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872章 光芒闪耀之杯 (二十一)

    第2872章光芒闪耀之杯二十一

    龙之大陆探索队分为[科研队]和[护卫队],由总共六十余人组成。

    其中[探索队]是以东方人郦道元为首的地质考察队伍,科学工作者占大多数,也包含以贝迪维尔、银面人、煞星、索拉尔、崔斯坦、丹尼尔等数人在内的近卫小队,负责地质考察的工作。

    而[护卫队]则是由圆桌骑士韦斯塔德带领,其中绝大部分人员都是从韦斯塔德的骑士团里抽调出来的骑士。他们负责在不影响到地质考察队工作的距离外,进行据点防卫工作。他们也同时负责在龙之大陆内行进时先行开路的工作,肩负着团队里最危险的职责。

    因此,实际上战斗的部分几乎全都是韦斯塔德的团队无处理,贝迪维尔虽然是整支探索队的最高指挥官,却只负责统筹规划等工作。只有在情况十分危急,科研队的人员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狼人青年才会需要亲自出马。探索队的总指挥官依然是贝迪维尔,而圆桌骑士韦斯塔德则是接近于副指挥官的存在。

    贝迪维尔和韦斯塔德之前有过过节,但那只是一次小小的争执,贝迪维尔没有把这小事放在心上,他也认为对方不会放在心上。不管怎样,他和副指挥官的韦斯塔德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

    "竟然把崔斯坦这种家伙分到科研队的近卫小队里吗。"贝迪维尔看着电子记账本上的人员配置:"你这样搞岂不是希望我和他多吵架嘛。"

    "我在听着。"崔斯坦就在一旁,因为他们正同坐一艘运输艇,前往曙光号的途中。

    "既然你有意见,就让我来告诉你这样安排的理由罢。"崔斯坦又道:"会这样安排,是因为我的能力适合在不损伤地质考察队的仪器和人员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如果你认为队伍里有其他人选可以替代我的角色,欢迎把我调到护卫队里去。"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确实,崔斯坦的冰系造型魔术更适合布防,他可以很简单地在周围的场地里筑起由寒冰组成的厚壁,保护科研人员和仪器的安全。除了贝迪维尔的秘银术能办到同样的事情以外,团队里应该找不到第二个适合人选了。

    贝迪维尔又看了一眼崔斯坦手腕上的封魔手镯。带着封魔手镯的崔斯坦应该是没有办法使出魔术的即使能用出来,威力也必然会大打折扣。明天是圆桌试炼擂台赛的总决赛,鱼人王子崔斯坦自然也会参加这场决赛,所以他没有摘下封魔手镯的理由。而今天他们一行人只是试探性地进入龙之大陆去适应环境,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战斗(希望如此!),贝迪维尔认为今天应该是没有机会看见崔斯坦施放魔术的。

    等圆桌试炼擂台赛完结、龙之大陆探索队真正进入龙之大陆以后……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科研团队的科学家们至今还一脸轻松,完全没有进入龙潭虎穴前的紧张感。按道理说他们要搬运大量沉重复杂的仪器进入龙之大陆。但今天随同运输机搬去的仪器数量不多,科研考察大概还没有进入正题吧。团队只是把一些必要的仪器搬过去,暂时搁在贝迪维尔的[量子船坞]内。

    不管是[死者之城]还是[量子船坞],都是严禁对外界公开的机密内容,因此今天初探路的考察队并不会在龙之大陆或是量子船坞里逗留,过去看几眼马上就会回来。考察队的大部分成员甚至禁止查探[死者之城]和[量子船坞]的由来和位置,所以接下来去[死者之城]的时候,大部分队员都要蒙住双眼前往。

    无人居住、但满是机密内容的[量子船坞]自不用说;就连[死者之城]也是一群从兄弟会里脱离出来的、第三代人造人的避难场所。他们的藏身之地要是被揭露,等待这些人的就是学院的袭击甚至屠杀。这种程度的情报保护,自然是必须的。

    一行人到达了曙光号的甲板。下了运输艇后,有一个全身是金属骨架、穿着人类衣服,不知是人还是魔像的家伙过来进行安全检查。

    丹尼尔二话没说就交出武器让那金属人检查。对方却似乎并不在乎丹尼尔身上带着的武器,反而在重点检查别的东西,用高频镭射之类的探测器,在丹尼尔身上来回扫描。

    "这到底是在检查什么。"丹尼尔不禁觉得奇怪。正常的安检不都是检查易燃易爆的违禁品和武器吗?

    "检查你身上是否有夹带不明来历的生物。"那个金属骷髅头般的魔像突然发声了,而且还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本船曾经遭受过生化污染袭击,同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次发生。"

    "生化什么?……算了别在意。"丹尼尔觉得还是不要去深究比较好。

    那个金属骷髅人不是魔像,而是活生生的人。看样子那是人造人?丹尼尔打了个冷颤。曙光号上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纳特,别吓那孩子。"贝迪维尔船长提醒道。

    "呼。"金属骷髅哼笑一下,扫描其他人去了。

    "这边。"大概十分钟之后才为所有登船的人做完安检,贝迪维尔带领众人进入船的内部。曙光号的内部充满了一种金属感,墙体天花和地板都是淡金色的。但是环境相当之暗,好像没有和外界连同的窗户。环境却并没有影响到众人的行进,因为地面上打出了全息影像构成的指路光束,实际上他们只要跟着光束的指示去走,就能简单地到达目的地。

