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768章 裂变之于魔影(五)

    第1768章 裂变之于魔影(五)

    "嗯……?"本以为总算可以结束这场闹剧的夜魔哈里,看到从那名半人兽耳少年的背后冒出一个灰白色影子的时候,不禁有点失望地皱着眉。

    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战斗会这么轻松就完结,所以他也没有特别地感到惊讶。

    这名巨人长得很奇怪,仿佛根本就是又骨质组成之物,却和普通的一副骷髅骨头有着决定性的差别。它浑身都是奇形怪状的骨质犄角,那些角看起来甚至有点像分叉出去的树枝,却锋锐如刀,仿佛他随时翻滚一下都能顺势杀人。它有着一张如同面具般的青年的脸,但那脸实际上也是骨质物,本身并不会有半点表情,其上甚至都没有长着眼睛和鼻孔。而那副面具之下到底是怎样一副狰狞的容貌,无人可知。

    最为奇怪的部分,莫过于这名犄角灰白巨人的下半身。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腿,它从腰部以下开始就是一条巨大而粗壮的脊椎骨般的构造,那东西越往下就越是诡异地缩小,并最终连通着那名半人兽耳少年的背脊,和少年背上原本那骨头"翅膀"连成一体。

    很难想像,如此巨大的物体竟然靠着那样一根脊柱骨,连接在一名少年身上。那巨人的重量仿佛随时都会把少年整个压垮,但巨人却还是那样平稳地伫立在那里,实际上似乎巨人本身就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反倒是地上的少年依靠着白骨巨人的力量才能在地面上活动——就像人偶一样。

    [幻灵暴食之座],以一个苍白色骨巨人的外态,在众人面前现形。

    作为无限接近于神明的灵体,它的存在感是如此之巨大,人们甚至根本不需要额外的情报,就可以直接知道这名灵体的本名。

    "暴食之座……?果然是神座吗。"夜魔哈里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低声嘀咕道:"看来是没有巫女在守护着的神座。寄生类型的神座?这样一来,之前的各种现象就说得通了。"

    "果然是在中午的那场战斗中被寄生了吗……"在远处观战的圆桌骑士凯也低声嘀咕道。

    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确定了,在地面上那个穿着一身骨头盔甲的半人豹耳少年,确实就是豹人少年哈尔。为何哈尔竟变成了这副摸样,实在是个谜。从现在哈尔的样子看来,真正的豹人少年的意识已经被压制住,他目前的一切行动都是被暴食之座操纵着而做出来的。

    不管怎样,不把控制着豹人少年哈尔的暴食之座击败,便无法救出被寄生的豹人少年。

    问题就是,到底该怎样做,才能击败一位神明?

    "呼。"鲜有地,夜魔也发自心里地抖出一个笑意。

    身为魔族的一员,他原本有着他根本无法违抗的命运。但是在那个命运到来之前,他到底又能够抗争到什么地步呢?

    就尽情地试一试吧。

    周围的雷电障壁突然变得薄弱了。

    "先从这里逃出去!"哈里用传心术向犬人少年哈斯基道:"再过五秒,你身后的雷电屏障就会出现一道缺口,那时候就往外面逃,和其他人汇合。"

    "哈里哥哥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汪……"哈斯基战战兢兢地问。

    "用大魔术,当然。"夜魔哼笑道:"想要和神明对抗,不用更为极端的手段是不行的。"

    "可是——"

    "行了,你通知其他人,要他们别试图进来碍事。我接下来要使出的雷电风暴,可不是你们这些常人能够用肉身承受下来的!"

    与此同时,哈斯基身后的雷电屏障也突然削弱到了一定地步,打开了一个缺口。那当然不是因为夜魔哈里的力量消退而产生的缺口,只是夜魔有意而为之,让哈斯基在巨大灾难即将到来之前逃出结界之外。

    "哈里哥哥……"哈斯基看着半空中的燕尾服少年。

    "我知道的。虽然手段会比较强硬,但我会试着不让你的朋友受到重伤。"夜魔说道,同时已经伸展出他的乌鸦翅膀。巨大的黑色羽翼开始被电光染成金黄色!

    哈斯基头也没有回就冲出去了,几秒之内就冲到了结界外,和外面的人汇合。

    "别进去汪!"凯亲王带着他的骑士团准备从结界的缺口冲进去时,犬人少年哈斯基大喊着阻止了众人:"哈里哥哥打算使用大魔术,你们进去的话会被牵连到的汪!"

