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480章 崩坏之于星穹 (一百零六)

    第3480章崩坏之于星穹一百零六

    时间回到现在,亚瑟王与雷德利奇交战之时。

    骑士王依然那雷德利奇完全没有办法。

    [极恶放债人]和[咆哮讨债鬼]的能力几乎完美互补,因而完全无敌。

    而且时间拖得越久,状况对亚瑟王就越是不利。"免伤债务"已经膨胀到129797,而且还会像滚雪球那样越来越大,就相当可怕。

    远距离攻击完全无效,甚至有反效果。近距离又会被那个光子冲击震飞,根本没法接近雷德利奇。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完全无敌的能力吗?

    如果只依赖一名灵体来战斗的话,说不定没有。但雷德利奇能操纵两名灵体,互补不足,那么它们合起来的能力,就成为了无敌的能力。

    不过亚瑟还是相当疑惑。

    哪怕雷德利奇是通过灵体之间的能力互补来让自己几乎无敌,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完全无敌的能力吗?

    答案是,不可能有罢。

    卡玛(命运)之座,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当某个人真的用某种方式达到让自己完全无敌的时候,就相当在世界上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法则,完全否定了宇宙法则的存在。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被这个世界所容许的,一定会受到自然法则重新修正。

    因而越是接近无敌的能力,持续时间就越短,越是不稳定。

    亚瑟王的幻灵深红龙[盎格鲁摩尔]也是纯粹力量和混沌的化身,说它无敌它也确实是相当无敌,但代价就是难以控制。亚瑟王甚至没法自如地把幻灵深红龙召唤出来,召唤它必须满足很多绝对条件,一般是在亚瑟王极度愤怒、而且被逼到了绝境之际。

    但是雷德利奇呢?

    他召唤出来的两名灵体都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也许在亚瑟他们埋设光子炸弹,试图炸掉动力炉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存在了。

    那肯定不是绝对无敌的能力,不然它们绝对不可能持续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消失。

    一定有什么细节,是骑士王遗漏了的。

    骑士王也没办法简单地看穿这一切。雷德利奇那狡猾的家伙,肯定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自己的弱点说出来吧。

    总而言之,只能主动去试探了。

    亚瑟突然向对手猛冲,用最高的速度接近狐狼人。

    不出所料,[咆哮讨债鬼]在防范着骑士王,在他接近的瞬间,一道光子冲击波就从那名幻灵的身上迸发而出,试图把亚瑟王震飞。

    不过这次亚瑟王也有了准备,他在对手出招的瞬间也出招了,他举起的王者之鞘爆发出另一种金色的光子冲击,也就是[破法者]。

    两种光子冲击波互相撞击,互相抵消。[破法者]本来就拥有破除魔术的能力,因此能抵消[咆哮讨债鬼]的招式也是理所当然。

    不再被震飞的骑士王快速闪到雷德利奇身前,一剑劈出!

    这一招终究是超出了雷德利奇的反应速度,圣剑巧妙地越过红月钢盾的阻拦,击打在狐狼人的小腹上!

    亚瑟王完全没有感受到那命中的手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闷的感觉,仿佛用木棍去敲打棉花似的。而且在那一个瞬间他感觉到全身有点脱力,敲击的力度因此而明显降低了。

    跳字呢?亚瑟攻击完之后迅速拉开距离,同时瞥了一眼[极恶放债人]胸口上的计分板。

    123315那一击约抵消了六千多的债务吗。

    这明明是圣王之剑很普通的一击,但因为那一击打中了要害,可能造成重大的损伤,所以一击就价值六千多?

    但这说法不太对啊?之前亚瑟朝雷德利奇的胸口刺了一剑,那一剑顺利击中的话,明明可以摧毁雷德利奇的心脏,比刚才的一击致命得多了。那一击的价值却只有四千多。

    [极恶放债人]计算债务偿还的方式,没有看上去的简单。它也许不是按照人体要害的部位来计算权重的。那么它到底遵循什么规则?该不会是……按照接触面积来计算?伤口越大价值就越高?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骑士王只能继续猛攻。再一次,他冲刺到雷德利奇身前。[咆哮讨债鬼]也反射性地发出光子冲击波,想震飞骑士王。但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亚瑟举起剑鞘,用[破法者]抵消了对手的冲击,然后顺势就是一剑!

