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118章 终焉之暴风雨 (六十)

    第3118章终焉之暴风雨六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伊莱恩昏昏沉沉地醒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脚被加粗的麻绳捆绑着,几乎把他的手脚都勒出血痕。他也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身体没法自如地活动。

    有一种非常恶心的感觉在他浑身上下流动着。既恶心又乏力。有人对他使用了迷魂药,把他迷魂之后,趁伊莱恩不省人事之际又给他注射了某种药物,可能是一种肌肉松弛剂吧。那药物让他浑身每一处肌肉都使不上力,处于一种完全松弛的状态。

    他现在不仅因为药物的作用而感到口渴,身体还软趴趴的,完全没法自如地挪动。他浑身上下散发这一种腥臭味,被扒光了衣服,下半身还被一种莫名的酸痛和粘腻感占据。一想到这点伊莱恩就感到莫大的恶心。那些奴隶贩子据说就是使用这种方式来""不听话的奴隶,让奴隶们最终沉溺于被虐待的感觉之中,最后彻底放弃抵抗。

    这种倒霉的事情,居然也会发生在伊莱恩身上……

    不对。他一直都是倒霉的。事到如今已经不会再被这种小事吓到了。

    白狮人少年转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脖子的转动幅度被大副限制,实际上他的视野也极其有限。然而周围的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一如他所料那样,是一片让人厌恶的幽暗。

    极幽暗的船舱底部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铁笼子,虽说大小各异,但实际上这些笼子的尺寸都小得吓人,只是把注射了肌肉松弛药物的奴隶们强行塞进笼子里面去,完全不管他们的死活。有些奴隶的身体都被挤得变了形,如同一团烂泥那样瘫在笼子里,连呼吸的空间都要被挤压,只差没有彻底窒息而死。奴隶之中既有人类也有兽人,但还是兽人居多那些稍微大一点的笼子就是为兽人们准备的。在埃及,兽人奴隶的保有量十分惊人,几乎可说生存在这个国度里的所有兽人,全都是奴隶身份,只有极少数是例外。

    而且……没有哀嚎。

    在笼子里的奴隶只是静静地躺着,连叫唤声都不曾发出。说不定他们全都被灌了某种哑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又或者只是被悲惨的命运蹂躏过太多次,最终彻底放弃抵抗。

    一想到这个,一股怒火就从伊莱恩心中涌出。然而他想了想,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并不在乎这些奴隶,他也不可能救世界上所有人。他只需要自救就好。

    但是同样的情况会在他身上发生吗?药物的作用在他身上持续生效,他全身瘫软无法反抗。难道他也会被得和这些奴隶一样?

    才不。

    伊莱恩的身体虽然使不上劲,但他没打算放弃。这副状态下的他,使出狮吼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狮吼也需要使用腰部和胸腹的力量。不过[虚化]应该可以使出来。而且只要使出[虚化]来穿透物体,这绳子和牢笼都无法困住伊莱恩吧。

    然而这个白狮人变身能够使用虚化的时间极短,或许足够他挣脱绳子,却不一定够他从牢笼中逃出。如果他的身体只穿透了牢笼的一半,另一半卡在牢笼之中,在这种状态下解除[虚化],后果将不堪设想。结果恐怕并不是他的身体被牢笼的铁栏杆贯穿那么简单,而是在他身体从亚空间中移出的时候就会造成物体和物体之间的零距离高速碰撞,然后……引发谁都无法预料的巨大爆炸。

    可以的话,伊莱恩自然是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那样一来他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牢笼,同时也必须全程保持[虚化]状态。

    能这样做的只有白豹人的变身。然而即使有那个变身,伊莱恩仍然是全身乏力的状态,想高速移动恐怕不现实。

    必须先把这一身被药物影响的瘫麻状态去除掉。能这样做的要么是白熊人的变身,要么是白龙人的变身,总之都需要变过去、等适当长的时间才行。

    然而伊莱恩被困在这种狭小的笼子里,除了这个娇小的白狮人少年的身体,其他变身都没法使出来。一旦变身,他自己就会把自己挤成肉酱,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不断膨胀的身体无法离开狭小牢笼的束缚,身体上的肉块被挤碎、从牢笼的栏杆里伴随着血液喷涌出去,那将是最悲惨的一种死法。伊莱恩打了个冷颤,想想都觉得可怕。

    果然还是得等时间推移,身上的药效过去才能行动吗?

    不……要是那群人贩子再过来给伊莱恩补一剂药怎么办?他岂不是一直没法行动了?

    以船这个航行速度,大概只需要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罗马。他该不会就这样被关在笼子里,被当做奴隶那样送到罗马的某个奴隶集中营里吧?那时候想要逃跑,只会更困难吧。

    糟糕。这岂不是个无解的困局?

    ……要被变成奴隶了吗?

