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593章 绝胜之于王骑 (四十八)

    第2593章绝胜之于王骑四十八

    [神隐]状态下的艾尔伯特,"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整个世界上的人都感觉不到、听不见、看不到他。

    虽然看不到,但铁面人九号早已熟记住[神隐]前艾尔伯特的位置,而且还是零距离的攻击,这一击按道理说不可能打空!

    然而——

    艾尔伯特另外六个分身从后面施加过来的推进力,突然消失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艾尔伯特在那一瞬间就把那些分身取消了!然而对面的推力消失,大不列颠骑士队这边的推力却没有消失,分身们消失得那么突然,大不列颠骑士队的后卫们来不及刹车,依旧面朝艾尔伯特的方向猛推!结果这一群人开始全部往前倾倒(对于艾尔伯特而言就是面朝天地往后倒)!

    轰隆!!虽然是一群人倒地那样普通的事,它的声势却出乎意料地巨大,简直犹如山崩地塌!

    "球呢?!"铁面人九号率先从人堆里爬出来,敏捷得就像一道闪电。他刚才那一击要是成功的话,应该能够赶在艾尔伯特倒地之前把球从虎人青年的怀里击飞,这飞出去的球如今应该还在半空中!只要铁面人九号及时冲过去把球夺走,这场比赛的胜负就有了定数!

    然而,球没有飞走,它不在半空中,哪里都找不到!

    铁面人九号转头朝人堆里看了一眼。球竟然还在艾尔伯特的怀中!老虎的右手没有因为攻击而瘫麻,竟然还有力气把球抱住!

    铁面人九号最后瞄准艾尔伯特右臂尺神经的一击,落空了!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老虎使出[神隐],同时解除了自己的分身,并且让手臂轻微地挪了一下位置!这明明只是微不足道的操作,却导致亚瑟王瞄准艾尔伯特右臂尺神经的精准一击错了位,没能把老虎的右臂打瘫!攻击应该是落在了老虎手肘的护具上了,那护具碎裂并刺破虎人青年原本已经受伤的手肘,那里的绷带上弥漫着一片猩红色!

    "拼死保住了球呢。做得好。"骑士王低哼道。

    "第二档!斯芬克斯队前进三码!"裁判吹响哨子宣布道。

    消耗了庞大的体力,甚至让身体进一步受伤,换来的才是区区三码的距离吗。总觉得亏大了啊。艾尔伯特试着从地上爬起,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使不上劲,左臂也还在瘫麻的状态中,能用的只有损伤流血的右臂。

    真是糟透了。

    可是为什么呢。情况变得如此恶劣,他的心里却没有浮现出之前那种挫败感。

    是穆特之前的一席话,拯救了他。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无比高大的巨人,一个不可战胜的传奇。但是,如果,哪怕只有那么一次,他能以下克上,逆转一切,战胜那个[传奇]呢?

    不对,刚好相反。

    身为"传奇"的亚瑟王从刚才起就一直想在击倒艾尔伯特之后,从老虎手里抢到他一直保护着的那个球,可是这个"传奇"球员,抢球却一次都没能成功。球已经连续三次,甚至好几次,被艾尔伯特成功保住了——哪怕代价是让虎人青年两条手臂都受了不小的伤。

    世人光看电视直播,永远都不会知道艾尔伯特在这方面的"成就",他们只会看见老虎单方面被"传奇"球员铁面人九号痛扁,一次又一次被击倒在地,两条手臂都损伤得惨不忍睹而已。

    世人不知道,但他自己是知道的。从某个角度看来,他甚至已经"赢"了亚瑟王好几回——

    仅仅是这个,难道就不算是一种成功吗?

    艾尔伯特突然微微一笑。

    "你"看见艾尔伯特抖动着双腿吃力地爬起,猫人少年穆特问:"要叫暂停吗?处理一下身上的伤比较好?腿是劳损了吗?"

    "没事"虎人青年缓慢地走向队列。

    他的双腿确实不妙,也已经开始麻木了。他的本尊和分身一起用蛮力向前推进,在分身解除之后所有的消耗都会返还到他本尊的身上,也就是说双腿刚才是用了比正常多六七倍的力量,感受到的也是比正常多六七倍的疲劳。膝关节在悲鸣,大小腿上的肌肉也因为疲劳而肿胀,和过度使用而撕裂,他现在连好好站稳都办不到,双腿疯狂地在颤抖!

    而他的双臂,右臂的护肘似乎被打裂了,护具裂开的同时里面的伤口也裂开,但这只是一种皮外伤。左臂刚刚被亚瑟王攻击到尺神经,还在瘫麻之中,但这种瘫麻必然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就会消失。总而言之他感到很不妙,全身都在疼。这种疼痛或许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比赛,但双腿的状态不佳,确实也意味着他跑不快。这一点倒是很麻烦。

    "王子殿下问,是否要把多余的[复原药]借给你用。"艾尔伯特返回队列的同时,场外那名服侍狮人少年雷欧波特的神秘黑色西装蒙面人,走过来问道。

    这人确实好像是被雷欧称为"哈孔"什么的,艾尔伯特不知道是否该直呼其名,就含糊地答道:"有副作用喵?"