    王的速度依然比雷德利奇快很多,因此在近距离交战必然会处于上风。

    雷德利奇这家伙虽然有着惊人的精神能力,可以同时操纵两个灵体,但狐狼人的战斗水平大概就和普通人相差无几,只是稍微受过点战斗训练而已。雷德利奇试图举盾挡下骑士王的剑击,却没想到第一下剑击只是假动作,亚瑟王中途就收住剑,让圣剑的轨迹反扭过去,绕过盾牌,呈Z字形往下方劈去。雷德利奇完全没法防阻这一击,于是他的大腿就被击中了。

    和之前一样,亚瑟王击中对手的时候完全没有打中的手感。那就像是手拿木棒击打在棉花上一样的感觉。而且击中的瞬间他再一次体验到,有种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的感觉。

    118218这软绵绵的一击却抵消了五千多的债务。

    果然是这样吗。偿还债务的多少,果然和能够造成伤口的大小,或者说圣剑和对方的身体的接触面大小是有关的。虽然雷德利奇完全没有受到损伤,但他理应受到的那些损伤被数值化,记录起来了。

    亚瑟王拉开距离之前顺势踢了雷德利奇一脚,试图尽可能多地制造伤害,哪怕是鸡毛蒜皮。114220然而踢的那一脚等值于近四千的损伤。骑士王借着踢中雷德利奇之后的反作用力,快速拉开距离。

    果然很奇怪……太奇怪了!

    难道说圣剑那致命的攻击,居然和骑士王无心地使出的轻轻的一踢,伤害等级相同吗?

    怎么可能!

    要知道圣王之剑也是神器等级的武器,其上缠绕的金色光子比普通的光剑威力大数十倍,即使不处于超驰状态也可以轻松地把对手的身体切得支离破碎。亚瑟王踢出去的一脚怎么可能和圣剑的攻击相提并论?

    但[极恶放债人]的计算应该是不会有错的,免伤债务要是算得一笔糊涂账,就不符合规矩了。

    越强力的[法]就必须遵守越严格的限制条件。正因为条件严格,[法]才会稳定。

    灵体的能力无非是使用者的精神能力的具象化。用灵体和敌人对决,实际上就是用自己不败的精神来迫使对方屈服。因而使用者本人必须保持着那份不败的精神。在精神上输了,灵体的力量就使不出来了。

    因此使用者本人一定要遵守[法]所限定的条件,绝不可能逾越条件来操作圣灵。如果使用作弊般的手段来强行更改条件,那就是胜之不武,使用者本人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他的精神上其实就输了。

    因此亚瑟和雷德利奇战斗了这么久,雷德利奇都只是依照着[极恶放债人]的定好规则来战斗,从来没有作弊般地让[极恶放债人]的计分板不合理地增长。

    按道理说雷德利奇完全可以命令那名邪灵,让债务每秒翻一倍甚至翻十倍,那么几秒之后债务就会高到亚瑟永远还不起,这场战斗就不用打了。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这不符合[极恶放债人]最初定下的规则,因为这样做就算是作弊,就不是按照规则、堂堂正正地赢亚瑟王了。一旦他这样做,雷德利奇在精神上就输了,然后他的灵体定下的法则也会不稳定,逻辑上站不住脚,一下子就瓦解。

    所以[极恶放债人]结算债务的方式的严格按照规矩来办的,以它自己定好的规矩。不管是亚瑟王砍的那一剑,还是他踢出去的那一脚,按照某种规则结算之后,该值多少就值多少。

    ……哪怕它看上去根本不合理。

    雷德利奇暗中吞了一口唾沫。亚瑟王似乎已经隐约察觉到了,[极恶放债人]的真正规则。以骑士王那敏锐的洞察力,彻底破解[极恶放债人]布下的死局,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吧。

