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1994章 战炼之于晨曦 (二十九)

    第1994章战炼之于晨曦二十九

    "只能换二军上去了。 "雷德利奇趁机提议道:"至少得把攻防线的换掉,让主力歇一会儿。"

    希洛玛摇着头:"不行。只有古斯塔能够安全地传球给我。二军的人传的球都有破绽,只怕一瞬间就会被托尔那个家伙乘虚而入。"

    没错,精灵王子托尔的闪电战术仍然是个巨大的威胁,他身手过人,速度还快得难以想象,传球上的半点破绽都会被他捕抓到,然后乘虚而入。从中锋到四分卫这个最初的传球步骤是很关键的,不成熟的传球只会让战况一瞬间急转直下。

    "我,我还能上场。"古斯塔在其他医务人员的帮助下一边换着绷带,一边打止痛针和处理胸前裂开的伤口:"哪怕再来两个回合也好,仅仅是传球的话,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们又"艾尔伯特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希洛玛。

    四分卫没有直接回应艾尔伯特的质问,只用一种"不这样做又能怎样?"的眼神盯着虎人青年。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斯芬克斯队处于绝对的危机之中,估计不这样做就会输掉比赛吧。如果连现在这个属于斯芬克斯队的进攻回合都抢不到分,那么接下来属于苏丹队的进攻回合里他们就会打得很吃力,光是防守苏丹队那个散弹枪阵型就会筋疲力尽。

    "混账"艾尔伯特忍痛从板凳上爬起来,冰袋跌落,尾巴还有点刺痛的感觉,然后一阵酸疼也从他屁股开始向背脊、向大腿内侧蔓延,让他浑身难受。然而他咬紧牙关道:"我、我也上场。"

    "真的可以吗?你看来伤得不轻。"希洛玛冷笑道。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艾尔伯特额角的青筋仿佛要爆裂。

    而在另一边,精灵们的休息区内。

    "那边的情势还真是不妙呐。"伊文若有所思地说道。有鹰眼术的他根本不需要什么望远镜,从这个距离就能轻松看到那群兽人们的情况,哪怕是隔着休息室的一堵墙。

    "有那么不妙?真有点对不起他们呢。"托尔王子尴尬地一笑。

    精灵们的听觉实际上可以听见整个球场范围内的声音,对面休息室的对话本应也能听见的。不过苏丹利箭队的休息室构造有点特殊,有着额外的隔音保护,一方面是为了让苏丹队的球员们在休息室里能不受外界干扰好好休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贯彻精灵们那份"无聊的高尚",因为他们认为偷听对手的作战行动是一种卑劣的行为。

    所以,实际上,艾尔伯特在斯芬克斯队的休息室里疼得哭天喊地,苏丹队的精灵们也不可能听见的。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伊文倒是把一切尽收眼底,他看到艾尔伯特疼得整只老虎跳起来的那副光景,也是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

    "稍后让人把精灵们使用的疗伤药膏给[世界变革者]送去,算作是补偿吧。"托尔王子又说。

    "不,看样子是用不着了。"伊文凝视着远方,冷笑着说:"那只老虎还在活蹦乱跳,看样子是打算再次上场比赛。"

    "让人惊异的韧性。"圆桌骑士托尔从板凳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真不愧为[世界变革者],忍痛上阵实属可敬。那么我也要加把劲了。还差一点,就能完全破解他的[沙暴神行]。"

    伊文没有回答。有时候他觉得这些精灵们实在太天真了,天真到可笑的地步。但他碍着情面没有说出来。

    "要我参战吗?"半龙青年又问。

    "你不要上场。"精灵王子托尔却说:"这是苏丹利箭队与沙暴斯芬克斯队的比赛,要赢他们就必须用苏丹利箭队的正式队员,堂堂正正的赢。不这样做就没有意义了。而且我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赢"

    托尔说了一半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仿佛是在等伊文回答。伊文眯起眼睛,所有所思地接上道:"而是为了测试新的[世界变革者]的器量,不是吗?"

