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2913章 不可探究之暗 (十七)

    第2913章不可探究之暗十七

    "嗯……!"萨博从控制鼠群的状态下解除,意识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他刚爬起来就大吐了。

    头晕眼花,好难受。不知道是那个药物的副作用,还是控制鼠群袭击那群探子之后的反作用,总之好难受。鼠群咬断那些人的颈动脉感受到的血腥味,仿佛依然在萨博的嘴里蔓延。

    他匆匆跑去厨房,盛了杯水喝下。喘过一口气以后,他已经难受到不想再去操纵动物了。但如果他之前看到的一切无误,那群探子可能还会继续闯入民宅、绑架那些无辜的平民。会有更多人因此而受伤甚至死去,而这一切都是萨博最初用蓝蝶布下的幻象导致的。他知道自己有责任为这些人做点什么,防止这场灾难蔓延。

    他不知道他的对手是个多庞大的组织,也不知道那个组织到底还能派出多少探子来袭击平民。但他知道,那些探子的行动是使用鹰眼术的情报员们指示的。

    也就是说,他现在应该优先干掉那几名情报员,让他们不再乱下指示,伤害到更多无辜的人。哪怕不杀掉他们,也至少要把这些家伙敲晕,终止他们的搜索行动!

    虽然极其难受,萨博还是强忍着吃下另一片蓝色药丸。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再把自己的[绝对领域]降低,他的身体抵抗力就会降到前世所未有地低。毫无抵抗力的他会在短时间内得病,而且一个小小的伤风感冒也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灰兔人青年小心翼翼地爬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全身盖住。确保自己绝对不会着凉以后,他才发出无声的呼唤。窗外旋即飞进来一群乌鸦,总共有六只。

    "拜托了……救救那些人。"他伸出手去碰触,发动[感觉共有]。

    他的意识很快就转移到那些乌鸦身上。动物们散开,在夜空中盘旋,自空中盯着那一切。

    (现在想来,梅森好像说过不希望有任何人受伤?)

    (可是,并做不到。想保护一个人又不想让任何人受伤,那是至难之事。)

    (而且我们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们连平民都不放过,想都不想就袭击平民,草菅人命。)

    (这种家伙,难道有必要对他们留情吗?)

    "有新发现,第六街区,第七栋"一名正在使用鹰眼术的情报员受幻觉驱使,想继续散播虚假的情报。

    咚!乌鸦从他身后高速接近,鸟喙一下敲击在他的后脑勺上。坚硬锋利的鸟喙把那家伙的后脑撞出一个包,瞬间把那人搁倒在地。他不睡上几个小时都不会醒过来了。

    (很好。这就干掉了一个。)

    萨博如是想。

    (还剩下……五人?之前用蓝蝶查探到的,在用鹰眼术的情报员,应该有六人左右。)

    鸦群散得更开,又找到了另外一名情报员。对方却似乎在低头防范什么。

    没错,这群人的情报网是互通的,之前萨博驱使鼠群袭击闯入民宅的探子的事情,大概已经传到了这名情报员的耳朵里去。他正在防范脚下的老鼠,生怕被老鼠们偷袭。

    但这家伙没有抬头看天。刚才另一名情报员被乌鸦偷袭马上就晕过去了,大概还没有把他受袭击的情报传到到这群人的情报网里去。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两只乌鸦从两侧夹击,一瞬间接近,一瞬间对准脑门精准的敲击,又击倒了另一名情报员。

    萨博知道同样的战术不能连续使用太多次,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的意识从乌鸦身上移动到别的生物上去。老城区就有这种好处,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人口密集的城镇里到底都藏着什么。萨博居然找到了一条偷溜进城内的野狼,它本来正在翻找着暗巷里一个垃圾桶,希望找到可以吃的东西。其中一只乌鸦停留在野狼背上,萨博瞬间就把意识转移过去了。野狼用极高的速度在夜色的幽暗中飞驰,很快就根据乌鸦们之前提供的情报,找到另一名情报员。那家伙防范的是老鼠和天空中的飞鸟,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一头野狼全速向他奔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野狼已经飞扑上去咬断了那倒霉鬼的喉咙。

