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353章 迷踪之于绝地 (十四)

    第2353章迷踪之于绝地十四——

    醉生梦死——

    萨博眼珠子一转,打量着环境。这地方他认识,这里就是丹尼尔的家。昨天丹尼尔喝醉酒后,还是萨博负责把他送回来的。

    "这是你家吗,老板?"明明知道答案,萨博还是装作不知情地问。他必须这样,不然他昨天从丹尼尔家中偷了一百金币的事情就要露馅了。

    "算是吧。"丹尼尔简短地回道:"手术很成功,你小子活过来了。不过那位黑医可不打算收留病人,所以我们被赶出来了。我本打算送你回家,却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只好暂时把你带到这里安置。"

    "嗯。"灰兔人青年试图从沙发上爬起,但腹部很疼,他马上就放弃了:"打扰了但我得回家去我母亲在等着"

    "我确实该送你回去。"白银骑士少年从椅子上站起。现在只是早上八九点左右,正常情况下不管是萨博还是丹尼尔都应该在艾尔森堡里值勤,才不可能回自家偷懒。但萨博似乎误会了什么,以为自己晕过去之后又是手术又是来回移动,已经过了好久。

    "其实不急,你也用不着爬起来。"丹尼尔于是说:"只要你意识保持清醒,并默记着你家的位置,我就能找到对应的坐标,用传送术带你过去。"

    "那么,"躺在沙发上的灰兔人青年伸出一只手:"承蒙照顾了。"

    "真是个急性子。"丹尼尔也坐在沙发上,扛着萨博,哼道:"好吧,集中精神,要开始传送了。"

    "哈哈哈。"萨博苦笑:"等到我家后,一定把你介绍给我母亲认识。虽然已经上了年纪,她也仍是个大美人。"

    "对。"丹尼尔不感兴趣地说,也开始集中精神,进行传送。

    嗖!——

    传送术效率实际很高,同城的传送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扛着萨博的丹尼尔,前一秒还在自家客厅中,下一秒就来到了萨博的家门口。

    "等等,"在丹尼尔的搀扶下,兔人青年掏出钥匙,有点艰难地开着门。

    "妈,我回来了。"他推门进去的同时也喊道,"我受了点小伤,我的同事上司把我送回来的。"

    没有回答。

    "她有点怕生。"萨博苦笑道,"自从得病以后身体越来越弱,性格也孤僻起来。请饶恕她的无礼。"

    "母亲总是值得被尊重的。"丹尼尔意味深长地附和道,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即使令慈不愿意接见我,我也完全能理解。"

    "哈哈哈"萨博尴尬地笑着,推门而入。

    然而客厅空无一人,至少丹尼尔并没有看见任何人。

    "妈。"萨博却似乎看到了什么似的,对着那个小小的客厅一侧的小饭桌说道:"怎么都不跟人打招呼呢。这位是丹尼尔先生,我的上司。"

    那里明明没有人。丹尼尔的眉头皱了一下。

    "对不起,她总是这样。"萨博又继续说,"生病的时候全身都在疼,然后就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了,哈哈哈哈"

    但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啊?丹尼尔更为困惑了。最初他还以为那里有鬼魂还是什么的,但明显不是,因为潘托拉肯王家三侍女的灵体就跟在他身后,同为灵体的话三侍女早该看到什么,并向他报告了。

    三女鬼什么都没说,也就代表,那里确实什么都没有,就连鬼魂都没有。在那个饭桌旁边的,只有空气。

    "早餐就只吃了这么点?你这样可不行啊,妈。"然而萨博正在对着空气说话,仿佛那边的空气之中也有什么正在和他聊天似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嘟——嘟——嘟!!

    丹尼尔裤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他之前就把手机设置成静音,现在这玩意突然震动起来,差点吓了丹尼尔一跳。

    "电话?"

    "嗯。"丹尼尔顺手去摸自己的裤袋,"抱歉,先把你放在沙发上好吗,我去接个电话。"

    "当然了。"萨博道,在丹尼尔的搀扶下,到一旁的破旧沙发上坐下。

    "是谁?"丹尼尔退开几步,甚至连看来电显示的空闲都没有就问道。

    "我相信你已经大致明白了什么,丹尼尔先生。"电话那头的人,一个沙哑的、似乎是处理过的声音,上来就说道:"如果你是个明白人,请不要作声,冷静下来,到屋外去,我们再谈。"

    "但你到底"丹尼尔瞥了旁边的萨博一眼,兔人青年还在对不远处他的"空气母亲"对着话,这有点诡异的场景甚至让丹尼尔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他也没有多想,就做出一副信号接收不良的模样,自然地走出屋外,压低声音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你所见那样,那间屋子里只有萨博先生一人。"电话那头的神秘声音继续说道:"他的母亲其实早已不在。"

    "哈?!"

    "就在一年前,就在他还努力为母亲凑钱治病的过程中,其实他母亲就已经因为OODT第四期的病变影响,多重器官急性衰竭而死。"神秘的声音缓了一下:"从那时候起,他实际已经是个孤儿了。"

    "但是!"

    "萨博先生无法接受他母亲的离去,以此才会产生幻觉。这一年来他一直是这副状态,与空气对话,幻想着他的母亲仍在人世,并以为只要努力就有机会治好母亲的病。"

    "怎么可以这样!"丹尼尔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

    这也太残酷了!

    "他的希望并不是真正的希望,他从一开始就抱着如同泡影般的虚假希望,并以此活着。"对方继续说:"但是已经够了,真的够了。是时候让那个蠢货从虚假的美梦之中醒来了。"

    "等等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干什么?"

