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237章 黑暗森林 (一)

    第2237章黑暗森林一

    一个世界的人,永远无法明白另一个世界的人之想法。

    回声在萦绕。

    [亚瑟?亚瑟??]

    (是谁在叫唤?)

    [亚瑟,撑住点,马上就会好的——]

    (头好晕。什么都看不见。)

    [别在我面前死去!]

    (你到底在说什么,贝迪维尔。)

    [那个女人,她不值得。]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贝——)

    (等等,你到底是)

    (谁?)

    "嗯?!"

    亚瑟突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周围是一片昏暗的丛林。四处是泥土和树木的气息,隐约有微风从外面穿来。而世界在摇曳。因为他身处于马车之上。马车载着刚才熟睡中的亚瑟进入一片树林。

    这是怎么回事?他身在何处?为什么前一秒他还在彭赞斯的小旅馆的床上睡着了,下一秒他竟然就坐在这种马车上,往森林进发?

    骑士王紧张地看了一眼周围。大白狼贝迪维尔就在他身旁似睡非睡地趴着,试图在马车后厢那不怎么舒适的硬地板上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休息。看贝迪维尔这副放松的姿态,再看看自己身上完整无缺的装备,亚瑟知道自己并不是受到袭击。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晃神了吗?他的记忆之中似乎出现了断片,他完全不记得从彭赞斯港那个小旅馆里睡着之后,一直到现在从马车上醒来的这段期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亚瑟从车厢之中探头而出,问前面赶马的车夫。

    "哈?先生你是睡糊涂了吗?我们正赶往曼切斯特啊。"车夫是一名农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有很重的爱尔兰口音,而且发音相当之含糊,一听便知道是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下等人。

    "等等,曼切斯特?为什么要去曼切斯特?从彭赞斯去伦敦不是要经过普利茅斯吗?去曼切斯特明显是绕远路了啊?"亚瑟越听越混乱了。这马车到底想载他到哪里去?

    "先生你真的是睡糊涂了。彭赞斯是什么鬼,我们现在是从爱丁伯尔格去曼切斯特的途中啊。你看,前面就是黑森林了,穿过这片树林和山脉,很快就能到达曼切斯特。"车夫的语气中略带了半分嘲讽,但当然他并不敢正面去嘲讽亚瑟这种贵族打扮的公子哥儿:"先生,外面风大,您还是先回车厢里去吧。让头脑冷静一下再说。"

    "哼"亚瑟知道没法从这个车夫口中问到什么,便重新缩回车厢之中。他试图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却发现这种整理毫无助益,他的记忆确实是断片了,上一幕他还能记得的是自己身在彭赞斯的小旅馆里,下一幕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身在去往曼切斯特的车厢之中。这段期间他自己到底干过什么?时间又过去了多久?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贝迪维尔还在睡觉,或者至少是在试着睡觉。这笨狼对刚才亚瑟和马夫的争执无动于衷,显然是习以为常?不管怎样,现在跟贝迪维尔说话并不是个明智之举,有第三者在的情况下,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人狼贝迪维尔是不肯开口说话的。

    黑森林吗。他以前好像在哪里听说过,隐约有这个印象。但是在哪里呢。亚瑟完全记不起来了。

    没有办法之下,亚瑟只好安静地坐下来,在车厢内部忽明忽暗的煤油灯的照耀之下,用干布擦拭着他的炽天使之剑(的剑鞘)。虽然心里充满了疑惑,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办法开口问自己的同伴,只能等到穿过这片黑森林,到达曼切斯特,找到旅馆落脚之后,再详细问个清楚了。

    亚瑟的目的就是终结英法之间这场无意义的战争。当今英格兰由年仅七岁的幼王亨利六世"统治"着,但明眼人都知道亨利六世只是个傀儡王,真正操纵着一切的幕后黑手是沃里克伯爵,理查德比彻姆。如果亨利六世陨落,沃里克伯爵被消灭,当今的英国将陷入无王无主的极大混沌之中,而法兰西将会得到短暂的和平。这就是亚瑟的计划。

    如果圣女贞德,也就是格林薇儿,致力投身于法兰西解放战争之中,不愿意跟亚瑟回去九百年前他们本应存在的原世界之中,那么亚瑟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这场战争从其根源处彻底瓦解。

    没有人侵略法国,英法之间的抗战就无法继续。无法继续,统领着军队走在战地最前沿的圣女贞德,也就无法被成为战争英雄。法兰西只要取回失地就好。但法国贵族们必然不会放过英国内乱这个最佳时机,会试图攻占英格兰。但贞德带领法国人民打的,是一场保卫国土的战争,而不是侵略战争。以她不喜杀戮、爱好和平的性格,她一定会从前线上退下来的。

