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936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五)

    第1936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五

    巨浪和火墙,朝赛费尔迎面压来。火墙猛烈地燃烧着,它溅射出去的火星甚至把周围浮在水面上的火魅子花籽都点燃,引更为猛烈的火灾,一场浮在水面上的火灾!豹人青年不禁暗骂他的对手的肆意妄为,因为这是贝迪维尔自己的船,因为这是在一个水池里,就可以不计后果地这样做吗?!

    要躲过迎面而来的攻击,实际上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赛费尔只要一头钻到水里面去就行。

    然而这显然是个陷阱。在这个水深不过膝盖的水池里,就这样钻到水里去躲开火焰,也就意味着赛费尔必须以一个极其不利的姿势趴在地面上。这种情况下受到对手的袭击,赛费尔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所以钻到水里去绝对不是正解,正确的应对方法应该是把迎面而来的巨浪连同火墙一起切成两半!赛费尔举起手中黑月神钢长钺猛力一扫,划出的刀锋和巨浪瞬间接触!这就是长柄兵器的好处,因为够长,所以使用者可以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下化解迎面而来的危急,而不用担心被过于接近的攻击伤着!

    哗啦!!大浪朝两边分开,月神钢武器的性质极其特殊,在碰触到物体的瞬间就能产生巨大的动能(实际上是被空间压缩的巨大质量瞬间解压),让这种把波浪一分为二的特殊光景也变得理所当然!

    在把巨浪一分为二的瞬间,赛费尔还在小心戒备着,他原本以为贝迪维尔会躲在巨浪的后面,待巨浪被分开的瞬间伺机攻过来的。然而巨浪后面并没有人,贝迪维尔消失所踪了!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赛费尔脑子之中闪过无数个疑问,仅在不足半秒内。

    贝迪维尔到底上哪儿去了?在从击出巨浪到巨浪被切成两半的这段极短的时间内,他还能跑到哪里去呢?!

    他没有躲在巨浪之后,当然是——

    躲在巨浪之中啊!

    唰!豹人青年想明白的瞬间,狼人青年已经从被分开的巨浪的其中一面突然窜出来,挥舞弯刀袭击赛费尔!弯刀斩击的角度极其刁钻,竟然是从斜后下方向着赛费尔的腋下砍过来的!

    格挡?不,来不及了!黑月神钢长钺因为是长柄兵器,又刚刚被豹人青年用来砍切完巨浪,收手的动作还没有来得及做完!这样下去在赛费尔彻底收回长钺并动手格挡之前,贝迪维尔的弯刀就已经先一步砍在豹人青年的肩膀上了!

    但是——

    嗖!赛费尔按下了长钺的柄上某个按钮,长钺的长柄瞬间收缩,从长钺变成了弯刀!因为重心的改变,他手中的黑月神钢弯刀已经是彻底收招可控的状态,赛费尔于是举起黑月神钢弯刀来进行格挡!

    咚!!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一阵酸麻!因为匆匆地把长钺收缩成弯刀,所以他只能用单手握持这把弯刀,格挡时冲击力都被他的右臂承受下来了,不酸麻瘫软才是怪事!

    "呼。"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贝迪维尔那边本来也应该承受同样多的冲击,他的手臂也理应感到同样程度的酸麻才对。但是贝迪维尔刚才打出的一击实际上是双手握着弯刀来使出的,也就是说他用双手平均地承受了这一击的冲击力,所以他双手受到冲击而产生的硬直远比赛费尔小小一半!

    因此,攻击被格挡下来以后,贝迪维尔的双手还有余裕做出下一波进攻,他挥舞出去的弯刀突然动了插件系统,来了一个反向的冲击波!贝迪维尔也顺势把弯刀的刀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翻转,用锋利的刀刃迎着赛费尔的小腹削去!

    糟糕!这一下不挡下来的话一定会受到致命的重伤!豹人青年意识到这一点,他便强行用左手接过弯刀,用他还没有变得麻痹的手臂,再一次格挡攻击!

    咚!!弯刀与弯刀之间的碰撞,越沉闷!

    因为用左手紧急持刀强行格挡,赛费尔的手臂受到的伤害更为严重了,他实际上并没有办法完全挡下这一击,整个人被冲击震飞了出去,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他知道自己状况不妙,刚落在水里就挣扎着试图从水中爬出,并希望贝迪维尔还没有来得及赶过来。然而天下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好事,赛费尔刚爬起来,贝迪维尔的弯刀的刀刃已经抵在了豹人青年的脖子上。

    "好的,比试完结。"狼人青年面带着微笑说道,不过那微笑之中似乎隐藏着莫大的杀意

    "我认输了喵。"赛费尔叹道:"贝迪维尔先生实在太厉害了喵。光凭现在这副配备,看来我是赢不过你的喵。"

    "我认为刚好相反,"狼人青年收回弯刀,"你太过依赖于自己手上装备的性能了,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没有好好观察战况,也没能合理利用战场上能使用的一切,帮助自己取得胜利。"

    "是喵。"赛费尔不禁瞥了一眼已经被贝迪维尔搞得一塌糊涂的浴池。因为刚才的巨浪,浴池的水被掀掉大半。浮在浴池水面上的零零星星的火魅子花籽也仍然在持续燃烧着,它们在数秒之后火势才开始减弱。而原本是冷水的浴池,则变成了热水,甚至热得有点让人难受

    "不过明天的比赛场地上可没有如此便利的水池可以利用。"贝迪维尔咧嘴一笑,向赛费尔伸出手,想扶豹人青年起来。

    "确实,"赛费尔没有直接爬起来,坐在水池里,低声问道:"贝迪维尔先生,请对我说句实话喵。明天我和老爸的比赛,我的赢面有多大喵?"

