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668章 斩黯之于瞬光 (五十)

    第2668章斩黯之于瞬光五十

    "这是?"虎人青年一时间没有看懂贝迪维尔的用意。

    他应该不会猜错,贝迪维尔那些水晶流体存在一个"控制范围",超出这个范围的水晶流体便不受操控了。因此在之前的战斗里,贝迪维尔从未靠长距离控制流体来捕捉空中的艾尔伯特。

    那家伙把那些水晶流体发射到如此高空之中,理论上是没法控制它们的所以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纯粹是为了淋艾尔伯特一身而已吗?

    嗖。

    周围突然响起无数刺耳的破空之声。是细碎的水晶流体颗粒高速划过空气时,发出的呼啸声。

    被轰飞到高空的秘银流体开始像雨点一样坠落,而且那坠落速度明显不正常,并非做自由落体运动能达到的速度。它们仿佛被某种磁力之类的力场,加速吸引到地面上去。

    原来如此。艾尔伯特看到这一幕马上就懂了。这些流体有"自我复原"的特性,平时只是以某个东西为中心点行动着,当离开那个中心点太远的时候,就会加速返回,朝中心点聚拢过去。

    那个中心点就是那头笨狼手中那柄水晶流体剑吗?

    是咒术之火控制着这些奇妙的流体吗。

    多么万能的工具。

    嗖嗖嗖嗖嗖嗖嗖。坠落的秘银流体颗粒变多了,和真正的雨点一样,在空中密布。

    这个岂不是很不妙吗?艾尔伯特皱了皱眉。要是被这种东西打中的话——

    他担心这事的同时,已经有好几颗秘银流体"雨点"落在了他身上。它们如此密集地降落下来,几乎是避无可避的。流体的细碎颗粒并不具备攻击力,落在他身上自然不痛不痒。但它们既不是坚硬的颗粒,也不是清稀如水、能够在艾尔伯特身上快速滑落的液点,它们具备一定的粘性,居然在艾尔伯特身上粘住了!

    糟糕!原来这就是那头笨狼的图谋!

    虎人青年感觉到了一股牵引力。

    没错,那些流体的颗粒有着"朝中心点靠拢"的特性。当它们黏在艾尔伯特身上时,这种靠拢的特性并没有消失,反而是带动着艾尔伯特朝中心点靠拢,也就是朝贝迪维尔手中的咒术之火靠拢了。

    这并不是用来进攻的招式,而是用来"捕获"目标的招式。被这种流体之雨打中,必然会被它们"抓住",并带到贝迪维尔身前去吧。用来克制飞在空中的艾尔伯特,这显然是最好手段了!

    虎人青年拍动翅膀,试图抵抗那牵引力。可是从天而降的流体之雨十分密集,粘附在他身上的流体颗粒自然也越来越多。粘在他身上的流体越多,那股牵引力也越来越大,就连艾尔伯特的翅膀也没法很好地抵抗住这种牵引力!

    "下来吧!"在地面上的贝迪维尔则举剑严阵以待,随时等着和艾尔伯特决一死战。

    这家伙可是干劲满满的,好麻烦。即使艾尔伯特展示了自己有那么多"无敌"的能力,也没能让这头笨狼屈服吗。

    艾尔伯特感受到的那股牵引力越来越大,拍动翅膀带来的推进力基本没法抵消牵引力了。他逐渐被那股力量拖住,往贝迪维尔的方向飞去。他确实可以利用圣灵白虎的力量多次连续地空间转移,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逃开。但这样做并没有意义。只要那些水晶流体还黏在他身上不掉落,他始终还是会被那股永远不会消失的牵引力,拖向他的对手。

    还不如直接攻过去——

    艾尔伯特思索了几秒。既然正面交锋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与其这样拖下去单方面地消耗体力和精神力,还不如和那家伙一招定胜负。

    "好吧,如你所愿。"虎人青年展翅飞翔,飞升到更高的高空中。

    果然,他越是远离咒术之火,感受到的牵引力就越大。黏在他身上的水晶流体有强烈的"归航"特性,距离控制它们的"核心"越远,就越是想要加速返回到核心附近。

    原理不明。不可理喻。但魔术的神秘就是如此,如果可以简单地理解,它就不叫神秘了。然而再不可理喻之物,抓到了规律就能善加利用。越是强大的战士越是懂得把不利化作有利,利用战场上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为自己带来胜机!

    "来吧!"艾尔伯特猛然拍动翅膀,抖落无数羽毛。到了拉开距离到了极致,已经没法再和那个牵引力抗衡的临界点时,他突然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开始朝相反方向飞——也就是加速向贝迪维尔所在之处俯冲而去。他的速度瞬间就增加到惊人的地步,这不是他的翅膀能够轻易达到的速度。他其实是利用了那些水晶流体的"归航"特性,让自己进一步加速!从数十码外的空中直接俯冲向对手只用了约半秒,而同时艾尔伯特身后已经展开五条分身手臂,准备使出[瞬光百裂斩]!

    "很好!"贝迪维尔也预计到艾尔伯特会有此举,也一拍右臂的银手镯,把[加速药剂]注入血管中。整个世界的风景流逝都变得缓慢,狼人青年能够清晰地看到艾尔伯特的一举一动!