    到了那个时候,贞德就会意识到,她的历史使命已经完结。而她,并不属于这个疯狂的时代。

    在亚瑟的认识之中,法国佬可是很野蛮好战的,被入侵了就会想打回去,即使自己国力早已大大衰竭。这群没救了的法国佬想反攻并侵略英国,必然会再次借用"圣女"的名号,给贞德套上一个大义的名分,让她成为侵略军的领导者。而贞德必然不会答应,她无处可逃,却又必须得逃。

    到了那个时候,她就会乖乖地跟亚瑟回去九百年前的大不列颠——

    至少亚瑟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

    "嗷"伏在金发少年身旁的大白狼,耳朵突然动了一下。

    外面响起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马车已经进入了那片所谓的黑森林。

    "贝迪?"还在闭目养神兼整理思绪的亚瑟,听见大白狼在叫唤,便睁开了眼:"干什么?外面有什么吗?"

    贝迪维尔此时已经爬起来,用爪子抓着车厢的木板墙,似乎想从这里出去的样子。

    "等等什么?在这里?"亚瑟虽然看懂了大白狼的意图,却又是一阵愕然:"我们不是要去曼切斯特吗?"

    大白狼对着亚瑟摇头。他们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去曼切斯特,而是乘马车赶往曼切斯特的路上,来到这片黑森林。

    黑森林里似乎有什么,成为了他们此行之目的。但亚瑟记忆的断片严重,完全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了。只能等下马车之后,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再好好问问贝迪维尔和默林。

    "对不起,就在这里下车吧。"亚瑟探头到车厢外,对车夫道。

    "什么?!"车夫愣了一下。

    "我是说,我要在这里下车。同样的话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亚瑟用强硬的语气对那名车夫说。

    "先生,你是认真的吗?"车夫似乎完全没有让马停下来的打算,依旧用鞭子策马行进:"大晚上的走在黑森林里无异于找死。用马车在路上奔走的话还好,被袭击的情况会比较少。但要是你下车的话——"

    "我就是要下车,用不着你担心。"骑士王哼道:"害怕的话你用不着等我回来,直接驾驶马车离去即可。没有人会责怪你的。"

    "可是,公爵说过——"车夫还想说什么。

    "我不管公爵对你说过什么,此时你只管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亚瑟本来还想查探一下这名车夫说的公爵是谁,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闲余,还是催促车夫赶紧停车比较好:"这枚银币你拿好,然后赶快停车放我下去!"

    "好,好吧。"车夫低声嘀咕道,一拉马儿的缰绳,让车速降了下来:"这真是一次糟糕的旅"

    嘶嘶嘶嘶嘶!!——被勒紧缰绳的两匹马在嘶鸣,声音掩盖了车夫的抱怨。它们是受到外力阻止才不得不停下来的,实际上亚瑟能够清楚看出马儿们的不情愿。即使不情愿地嘶叫着,马儿也因为恐惧而不敢发出过大的声音!

    也难怪的,这个黑森林里似乎真有些什么东西,邪恶的东西,让人或兽都巴不得赶紧逃离此地。路况良好,马在狂奔状态下逃离这个黑森林并不困难。但要是马车停下来了,它们知道自己处身于险地,所以才显露出万分的不情愿。即使人都能清晰感觉到这片森林中隐藏着危险了,比人感觉敏锐得多的兽,面对这隐藏在黑暗中的位置危险,只会更为恐惧吧。

    "就是现在!快点!"仿佛在害怕着什么,车夫这时候甚至没有余力去对亚瑟说敬语了,只想赶紧催促这名作死的金发少年下车。

    亚瑟也懒得去和车夫理论什么,带着贝迪维尔纵身一跃,瞬间就从车厢中跳下。

    他落在的是泥土地,结实,微湿但不打滑,走在上面相当稳固,正是马车行进的好条件。周围除了森林的风声和草木的气息外,还隐约回荡着一股鲜血的腥味。这林中要么潜伏着猛兽,要么有别的性质更为恶劣的东西。总之它极其嗜血危险。

    "那么,祝你们好运。"车夫果然不想久留,才刚看见亚瑟和贝迪维尔下车,马上就再次策马扬鞭,让马儿飞奔起来。马车在几秒之内就抛下了这一人一狼,瞬间远离了。

    "汪哦!"大白狼吼了一声,往公路右侧一条林间小路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