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009章 永不复还之晨 (八十四)

    第3009章永不复还之晨八十四

    不知道过了多久,贝迪维尔的意识恢复过来时,发现自己正在某种灰蒙蒙的世界里,漂浮着。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是虚幻,一个被咒术构筑出来的幻境。

    "你好。"大老师克拉娜的声音在贝迪维尔脑中响起,应该是用了传心术:"感觉如何?"

    "有点昏沉沉的。"狼人青年答道。

    "很好。"克拉娜道:"分灵仪式即将开始。但是在开始之前,必须先让你透彻理解咒术的本质。你必须对咒术有更透彻的理解,才能保证分灵仪式顺利进行。"

    "嗯好吧。"

    "所以请回答:[咒术],到底是什么?"大老师问。

    "一种高等的催眠术。"狼人青年答道:"对别人下咒,对自己下咒,用特殊的咒术命令,来完成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就是咒术。"

    "那么,咒术和魔术有什么不同?"克拉娜又问。

    "魔术是利用自然界中光子来产生各种物理现象。咒术不一定会消耗光子,可以从咒术师的体内支付对应的[代价],以发动咒术。"贝迪维尔又道:"因此咒术既是催眠术,也可以是一种[炼金术],把自己体内的东西炼成攻击用的道具,或是更多。"

    "理解得可以。"大老师道:"但还差一点。"

    "嗯?"

    "魔术为什么一定要法师才能发动?"大老师问:"除了结界之类的简单的魔术可以靠器械自行发动和维持之外,为什么大部分的魔术都要经过法师的操作才能运作起来?"

    "因为法术的命令必须经过他们的脑子来发动?"贝迪维尔不太肯定,但还是答道:"不管是生物体内的[固有光子],还自然界之中流动的[自由光子],原本都是稳定的,不会随便产生出物理现象。

    但如果把这些光子收集起来,和人的脑电波共鸣,光子就会因应人的想法而变化,消耗光子,引发出物理现象。这是我妻子以前告诉我的。"

    贝迪维尔突然想念起莲音了。

    "很好。"大老师继续问道:"咒术呢?"

    "咒术的发动并不一定经过人脑。"贝迪维尔答道:"所有的咒术都是从[咒术之火]那里发动的。哪怕是需要消耗光子的咒术,也都是光子和咒术之火产生共鸣,来引发出物理现象。

    如果把发动术法时的核心部件看作是某种[控制器],那么发动魔术时,[控制器]就是人脑;而发动咒术时,那个[控制器]就是咒术之火。"

    "说得很对。"大老师克拉娜继续引导道:"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吧。咒术之火就是你意志的延伸,从你灵魂中分割出来的一部分。[分灵仪式]就是从这分割出来的灵魂里,继续分割出更多灵魂——哪怕只是暂时的。

    然而每一个咒术之火都有独立的意志,是一种小型的灵体。如何把多个咒术之火统合起来,让它们都遵从你的意志而行动?"

    "我这边需要有强大意志力?"贝迪维尔不太肯定。

    "这样说也没错。但也不完全是。需要的无非是一个[愿望]。"

    "愿望?"

    "这和圆桌系统生成圣灵的方式是一致的。没有坚定的目标,再强大的意志力都只是白费。

    然而,当人有了真正想去达成的目标,一个不到最后都绝不轻易放弃的愿望呢?

    哪怕原本意志力薄弱的人,也会为一个坚定的愿望而奋斗到底。这种事情经常有吧?"

    "我不太肯定"贝迪维尔纳闷道。要说用一个坚定的愿望去强化咒术之火,他之前就已经做过了。要知道他的咒术之火本身就升格为类似于圣灵的存在,可以变成[圣灵——封印太阳]。

    本来就已经注入过一个愿望进行强化的咒术之火,还能进一步用愿望去强化它吗?

    "我知道你有所怀疑,笨徒弟。"大老师克拉娜说,她大概知道贝迪维尔的心思,也知道贝迪维尔的咒术之火现在是什么状态,"但是我保证,你可以做到的。咒术之火是你灵魂的延伸。只要你的愿望足够强烈,它一定能够感应到。"

    "我想,原来的愿望已经不能用了,因为重复了?"贝迪维尔问:"必须注入另一个愿望?"

    "是的。"

    这就有点让人头疼了。除了找到他儿子哈斯基之外,贝迪维尔确实是无欲无求的,突然之间要他去想出另一个想要实现的强烈愿望,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很难?"克拉娜的声音柔柔地道。

    "嗯很难啊。"贝迪维尔苦笑道。

    "那就回想一下你过往的经历,遵从你的心。一定还有什么,是你必须实现的愿望。"大老师说。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灵魂里的空缺。"她说。

    周围的灰蒙景色突然变成一团黑。

    "[分灵仪式]正式开始。而你——开始回忆吧。"

    过往的景象在贝迪维尔脑海中流逝,分不清真实与虚幻,一切都是梦,也都是真实。

    "贝贝?"白熊人少年出现在银狼少年面前:"鱼咬钩了,不收一下杆吗?"