    恐怖而黑暗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上伊莱恩的脑海,在他小时候,那个被关在黑暗的研究所里,被每天虐待的那些记忆。不仅是他自己的记忆,其中也混杂着雷欧的记忆。两人的身心都被摧残得破破烂烂,那些记忆更是漆黑得一塌糊涂。

    他的呼吸开始加速,他用急促的喘息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始终无果。冰冷和温热混杂着的感觉,在笼子里蔓延。他试图喊叫、试图求救,他发现自己叫不出来,因为呼吸的空间都被限制了,也因为他体内的药物顺带把他声带附近的肌肉都松弛了,让声带无法正常震动发音。他如同个哑巴般发出低沉的咿咿呀呀的声响,但那完全不算是叫唤。

    也许,这就是绝望吧。痛苦到了极致,就连喊叫声都无法发出。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也同样地发生在周围的奴隶们身上。

    泪水从伊莱恩的眼角涌出,而他的大脑在颤抖。这么简单就被抓住,这么简单就被羞辱,这么简单就陷入了这种困境,这么简单就被人变成了奴隶。看来从圆桌试炼擂台赛开始他就没有真正成长过,依然是原本那个废物。如果废物的他,到底还奢望去拯救谁?

    就在他几乎要崩溃之际,一个灰白色的幽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嗯……?!"

    "嘘!"在伊莱恩发出更奇怪的声音之前,奎格阻止了白狮人少年:"别动。这就救你。"

    (奎格……?!)

    (但是,为什么?)

    如果是在同一艘船上,伊莱恩被偷袭的时候,奎格肯定也被偷袭了吧?那群奴隶贩子有备而来,连伊莱恩都能成偷袭,却没有办法偷袭并困住比伊莱恩还弱的奎格吗?

    不。是因为[虚化]吧。奎格能随时发动那个招式,只要不是完全大意了,对方也拿奎格没有办法。只要在被迷魂药弄晕之前用[虚化]逃跑就行了,奎格应该就是这样做的。

    "我被袭击,"云纹的豹子一边试图把笼子打开,一边压低声说:"可是我能[虚化],没事。我跳进海,他们以为我被抛下。药让我头晕,我抓住船尾休息,药过了才来找你。久等了抱歉。"

    豹人青年小心翼翼地把几乎软作一滩烂泥的伊莱恩,从笼子里拖出来。他应该也注意到伊莱恩身上的脏污,可是他没有在意,脱下上衣裹在白狮人少年身上:"这解药,偷来的,快喝下。"

    "嗯…呜……"伊莱恩闷声答道,竭力喝下奎格递到他嘴边的解药。

    药物苦得他头皮发麻,然后全身瘫麻的效果完结之后就是全身的痉挛,他在剧烈地哆嗦着,差点以为那其实是毒药而不是解药。奎格怕抽筋的伊莱恩要到舌头,又找不到布条之类的东西,连忙用手臂塞到伊莱恩嘴边,让白狮人少年去咬。伊莱恩的牙齿自然直接贯穿了奎格的皮毛,刺入其肌肉之中。他就像一只凶猛的狮子那样咬了豹子一口,差点把奎格手臂上的肉撕扯下来。

    (好痛苦……简直痛苦得想死……)

    然而奎格被咬到了仍然不放手。简直就像是想要帮伊莱恩分担痛楚那样。

    (蠢货……)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伊莱恩全身的痉挛才开始消停,取而代之的是酸痛和胀痛。血腥味在他口腔里蔓延,他感觉到奎格手臂上涌出的血在缓慢地凝固。

    "没事…没事了。"奎格正用另一只手抱住伊莱恩,低声说。

    "呜…呜嗯嗯嗯嗯……"白狮人少年松开了嘴,又一次哭了出来。

    "一切……会好的。"豹子忍痛答道。幸好伊莱恩这个狮人变身的咬合力并不算大,只是一只未成年的小狮子该有的咬合力,仅比小猫稍微大些。奎格的手臂至少没有废掉,好好养一段时间的伤就能痊愈。

    "能动了?"他问:"逃出去?"

    "逃、逃有什么用。"伊莱恩已经不在乎脏污了,直接在附近找了快破布缠住下身:"杀、杀光他们。"

    "你会变成,他们一样。"豹人青年却幽幽地说。

    "我不、不管。杀光他们。"现在的伊莱恩不想讲道理,只想把遭受到的屈辱和痛苦还给那些坏人们。

    "船员死光,船没人开?"奎格又问。

    "有自、自动导航系统。"伊莱恩从奎格的战术腰带里找来找去,最后摸出一把月神钢短剑:"等在罗马快靠岸了,我们再、再溜下船。"

    奎格无话可说。

    "你养伤吧,我来、来处理。"伊莱恩说,眼中流露出复仇的目光。

    "我也去。"奎格用绷带包扎手臂,说道:"不能让你,一个人背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