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041章 决战之于试炼 (二十七)

    第3041章决战之于试炼二十七

    这一击要是打中的话很要命,几乎是可以把贝迪维尔懒腰砍断的那种程度。

    而且莫德雷德速度实在太快,即使这个时候贝迪维尔反应过来也不可能完全躲过这一击。跳起的话会被断腿,蹲伏的话会被砍头,不管怎么躲闪都是死路一条。

    因此贝迪维尔根本不打算躲,就用护盾把它强行挡下来!

    咚!血之刃击打在电磁力小球构筑出来的电磁力护盾上,然后把护盾打爆!

    咚!血之刃再次击打在另一组电磁力小球构筑出来的电磁力护盾上,还是把护盾打爆!

    咚!血之刃最后一次击打在另一组电磁力小球构筑出来的电磁力护盾上,把最后的护盾也打爆!

    那刀刃的杀伤力之高,居然能直接打爆由十二枚电磁力小球构成的三层护盾,让血之刃直逼贝迪维尔!

    但同时这一击的势头已经大减,威力明显地下降了!贝迪维尔在没有办法之下操纵秘银流体去格挡,大量的秘银流体从他身上涌出,变出一只巨大的手臂,接住了这一击!

    这一击虽然被贝迪维尔接下来了,但也如了莫德雷德所愿,他的血之刀刃和贝迪维尔的秘银流体开始相互融合!鲜血把秘银侵蚀得就像生锈了一样,大量的秘银因此而报废——至少是暂时的!

    莫德雷德露出得意的笑容,以为自己的攻击起到了效果;同时贝迪维尔也露出来阴险的笑容,因为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莫德雷德以为自己占到了便宜,实际却刚好相反,他落入了贝迪维尔计策之中。从一开始贝迪维尔就在演戏,三层被击破的防壁都是贝迪维尔在故意放水,营造出不得不用秘银流体去接血之刀刃的形势!贝迪维尔看到血之刀刃和秘银流体纠缠在一起的同时,马上就抽出了冷冻光枪,对准血与银的纠缠之处,一枪轰去!

    "你想要,就给你!"他控制还未被完全侵蚀的那部分秘银流体,把它发射出去!那块正在高速"生锈"并结冰的流体变如同炮弹般打出,牵动着莫德雷德的右臂,一口气砸向染血之狼的面门!

    莫德雷德想要躲闪,但因为冻住了的血之刀刃连接着他的手臂,他自己很难躲过连着自己身体部分的物件!这个情况相当于贝迪维尔推动莫德雷德的右手去掴莫德雷德的脸!结果可想而知,莫德雷德速度再快也没有办法躲过来自"他自己"的攻击,自己掴了自己一把!而且巨大的冻块(秘银流体和鲜血之间混凝而成的冻结团块)也重重地砸在了莫德雷德的脑门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这怪物或许不知道痛楚,但脑震荡是另一回事,除非他连脑子都没有!一时间,莫德雷德被砸出了一个大硬直,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贝迪维尔这边自然是抓准机会一顿猛攻,他举起冰冻光枪就朝染血之狼的脚上连续射击,一口气冻住了莫德雷德的双腿!

    "嗯!"莫德雷德只是眩晕了两秒左右,从脑震荡中恢复过来的时候,他的双腿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他可能真的没有痛觉,所以也不知道冷冻对他双腿造成的侵害有多严重,等他强行试图挪动双腿来行走的时候,他冻住了的右腿啪啦一声断裂!

    咚!染血之狼笨拙地坠倒在地!这时候贝迪维尔再次举起光枪准备射击,莫德雷德知道那冷冻光枪的威胁有多大,马上就操纵自身的所有鲜血,化成巨大的鲜血篱笆,朝四方八面释放尖刺!

    一大滩血在地面蔓延,然后锋利的血腥尖刺从那滩血液中斜向上地刺出,迎击着贝迪维尔可能打来的光弹。但贝迪维尔根本就没有开火,而是操纵月神钢滑板急加速,尽可能地远离莫德雷德!攻击范围巨大的鲜血篱笆却并没有打中秘银之狼,所有的攻击都落了个空!

    "但你也没法靠近"莫德雷德用三条腿爬起来,有气无力地说。

    "不,我不用靠近。"贝迪维尔却说:"你已经输了。"

    轰隆隆隆隆隆隆!——

    大气在颤抖。

    "什么?"莫德雷德这时候才发现头顶上的日光越来越猛烈,于是抬头去看。

    天空中居然有两个太阳!

    这是幻觉吗?没错,在这种类似沙漠的沙丘地形里,确实有可能产生类似海市蜃楼的幻境,让人偶尔看到两个太阳。但海市蜃楼毕竟是幻影的一种,是虚无缥缈,外形不确定之物。

    而出现在莫德雷德眼前的却是真实的两个太阳,如此之清晰,如此之耀眼,让人无法否定这两个太阳任意一个的真实性!

    而且那其中一个太阳越来越大。

    不对!应该说那其中一个太阳越来越接近才对!它落了下来!

    那个正在坠落的太阳不是自然界中的真正太阳,那是!

    贝迪维尔的圣灵,[封印太阳]!

    "什么时候!"莫德雷德惊讶地瞪大了眼。然后他瞬间回想起之前贝迪维尔的某一下攻击。一个光球从莫德雷德身旁擦过,几乎没有杀伤力的光球,甚至都没打准。但那个奇妙的一击实际上暗藏乾坤!