    "果然是聪明人,理解得真快。"对方哼笑道:"你也看到了。他努力赚钱,试图治好已经不存在的母亲的病,但他这样下去,只有自灭一途。如果你真的珍惜你的部下,如果你真的把他当作朋友,如果你还打算救他的话,就想办法让他知道真相吧。

    绝望也许会毁掉他的灵魂,但他的肉体会得救。

    他想办法提供的营养品,他为他母亲高价买来的延命的药物,如果让他自己服用的话,肯定会让他多活一段时间罢。

    给他足够的钱,去做那个手术的话,他的病也一定能治好罢。

    但如果他拒绝治疗,把一切都给他那早已不存在的空气母亲,他必然无法得救。"

    "你要我毁掉这一切?毁掉他的梦想?"丹尼尔战战兢兢地问。

    "是的。"对方道:"对他最大的残酷,也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人必须先活下来才能追寻梦想,对不?"

    "哪怕原本就不存在梦想可以追寻?"白银骑士少年长叹了一口气。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幽影行者那句"与绝望和睦共处"的真正意义。

    这的确,太绝望了。

    "知道了,妈。你不要这么啰嗦啦。"屋内还不时传来萨博的自言自语,他在和幻觉,和空气对话中,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其实早已不在人世。

    天真的家伙。乐观的家伙。

    本来以为除了他弟弟以外,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值得他去在乎了,丹尼尔此刻却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疼。幽影行者还告诫过丹尼尔,劝他不要对自己的属下感情用事。但他真的能够办到吗,看到这一切之后?

    "只管告诉我怎么做。"丹尼尔低声问:"既然你会以这种方式联络我,证明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我确实有。"电话那头的神秘人答道,声音有种越发沙哑的感觉:"穿刺公爵的武器[死亡荆棘],实际上是可以斩断梦境的魔剑,一种[因果律武器]。没有人知道穿刺公爵是如何得到这把剑的,也没有人知道它真正的用途,除了我。"

    "说重点。"白银骑士少年不耐烦地说。

    "用它的最低输出击中萨博先生,就可以削弱他的精神力——削弱他的[绝对领域]。多次命中之后他就会陷入昏睡,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然后你对睡着的他说话就好。告诉他真相,让他的梦想破灭就好。只有在熟睡之中,他才会看清真实。"

    "这么简单?"

    "试试也无妨,不是吗?"对方却说,然后迅速地切断了通信。

    丹尼尔板着脸,一时间不知道是否该去相信这种陌生人的建言比较好。可是,萨博的情况确实不乐观,这家伙再不从虚妄的梦想之中醒来,他的身体会先一步崩溃。

    这也是为了他好,才毁灭他的希望。

    这是为了他好

    丹尼尔拿起光剑,试了一下。当它被调整至最低输出时,死亡荆棘的剑刃变成了一道微弱的光束,微弱到连焦灼伤害都没有,几乎是无害的。它能做到的,仅仅是在丹尼尔的手掌上留下一种几乎看不见的黑色痕迹,可能是他手掌表皮上的油脂局部碳化而产生的。至少,丹尼尔不用担心这种输出的光剑会弄伤萨博。

    这柄刻有骷髅头的,造型邪异的光剑,说白了就是一种咒术的辅助器具,能对其破坏过精神力的目标,施放咒术吧。

    [言语],或者说是[真言],或者说是[命令],或者说是[令咒],有时候仅仅是说出口,就能让一个梦想破灭。

    不管是被善用还是被恶用,言语的力量一直是如此之可怕。

    "萨博。"拿着[魔剑——死亡荆棘]的丹尼尔,缓步走进屋内,"我们来谈谈。"

    "怎么了?"正在和他不存在的母亲交谈的虎人青年,好奇地转过身来。

    丹尼尔手中的光剑已经在萨博的胸前,刺了好几下。

    "欸?"没有感觉到痛楚,却突然觉得很困,萨博竭力不让自己的眼皮合上:"这是?"

    没有用,他几秒内就从清醒转为熟睡。手术过后刚醒来不久的萨博,不仅仅是身体,就连精神都格外虚弱,哪里能抵抗住死亡荆棘的连续精神削弱攻击。

    "萨博。"丹尼尔凑到兔子的身旁,低声说:"醒来吧。认清事实吧。你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哪怕你想她活着,哪怕你想救她,她也不在了。"

    "不!"睡梦中的灰兔人青年,还在顽固地低声呢喃着。那梦呓让他看上去相当痛苦的样子。

    "人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否则便无法前进。"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萨博边做噩梦边哭泣:"啊啊啊啊不要啊妈妈妈妈她还能救活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就见死不救啊!是钱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啊!你们这些医生真的有医德吗?!"

    然后他的喊叫逐渐转变为嘟哝,越发浑浊,越是哽咽,无尽的痛苦在那悲泣之中凝固。

    "我还没能为她做点什么我还没能给她幸福的生活怎么可以就这样"

    "她走了,你还活着。"丹尼尔低声诉说,热泪也缓缓从他脸颊上滑落:"所以你,一定要活得更好。哪怕失去了希望,哪怕失去了光明,都绝不能让她在另一个世界看到,在人间受苦的你。"

    人死了就是死了,不会感受到什么,也不会有什么鬼魂幽灵留下。但丹尼尔就是要这样说,不仅仅是为了让萨博知道,也是为了让自己坚信——如同一种信仰般去相信。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成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