    六道剑光划着角度弧度完全不同的弧线击向贝迪维尔的头部、胸部、两肩、大腿和小腹,那个轨迹之复杂和精妙,确实不是常人能够轻易避开的!而且艾尔伯特的本尊所握着的剑刃还在击出的同时不停地改变着轨道,似乎夹杂着假动作,大概是想在用横扫实际击中贝迪维尔的胸口之前,突然改变轨道变成突刺吧!

    要同时避开所有攻击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实际上贝迪维尔也并不需要这样做,清楚看着对手一切攻击的他,只要全心全意去防御最有威胁的那一击即可!

    啪呖呖呖呖!另外的五道剑弧如同厚重的雨滴般落在了坚硬的水晶簇。那是贝迪维尔在千钧一发之际操纵秘银流体组成的水晶篱笆,它们环绕狼人青年的身体蔓生,刚好挡住了艾尔伯特的分身手臂的五次攻击!

    而贝迪维尔自身则举剑格挡,他手中剑的挥动轨迹也刚好和艾尔伯特那一记突刺完美地重合,对方的剑尖就这样抵在了他的剑刃之上。两柄剑上包裹的月神硅胶吸收了几乎所有的冲击力,却同时迸出那种标记用的红色的颜料,导致剑身变得非常滑腻。于是,两剑仅仅花了十分之一秒时间碰撞,便各自稍微改变了原本的攻击轨迹而滑开,交错而过!

    艾尔伯特的突刺从贝迪维尔的脖子旁边刺了过去,直接打空!

    贝迪维尔的斜上段挑刺则从艾尔伯特的左肩划过,也落空了!

    两个人瞬间擦肩而过,用各自最快的速度反手劈出一剑,两柄剑刃便再度撞击在一起!

    他们谁都没有退缩,用自己最大的力量举剑压上去,接下来是纯粹的力量比拼!

    "呼呼"贝迪维尔一边发力一边冷笑:"不用你那个分身术,从零距离偷袭我吗?"

    "啰嗦!"艾尔伯特吼道。在这种时机施放分身术也毫无作用,因为贝迪维尔大半个身子基本都被那个水晶构成的东西防护起来了。与其浪费时间释放分身,还不如正面击破对手。

    "话说"贝迪维尔低哼道:"你就这么不愿意继续[圆桌试炼]吗?我还以为你很适合当圆桌骑士的"

    "白痴!谁要当那种东西!"艾尔伯特继续吼道:"别把你自己的理想强加在别人身上!"

    (我自己的理想吗。)

    "那么我换个说法,"贝迪维尔又道:"假定你回去曙光地域,完成了大狩猎祭,甚至帮整个曙光地域解决了危机——又能怎样?

    那些家伙们有多薄情,我最清楚。

    即使今天他们称你为英雄,没过多久他们就会遗忘你。

    他们从不知道感恩,只懂得索取。

    他们把给予他们的一切,看作是理所当然;

    他们把别人为他们的付出,当作是义理。

    你为他们做出的所有牺牲,他们或许会形式上纪念你,但他们不会真正地记住你。

    为你立的丰碑,为你唱的赞歌,也许能流传个十年,二十年,百年。

    但是此后,你就只是个虚构的形象。

    谁也不会记得当初真正的你。

    谁也不会记得当初真实存在过的你。

    你的挣扎,痛苦,屈辱,奋斗,荣耀,牺牲,

    你的一切想法,理念,精神,希望与绝望——

    他们根本不理解,也永不会试图去理解。

    这就是人的本性。"

    艾尔伯特沉默了一阵。

    两剑对碰的力度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他在全力抵抗着,仿佛是用行动否定着贝迪维尔的观点。

    哪怕那个观点,"无比正确"。

    "你说的一切我都懂。"艾尔伯特低声说:"这一切我都懂。我也知道我的真正愿望,永远无法达成。"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拼命?"贝迪维尔追问道:"把那些破事儿交给其他人去做,留在你的朋友们身边,过好你的人生,不就好了吗?"

    "做不到。"然而老虎却倔强地说:"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这是一种病,你知道吗。"贝迪维尔责备道:"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

    "我什喵都不是,什喵都不想成为。"艾尔伯特却答道:"大道理我不懂。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哪怕,世上不会有半个人认同他,所有人都只把他当成傻子。

    "你会死在大狩猎祭里的,绝对会。"贝迪维尔把自己长久以来的不安坦白道出。

    "多管闲事!"艾尔伯特却说,仿佛他也预见到了自己的未来。

    即使如此,他的决意也从未改变过。

    咚!!数十条分身手臂突然出现,压在那柄训练用剑的背面。因为手臂的增多,艾尔伯特这边的推力也突然变大,瞬间就从力量上碾压了贝迪维尔!

    来不及应对这一切的贝迪维尔被艾尔伯特狠狠地击飞!他身旁所有秘银流体构成的支撑物也瞬间碎散!嗖!艾尔伯特一个瞬移到达了狼人青年身后。那是用之前从他翅膀上抖落的羽毛,交换了位置!他变出的所有分身手臂都蓄势待发!

    [瞬光百裂斩]!

    数十剑同时劈出,在贝迪维尔反应过来之前就落在了狼人青年身上,留下数十道痕迹。那种软塌塌的攻击谁也无法伤害。但它切实劈开了,艾尔伯特自己心中的阴霾。

    老虎高举手中的剑刃,直指天际。

    这是他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