    从那时候起贝迪维尔就把[封印太阳]投了出去!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在部署这最终杀着,只是等待正确的时机再出手而已!

    拜[分灵仪式]所赐,贝迪维尔不仅能一边发动秘银术,操纵秘银保护自己,还能额外地[分灵]出[封印太阳],使出[圣灵——封印太阳]特有的攻击!

    没错,最初打出去的那个光球威力微不足道,甚至连打中莫德雷德都没法做到!

    但是打出去的光球很快就受命于贝迪维尔,攀升到高空中,在那里待机。

    [圣灵——封印太阳]拥有"自动蓄力"的特性,能一边待命,一边吸收周围环境中的光子,让自己膨胀,增加杀伤力!

    贝迪维尔和莫德雷德在沙丘上战斗这么久,即使[分灵]出去的[封印太阳]一开始威力很小,现在也蓄力到十分惊人的地步了!

    贝迪维尔等待的就是一个最佳时机,莫德雷德的腿脚受伤,机动力被封印住的瞬间!而这个瞬间他终于等到了,莫德雷德在冰冻蚕食之中断了一条腿,现在只能依靠控血术构成的鲜血篱笆来保护自己,却没有办法移动!

    既然染血之狼不能移动,贝迪维尔就抓准时机使出撒手锏,让部署在上空的[封印太阳]落下!

    轰隆隆隆隆隆隆!——

    半径足有三十英尺,庞大的光球从天而降,直压向染血之狼的头顶!那是高密度的光子团块,威力之大,绝非莫德雷德那个区区生物的身体能抗衡的!

    莫德雷德使用全部的鲜血去冲击那个光球,然而完全不起效果,在高浓度的光子的碾压下,莫德雷德的控血术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那样幼稚!血之结晶和鲜血尖椎撞上光球马上就蒸发和碎散,连渣子都不剩一点!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染血之狼失声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嘛!"

    咚!!巨大的光球压在染血之狼的身上,然后引爆!

    巨大的白光把整个沙丘都吞噬,把大量的黄沙吹飞,在巨大的沙丘之中炸出一个深坑!

    数十秒之后,一切才烟消云散,分灵出去的[封印太阳]变回一个拇指般大小的光球过来和贝迪维尔汇合,重又和咒术之火融为一体。

    贝迪维尔慢慢地走向那个深坑,查看莫德雷德的情况。

    倒在那里的已经是一名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白发少年了。他的四肢朝着诡异的方向扭曲,应该是手脚的骨头全断了。

    然而莫德雷德还在挣扎着,意料之外地顽强。一些鲜血仍然在他身上凝聚,把他的身体包裹起来,看样子他是打算用鲜血包覆全身,强行让手脚尽断的自己爬起来继续战斗——和现在的贝迪维尔有点相似。

    "为什么,还要继续逞强?"狼人青年问。

    "不能就这样示弱"白发少年艰难地蠕动着身体。他试图让控血术的鲜血缠满他全身,然而血量已经严重不够,他身上的伤口都没有继续涌出鲜血了。

    "不能让妈妈看到我失败的样子!"他低声说:"我还有利用价值的啊!不要抛弃我!"

    他在说着摩苟丝的事情。他只是个实验体,一个工具。而当工具失去了利用价值的时候,摩苟丝那个妖女就会将工具无情地抛弃,她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贝迪维尔从莫德雷德的自言自语中,感受到了无尽的孤独。

    "她不值得你这样做。"贝迪维尔叹道:"她只把你当做工具,她不值得你为她拼命。"

    "不用你管!"莫德雷德顽强地站了起来,尽管他站起来的姿势歪歪扭扭的,站都站不稳,更不用提去战斗了。

    "睡吧,孩子。"贝迪维尔举起咒术之火,瞄准莫德雷德:"今天的比赛结束之后,你就去找亚瑟王。把你的身世全部告诉他,他会为你提供庇护的。不管你的处境变成什么样子,都比回到摩苟丝身边去要好的多。至少亚瑟不会因为你的失败就把你关进笼子里去惩罚你,也不会把你的身体剖开、切碎来做实验。摩苟丝会毫不犹豫地在你身上行使的那些残酷之事,我们都不会对你做。"

    贝迪维尔的话仿佛戳到了莫德雷德的痛处,他的表情瞬间变得软弱下来。

    莫德雷德的内心变得不设防的瞬间,贝迪维尔这边已经使用咒术之火给莫德雷德下了个咒,一个很简单的催眠咒术。巨大的困顿马上就攫住了白发少年,他再次重重地倒下。

    贝迪维尔操纵的秘银流体像一只大手般伸出。它不顾会被鲜血侵蚀的危险,小心地接住了倒地的莫德雷德——至少让骨折的白发少年情况不再加剧。

    躺在沙地上的莫德雷德没有动静,那是如同死一般的熟睡。

    "这算是我打赢了吧?"贝迪维尔问。

    直到此时,藏在某个角落里的蜂魔像才出现,其中传出帕林洛尔大公爵的声音:"确认。战斗的胜利者为狼人贝迪维尔。请把莫德雷德先生留在原地,医疗队马上就会来救援。"

    紧接着,蜂魔像也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最终决赛圈已经选出。战场上剩下最后的两名参赛选手,狼人贝迪维尔,以及狮人伊莱恩。你们彼此的位置已在地图上标记出,是时候进行最后的决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