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721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七)

    第1721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七)

    这个时候,鲁夫的妈妈也从厨房出来了,捧着香喷喷的某种水果派,以及一大杯热饮。c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野梅派哦,还有给艾尔伯特先生的姜茶。这个能够祛寒治感冒,一定要喝完哦。"

    "谢、谢谢"穆特其实也有点饿了,于是低声答应着,过去拿了一块水果派就吃起来。

    "傻孩子,怎么突然跟妈妈说谢谢呢。"女人淡然笑道。

    "不呃,他撞到头了,在说胡话而已,阿姨你别在意。"艾尔伯特连忙给穆特圆场,同时过来拿起杯子,把姜茶一饮而尽。姜茶辛辣刺激的感觉在老虎的食道和胃里蔓延,确实驱走了些许寒意。

    因为姜茶的刺激,老虎的食欲一下子就旺盛起来了,他也拿了一块野梅派,大口地送进嘴里:"嗯!好吃!酸甜适中,野梅的清香和派的醇香配合得恰到好处!好吃!!"

    "嘿嘿嘿,谢谢。"鲁夫的妈妈再次淡然笑道:"好吃的话,我以后再给你们做哦。鲁夫这孩子朋友不多,难得他肯带朋友回家玩"

    "妈"穆特忙着打断了鲁夫的妈妈的话。即使说的其实是鲁夫而不是穆特本人,这话猫人少年听着也感觉非常之尴尬。

    "好啦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女人转身走开,"时间也不早了,我去给你们烧洗澡水,好好洗过就睡觉吧。"

    "呃,我们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办,打算今晚就走"穆特郁闷地说。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办,总之你难得回家一次,今晚就在家过夜吧。"鲁夫的妈妈坚决地说:"你都受那么重的伤了,要是猎人组织那边不让你好好休息,还要指派你去干这干那的,妈妈第一个就不同意!"

    "哎"穆特叹道:"我们明天八不,七点就得动身"

    "那就赶紧洗澡睡觉,今晚早睡明天才能早起。"鲁夫的妈妈说。

    猫人少年和虎人青年相顾而视,不知道怎么应对这话。鲁夫的妈妈非常坚定,无论如何就是要把自己的"儿子"留在家里过一晚,艾尔伯特他们根本没有推托的余地。

    "那好吧,"艾尔伯特从座位上爬起,转身想走,"鲁夫,我明天过来接你?"

    "你在说什么?你也得留下!"穆特怕艾尔伯特会就这样把他留在这里,急道。

    "这是你家,我还是"

    "呼呼呼,"鲁夫的妈妈突然笑了起来:"看吧,艾尔伯特先生。我家鲁夫都这样挽留你了,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在这里歇上一晚再走吧。"

    老虎又犹豫了一下,试着找到推脱的借口。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话非常无力,还是说道:"我比鲁夫更忙"

    "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都可以留待明天再办,今晚就先放松下来休息一下嘛。"

    "哼"老虎低声低估了一下,不太情愿地又坐下了。

    "那么,我去给你们烧洗澡水了。你们两个大男孩一起洗,应该不会有问题吧?"鲁夫的妈妈问。

    "不不不绝对有问题!""为什么我又要和这家伙一起洗澡!"艾尔伯特和穆特几乎同时爆发出抗议。

    "呼呼呼,"鲁夫的妈妈掩嘴而笑:"你们的关系真不错呢。"

    艾尔伯特和穆特的脸马上变得通红了。他们没能进一步抗议,鲁夫的妈妈已经走到屋子的后院里,去烧洗澡水了。

    "呼"足以容纳三人的大型浴桶,在艾尔伯特躺进去的时候挤出了不少热水。水沿着木桶边沿流出去的同时,老虎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别靠过来,离我远些。"穆特很不高兴地用手推了推老虎的肩膀。

    "嘿嘿嘿,怎喵这喵见外呢。明明都一起洗过澡好几次了。"艾尔伯特反而故意把身子挪过来一下,脸上挂着恶作剧般的笑意。

    穆特于是把身子向水面下又缩了一缩,打了一下冷颤,静待热水把他身上的寒气驱走。

    不管过程如何,猫人少年今晚总算是洗上了一次热水澡。之前在豹人族的雅典城里泡的是冷水,接近于净身仪式般的洗澡,再之后他也是在冰冷的湖水里随意泡了一下就算完事,只为了把穿过寿衣以后的不详气息从身上弄走。之前那些都不算是洗澡,现在这个才总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泡热水澡尽管泡澡环境狭窄了些。

    "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穆特低声嘀咕道:"我们这样骗鲁夫的妈妈,她以后知道了真相之后肯定不会高兴的。"

    "那种事情就等以后再说啦,现在是能瞒骗多久就瞒骗多久。"艾尔伯特叹道:"反正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在这之前,拜托你好好扮演[鲁夫]这个角色,行喵?"

    "我来梅尔森石可不是为了这个的"穆特于是又嘀咕道。

    "那你到底是来这里干什喵的呢?"虎人青年于是追问道:"我又没有强迫你参加鲁夫的葬礼,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有必要知道这件事,所以跟你说一下而已。我也从没想过你真的会跟过来喵森石。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突然有这样做的打算?"

    "嗯各种各样的打算。"穆特支支吾吾地答应道:"你知道的我从懂事起就被当作奴隶买到了非洲,从来就不知道猫人族的故乡到底是怎样一副光景。我只是想趁机看一眼而已在一切完结之前。"

    "你这话是什喵意思?"穆特的话引起了艾尔伯特的警觉:"在一切完结之前?什喵要完结了?"

    "不,就是那个比赛啦。"穆特含糊地答道,"在暗黑美式足球超级杯赛事完结之前,嗯。"

    艾尔伯特皱了皱眉头,表示不解:"赛事每年都有,今年的赛事完结以后,明年也还有机会啊。你明明还有无限多的机会可以比赛,为什喵说得好像这就是你人生之中最后一场赛事似的"

    穆特没有回答,只报以一阵死般的沉默。

    老虎想继续追问下去,然而猫人少年自己把头埋进热水里,为了防止猫耳朵进水,还特地用双手捂住耳朵。他在假装听不见。看样子不管艾尔伯特怎么追问,穆特都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了。老虎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然而即使穆特不回答,艾尔伯特似乎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们最近连续地被人追杀暗杀,不仅仅艾尔伯特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那些暗杀者们似乎也在打穆特的主意。真难想象以后的日子到底会变成怎样,或许没有艾尔伯特保护,穆特没过几天就会死在暗杀者的手里呢。

    不管与故土是否有羁绊,人在察觉到即将面临的死亡之前,都会想回故乡一次,看看自己故乡的模样吧。或许现在的穆特,也是怀着此种心情,而来到梅尔森石吧。

    让这样的穆特阴差阳错地装成别人的儿子去瞒骗别人的妈妈,艾尔伯特的心里其实也很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