    (是不是做得有点太过了……)

    (但野狼本身野性难驯,真不好控制……)

    在野狼开始啃噬那名人类的遗体时,萨博就解除了[感觉共有],不想去管那边的事情了。

    剩下几只乌鸦还在夜空中盘旋,找寻下手的机会。但萨博知道他的对手现在肯定已经有所防范,大概通过通信器把"动物们会袭击人"的情报传达给每一名探子了。动物的战斗力本来就不高,击败对手只能靠出其不意的偷袭。如果对手开始防范每一只接近的动物,接下来就很难下手了。

    除非

    灰兔人青年想了又想,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与此同时,老城区的街心公园内。

    "你们这群蠢货!"负责指挥作战的文森特男爵不满地吼道:"都告诉过你们,要防范的是动物!不仅仅是老鼠,而是全部的动物!明明已经有了防范,还有三名[鹰眼]被干掉了,你们是废物吗?!"

    在他的怒吼之下,自然没有人敢回应。

    "嗯……"一旁的佩特鲁斯则在思索着什么。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文森特白了黑铁骑士大叔一眼。

    "控制动物的能力……你说这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佩特鲁斯说:"这不就是某个兽人种族的能力吗?"

    "如果你说的是兔人族,那么不。"男爵自负地说:"我和那些兔子们打过交道,我十年前家里还有一个兔人的奴隶呢,我对他们的能力再清楚不过了。那些兔子都是懦夫,最多只能请求动物们去替他们做一下简单的事情。但现在这情况完全不一样,在背后操纵一切的家伙简直就像是培养了一支动物的军队。"

    "有这么夸张吗……"

    "第三小队里有两人被鼠群咬破喉咙而死,另外的人死于友军误伤。攻击性这么强的鼠群从未有过。[鹰眼]三号是被野狼药咬死的,而且一击破喉瞬间毙命。[鹰眼]一号和五号都是被鸟类袭击而陷入昏迷的,他们都是后脑勺被坚硬的锐物,也就是鸟喙击中。你知道吗?这都是有计划的袭击,而且那些动物训练有素,被培养成杀人机器了。"

    佩特鲁斯皱着眉:"所以我们到底都在和什么东西战斗……"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咒术师]。"街心公园的一角走出来另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如果用强大的咒术控制这些动物们行动,这一切便解释得通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文森特男爵点头道:"所以才会把你召来。只有[咒术]能对抗[咒术],术士洛伦兹。"

    "交给我吧。"那名神秘人放下兜帽,露出一张被火焰烧得皱皱巴巴的、很可怕的脸。仿佛也是被某种高热所影响,这人的巩膜是焦黑色的,瞳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红色的火团,在无风的夜里摇曳着。

    一旁的佩特鲁斯看到这人,有点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但是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男爵。"术士洛伦兹说:"我一定要再次挑战魔剑士索拉尔。这一次,不是在[圆桌试炼]的赛场上,而是用我的场地,我的规则,击败那个肆无忌惮地作弊的家伙。不报这个仇,我是绝对不会瞑目的。"

    "当然。"文森特男爵说:"魔剑士索拉尔已经不是圆桌试炼的考生了。要把他揪出来面对你,只是小菜一碟。这事交给我安排吧。"

    与此同时,城区内部。

    "嗯?蚊子……?"刚用了一段时间的鹰眼术,正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情报员,听见耳边有东西在游动,吱吱嗡嗡的不禁让他心烦。

    没错,春天到了,自然也到了烦人的小飞虫们到处飞舞的时节。

    那名情报员反手一拍,打算把那只蚊子打死。没想到那蚊子极其敏捷,不仅躲过对方的攻击,还落在那家伙的额头上。蚊子伸出它长长的口器,似乎想要在这人的额头上吸血。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今晚本来就诸事不顺的情报员,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他不顾得那是自己的额头,用力一巴掌拍下去。

