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087章 终焉之暴风雨 (二十九)

    第3087章终焉之暴风雨二十九

    追迹者拉姆自称速度比古莲贺尔还快,艾尔伯特甚至丝毫不会怀疑对方的话。

    哪怕身上沾上了冰冻雷所制造的冰霜,追迹者拉姆的速度依然快得惊人。冰冻好像完全没有让她飞行的速度降慢下来,她反而更快了?

    拉姆的战斗外装到底使用了怎样的科技制成,艾尔伯特不清楚。但他知道深渊肯定限制过古代人一部分的力量,这个"力量"也包括科技才对。如果没有这些限制,估计追迹者拉姆此时早就突破了音速,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对艾尔伯特进行虐杀了吧!

    然而……飞得那么快的追迹者拉姆,却反而以艾尔伯特为中心绕出一个更大的圆圈。她没有靠近艾尔伯特,甚至没有靠近在艾尔伯特周围弥漫的冰雾。她到底是打算等冰雾散去才开始攻击,还是另有所图?

    然后艾尔伯特突然懂了。追迹者拉姆速度虽然快得难以置信,却没有与之对应的控制能力。

    就连在刚才那一档的速度之下,拉姆攻过来的时候也是十分拙劣的,只是朝艾尔伯特直线冲来,然后挥舞刀剑砍劈而已。正因为攻击是那么拙劣,艾尔伯特才有可能凭借直觉多少躲避或格挡开那些攻击。

    而如今拉姆又提高了速度,也就意味着她在这种状态下更难控制攻击的精确度。胡乱攻击的话,反而可能会变成朝艾尔伯特身旁的地面撞下去,或者直接一头撞在月神钢大盾上,然后自取灭亡。所以追迹者拉姆才没有攻过来,只是围绕着艾尔伯特高速绕圈。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虎人青年不仅吐槽道:"不进攻?认真的?凭这个就想赢过我?"

    对方没有回答。

    然而拉姆根本没有必要直接进攻并打赢艾尔伯特。仅凭这个连肉眼都无法追及身影的超高速度,艾尔伯特就拿追迹者拉姆无可奈何。艾尔伯特甚至连击中对方都没有办法!

    等等。这不就和上一场战斗同出一辙吗?

    守护者吉恩靠着无坚可摧的坚硬甲壳来保持不败,让艾尔伯特无可奈何;

    而追迹者拉姆则利用难以捕捉的超高速的来保持不败,也是试图让艾尔伯特无可奈何。

    只要她一直保持这个速度,艾尔伯特就没有半点胜算。只要她一直进行回避而不进攻,艾尔伯特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说什么"守护者吉恩没有美感",结果这个追迹者拉姆不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吗?

    "毫无美感可言。"艾尔伯特于是试图使出激将法:"靠你的速度闪来躲去,像个懦夫一样。这是多喵没有美感的战斗方式。"

    "呼,不用你说教。"拉姆却不以为然:"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无法战胜我]。只要能守住这最后的底线就可以了。只要你一直无法战胜我,我们造物者种族就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哪怕更你耗上一整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也好,在体力耗尽之前我都会一直舞动下去。为了我族人的自由,让我耗尽生命都可以。你又有这份觉悟吗?"

    虎人青年没有回答,他在思考着对策。然而就在他分神的瞬间,一个快得几乎看不见的黑影朝他急速冲来。要不是他反应够快突然提盾挡了一下,那接下来的"咚"的一声便不再是剑刃击打在盾面上发出的声音,而是剑刃砍劈开他头颅的闷响了。

    好险。真是一刻都大意不得!

    追迹者拉姆嘴上说是不攻过来,以那个速度虚耗艾尔伯特的时间。但实际上她也在虎视眈眈,就等艾尔伯特分神。如果艾尔伯特在这眼花缭乱的身影中迟钝了神经,一下子没防好,追迹者拉姆就会马上把自身速度降慢,然后提高攻击精确度攻过来,取下虎人青年的首级!

    "呼。"虎人青年暗自一笑,突然有了主意。

    他蹲了下来。

    当然,盾牌还是举着的,他不可能放弃防御。只是保持这个蹲跪的姿势,对方能够攻击到他的缝隙更小而已。

    然后他就从盾牌的缝隙之间架起暴风枪刃,对外界随机地开火。局部分身术制造出来的六条手臂不间断地开火,撒出无数的大口径散弹钢珠。这些钢珠每一颗的杀伤力其实都不怎么高,但它们散布极广,而且随着飞行距离的增加而散布得更广。顷刻之间,数百颗钢珠便如同雨点般朝四方八面撒出,而围绕着艾尔伯特高速移动的追迹者拉姆则无可避免地被击中不对,与其说是散弹钢珠打中了拉姆,还不如说是拉姆撞上了钢珠!

    空中旋即响起连串叮叮咚咚的响声,火星四溅。追迹者拉姆的金属躯体比艾尔伯特想象中还要坚硬,在如此高速运动中撞上那种散弹钢珠,居然也毫发无损。

    "就这点程度?"她甚至还有余力去取笑艾尔伯特:"简直是在给我抛光啊。"

    "不,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艾尔伯特却冷笑。

    啪呖呖呖呖!依然在快速飞行中的拉姆,身后传来隐约的玻璃崩裂般的声音。当然,飞行速度极快,每一秒都如同身处暴风中的她,恐怕是听不见这个声音,或者根本没有注意到它。艾尔伯特不断开火,枪声一击钢珠散弹撞击在古代人战士身上的弹跳声,也把那个崩裂声掩盖。

    那个被忽略了的隐患逐渐堆积、恶化,最终酿成大祸。

    啪啦!追迹者拉姆身后有什么突然碎裂了。她的其中一个翅膀碎裂了!

