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206章 大愚者之试炼 (八)

    第3206章大愚者之试炼八

    五分钟之后,伊莱恩放下手中的缝线工具,给那名受重伤的骑士抹上具有消毒和止痛作用的医疗凝胶,然后就为那人缠上绷带。

    "连这种事情都要劳烦你,真不好意思。"戈登爵士说。

    "只、只是应急措施。"伊莱恩说,"还、还是要送他去医院接受治疗。这、这里没有无菌手术室,没、没法把他的腹腔打开来为受伤的内脏缝针……"

    其他骑士们一阵沉默。被戈登爵士称呼为雷欧波特的那个赌桌上的贵公子,会如此熟练地给人缝针疗伤,本来挺奇怪的。不过他们受了伊莱恩的恩惠,也不多说什么。

    "加德,你留在这里保护装甲车。让雷欧波特先生的朋友们躲进装甲车内避难。让龙兽负责戒备。剩下的人跟我来。"戈登爵士说,然后就跟其他三名深蓝玫瑰骑士以及伊莱恩一同动身了。

    "有、有线索吗?"伊莱恩问道。事到如今该不会还没有查明那群(伪装成山贼的)勃艮第士兵的基地吧?

    "有。"戈登指了指远处的印痕。那是勃艮第人们移动那个自走式炮台所留下的痕迹。因为炮塔十分沉重的关系,它的履带无可避免地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印痕。即使在林间小心翼翼地移动,还用上匿踪魔术,这些痕迹最终还是暴露了,并随着那群勃艮第人的溃逃而逐渐显露出来因为施放匿踪魔术隐藏痕迹的那人已经不在现场(说不定已经被伊莱恩他们杀了)。

    总而言之,只要追踪这些履带留下的痕迹,就能找到那群勃艮第人的基地或者至少判断出勃艮第人的基地的方向。一行人追踪而去,发现履带痕迹所指方向和勃艮第人逃跑时留下的痕迹所指方向几乎是一致的。他们至少没有找错地方。勃艮第士兵们逃跑时甚至都没有刻意去隐藏自己的痕迹,大概是想回到他们的阵地之后再加固防守,以应对这群骑士们的进攻吧。

    深蓝玫瑰骑士们之前是在主场受到偷袭,把敌人反杀回去。而这次轮到他们去袭击别人的主场了,可以想象出对方已经把他们的基地布置成陷阱重重,让这群骑士们去踩。戈登至少有一个地方说对了,装甲车没用。带上那种东西,只会让他们的奇袭瞬间暴露,然后被敌人基地的炮台集火。骑士们想要迅速而尽量少受损伤地拿下敌人的阵地,能依靠的也只有奇袭。

    他们奔走出去大概一公里,夜色也逐渐黑了下来。速度较快的伊莱恩最初走在前面,但他这个狮人少年的变身体力实在不行(而且他身上有诅咒),跑着跑着反而被那群耐力惊人的骑士们反超。深蓝玫瑰骑士们明明身穿重甲,却能以相当可观的速度在林中飞奔,可见他们曾受过多么精良的战斗训练。白狮人少年甚至怀疑这四名骑士就足够拿下敌人的基地,根本不需要他伊莱恩帮忙。

    "哈,哈、哈……"伊莱恩很快就被抛下到队伍的最后,甚至即将掉队了。

    "缺乏锻炼?"戈登爵士放慢脚步凑过来问:"要我背你吗,雷欧先生?"

    "不,不用……"伊莱恩大口喘着气,脖子上的绷带(圣骸布)让他呼吸困难,实在很难受。但是拆掉这个的话他不仅会呼吸困难,甚至会窒息:"如、如果我掉队了,你们就先上,不、不用等我……"

    "哈,不用这么见外啦。我们接下来也需要你的力量,你掉队了对我们也没好处。"戈登说完,突然就凑到伊莱恩身后,一个公主抱把白狮人少年抱了起来。

    "你、你干甚么!"伊莱恩红着脸嚷道:"快、快放下我!"