    啪!清脆无比的响声在他额头炸裂,他自己把自己掌掴得头晕眼花,然而蚊子却躲开了这一击,在这人的指缝间溜走。它飞到情报员的耳边,又在这人的耳背上准备吸血。

    "嗷啊啊啊啊!"盛怒的人类再次出击,自己掴在自己的左耳上。

    嗡伴随着一阵震鸣,那笨蛋自己把自己掴得头晕眼花。

    "[鹰眼六号],请回答,请回答!发生什么事了?"因为听见这名情报员刚才的悲鸣,对讲机那头传来通信。

    "没,没事,只是该死的蚊子而已!"情报员达到:"区区的蚊子,我就不信"

    扎。蚊子在他的后脑勺上扎了一下,开始吸血。

    然而它不仅仅是在吸血。在这些蚊子出发之前就从萨博召来的蓝蝶那里沾染过致幻性极强的鳞粉,它们吸血时能把这些鳞粉顺带注入受害者的血液里,造成更强的致幻效果。一只蚊子产生的效果太低,那就两只,三只,十只。在黑暗阴冷的小巷里埋伏的这名情报员,其实早就被很多蚊子叮咬过了。

    "你真笨。"一个声音逐渐在那人的脑海里响起:"鹰眼术用多了,连智商都会变低吗?"

    "什么?谁!?"

    "我是你,你也是我。"那个声音继续催眠道:"你要担心的已经够多了,现在,先睡吧!"

    "嗯……"那名情报员逐渐倒地。

    在他后脑勺上的那只蚊子并没有飞走,而是继续伏在那里。

    过了几秒之后,那人又爬了起来,而且眼中流露出不一样的光芒。

    没错,既然能控制动物,萨博自然也能控制[人],毕竟人也是动物的一种!正常来说人这种有着高等思维的生物是很难被控制的,除非他们的心智被削弱过。因为疲劳和幻觉的削弱,这名情报员的[绝对领域]已经削弱到前所未有地低,就差被最后推上一把。

    萨博刚才的操作正是对这名对手最后的一推!然后,状况便如同多米诺骨牌那样,接二连三地一面倒!

    通过蚊子,萨博的意识成功入侵了这名情报员的身体!

    他爬起来之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视野相当模糊,身体也和灌了铅一样沉重,靠这个被入侵的身体战斗是不可能的事。但只要他控制住这人的身体,可以做的事情远比战斗要多得多!

    "发、发现了!"被萨博控制的情报员,用他自己的嗓音说道:"控制着动物大军的那个家伙,在第六街区的下水道,一个隐藏的房间里!有老鼠在他身边悠转!"

    这自然是虚假的情报。下水道的某个破旧工具房里确实有人,但那只是一名隐居的流浪汉,和萨博控制的动物们没有半点关系。

    "所有人赶往第六街区!"接收到虚假情报,指挥者开始下一步的作战:"[鹰眼六号]原地待命,随时观察着敌人的动向。"

    "遵命。"萨博假意答道。这样就能把敌人全部引到下水道里一举歼灭了。歼灭敌人的方法他也早已想好,是老鼠们告诉萨博,下水道里存在一个水门的开关。而且他已经命令鼠群在那开关的附近待命。只要敌人聚集在下水道里,从水门汹涌出来的下水道污水就会把这些家伙们全部冲走!此后哪怕他们活下来了,也已经被冲到距离爱丁伯尔格城区之外几公里的排污管道的尽头,他们今晚的作战会全部泡汤了吧!

    正当萨博打着这个如意算盘,等待敌人自投罗网的时候,他(控制的那名情报员)身后突如有一个声音响起:

    "哦,聪明的家伙。利用蚊子袭击,再控制住人类了吗。作为咒术师,你的造诣相当高嘛!"

    "什么?!"萨博惊讶地转头,对方已经一手抓住了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