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628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三)

     第1628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三)

    "好吧,既然你有你自己的打算,我也不便多问。"

    老头见没法从贝迪维尔口中问出太多事情,便继续说:"我已经拟定了合同,这三人参加这次任务,没人会收取三万二千零一百埃及币的酬劳。其中包含百分之五的赏金猎人组织的中介费,以及来自埃及政府的百分之二的税金。"

    "有点贵。"贝迪维尔哼道。

    "没办法。因为你没有详细交代任务内容,任务的危险程度也是个未知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以最高额的费用来聘人。来应聘的人全都是知道自己在这次任务中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却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你得尊重他们。"

    "明白了。把合同草拟好,等会儿让他们签了吧。"贝迪维尔也不想为这件事争论太多,反正他们一伙人的军资金尚算充裕,这点钱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狼人青年于是从怀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酒店的门匙卡,这个卡片也兼具借记卡的功能,贝迪维尔他们的军资金都存放在银行的账户里,通过刷这个门匙卡就能提取。而老头那边已经准备好刷卡机了。

    嘟。这一刷,接近十万的埃及币就如流水般滚滚而逝。

    "那好,我回去跟他们说一下,等签好合同以后,你们的契约关系就正式成立了。你现在就要去跟他们见面吗?还是打算让他们到固定的地方跟你接头?"

    贝迪维尔想了一下:"没关系,等签了合同以后,我马上过去跟他们面谈任务的详细内容。"

    "很好。在这里等我一下。"老板于是走出了隔间,转眼又回去跟那三名赏金猎人聊起来了。

    贝迪维尔从观察室看着那边的人聊得差不多了,合同也签了,他便走出观察室,推门进去情报室内。

    "都准备好了吗?"他一进门就问。

    "噢——"那三名佣兵都各自发出一声低哼,看到自己的雇主是一名兽人,不免感到有点意外。

    "老大?"劳伦斯突然上来就说:"又见面了呢!我们真是有缘(卡玛)!"

    贝迪维尔有点不高兴:"别叫我老大。"

    "但你确实是老大啊,这次任务的委托人不就是你吗?"劳伦斯却说嬉皮笑脸地道。

    贝迪维尔郁闷了一下。他确实是这三名佣兵的老板,付钱的都可以被叫作老板,这说法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听着总让人觉得很不自在。

    "只管叫我贝迪维尔就好了。"狼人青年于是说:"跟我来吧,马上带你们去工作的地点。"

    "这次的工作具体内容是什么?"才刚离开情报室,其中一名佣兵便问:"危险性又有多高?"

    "嗯……"贝迪维尔刚想说这工作真的只是挖掘落石,没有多大的危险性,但他转念一想,那个塌方地点外面可能还有有危险的约顿巨人在闲逛着,搞不好他们一把落石挖开,巨人就会袭击上来。所以这次工作也真的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危险。

    "工作本身只是清楚塌方的落石,没有太大危险。"贝迪维尔于是说,"但是那个场所附近有危险的怪物出没,你们要随时警觉。"

    "明白了,老大。"劳伦斯插上一句。

    贝迪维尔的额角马上冒出青筋:"都说了,别叫我老大!"

    四人离开酒吧,进入开罗的城区。贝迪维尔领着三名佣兵,往着一个小巷进发。

    "嗯?"另外一名佣兵也不禁充满疑惑地提醒道:"贝迪维尔先生,再往前走就是一条死胡同。"

    "我知道。"贝迪维尔没有多解释,继续朝着死胡同之中走去。只要那个黄金小锤子在贝迪维尔手上,其实他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打开传送门,过去猎龙者一族的古老大殿之中。但是他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就这样在街上打开传送门把?他总得找个比较隐蔽的地点再进行传送。而那些佣兵却什么都不懂,就连这点小事都要多问,贝迪维尔有点不爽了。

    走到了小巷的尽头,一个没有旁人出没的阴暗角落里,贝迪维尔这才从怀里取出猎龙者一族的信物,学着之前那位神秘青年的模样,在地面上划了一个交叉。然后他用那小锤子轻轻一敲,传送门便打开了。

    "跟我来吧。而且一路上不管看到什么,都别多过问。"贝迪维尔首先跳了进去。

    嗖!传送门的效率很高,瞬间就把贝迪维尔带到了猎龙者一族的那个放满传奇龙武的大殿里。

    "啧啧。"劳伦斯刚到步,看到不远处挂满墙的那些神兵利器,不禁吹了一下口哨。

    "什么都别碰。"贝迪维尔吩咐道,"墙上有保护的结界,随便乱碰那些武器,你们会被烤熟。"