    "嘘,小声点,已经很接近敌人的基地了啊!"戈登制止道,"现在先忍耐一下吧,雷欧先生。这可不是讲究体面的时候。"

    "可、可是!"

    "啊,好轻。你应该多吃点东西。"戈登说,居然腾空出一只手,掏出一根压缩军粮棒塞到伊莱恩嘴里。

    "呃!"伊莱恩被强行塞进食物,嘴巴里是有点坚硬、没什么味道的压缩军粮,他把那东西吐掉也不是(他讨厌浪费食物),吃下去也不是,一时间没法说话。

    但是当然,那压缩军粮棒里也含有光子,伊莱恩就这样吃下去的话会马上催吐。他只能一手抓住那根压缩军粮用咒术之火偷偷地把军粮棒里的光子抽走。他专注于做这个的时候,戈登又跑出去好一段距离,几乎赶上了他的同伴们。这家伙身穿厚重的盔甲,还抱着伊莱恩,却居然完全没有放慢脚步。简直强壮得可怕。不知道他这身力量怎么练就出来的,刚才洗澡的时候伊莱恩也没发现戈登身上的肌肉有多夸张啊?

    伴随着轻微但又充满节律的咔嚓声深蓝玫瑰骑士们身上的盔甲的装甲片相互碰撞发出的细微响声,一行人来到一个类似地堡一样的结构前。那东西倚山而建,深入地底,很明显是人为挖出来的建筑物。按道理说勃艮第军队不可能那么快就在法兰西的领地里挖出这种掩体建筑来。但不排除其中有厉害的魔术师在帮忙,或者动用了魔像,又或者此地原本就有这建筑,他们只是随机应变地利用了它。

    入口没有人守卫,就是一个普通的入口。除了用一些树丛遮盖住它,让它比较难被察觉之外,几乎没什么特别的。

    "这绝对是陷阱。"戈登放下伊莱恩,说。

    "不、不管是不是,没时间绕路了。"伊莱恩哼道,站起来就打算冲进去。

    "等等!"情急之下,戈登爵士一手抓住伊莱恩的尾巴。

    因为尾巴被抓很疼,白狮人少年全身颤抖了一下,毛发都倒竖起来:"你、你干什喵啊?!"

    "你这样会暴露我们的攻击计划,不能让你就这样冲进去。"

    "反、反正你们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攻击计划吧?也没打算正面攻进去吧?我不是你的部、部下,没必要配合你的行动。我打、打头阵冲进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们另找路进行奇袭不就好了?"

    "即使你这样说"戈登依然不放开伊莱恩的尾巴,哪怕他知道抓住兽人们的尾巴是很失礼的事情:"我知道你找药心切,想要速战速决。但这样冲进去,多少条命都不够用。请不要把应用和鲁莽混为一谈!"

    "我没有。"伊莱恩直接用局部虚化让自己的尾巴进入虚化状态。然后那半透明的尾巴就从戈登的抓取中溜掉。

    戈登见识到伊莱恩那奇妙的能力,愣定了一下。

    "我自、自己的命,自己保护。"伊莱恩说,没等那群骑士再反对什么,已经冲了出去。

    周围没有埋伏,阴险而狡猾的勃艮第人估计就躲在地堡里等待骑士们送上门来。伊莱恩撞开地堡的门,直接往内冲,而且冲进去的瞬间就神经紧绷地注意着周围一切动静,生怕被敌人从死角偷袭。地堡内部是个相对狭窄的通道,而且确实是有埋伏。等伊莱恩在那片幽暗之中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亮光的时候,他已经瞬间发动了全身状态的虚化,同时开始吸气。

    嗖嗖嗖嗖嗖嗖嗖!大量光弹和弩箭从他面前飞过来,然后穿透他的身体飞了出去。没有任何一发攻击能够击中虚化之中的伊莱恩。而那波袭击大概只持续了两秒,埋伏在那里的勃艮第军队以为伊莱恩会直接死在这波进攻里的。他们却没想到伊莱恩其实是完全免疫了这波进攻,而且刚刚解除虚化,马上就接上一发狮吼!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震耳欲聋的狮吼在这种狭窄的通道里传出去,破坏力被发挥到极致。那群人的耳膜被直接震破,一个个开始痛苦地捂住耳朵,在地上打滚,状况非常之惨烈。伊莱恩则已经冲到了那群人面前,能够发射麻醉针的散弹枪一轰就倒一片,掩体玄关的埋伏瞬间被清理干净!