    "什!"这才反应过来的拉姆发现自己缺了一个翅膀,没法好好控制飞行,马上朝地面坠落,一头砸进地板里,撞出一个惊人的深坑。

    "嗯……"然而身轻如燕的她很快就重新爬起。她那酷似女人身体的金属战头外装,依然有着相当惊人的硬度,这种程度的撞击毁不了她。

    她只有一个翅膀毁了。那个纤薄如同蜻蜓翅膀般的金属细片,虽然由和她身体一样硬度惊人的材质构成,但因为它太薄,被冰霜侵蚀之后无法承受得住长时间的高负荷运动,最终因金属疲劳而折断。

    但是为什么会被冰霜侵蚀?拉姆瞥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总算懂了。艾尔伯特打出的钢珠散弹上附着有某种带着深寒魔力的粉末,那个粉末发出的冻气让命中的部位附上冰霜。艾尔伯特打出的那个钢珠散弹可不是普通的钢珠,是附着有冷冻效果的冷冻弹。

    "我听说过这样的报告。"追迹者拉姆哼道:"你用同样的招式来对付过思普利甘。"

    艾尔伯特没有回答。实际上他用同样的招式对付过好多名古代人战士,只是后面的战斗里其他古代人没有观战的权利,所以他们不知道艾尔伯特的招式套路罢了。信息的封闭让艾尔伯特再次占到了便宜,这同一招又让另一名古代人战士吃了亏。

    拉姆那个翅膀虽然强力,让她拥有凡人无法企及的速度。但它们也像蝉翼般极其脆弱,是这名古代人战士身体的结构性弱点。艾尔伯特就知道只要对空中随机地开火,总会有几枚散弹钢珠能击中,又或者至少能擦过那些翅膀。只要轻轻擦过就可以,只要留下冰霜就能侵蚀翅膀,让它们逐渐冻结,最终在高负荷的使用下崩坏!

    失去了翅膀的拉姆就和吃了败仗没什么差别,她已经不可能取胜了。

    "但也就仅此而已。"然而追迹者拉姆当机立断地扯掉了自己另外几枚翅膀,"你以为我没有翅膀,就不能飞翔了?"

    她身后原本长有翅膀的位置被清理出一个个缺口,然后有火焰从其中窜出,紫蓝色的火焰。靠着焰火推进的追迹者拉姆再次腾飞至空中,并且用更加不可思议的速度飞行。那黑色的身影和紫色的焰光,在空中化成让人眼花缭乱的轨迹。她开始在空中以更粗暴的方式来回飞舞,失去了原本的灵巧,速度却更快了。

    这也意味着艾尔伯特更加抓不住对手。这场战斗难道真的没有丝毫胜机,必须无限期地拖下去,直到一个月之期结束为止?

    不,并非如此。艾尔伯特再次裂嘴一笑。胜利的曙光已经初露,就差点睛一笔而已。

    他给暴风枪刃换上另一种弹药,继续开火。打出去的散弹钢珠如同火流星般在空中飞洒,扩散得到处都是。然后理所当然地,高速运动中的古代人战士会主动撞上那些钢珠。

    钢珠的威力固然很低,而且追迹者拉姆的身体硬度极高,这种撞击几乎拿她无可奈何,用她的话来形容,就是在"抛光"。

    然而,燃烧着的钢珠带有高热,每一击每一发都把热量确实地传达到了对方身上。

    拉姆那种喷射式的推进器是不可能仅靠内在的燃料来无限高速推进的,它肯定是把周围的空气吸进去再进行压缩喷射,以达到推进的目的吧。

    涂抹了火焰松脂的散弹钢珠不仅能在击中的时候传递热量,它仅仅是在周围的空气中擦过,热力就会把空气加热,脱非出来的松脂的微粒也会被卷入推进器内部直接传达那份高热!

    而当热力在推进器内持续地累积

    轰隆!空中传来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

    "什么?"追迹者拉姆不禁惊讶:"怎么可能!"

    惊讶?为什么会惊讶。任何一名身经百战的老练战士都不应该在此时感到惊讶。只能说拉姆的实战经验太少了。

    古代人使用的战斗外装毕竟不是他们真正的身体,他们的战斗外装既不会感到疼痛,也不会感受到冷热,因为那些感觉都对战斗有负面影响,自然要被过滤掉。

    然而他们只是不知冷热,战斗外装的性能却切实会被冷与热影响。本来就处于高负荷工作的翅膀会在冰霜的侵蚀下断裂,就连处于高功率运作的喷射器也会因为过热而失效。

    看到拉姆连续出现吃惊的表情,艾尔伯特就知道这种事情她以前完全没有遇到过。也是的,在那古老的时代里,根本没有人能反抗这些高高在上的造物者种族。哪怕是反抗,争战也会在极短时间內被镇压下来吧。

    简而言之,拉姆应该从未跟和艾尔伯特这样的对手对战过。一生不曾遇到半个强敌,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危机。这群古代人其实只是利用自己战斗外装的性能去碾压眼前一切对手而已。

    从未遇到过障碍与困难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地成长的。他们的能力也就止步于此了。他们甚至连自身的战斗外装的性能和缺陷,都没有办法摸透!

    这就是追迹者拉姆的败因!

    古代人战士从空中打着转坠落的同时,艾尔伯特已经撤掉了盾冲刺上去,手中月神钢弯刀往上斜斜一划!

    他的对手被拦腰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