    亚瑟王收起了圣剑。圣剑收入剑鞘中,却并不会影响[破法者]的发动,亚瑟王照样可以通过意识来让剑鞘发动光子的冲击波。

    他收起剑的同时也捏紧了拳头。他打算用体术来定胜负,对雷德利奇进行拳打脚踢的一串连击。

    意识到事态不妙,雷德利奇也收起了红月钢盾让展开的盾板折叠起来,变成类似臂铠一样的小盾,方便行动,做好和骑士王用拳头肉搏的准备。

    亚瑟一瞬间就冲刺到雷德利奇面前。等[咆哮讨债鬼]发动光子冲击波,等王者之鞘发动[破法者]抵消冲击波之后,骑士王的连击紧随而至,第一拳就朝雷德利奇的额头揍去。

    啪!狐狼人举起左臂架开这一击,顺势用右臂防护住胸口,因为他用余光撇到骑士王的另一只手已经朝他胸口击来,是一种极快的掌击。咚!掌击自然也落在了雷德利奇右臂的红月钢盾上,被化解了。但骑士王踢出的一脚却落在了雷德利奇下半身、两腿间的要害上,狐狼人露出些微痛苦的表情。

    (为什么会疼?他明明应该被[极恶放债人]的能力彻底免伤了才对的)

    "哈!"趁雷德利奇因为疼痛而迟疑的瞬间,亚瑟王已经绕到了雷德利奇的身后,对准狐狼人的背脊连续揍了五拳,拳拳命中要害,主要攻击的是雷德利奇的脊椎的两个肾。这阴险至极的"肾击"本来是被骑士们所不耻的,不过亚瑟王面对想要毁灭世界的恶霸时,根本不打算跟对方讲什么骑士精神。

    打完这几拳的同时,趁雷德利奇还没有反应过来,亚瑟王又顺手抓住雷德利奇的狐狸尾巴,猛力扯了一下。

    "嗯"雷德利奇发出痛苦的闷哼,很明显那一下扯疼了他,但也并不是十分疼。他反手打来一拳,依靠手臂上的红月钢盾也许能对亚瑟王造成大伤害,不过被骑士王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亚瑟则一个扫堂腿踢在雷德利奇已经不稳的双脚上,把狐狼人扫跌在地。王顺势又踢了地上的雷德利奇两脚,同时用[破法者]抵消另一次来自幻灵的光子冲击波。他在狐狼人顺利爬起来反击之前,就迅速垫步撤离了。

    打中了对手多少下来着?有两下攻击被挡下来了,另外确切命中的攻击至少有九次,他还扯了雷德利奇的尾巴一下。如果每一击都等值于四千多的债务,那么这一套连招下来应该已经偿还了至少三万六千的债务。然而计分板呢?

    [极恶放债人]胸口的计分板显示为104039……偿还的债务只有一万多?确切击中的九次攻击均摊下来,每一击只值一千多的债务?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短时间内造成的连续攻击,会让攻击的"价值"下降吗?

    但是为什么会隐藏着这样奇怪的规则,[极恶放债人]的债务结算规则不是稳定而且公平的吗?!

    等等。有什么不对。

    骑士王把目光落在狐狼人雷德利奇身上,仔细地观察着对手。

    104040,114444。他在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极恶放债人]又在计算利息了。但他对此毫不动容,仍然全神贯注地观察着。

    雷德利奇的腿肿了起来,身上也有数处肿了起来。虽然幅度很微,但狐狼人确实受到了损伤。

    果然很奇怪。

    如果[极恶放债人]的能力真的是让雷德利奇免疫伤害,那么他根本不可能受伤。受到的伤害都应该转换为数字,被记录到放债人的计分板上了。

    但雷德利奇还是受到了损伤。仿佛有一部分的损伤无法完全被防阻下来。

    那损伤到底是什么损伤?仅仅是亚瑟王用拳头打上去造成的损伤,那么简单吗?

    但是亚瑟王持有王者之鞘,他的身体能从剑鞘那里无穷无尽地获得魔力(光子),这造就了他超人的体格。他不仅比常人有更高的耐力,身体还格外地耐打,拳脚的攻击力也比普通人强得多,至少一拳打碎石头不是问题。

    如果雷德利奇防不住亚瑟王的体术攻击,这时狐狼人早就全身多处骨折了,根本不是现在这副仅轻伤的模样!

    ……这怎么看都依然不合理啊!?

    等等。

    等等!

    亚瑟王突然大彻大悟。

    原来如此!原来事情只是这么简单而已嘛!

    "呼呼呼……啊哈哈哈哈哈!"骑士王如同听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开始放声大笑:"你这狡猾的混蛋,居然把朕骗得团团转!"

    "但是没关系!"他指着雷德利奇:"朕已经看穿了你的骗局。接下来朕一定会打败你!"