    "副作用很巨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对方也直言不讳,"使用完那个,在这场比赛之后,你大概会感受到地狱般的痛苦吧。"

    好可怕。难道雷欧波特一直都依靠那种玩意儿来延续生命吗。想想都觉得那孩子可怜。

    "但是使用过之后,你手臂和腿上的伤会立即恢复。你可以把它想象为一种强效的恢复药。"哈孔继续道。

    "你带了很多瓶备用喵?"艾尔伯特又问。

    "数量足够你和王子殿下用。"哈孔答道。他应该是带了足够多的药来。问题不是药不够,是药本身副作用太大,服药的人没法多次承受它而已。

    "那就先不用[复原药]了。把镇痛剂借给我可以喵?"艾尔伯特答道。他的伤还没有糟糕到一定要用复原药的地步,暂时先用止痛药来舒缓一下痛楚比较好。

    "明白了。"神秘的蒙面人取出一瓶药水,塞给艾尔伯特。那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口服药,虎人青年也没有犹豫,不顾一切地把药水喝下去了。

    药水果真有效,喝下去的同时他的身体开始被某种迟钝的感觉所支配,甚至有种飘飘然。这止痛药并不会让他的伤势有任何好转,只是舒缓了他的痛楚而已,让原本双腿几乎要断掉的他也能咬紧牙关继续跑下去。

    而当他的双腿真正断掉,或者劳损到没法再跑的时候,才用[复原药]把伤恢复过来,这就是他的打算。

    他和雷欧一样,在这场比赛里已经没有了退路。

    医疗队们还是赶过来帮艾尔伯特急救了一下,包括用某种消肿的冰凉喷雾在他双腿膝盖上喷个不停,也包括快速地更换他右手手肘上破损的护具,免得护具的碎片继续造成更大的伤害。

    "拜托,帮我把手臂的绷带也拆掉。"艾尔伯特吩咐道。

    "等等,你怎么可以——"穆特在一旁嚷道。

    "没事的。"虎人青年却说。绷带是一定要拆掉的,不拆掉的话它们在那里缠绕了一大圈,导致护具没法正确地保护住他的手肘,他手肘上的尺神经又会被对方攻击到。唯独这个绝对不允许。

    "你们要叫暂停吗?"裁判在一旁催促道。

    "不用,马上就好了。"艾尔伯特却抢在希洛玛之前说道。

    正常来说球队每档进攻完毕都有四十秒的时间用作喘息,一般而言这四十秒是用作抱团(huddle)商讨接下来的战术策略的,如果不再规定时间内开球就会被判罚为故意拖延比赛。医疗人员们过来处理艾尔伯特的伤势也是利用了这四十秒,算是一种快速的紧急处理,而不另外消耗暂停比赛的次数。希洛玛没有浪费珍贵的暂停机会来给艾尔伯特更多处理伤势的时间,大概是知道医疗人员们动作够快,能在四十秒内处理完这一切罢。事实上他们也确实专业,只花了十秒的时间就把艾尔伯特两手臂的绷带拆掉,只在虎人青年血淋淋的手臂上缠上薄薄的一层胶带,就帮他马上又戴上了手肘处的新护具。处理好这一切,四名医疗人员撤退的时候,花费的时间还不够三十秒。

    艾尔伯特瞥了一眼自己还在涌血的手臂。似乎鲜红色在护具的边沿上蔓延出来,看起来十分惨。他自己到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止痛药在持续生效中。不知情的人们一定会以为他是个疯子吧。

    虎人大汉古斯塔也趁刚才的机会被换上场了,而雷德利奇则换到后卫的位置去。

    "你对自己的倒跑能力有信心吗?"在开球前的最后十秒里,四分卫希洛玛问艾尔伯特。

    "倒跑喵。"艾尔伯特思索了一下,从刚换上来的古斯塔,以及"倒跑"这个词里,大致猜到了希洛玛的意图:"没试过,但我会试着不摔倒的。"

    "很好。"希洛玛没有说话了。

    对面的大不列颠骑士队里,好几名后卫以及刚铁面人九号,也从希洛玛的嘴型上读到了"倒跑"这个词,开始有所警戒。他们大概也知道希洛玛想要艾尔伯特做什么!

    嗖!球从古斯塔手中被传出,一瞬间就落在希洛玛手中,而四分卫希洛玛也高高跃起!艾尔伯特用倒跑的姿势跑了出去,但速度绝对算不上是快(毕竟是倒着跑)!

    "休想!"铁面人九号冲过来想阻止希洛玛,瞬间绕过斯芬克斯队的人墙,也瞬间高高跃起,伸手拦截!他拦截的动作很巧妙,能够完美的封锁住从希洛玛所在的位置以任何形式任何角度给艾尔伯特的传球!

    "呼。"希洛玛却突然一下冷笑,朝另一个角度把球传了出去,是一个长传!

    他虽然对艾尔伯特提及了"倒跑",实际上球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传给老虎,这个球——

    是传给已经远远跑出去的外野接球手穆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