    圆桌骑士托尔点了点头。

    (所以说这群精灵实在太天真了。)

    暂停时间结束,再一次开始比赛。

    "呜嗯"艾尔伯特站在队伍中,尾巴的根部还一阵胀痛难受。只是站着就这样疼了,跑动起来的时候估计会更疼。

    "真的没有问题吗?"一旁的穆特担心地问。

    "死不了人。"艾尔伯特咧嘴道。这种时候是越去在意伤口反而越疼,不去想就好了。

    "可是刚才冰袋有水流进去湿了一片你不用把内裤换掉吗?"穆特还在那里唧唧歪歪的。

    "吵死了!"艾尔伯特在猫人少年的脑袋上敲了一拳。

    不知道事情原委的肯定会以为这两个家伙在讲相声。

    艾尔伯特这时候白了希洛玛一眼,因为他看得见四分卫希洛玛眼中的笑意。这次进攻一样是没有计划的,至少希洛玛没有跟艾尔伯特说明过任何进攻计划,任由虎人青年随机应变而行事。

    "话先说在前头,"艾尔伯特于是道:"不用在意我。这种小伤不痛也不痒,一点都不会妨碍我持球奔跑。你认为情况合适的话就传球给我好了。"

    "这种事情我自会判断。"希洛玛答道。

    又或者说传球给艾尔伯特就是唯一选择了。中锋古斯塔以及攻防线球员们的体力消磨得那么严重,再让他们强行突破也没有用,有些事情并不是靠意气就能改变的。就连苏丹队那边也大幅换人了,攻防线的球员么全部换成了二军,刚上阵的球员个个精力充沛,他们组成的人墙更加牢不可破。

    接下来的比赛马上就会变成艾尔伯特和托尔的正面交锋吗?只希望[神隐]不会再一次失灵,让艾尔伯特陷入麻烦之中。

    开球!古斯塔把球精准地传到希洛玛手中,而精灵王子托尔却没有冲过来抢球。估计是早已知道古斯塔和希洛玛二人完美的配合,闪电突袭的成功率太低,所以托尔宁可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比如防范艾尔伯特突然的跑攻。

    "嘿"然而刚拿到球的希洛玛突然狡猾地一笑,高高跃起!

    与此同时,仿佛早就和希洛玛有过约定似的,斯芬克斯队的三名外野接球手都同时奔跑出去,如同离弦的箭!

    这是散弹枪战术!这玩法并不是苏丹利箭队的专利,斯芬克斯拥有几名优秀的接球手、四分卫希洛玛的炮弹式长传又十分有利,当然同样可以使用散弹枪战术!

    "盯防!"四分卫托尔简短而有力地下令道。苏丹队应该早就研究过斯芬克斯队,知道斯芬克斯队可能拿得出来的战术,所以他们并没有对希洛玛的散弹枪战术感到太吃惊,而是迅速而有效率地行动,阵地中一下就分散跑出去三名精灵球员,一对一地盯防着斯芬克斯队派出去的外野接球手!

    "呼。"然而在半空中准备落下的希洛玛一阵冷笑,抛手做出一个长传的动作。

    精灵们以为希洛玛已把球投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希洛玛离手瞬间的那片空中。他们以为球会以某种超高速度飞驰而出,然后以三名外野接球手其中一人的奔跑方向飞去,好让接球手接住!

    实际却不然!没有球!没有球擦破空气的声音,也没有球的踪影,更加找不到它飞行的轨道!

    精灵们对自己的视力和听觉都有着绝对的自信,但不管是怎样自信,人总有怀疑自己能力的一瞬间,更何况在这种混乱的、瞬息万变的球场上!他们根本没有把思维放在原点上,还以为希洛玛有什么独特的超高速传球能力,可以突破他们视界的捕抓极限,把球传到外野接球手手中!

    然而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希洛玛其实没有传过球,球一直都在他手上!

    "别被骗了!回防!"精灵王子托尔是唯一一个用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的人。

    然而已经太迟,希洛玛落到地上,马上就和攻防线一起向前推进发力,斯芬克斯队的兽人们如同洪水一样涌向毫无防备的苏丹队!

    兽人们每一个的体能都比精灵们稍微优秀一些,之前的比赛里精灵们能用人墙挡住兽人们的进攻,完全是因为他们动员了更多的精灵当作人墙,攻防线在人数上占据了优势。

    这次希洛玛用一些小手段引开了其中三人,精灵们用作人墙的人数就相应地减少了。而且精灵们刚刚才从愣定之中恢复过来,根本都没有站稳,被斯芬克斯队的突袭搞得措不及防,他们的人墙瞬间就被冲散了!

    "嘿哈!"希洛玛抱着球从人墙背面跃过,一瞬间就跨越了苏丹利箭队已经溃散的攻防线!

    "休想从这里过去!"虽然其他人都倒下了,精灵王子托尔却仍然屹立不倒,他挡在希洛玛身前!

    希洛玛搞了这么多的小手段,就是为了攻破苏丹队的人墙,就是为了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狠狠地推进,他又怎么可能因为托尔的阻拦而罢休,又怎么可能甘愿推进那区区的几码就止步!

    所以,虽然身手技术都远不如他面前的圆桌骑士,四分卫希洛玛仍然迎难而上,朝托尔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