一笑:"这事对任何人都得保密,就你和朕两个人去。"

    "兰斯洛特卿也不能知道?"

    "特别是兰斯洛特。"亚瑟王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