    目的地是曙光号的传送室。一名毛发呈古怪蓝色的豹人青年,早已在那里等候。

    "传送门准备好了吗?"贝迪维尔问。

    "都准备好了喵。状况良好,你们可以出发了喵。"豹人青年答道,说的每一句话都有个"喵"腔,有点搞笑。

    那是曙光地域的豹人和虎人们的小孩特有的口癖(也包括猫人族),一般在他们成年之前就会改掉这个丢人的口癖。但这名蓝色的豹人小青年似乎没有把这个口癖改掉的打算,一直在那里喵喵地叫着,让人不免觉得他还是个不成熟的小孩子。丹尼尔似乎隐约听见在场有人在偷笑,但他没看到有谁露出过笑容。偷笑的家伙把自己隐藏得很好。

    丹尼尔其实认识这名蓝色毛发的豹人青年,那人就是小哈尔的两个哥哥之一。但丹尼尔不太确定是否应该在这种场合下上去跟豹人打招呼。大概不太好吧。

    "那么,请点到名的人员上前报到。"贝迪维尔船长说:"接下来你们要去的地方有着大量机密内容,只有相关人士允许查看。所以请你们在使用传送门之前戴上眼罩,并遵循指示行进,多谢合作。"

    此行居然还要戴眼罩!丹尼尔不禁犯愁了。他们到底想要隐藏一个多大的秘密?

    要使用传送门的人被一一叫上前去,大部分人戴上眼罩之后就走进传送门去了。丹尼尔排在队伍的最后方,迟迟没有被叫到名字。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最后出发的一个,不禁有点紧张。

    "那么,回头见。"那名神秘的银面人和东方人郦道元陆续走进传送门内,他们都没有戴眼罩,显然是知晓门另一头的秘密的相关人士。

    最后还没有使用传送门的,只有贝迪维尔和丹尼尔两人。

    "在出发之前,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小鬼。"贝迪维尔船长说:"之前你说你想利用传送门,每天来回于龙之大陆和大不列颠两地,对吧?"

    "嗯。"白银骑士少年点了点头:"家里,不对,大不列颠那边,有我的部下要去照顾。"

    "说实在的,你家里的情况我根本不关心。"贝迪维尔摇头道:"问题是你这样每天往返龙之大陆和大不列颠两地,需要多次使用这边的传送门。这样一来,门的另一头那些不方便外泄的机密资料,很有可能以你为途径散播出去。这并不是我们乐见之事。"

    "不嫌麻烦的话,你可以每次都让我蒙上双眼。"丹尼尔说:"而且我也可以保证不把我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只是个小人物,有谁会相信我说的话呢?"

    "按道理说,确实是如此。"狼人青年从腰间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但是你依然可以是个情报泄漏源。追踪术,催眠术,甚至榨脑术,可以用来从你的脑子里取得情报的手段是如此之多,只要别人有这个意思,你甚至不需要主动说出去,也可以成为情报泄漏源。光是让你看到你即将看到的一切,你的脑子对我们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能使用传送术的话,每次蒙住你的双眼,甚至都不一定有用。"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丹尼尔露出难为的表情:"该不会是要取消我的行程吧?"

    "不。我有折衷的方法。"狼人青年把刚才就抓在手中的东西拿到身前,他摊开手掌,他手中一截看似木棍一样的东西里,冒出一个火球状的东西。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咒术师。"贝迪维尔船长说:"而且不是我自夸,我有可能是你这辈子里见到过的,最强力的咒术师了。接下来我有一个提议,我希望用我的咒术在你身上施加一段[令咒],让你无法把你即将看到的、门的另一面的内容透露出去。有令咒的保护,无论任何人都无法从你身上搞到门的另一边的资料。这令咒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任何形式的损伤,只是保护资料不外泄而已。你需要做的只是点头答应,接下来就全交给我吧。可以吗?如果不答应的话,就请你转身离开吧。"

    "在我的身上下咒吗……"丹尼尔有点犹豫了:"听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啊。要把那种东西刻在我身上什么地方?日后能移除吗?"

    "我会试着把令咒刻在你后脑勺的头皮上,而且它很小的一个,被头发遮住别人根本看不见。"贝迪维尔答道:"移除的话,让我想想……确实是能移除的。当你知道的事情即使说出去也不会再影响到机密的安全性时,我就把它移除掉吧。"

    也就是说,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移除。被人在后脑勺的头皮上刻下一个纹身似的东西,也是让人感觉不太舒服。丹尼尔又犹豫了一下。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非得去龙之大陆不可?"贝迪维尔又问:"你还年轻,仕途无量,没有必要在这种年纪就急着建功立业,如此拼命吧?"

    "我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吗?"丹尼尔试探着问:"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那就简略成一句话。"

    "……为了家人。"白银骑士少年答道。他的眼中闪烁着某种宝石一样的光彩。那是有着强烈的愿望以及强大的意志之人,才会拥有的眼神。

    "嗯。很好。充分的理由。"狼人青年眨了眨眼:"既然如此,详细的我就不问了。"

    "……我准备好了。"丹尼尔吞了口唾沫:"那部分的头皮应该不会秃掉吧?"

    "呼呼呼。不会。这并非物理性的损伤。"贝迪维尔笑道,用举着咒术之火的手掌,靠近了丹尼尔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