    "噢——"幼小的狼人少年转头看着那正在跳动的鱼竿,连忙去收杆。可是已经太迟了,鱼已经把鱼竿上的饵食咬走,然后逃之夭夭。

    "啧"狼人少年暴躁地哼道。

    "别生气嘛。再钓一条就好了。"帕帕洛夫劝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小狼白了对方一眼,气鼓鼓地重新把鱼饵塞到鱼钩上,然后抛钩。那鱼钩落入结冰湖面上挖出的一个圆坑之内,逐渐沉入水中。

    漫天雪野,周围只有呼呼风声。两名孩子在那里安静地钓着鱼,气氛格外地尴尬。

    帕帕洛夫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你想回去的话自己先回去吧。反正你钓了半天鱼,鱼儿甚至都不咬钩。"银狼少年吐槽道。

    "不,我要在这里陪你,"白熊人少年说:"风雪这么大,你一个人危险"

    "才不危险。才不用你陪。有你在只会让人更烦躁而已。"贝迪维尔地哼道:"而且你别说话好吗?都把鱼吓跑了。"

    "好、好吧"帕帕洛夫低声下气地说,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虽然困意已在他脸上蔓延,为了怕再被弟弟嫌弃,他甚至一直忍住没打呵欠。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茫茫雪野中,只有寒风在呼啸。气氛更加尴尬了。

    "有点晚了果然还是不要钓了?回去好吗,贝贝?"帕帕洛夫忍耐了很久才问。

    "要回你自己回。"狼人少年赌气道:"我今天一定要钓到鱼为止。"

    "可是"

    "不要[可是]了。"狼人少年怒道:"回去吧。从我眼前消失好吗。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总是你。为什么你要闯进我的生活。明明没有你在会更好!"

    "贝贝"

    "不要叫得那么亲昵!"贝迪维尔怒道:"我和你又不是兄弟!"

    "可是"

    "真的,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狼人少年抱怨道:"莫名其妙就出现了。然后还是个窝囊废。钓鱼从没钓上过。做饭不会。叠被子不会。笨手笨脚的,做手工活的时候一直搞砸。尽管如此,老爸还是一直袒护着你。为什么?你明明是个笨蛋,明明是一事无成的家伙,为什么老爸还是夸奖你?只夸奖你?"

    帕帕洛夫的脸上露出来阴沉的表情:"又不是我喜欢变成这样的"

    "要是你不在就好了!"贝迪维尔赌气地说。

    "我——"说到一半,白熊人少年突然如同云雾般消散,没有了踪影。

    "帕帕洛夫?"看着自己的兄弟在自己面前消散,贝迪维尔不禁一愣:"帕帕洛夫?你跑到哪里去了?别开玩笑了,快给我出来!"

    没有回应。白熊人少年彻底消失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银狼少年皱着眉说,"快出来啊?"

    还是没有回应。并不是躲起来了,帕帕洛夫真的就这样消失无踪。

    "很好,你不出来是吧,"狼人少年把钓竿往地上一扔,"不陪你玩了,我先回去了。你那么喜欢玩,就在这里收拾完东西再回去吧!"

    依然没有回应。但贝迪维尔没有在意这份异样的沉寂,大步流星地走回家。他跑了一小段路,推开门家门以后,看到的是大厅饭桌上已经准备好的晚饭。

    "回来了?"他父亲正在一旁保养着他的刀剑,似乎在等着贝迪维尔回家才开饭:"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钓不到鱼就算了,吃饭吧。"

    "要不是帕帕洛夫那家伙一直碍手碍脚的"狼人少年一屁股坐在饭桌边,抱怨道。

    "帕帕洛夫是谁?"他母亲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放下一盘炖汤,顺势问道:"你的朋友?村子里好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小孩吧?"

    "啥?"狼人少年不禁疑惑:"帕帕洛夫哦?那——个——帕帕洛夫哦?你们不知道他是谁?开玩笑吧??"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就连他父亲也感到疑惑。白狼人族长放下已经保养好的刀剑,把它们收入鞘中,然后走过来在饭桌前坐下:"这名字没听过,应该不是村子里的小孩吧。是经常过来行商的吉普赛族(兔人族)的孩子?但你在吉普赛族里不就只有莱德一个朋友吗?而且最近几天兔子们也没有过来行商啊?"

    贝迪维尔看着他父母,惊讶得目瞪口呆:"你们真的不认识帕帕洛夫?"

    "我又不是每时每刻盯着你,怎么可能认识你结交的每一个朋友呢。"他父亲有点不耐烦了:"别说了,快吃晚饭吧。"

    于是,贝迪维尔不禁一头雾水。现在这个到底是什么状况?帕帕洛夫突然消失了,而且是从他的生活之中完全消失,就连贝迪维尔的父母都不记得帕帕洛夫存在过。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吗?还是说,大伙只是串通起来,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然而他看着桌面上的碗碟和饭菜,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玩笑。因为饭桌只有三个人分量的饭菜,爸妈没有给帕帕洛夫准备晚饭。贝迪维尔的父亲对帕帕洛夫宠爱有加,这种事情原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们真的忘记了帕帕洛夫。帕帕洛夫真的从贝迪维尔的生活中消失了。

    狼人少年不禁混乱了。这到底是一场美梦,还是一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