    伊莱恩知道自己的狮吼肯定不止让玄关这里的人倒下的。因为是狭窄的通道,吼声就像回音一样在整个通道里传遍,肯定也把里面的人也震聋了。不出乎他所料,当他大胆地往内部冲锋的时候,又看到了本来埋伏在那里的二三十名勃艮第军人,捂着头从高处的掩体掉落下来。伊莱恩连补充另一发狮吼的必要都没有,冲过去又一枪麻倒一大片敌人!

    那群深蓝玫瑰骑士似乎没有找到别的入口,而且见伊莱恩冲进来顺利解决了玄关的敌人,也不甘示弱地紧跟过来。然而他们的加入反而让伊莱恩有了顾忌,没办法在使用狮吼了在这种狭窄的地方用狮吼,估计会连那群骑士的耳膜都震聋吧!

    白狮人少年也没抱怨什么,他一心只想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用尽量少的打斗压制下这个地堡。治疗哮喘的药物不知道被敌人藏在什么地方,如果演变成大混战,战场一片凌乱,找药会变得更为困难。

    又有十几名勃艮第人从地堡深处一个类似营房的地方冲出来,而且这些士兵的眼睛布满血丝,一个个仿佛杀红了眼的怪物。伊莱恩知道这些人已经是吃了药的状态,那种让士兵们服用的兴奋剂,可以让人不知道疲倦和恐惧,一直战斗下去。

    但是,兴奋剂充其量只能增强人的体能,没法强化那个人的技量。手执月神钢细剑的伊莱恩小心地应战,熟练运用虚化躲开敌人的斩击和枪击,同时不断找寻机会下手。不到几个回合,伊莱恩就砍倒了其中两名敌人的手臂和腿上的筋腱,让他们只能躺在地上任人鱼肉。再不到几个回合,围攻伊莱恩的十几名士兵已经纷纷被砍倒在地,或者被赶过来支援的深蓝玫瑰骑士斩杀。

    "为什么不杀他们?"戈登问伊莱恩:"你有那个技量把他们的手脚报废,直接砍断他们的咽喉不是更快吗?"

    "是、是约定。"伊莱恩低声答道。不仅仅是因为和奎格约定过,也是因为他不想在给贝利找药的过程中过多地杀生。如果为了给贝利找药而染上了大量的鲜血,总觉得做这事就变味了哪怕这群袭击他们、间接导致贝利哮喘病发的勃艮第人本来就很可恨。

    戈登他们肯定不会理解吧。被伊莱恩砍倒的士兵们很快就被那群骑士一一补刀斩杀,实际上这和伊莱恩动手杀了人差不多。深蓝玫瑰骑士们肯定一边击杀这些敌人,心里一边暗笑伊莱恩是个伪善者吧。然而哪怕被耻笑,伊莱恩还是不想亲自动手去杀人。反正他不在乎。即使被耻笑做伪善者,也没所谓。

    地堡的这片区域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暂时没有更多的敌人涌过来纠缠伊莱恩他们。

    "就、就这?"伊莱恩问。

    说不定勃艮第人的侵略军已经被歼灭得差不多了,之前他们袭击村子被反杀并死亡了近百人,这个地堡战里有死了四五十人,这个人数对于深入法兰西的侵略者而言已经是相当大的损失。说不定这连串的袭击已经把勃艮第侵略军击溃得差不多了,不会有更多的敌人来找伊莱恩他们麻烦了?

    咚!然而伊莱恩还是太乐观。随着整个地堡的一阵摇晃,有某种庞然大物正在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