    于是贝迪维尔就实话实说道:"如果你还是现在的你,如果你的装备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突破,让帕拉米迪斯那家伙大吃一惊的话,你的胜率应该无限接近于零吧。"

    "我想也是喵。"赛费尔抓住贝迪维尔的手,试图从水池中爬起:"不过——"

    然后他冷不防就使出了一招背摔,把放松警惕的贝迪维尔整个摔了出去。

    "嗷!"狼人青年头先着地,出一声低嗥。

    "我也可以很奸诈的喵。"仿佛恶作剧成功般,赛费尔得意地笑道。

    "你小子!"贝迪维尔从水中爬起,报复似的冲过来一个扑击!

    "啊哈哈哈哈!"两个人开玩笑般在水池里扭打起来。

    刷——然而这个时候也有谁打开了澡堂的大门,刚好看到两个大男孩只穿一条裤衩,在水里摔跤的光景。

    "呃。"帕拉米迪斯本想在睡觉之前好好洗一个澡,把身上的汗味弄走。然而他刚踏进澡堂的瞬间就看傻眼了,几乎变成石像般僵住:"你们噫?!"

    "噢,老爸——"赛费尔从水里爬起:"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子的喵。"

    "我们刚才只是在比试,然后就从用武器比试变成用拳头比试。"贝迪维尔也尴尬地试图解释道。

    "噢,当然,我懂的,我当然懂"豹人战士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嗯,年轻人嘛,精力旺盛一点,很,很正常。我也不是那么不开明的家长,你们之间的事,呃,我当作没看见,你们继续吧——"

    然后他就一溜烟地跑掉了,仿佛封魔手镯的限制已经解除,跑得惊人地快。

    "欸"赛费尔的脸色变得煞白:"老爸怎么会在奇怪的地方突然误会了喵。"

    "你好意思说吗?"贝迪维尔白了一眼只穿着裤衩又浑身湿透的赛费尔,又瞄了一眼处于同样境遇的自己。按道理他这时候应该笑得肚子都弯了的,但是他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我去跟老爸说明一下喵。"赛费尔郁闷地爬出浴池。

    "不,你去跟他说这事只会越描越黑。我去跟他说。"贝迪维尔也爬出浴池,随意收拾了一下自己已经湿透了的衣服。

    几分钟后,换了一套干爽的衣服,身上却还冒着水气的贝迪维尔,找到了帕拉米迪斯的房间。

    "噢,是小贝迪啊。"大猫开门的时候还刻意回避着贝迪维尔的目光。

    "你刚才看到的真的是个误会。"贝迪维尔也没有跟帕拉米迪斯绕圈子,一上来就直说道。

    "当,当然啊,只是个误会而已。"帕拉米迪斯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虽然你们刚才在水池里几乎一丝不挂地扭打着,看起来却很开心"

    "拜托了,别胡思乱想!"贝迪维尔几乎吐血了:"你也知道,我已经是有老婆和孩子的男人了,怎么可能会看上赛费尔那种小鬼呢!"

    "你[曾经]有老婆和孩子。"帕拉米迪斯纠正道:"然后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我知道的,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寂寞"

    "混账!"贝迪维尔不禁怒了。

    "还有,我家的赛费尔可个大帅哥,被看上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帕拉米迪斯又固执地说。

    贝迪维尔吐了一口老血。然后他受不了了,手中的黑月神钢弯刀出鞘:"喵的,解释再多也没用,看来我还是把你砍死算了!"

    "哇哦,灭口啊,好可怕!"帕拉米迪斯退后几步。

    "没错,我要就这样把你灭口,然后我就可以继续回去和赛费尔愉快地玩摔跤,做的事情了!"贝迪维尔自暴自弃地怒骂道。

    "噗"然后帕拉米迪斯就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那样,突然豹笑起来。

    "哇啊哈哈哈哈哈哈!逮到你了!"

    "你刚才那些全都是演技,对吧?"狼人青年收起武器,额角上冒出的青筋却一直未有消散,反而更为明晰。

    "反正你就是那种特别开不起玩笑的类型,偶尔捉弄你一下特别好玩。"大猫笑道:"哎哟不行了,我的肚子好疼,眼泪都快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啧。"

    "不过大叔我总算是放心了。"帕拉米迪斯竭力收起笑容,这反而让他的表情变得极其滑稽:"看吧,即使没有了对你的任何记忆,赛费尔他们还是能够和你好好相处。兽人是很纯粹的生物,他们曾经是你的朋友,他们以后也一样会是。即使是现在的你,也从未曾放弃过与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崔斯坦重新做朋友,不是吗?"

    贝迪维尔报以一阵沉默。

    "你真是多管闲事啊,帕拉米。"良久,贝迪维尔才开口说道。

    "或许吧,小毛球。"帕拉米迪斯咧嘴笑道:"不要把一切都藏在自己心里。去跟他谈谈,小贝迪。他也许已经记不起你了,但他一定能读懂你。"

    "我考虑一下"狼人青年略带尴尬地回道。

    "话说回来,"帕拉米迪斯搔了搔自己的背脊,"澡堂都被你们毁掉了。你这船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洗澡的吗?"

    "我的舰长室有私人浴室,你可以在那里洗。"贝迪维尔没好气地说:"洗完之后我在床上等你哦。"

    "洗澡可以。其他服务就不必了谢谢。"帕拉米迪斯满脸滑稽地拒绝道。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