    "知道了啦,老大。"劳伦斯答道。

    贝迪维尔忍住没骂人:"工作地点就在前面不远处,快跟上。"

    那三名佣兵相顾而视,跟着贝迪维尔走向大殿通往外面的长廊里。外界的寒气隐隐约约地传来,让众人轻微哆嗦了几下。任谁都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埃及,而是北方某个极寒之地。

    "有这种古代遗迹,又这么冷的地方……这里难道是冰岛?"其中一名佣兵不禁猜测道。

    当然,贝迪维尔不会去回答他——而且这家伙也没猜对。贝迪维尔只想让这些人帮忙把落石清理了,救出索拉尔就好,然而总有多嘴的人在问这问那的。虽然合符资格的赏金猎人们貌似都有保密义务,即使贝迪维尔把任务的详情告诉这些人,他们一般也不会把客戶的委托内容乱说出去。但是贝迪维尔老是被问问题,心里确实还是很不爽。

    他们走了一小段路就到了塌方现场。境况还是和原来的一样,通路被落石掩埋大半,剩下一些小石缝也不够一名体格正常的成年男子钻出去。而被塌方掩埋住半边身子的索拉尔则沉睡般依傍着墙壁躺在旁边,没有半点动静。

    "这人……我在电视上见过。"其中一名佣兵看到索拉尔的脸便道:"好像是那个什么……魔剑士索拉尔的来着?"

    "老大,是要把这个被压住的人救出来,还是只需挖通通道?"劳伦斯于是问:"这家伙已经没救了吧?被这么多沉重的石头压住,另外那半边身子估计已经变成了肉酱。"

    "这点小事你们不用担心。想办法把石头挪开就好了。"贝迪维尔哼道。其实他能从结冰的石缝间隐约看到索拉尔被石头压住的部分。其上覆盖着某种暗淡黑色的东西,估计正是不朽古龙的龙鳞。有龙鳞保护的话,索拉尔被石头压住的那半边身子应该是完好的,尽管现在情况看上去远比实际的要糟糕。总之想办法把石头挪开,把索拉尔被压住的半边身子从石缝中拖出来就好了,剩下的事情让索拉尔自己去担心个够吧。

    "哼——"于是劳伦斯凑到了石头边上看了又看,"这有点不妙啊。石头都结冰了,不把冰霜融化,它们肯定会粘连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挪不开的。有谁带火把来了吗?"

    另外两名佣兵也摇了摇头,他们这次接受委托的时候来得颇匆忙,身上有带武器,其中一人甚至带了挖掘工具——铲子——却就是没有人记得带火把。

    "火的问题倒不用你们担心。"贝迪维尔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这边已经从腰间取出了一包火焰松脂粉末。他走到崩塌的石头旁边,用武器在地上挖了个小坑,然后直接把粉末倒进那个坑里,再拿武器一敲!魔术的火焰便升起来了。火焰的热力也不低,而且石头是传热的,当一块石头被加热的时候,旁边的石头也一并变热,它们周围包覆的冰霜也不断瓦解。

    "你们手上都带着些什么家伙?"贝迪维尔问:"用武器撬石头吧。"

    于是其中一名佣兵从自己的纳物口袋里取出一根长枪。用这个当作撬棍还算不错的。而另一名佣兵既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也把背着的铁铲拿出,随时可以开始挖掘工作了。

    "呃……"劳伦斯却从腰间取出一柄短剑和一把小型的光子手枪,然而这两件武器要么太短要么是远程射击用的武器,都不适合当作撬棍。

    贝迪维尔的额角又冒出一道青筋:"我都明确地跟你们说了这次任务是[挖掘],为什么总有人不听,连个像样的工具都不带呢?!"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老大你说的[挖掘]原来是真的挖掘。"劳伦斯一脸无辜地说。

    "啥?那你们原本接工作的时候认为这到底是什么挖掘来着?!"贝迪维尔怒了。

    劳伦斯耸了耸肩:"这个——在埃及的地底,还有不少未被发掘到的古代遗迹,协会里一般的[挖掘]工作指的当然都是挖古墓啊——不管是有政府许可的挖掘,还是无证的盗墓工作。"

    "难以置信。你们埃及人就那么喜欢盗墓吗?"贝迪维尔不禁更郁闷了。

    三名佣兵同时耸了耸肩。

    "算了!谁把那个多余的铁铲分给劳伦斯,让他负责主力挖掘吧!既然你什么工具都不带,就理应让你多出几分力!"

    "我没有意见,老大。"劳伦斯于是从另一名佣兵手里接过铁铲,开始了挖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