    "噢?"圆桌骑士凯和他的手下们因为哈斯基的话而犹豫了半秒,而结界那边的缺口也突然堵上了,那个雷电障壁又变回了原本的强裂,驱逐着一切的外来者。

    "果然容不到我们插手吗。"红发圆桌骑士摸了摸他胡子拉碴的下巴:"也罢。就让我们拜见一下,夜魔哈里大人的真正实力吧。"

    "哈里哥哥的封印不是没有完全解除吗汪?"哈斯基跑到夏洛蒂身旁时,不禁担心地问:"现在的他被契约封印着大部分的力量,没法使出全力作战汪。这样子真的没有问题吗汪?"

    "即便如此,夜之王者的力量仍然非常强大——"金发少女看着半空中那个长着金色雷电光双翼的少年,低声嘀咕道:"他大概有自己的想法吧。"

    夜魔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他打算一个人独力和"神明"对决的想法,在场的众人不用故意去猜测都能够看懂。更何况魔术师使用起大魔术的时候是不分敌我,生人勿近的。这种情况下哈里拒绝让他人来援助他,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有某种黑色的雷云在整个战场上聚积,它的范围仅限于被那个雷电屏障的结界包围起来的地方。而哈斯基也看到了,释放这个黑色雷云的正是夜魔哈里。有某种隐隐约约的黑烟从夜魔发着金黄色雷光的翅膀附近冒出来。这个黑色雷云估计正是夜魔哈里发动某种大魔术的准备吧。

    而他的对手,体内寄生着暴食之座的那名半人豹耳少年,则陷入了沉默,仿佛主要的"控制权"已经移交给和少年连接在一起的那名白色巨人。

    而那名犄角灰白巨人手里则凭空变出了一柄巨大的柴刀,那柴刀怪异的形状简直难以形容,仿佛是在柴刀上凭空长出了无数尖角。它的锋利自不用说,其中更加充满了某种无法言喻的恶意,似乎任何人只要被这柴刀砍中一下,马上就会死于非命。

    白光一闪而过,而金黄色的光芒也随之飘动。犄角灰白巨人的巨大柴刀本打算横扫斩击半空之中的夜魔,但夜魔当然也不会原地不动净挨打,他在被击中之前就拍动翅膀一晃而过,巧妙地躲开了巨大柴刀的攻击!

    而那柴刀,实际上是自上而下斜斜地劈落的。虽然夜魔哈里已经闪开了攻击,柴刀的去势却完全没有停止,它就这样劈向地面,咚地一下,在森林里半坚硬的岩石地面上激起一阵波澜!

    然而古怪的事情发生了。柴刀击中地面原本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巨大的伤疤而已,但实际上那附近不仅有着岩土裂解的痕迹,甚至还出现了草木急速凋零的现象!森林里的草木就像是被凭空吸取了生命力似的,原本还绿意盎然的草木,迅速就变成了成片的枯枝败叶,有些树木不仅仅是叶子枯萎,就连它们的枝茎也开始变得硬化灰白,就如同变成了石头似的!

    "石化现象?"在远远观战的夏洛蒂惊呼道。曾经被石化症困扰的金发少女看到这种奇异现象,感触颇深。

    "不,那些草木只是单纯地被抽光了光子,剩下一具没有生命的空壳而已。"圆桌骑士凯答道:"这估计和使用光子过度而产生的石化现象,是完全相反的两种现象吧。"

    "可是——"夏洛蒂皱着眉仔细地观察着那些枯败的树木,看着它们的枯枝烂叶落了一地,而石化了的根茎则断裂、碎散、如同沙子般洒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暴食之座之所以被叫做暴食之座,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吗。

    它的攻击能够吸走光子……吸走生命力!而且暴食之座吸收光子的攻击还蛮横残暴至极,仅仅是那苍白色的柴刀扫过的地方,便全都成为了那副生灵涂炭的惨状!

    "简直就像是煞星的绯红妖刀似的。"金发少女不禁低声嘀咕道。然而她过了两秒之后又自言自语地修正道:"不,性质比妖刀还要恶劣吗。"

    "哈里哥哥,千万别被那个大柴刀打中汪!"哈斯基吆喝着提醒道。

    根本不用犬人少年去提醒,夜魔看到眼前发生的现象,也早已知晓一切。因为对手的攻击是一种极其恶性的抢夺光子的攻击,要是被这种恐怖的攻击打中,即使是身为魔族的哈里,也无法全身而退!

    还得再撑上一段时间吗。哈里不禁抬头看了看半空中那个黑色的雷云。距离他的大魔术成功发动,还差数分钟。在这数分钟之内,即使是全力躲闪也好,哈里也得想办法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